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十五章 艰巨的任务

wyu1111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三浦有仁、高桥喜彦和宫本小姐被关在各自的屋里,周天顺对他们没有太多的要求,就是要他们各写一分‘我的自白书’周天顺指出:你们应充分的、深刻的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在规定地点、规定时间内交代有关问题,把你们的组织、人员名单、人员所付事务、电台、密码、联络方式、资金来源的方面详细的写出来,只有这样才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三浦有仁、高桥喜彦和宫本小姐被关在各自的屋里,周天顺对他们没有太多的要求,就是要他们各写一分‘我的自白书’周天顺指出:你们应充分的、深刻的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在规定地点、规定时间内交代有关问题,把你们的组织、人员名单、人员所付事务、电台、密码、联络方式、资金来源的方面详细的写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人民的原谅。

为安定他们和打消他们的顾虑,周天顺给自己胡乱编了个什么国际组织,并承诺在适当的时机为他们的家人办理护照。

有学问的人写作能力就是强,高桥‘唰唰’几下就把自己的问题详细写好了,而三浦和宫本则慢了许多,尤其三浦身上带伤写的就更慢了。

写完后,根据周天顺的要求,高桥分别用中英文各抄了几份,然后各自摁上血指印,这份‘我的自白书’极具爆炸性,里面的内容一旦抖出去将会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日本内阁得集体下台。拿着这几份自白书周天顺不禁YY要是能留到后世,到了90年代,日本右翼组织得花大价钱买它把,到时候先卖复印件,然后再……。

周天顺给了他们一份自己以前勘测时较小矿点的详细报告,并且要求他们继续完成地图测绘的任务——他自己也需要,然后带着他们四处云游了一番。三浦有仁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弄回这份自白书,这东西只要有一点传出去,那军人的荣誉、地位及家人都得完蛋,他自己也得剖腹自杀。

周天顺带着他们到处晃荡,在各处走动时看到不少外国人,尤其以独国(日本对德国的叫法)人居多,联想起请报上所提到的独国教官,三浦等人对所谓的什么国际组织更加信任了一些。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根本就是周天顺特意给他们看的。‘就算他们不信又能怎么样。咱有自白书,还怕他们翻了天去?!凡是肯定翻不了滴,但是,咱还得要他为咱更好的服务是不?!’哥俩曾在背地里嘀咕过这事。

“玩也玩够了,回去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以后你们的活动经费不够的部分有我提供,瞧你们军部那点抠B样,具体可以找宫本小姐。”说着推过来一盘子金条,“以后宫本就作为我的顾问秘书怎么样,另外给我找几个化学专家来”。在济南的办公室里周天顺吩咐着眼前的的几个日~本人,他相信对于身上的伤几个日本人早编好了。

“愿意为阁下效劳”宫本到答应的痛快。

打发走三浦和高桥,周天顺叫宫本通知三天后开省议会,然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除了写东西还是写。

在会上周富贵首先对上半年的工作成绩做了简要的报告,接着周天顺做了‘三个务必’的讲话:务必大力狠抓农业生产,提高粮食、经济作物(大烟)的产量,解决好农民与地主、农民与土地、地主与土地的问题。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农民和农业问题解决不好是要出大乱子滴。务必狠抓经济建设,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和精神生活水平(拍点电影什么的),尤其对工业建设要上升到战略高度,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落后是要挨打滴。务必要狠抓军队建设及思想教育工作,要让老百姓知道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最后再次强调思想教育和政工的重要性,并提请议会对现有的工会、农会进行改革和整合。

大会通过了‘三个务必’的讲话纲领,对工会、农会进行整合为‘山东总工会’的提议,选举周天顺为总工会主席(不通过也不行啊,会场两边都有荷枪实弹的警卫‘保护’,再说选票上就一个候选人——周天顺,议员们胆敢说个不字——哼哼……)。

会后,周家兄弟及几个心腹又再一起碰头,“老三,今天你那个什么‘三个务必’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老大周富贵首先发问

“这个,这个是我临时想起来的,怎么不行啊”

“日,牛B!没想到你还有这水平,谁敢说不行啊”大麻子撇嘴讽刺。

周天顺心说:这是想当年X爷说的能不牛B吗!那现在改成老子了,他该管我叫爷了吧。心里不住YY着。

“临时想的?骗鬼纳,”周富贵斜斜眼心说:数你小子花花肠子多。“怕是你的小蜜想出来的吧”说着瞟了眼宫本。

“真他妈是我想出来的,骗你我是狗”周天顺急赤白脸的发誓(的确是他想出来的——回忆也是脑袋想的啊)

“好、好、好,你牛B行了吧,那老三我问你,我总觉得不对劲儿,是不是想造反,这里没别人,说说吧”周传强问道

“那我要是想造反呢?”周天顺笑着反问

“坚决顶你”不知谁扔了一句

周天顺倒吸一口凉气,斜眼在人堆里找心说:靠,这么经典,是那个狗日说的。“民国多好啊(可以多娶老婆,还可以捞钱……好处多了),为什么要造反?不造,坚决不造,以前不造,现在不造,将来也不造!我今天是想叫各位帮帮忙”周天顺喝口茶接着说:“奥利.伯格曼拍来电报,说是事情很顺利,很快就回来了,因此我想要权要钱”

“不都在你手里吗,连我们的钱也在你手里”

“要更多的钱”

“干什么”

“组建自己的银行和兵工厂”

“咱不是有吗”周彪问

周天顺反问:“那叫兵工厂吗?”

“这和你让奥利.伯格曼去找人打算建钢铁厂有关吧”周富贵说

“答对了,知道为什么咱早不了枪吗?为什么就算勉强造了也比不过外国人的”周天顺问

周传强抢过话头“最好别问就他爱臭显摆,你要是问他肯定被数落,爱说就说,不说拉到”

“什么话,知识就是力量知道不,这话我说过多少次了,因为咱产的钢不如人家,就算部分能用的那也太少了,钢不合格,那造出来的枪、炮也一样不能用,而没有技术就早不出好钢所以也就没有枪、炮。”

“可这得需要多少钱啊,哪弄去?”周传强问

“所以才需要组建银行”

“那组建银行的钱呢”?

“咱不是还有张宗昌吗,又不是没听过要他三多”(张宗昌的三多:老婆多的数不清、钱多的数不清、军队多的数不清,史实)

“那还找我们要钱”?

“咱不是还得建其他的吗”周天顺有点低三下气的赔笑

“痛快点,到底想要俺们干什么”?王大麻子听烦了

“除了钱,你们还得帮我干其他的,大麻子,你接着剿土匪去,所得财务分三份,你留一份、我这一份、财政一份怎么样?”

王大麻子想了想觉得不错,有实惠“好,没问题保证干死他们”

周天顺直摇头“那可不行,把他们赶到邻省去,只准灭不走的”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洋洋自得“让邻省的头痛去吧,这样咱们既有了好环境,又可以让别人分不出心对付咱”。

“高,实在是高!”大麻子不住称赞

靠,电影里不会是跟他的原型吧?周天顺YY着继续说:“二哥带好军队,做好军队思想工作,建立政治处、练好兵。盯这点其他地方的,谁要是敢来就打跑他”

“灭了他多好,这样咱们的地盘不就更大了吗?”周传强问

周天顺象看白痴般的瞟了眼“首先咱先要消化自己的地盘,懂么?是消化!这么短的时间占的地盘太大了,需要消化掉,只有自己内部先稳定了发展起来再说其他的。对了,别忘了搞好部队屯田的工作,这是咱们的根本。还有组织好工程团,等奥利一回来需要大量的人,让周鸿给你搭把下手”。

“老三说的对,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周富贵赞同“那需要我做什么?”

“搞好工业建设和农业建设,工业方面,专家很快就快来了,厂房选址就在靠近山区的地方”。

周富贵问:“为什么非要在山区?那里不好建啊,还得修路得多花好多钱,而且土匪还多。”

“所以才要大力的‘剿匪’么,地儿是偏了点,但守着矿山近啊,并且如果人家打起来咱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啊,即使暂时打不过也可以靠着这些顶着,这样就有翻身的机会”。

虽说理由勉强了点,但想到每次老三基本都没做错,所以周富贵也就认同了。周天顺心说:我哪能告诉你小鬼子以后会打过来吗。

周天顺继续说:“农业要搞好,充分发动工农会的力量,在村里建立农协会、互助会,有组织的进行分田——就是以政府的名义购买名声好点地主、乡绅的土地,然后再转租给农民,粮食么,除了上缴2成和农民自留粮外,其余的由政府统一收购”周天顺摆摆手打断想插话的周富贵接着说:“地呢——叫点土匪先祸祸着,把财务抢了地契烧了,绑架他们的家人叫他们付赎金……后面你应爱知道怎么处理了吧,要是你不想干就让大麻子来,至于烟田么给我留块好的”。又有钱纂了王大麻子兴奋的直搓手“中、中!我来我来!”

“烟土?你不是最痛恨这玩意吗”?周富贵问

“有用,难道你不知道大烟是可以入药的吗?”

……,……周富贵被噎的够呛半天无语,心说:这还是我弟弟吗?还有组织的抢劫?绑架?前世怕是发匪吧。

“周彪么和你的人管理好警察局,监视好日~本侨民的举动,要是谁敢炸刺儿的话就按老规矩处理——废物利用(问完情报后变人肉包子卖掉),狗子那边可随时调动。”

一帮人全愣了,到不是废物利用的问题——那算不了什么,做过多次了。谁也没想到周天顺当着宫本的面说怎么对付日~本人,反倒是宫本小姐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瞪我干什么,没听清吗?”周天顺敲敲桌子让众人回过神来。

“那你干什么呢?”随着周传强问众人都盯着他看。

“我?我当然有事了,我干什么呢?哦,对了想起来了,我做总体策划和指挥,还有——还有发动群众”看看众人极度不满“靠,谁不服谁去和外国人打交道去,咱换”。周天顺发飙

“废话!除了大彪听懂几句老毛子话,这里不就数你能”

“那没办法拉,谁让咱能能,唉~~~艰巨的任务啊”周天顺说罢摊开手耸耸肩,脸上露出小酒窝。

众人一阵恶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