绞刑架的故事——东线德军暴行

syd 收藏 81 14326
导读:绞刑架的故事            一 绞刑架与卓娅      苏联人或许是在沃洛科拉姆斯克城内第一次看见了德国人架设的绞刑架。这部绞刑架和上面吊着的8个苏联男女青年被摄入了胶片,并将在战时和战后的无数部记录影片中出现。而在苏德战争以后的日子里,随着“英勇的德国武装部队”的步步后撤和“野蛮”俄国人的步步推进,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还将会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绞刑架。它们成为了苏联沦陷区的标志,成为纳粹主义和德国武装部队共同支配统治下的苏联沦陷区的标志。      1942年1月27日,苏军收复

绞刑架的故事




一 绞刑架与卓娅


苏联人或许是在沃洛科拉姆斯克城内第一次看见了德国人架设的绞刑架。这部绞刑架和上面吊着的8个苏联男女青年被摄入了胶片,并将在战时和战后的无数部记录影片中出现。而在苏德战争以后的日子里,随着“英勇的德国武装部队”的步步后撤和“野蛮”俄国人的步步推进,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还将会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绞刑架。它们成为了苏联沦陷区的标志,成为纳粹主义和德国武装部队共同支配统治下的苏联沦陷区的标志。


1942年1月27日,苏军收复佩得里谢沃,又发现了一个从绞刑架上扔下的少女,年仅18岁的女游击队员,卓娅.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历史注定她会成为所有被绞杀者中最著名的一个。1941年11月26日,这位生于1923年9月13日,父亲死于大清洗的前莫斯科第201中学学生,在莫斯科城郊的佩得里谢沃落入德国国防军第197步兵师第332团之手。罪名是游击队员和纵火犯。


但从严格意义上,她是红军的一名特种兵,执行的是被后来的俄罗斯“新新人类”们大为诟病的坚壁清野任务:焚烧德国人居住的村庄。(作为已知的最有名的一位“纵火者”——这早已被俄国的“新新人类”们证实——卓亚被抓时既没有穿德军军服,烧的也是已经被德国人强征的设施。不知道某人对此要作何解释?是卓娅违抗训令呢,还是一贯严谨的德国人记录马虎?而且德国国防军是没有女兵的——恶名昭著的集中营看守们相信无论如何都会被指为党卫军——不知道苏联人派个女人去当“纵火者”是不是有点犯傻)俄国的在被德军逮捕后,一个叫做卢布科夫的叛徒(此人于1942年4月3日被苏军军事法庭判处极刑)在德国人面前指认了卓娅。在德军步兵团团长路德维尔.路德瑞尔中校(根据笔者查到的资料,此人在不久前的1941年10月23日获得骑士勋章)本人参加的审问中,这位少女遭到了残酷拷打,其后甚至被轮奸(苏联官方材料隐瞒了这个实事),最终于1941年11月29日被德军公开绞死。当苏军发现她的尸体时,脖子上依然套着绞索,身体被刺刀扎烂,一只乳房被德国人割去。对于这个在照片上无法隐瞒的事实,苏联官方后来允许发表的描绘是:“胸脯上有凝结了的血。”


类似的事件在东部前线并不罕见。但作为一位并没有立下什么丰功伟绩的“游击队员”,卓娅在当时却被广为宣传,并在1942年2月16日成为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首位女性。其最直接的原因,或许是她在临刑时对群众的演讲,尤其是最后几句话:“你们现在绞死我,可是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2万万人,你们不能把我们全绞死,有人会替我报仇。永别了,同志们!奋斗吧,不要怕!斯大林和我们在一起。”


对此时的苏联领袖们来说,这几句话(其中直接赋予最高领袖“救世主”的形象)和一位弱小少女被德国人残酷杀害的事实,足以给红军的前线士兵注入无比的仇恨——在这个世界上,仇恨的力量无穷无尽。通过众多宣传手段,苏联领袖的意图得到了实现。卓娅的死,确实在红军士兵,其中也包括卓娅本人的弟弟,一个后来在1945年4月8日的德国本土作战中战死的苏联坦克手舒拉身上,注入了仇恨的力量。在红军中广为流传着斯大林下令不允许接受杀害卓娅的德军第197步兵师投降的说法,无论真假,都是这种复仇心理的真实反映。


但抛开政治因素和现实考虑,卓娅,一个没有击毁过一辆坦克,没有击落过一架飞机,甚至没有打死过一个敌人的普通少女,最终以她大无畏的精神力量,成为苏联最著名,也是影响最为广泛的英雄主义象征。她不仅在那无比艰苦的日子感召了无数苏联人在前线无畏地赴死取义,甚至也为未来岁月里众多远隔千山万水的异民族人民注入过巨大的精神力量。作为一个在强暴面前虽弱小但不屈的生命,卓娅面对英雄的称号将永远当之无愧。


当然,对红军士兵来说,仇恨绝不仅仅来自卓娅的死。在1941年到1942年的冬季,由于严寒而导致的德军暴行留下的痕迹遍布前线,在那寒冷的冬季,缺乏冬季装备的德国国防军是这样解决取暖问题的:在他们的防区里,一切苏联居住点的房屋都被征用,所有居民的冬季服装都被没收,大量苏联平民仅被允许穿着单薄的衣服赶到毫无遮盖的冰天雪地里,结果使得成千上万的苏联平民象苍蝇一般死去。(其实某人所贴的训令最大的漏洞就在这里:41年冬天苏德两军战线德军一侧的房屋早被缺少冬装的德军征用以御寒,烧毁这些剧民点的意义在于把德国人赶到寒冷的野外去,结果被某人篡改成了“激发对法西斯占领者的仇恨 ”——被赶出去的苏联平民看到这些房屋被烧,解恨还来不及呢!)。一个幸存者作了惨痛的回忆:“1942年2月8日,德国人到了我们村庄后,立刻开始抢劫财物,连房屋也被疯狂的德国人推倒”(为防止某些人做文章,提请注意一下:42年2月8日德军已经拿到冬装了),“那些试图逃跑的村民都被德国人杀死。为了不引起德国人的注意,我在身上涂满血迹装死,也许是由于我个头小,德国人没有注意我”。


毋庸置疑,这些事实将赋予红军士兵无穷无尽的力量,其中无可避免的包括盲目仇恨的力量。正因为如此,犹太作家爱伦堡后来才会非常满意的写到:“战争教会了人民仇恨。”




二 仇恨的力量


本书并不拟展开对德占苏联地区的深入研究。但从军事上来说,却完全有必要对苏联军人在战争中战斗精神的“源泉”——仇恨,略为涉及一下。


在冷战时代的西方,犹太人被描绘成纳 粹 主 义唯一的受害者,而唯一需要为此负责的也只是希特勒及其纳 粹 党。除此之外,德国及其武装部队被描绘为世界上最“善良”、最“文明”的入侵者。浩如烟海的书刊、杂志、音像制品刻画出了一个英雄形象:无数德国军人为了日耳曼民族的荣誉而英勇战斗,并以清白的行为使光芒万丈的军旗和漂亮的军服都没有受到丝毫的污 染。在东部战场,他们是把俄国人民从斯大林暴 政下解 放出来的光明使者。而在艰苦卓绝的后期战争中,大无畏的德国战士则抗击着无数俄国人如同潮水般的野 蛮进攻,以拯救自己的妻子儿女不受来自“亚洲的野 蛮 人”凌 辱。


同时苏联红 军被赋予了及其狰 狞的形象:不仅是斯大林共 产 主 义的暴力工具,而且是东方野 蛮的现代象征,是“暴 虐的解放者”,并在斯大林和元帅将军们的纵容下无节制的发泄战争兽 欲。描绘此种情况的书籍和报道,虽然称不上浩如烟海、满山遍野,却也是俯身可拾了。(这就是所谓的“被遗忘”)


而在冷战时代过去的今天,一些“修 正 主 义”倾向的西方历史学家开始怀疑上述说法,并谨慎的认为:“德国军人的制服并非总是那么干净”。但他们所依据的仅仅是一些零星暴行的报道,却根本无法掌握其规律,也谈不上任何系统研究。相形之下,苏东崩溃后,德国、以及一些急于“回归西方”的东欧国家中兴起的歇斯底里的右 派历 史大颠 覆却把对国 防 军的吹捧推向了顶峰。在今天的大众传媒中,文明勇敢的德国武装部队,野 蛮而粗 鲁的俄国人,已经是被广为接受的固定形象。


已经消失的苏联,也没有在官方材料中留下多少德军罪 行的迹象。除了罗列一些杀人数字和尸体堆放地点外,他们对具体暴 行几乎毫无涉及。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俄国的档案馆却堆放着长达32公里的德军暴 行档案。出于某些政治考虑(与西方和民德的关系,党的失误导致人民被入侵者屠 杀可能有损其威信),斯大林和他的继承者们禁止发表这些材料。而现在似乎也只有研究犹太人命运的人对此感兴趣。


……


但今天,笔者却打算给大家介绍几个事实。不是为了自 我 炫 耀,也不是为了鼓 动什么,渲 染什么,灌 输什么,而仅仅是为了反映一点事实、一点基本事实、一点德 国 武 装 部 队的基本事实。和苏联的宣 传,以及党 卫 军的屠 犹行为(在苏联有60到100万犹太人被杀)相比,他们才为苏军注入了更大的“力量”。


1941年7月,一个刚刚组建不久的德国步兵师开赴东部前线。这是一个“根 正 苗 红”的武装部队陆军师。其番号是第707步兵师,下辖第727、747步兵团,第657炮兵团。作为一个只有2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的野战师,该部队最初没有承担第一线战斗任务,而是在已成为中央集团军群后方的白俄罗斯担负警戒任务。1941年8、9月间,该师提交了一份报告,宣布他们辉煌的战果:在仅仅一个月里,第707师处 决了10431名“游 击 队 员”和“游 击 队 员 嫌 疑 分 子”!考虑到该师的编制,几乎每个士兵都取得了击毙一个敌人的战绩。果然战果辉煌。


可是笔者明明记得,几乎所有的西方历史学者在他们的著作中宣称,41年冬季以前,俄国游 击 运动仅仅存在于苏联的宣 传中。而即使根据“宣 传 渲 染”的苏联材料,直到41年秋季,中央集团军群后方总共只有4万游击队,而且零散的分布在大片地区。德国陆军总司令部关于游击队活动的第一份报告是1941年7月25日才提出的。由此,我们可以想象所谓“游 击 队”是什么人。有的西方历史学者则干脆认为,第707师处死的1万多人就是平民。


如果一个师在游 击 队尚不活跃的一个月中就处 死了1万多苏联人,那么在整个东线军管后方地带的10个到20个陆军师及众多陆 军 特 遣 队(不包括党 卫 军的警 察 警 卫部队),在游击队最为活跃的1942、43年,以及东线大崩溃的1944年,又屠 杀了多少苏联平民呢?按照规定,每死亡一个德国人,或者隐藏一个游 击 队 员和苏联士兵,都要处死50到100个苏联人。根据中央集团军群的报告,每个月在其后方地区(这只是占领区的一部份)都要处死几万人。而在1943年1月则首次处死了超过10万人(当月苏联游 击 队总人数不过8万人)。这种血 腥 讨 伐几乎在东线其它战区也在进行着,受害者总数不下600万,刽 子 手则主要是陆军后方部队。(不知道这种“处决游击队算不算暴行?)为这种大 屠 杀而颁 发的专门勋章在德国至今是“合法”的。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日 本 军在中国的作为:大量平民被作为“中国败 残 兵”和“便 衣 队”而被杀害。1937年冬季的南京大屠杀就是这样发生的。只不过日本人事后没有颁发勋章,只是把一批将领撤了回来。






大家或许知道,在前民 德的档案材料中,曾经发现过200万份堕胎记录(这就是200这个数字的出处,结果被某人篡改成了“在战后被划归波兰的原德国东部地区,被强奸者达200万人,”还加上一个“其中24万人死亡.”),堕胎者在父亲一项上填的是“俄 国士兵”。这些材料成为苏联军队在德国纪 律 极 端 败 坏的证据。一个英国人还撰写了一部专著。从此,苏联军队就被称为“红 色 强 暴 机 器”。但这位英国作者同时也说出了苏军此类行为的根源:德国武装部队曾经从被占领的苏联领土掠 夺了大量妇 女充当军 妓。其手段,在笔者看到过的一位苏联记者的回忆中可见一 斑:在大卢基地区,5名苏联妇女由于拒绝到德国士兵的妓 院 报 道而被枪杀。为了杀 一 儆 百,德国人还为此张贴了告示。这种暴 行在东欧的其它地区同样存在。在著名的利迪泽村大 屠 杀中,全村25岁以下的妇女都被送往军队 妓 院。有时甚至连犹太妇女也遭到这样的待遇。


对于这种暴 行的规模,另一位英国历史学家戴维.欧文无意中透露了一个惊人的证据。欧文在犹太人问题上有为希特勒辩 护 之 嫌,但其史料功底确实扎实。只对犹太人问题感兴趣的他曾经轻描淡写地叙述了如下事实:在1942年夏季,希特勒得知其冬线德军已经使一百多万苏联妇女怀孕!(某人所谓的“德国军队很少有强奸事件发生”,我曾经说过,在一部分人眼里逼良为娼是不算强奸的)为此,他下达了2道命令:第一,要把“具有日 尔 曼 特 征”的孩子从母亲身边夺走;第二,要求冬线德军广泛使用避 孕 套。如果说日 本 军 队强 征慰 安 妇多少还是为了遮 羞(一般认为在中国强 征的慰 安 妇为20万),那希特勒的措施却仅仅只是害怕德国士兵会把“日 尔 曼 血 统”留给俄国人。


作为这种措施的后果,就是在战争后期几乎每个德军都随身带着5-10个避 孕 套!,怀孕者的数量自然大大下降。但遗憾的是,这些德国士兵和避 孕 套却也越来越多地落入苏军之手。政 委们则在苏军面前大骂着展示这些他们所没有的东西:由于德国 大 规 模 野 蛮 行 为所带来的苏军同类报 复,以及由此导致的红军风 纪 大 败 坏,甚至从中东欧蔓延到了中国东北地区。


对德国在东线的行为,英国军事史学家安德森、克拉克、华尔什的评价最为准确:“德军可以对苏联军民实施任何暴 力,包括抢 劫、强 奸和杀人,而不用担心受到惩罚。虽然许多指挥官不赞成纳 粹及其政策,拒绝执行和传达这些命令,但对苏联男人、女人和儿童的大 屠 杀是广为存在的。"


德 国 武 装 部 队的真实面目就是如此,战争的真实面目就是如此。战争不是骑士和公主的浪漫故事,也从来就没有什么道义可言,这个魔 怪 天生就必然带来掠 夺和屠 杀,而掠 夺和屠 杀也必然产生仇 恨,仇 恨则必然产生报 复。暴 行是战争的必然,报 复也同样必然!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