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54节

cy2000227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URL] 日军所处的位置在山崖的下面,四面的地势呈漏斗状,形成一块凹地,如果在平日里,顺着山坡下到凹地,再攀上对面的山崖,就能垂索而下,现在由于日军占据了凹地,只有沿着山坡的上边外圈迂回,这样做并不难,难就难在怎样不惊动日本人和从山崖上下去, 赵大鹏看看夜空,揣摩着黎明就快要到来,如果再耽搁下去,只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日军所处的位置在山崖的下面,四面的地势呈漏斗状,形成一块凹地,如果在平日里,顺着山坡下到凹地,再攀上对面的山崖,就能垂索而下,现在由于日军占据了凹地,只有沿着山坡的上边外圈迂回,这样做并不难,难就难在怎样不惊动日本人和从山崖上下去,

赵大鹏看看夜空,揣摩着黎明就快要到来,如果再耽搁下去,只怕今次算白跑一趟了,他的目光急促地搜寻,日军和自己所处的位置之间,隔着一片低矮的灌木,这片灌木的边缘有一小块湿地,赵大鹏的目光来回观察了一阵,忽然在灌木上停了下来,灌木丛长得很茂密,人一但藏身其间,如果不仔细搜索,是很难发现踪迹的,赵大鹏并不是打算躲在里面,而是紧紧地盯着里面一段段树藤发呆,

他记得有匪众跟他说过,这种树藤叫铁线藤,非常结实韧性十足,刀砍难断,特别是一但被打湿,更可比钢索,山区有的采药人在遇到要下到崖下时,只要旁边有铁线藤,一般都不用长绳,直接就抓着它下去,而匪众们也熟知这一个情况,并且运用得更炉火纯青,成了翻山越岭的好工具,可以说在万松岭山区,少了铁线藤,就如同瘸子没有了拐杖,

赵大鹏心情有点激动,他知道铁线藤一般盘根错节连绵很长,如果利用它吊下崖去,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但怎么才能不惊动日本人呢?

赵大鹏思索良久,也没想出好办法,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了,赵大鹏把心一横,慢慢地向灌木匍匐过去,只要将线藤拽上崖边,那就万事大吉,

平沼正雄端着枪百无聊赖的来回走动,凌晨开始就轮到他巡夜,下半夜正是人睡意正浓的时侯,更何况天快亮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偶尔草丛里发出一些小虫的鸣叫,放眼望去,黑乎乎的山峦没有任何异常,平沼的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他打了一个哈欠,摸了摸衣兜,想掏出一根香烟抽几口,提提精神,但兜里空荡荡,这才想起烟已抽完,

平沼来到中村的身边推了推他,中村从睡梦中惊醒,警觉地睁开眼睛,平沼说道:“有烟吗”?

中村见是这么一回事,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自己拿”,说完侧身又呼呼大睡起来,平沼伸手在中村衣袋里摸出香烟,嘴里嘀咕了一声,站起来点着香烟,他见中村又很快的打起呼噜,根本没有和他说话的兴趣,便怏怏地向灌木丛走去,

赵大鹏正移动到草丛的边缘,忽见巡夜的日军向这边走来,不禁吃了一惊,赶紧趴在地上不动,心里却在琢磨,难道被发现了?但转念一想,这不可能,看这个日军的举止全无戒备,如果真被发现,根本不会一个人过来,想到这里,赵大鹏镇定下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

平沼叼着香烟走到草丛边,解开裤子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赵大鹏这才恍然大悟,平沼爽快完毕,又四处看了看,决定找个地方打个盹,夜晚的山区泛着寒意,这让熬夜的平沼尿意十足,连续洒水好几次,平沼心里暗想:这种症状是不是体虚的表现?自从进入支那以来,随军东征西讨,没吃上一顿好的食物,看来要找个机会好好补一下才行,听说中国菜很不错,但自己一直没机会享受,这次在来的时侯,看到镇里有一座酒楼,非常气派不凡,等回去之后一定去享用一番,平沼砸吧几下嘴唇,一副憧憬的样子,

赵大鹏见平沼离开,走到离火堆不远的一块大石旁坐下,舒展着身体靠在上面打起磕睡,心中暗喜,他略微等待了一会,见日军再无动静,便匍匐着拖起线藤爬向崖上,

虎跳崖上山石遍地,大小不一,而且非常尖锐,赵大鹏一路爬行,衣服早被山石割破,身上的肌肤也被划得血肉模糊,赵大鹏忍着疼痛,艰难地来到崖上,

虎跳崖上这段山体,左边非常光滑,呈十几米的斜坡,显然不适合垂藤而下,右边则怪石嶙峋,并且有一块一人高的大石临崖而立,赵大鹏打量一番,来到大石边将藤紧紧的缠绕起来,随着铁线藤越绕越多,赵大鹏满意地停止动作,他使劲拉了拉线藤,想试试是否牢固,

就在他后退之际,一块碎石被碰了一下,咕噜噜滚落山坡,赵大鹏吃了一惊,连忙趴到山石之后,平沼正在梦里吃着生鱼片,嘴巴吧嗒吧嗒地作响,山石一路跳跃着落了下来,在快到山脚之时,被另一颗石头所阻,一下飞了起来,从高空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的砸在平沼脑袋上,平沼在睡梦中被一阵巨痛惊醒,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声音在寂静而空阔的山间格外响亮,

中村和其他日军也被惊醒,他们寻声望去,在火光的映衬下,看见平沼正血流满面的狂呼乱叫,中村第一个念头就是遭遇敌袭,他一把抓起步枪,慌乱地四下张望,崖上的碎石还在随着那块山石的滚落继续向坡下流淌,中村很快发现了这个异常,他大叫一声,命令其他日军向崖上开火,自己则率先开始了射击,虽然日军有点盲目,但纷飞的子弹还是激起了很多石屑溅在赵大鹏身上,弄得他一时无法抬头,赵大鹏知道行踪已暴露,如果再不脱身,就很可能陷入危险,事不宜迟,他奋力站起向拴线藤的石后躲去,打算在大石的遮挡下,从这里赶紧下去,

中村忽然发现崖上黑乎乎的冒出一条人影,在石间一闪而没,他意识到目标已经出现,马上命令一个日军将唯一的一具掷弹筒开始向崖上轰炸,赵大鹏拉着线藤正两脚蹬在崖边准备下落,猛听一阵尖啸向石旁传来,他听出是炮弹的声音,暗叫一声不好,如果再不躲避,只怕自己挂在这里将会被炸得尸骨无存,说是迟,那是快,他两腿一蹬,双手用力向上一拉,纵身跃上崖边,一个翻滚趴到地上,

轰得一声,炮弹在大石旁爆炸,烟雾弥漫,碎石乱飞,赵大鹏正欲抬头观望日军动静,忽听拴线藤的大石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他猛扭头看去,却见炸弹在石旁炸了一个坑,大石由于底座不稳,开始慢慢动摇,赵大鹏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种事情,真是要人命啊!可他只有无奈地看着大石崩塌,没有一点办法,就在赵大鹏心急如焚之时,崖下的日军开始边射击边向上扑来,

现在看来只有和日军死拼下去了,赵大鹏掏出弹夹数了数,重新整理了一下武器,终于到了和日本人玩命的时刻,此时他的心中却没有绝望,只有一腔热血的翻腾“来吧,狗日的日本人,让你尝尝爷爷的厉害”,赵大鹏吐了口唾沫,举枪瞄准,

平沼脑袋上挨了一家伙,伤不是很重,他从军服上扯下一根布条扎在头上,端着枪咬牙切齿地冲在前面,很有点武士的味道,从皇军开火到现在,对手还没有还击,根据中村的吆喝,似乎只有一个人,平沼相信在皇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捉住那个该死的家伙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加上报复心切,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冲在前面,

赵大鹏望着越来越近的日军,慢慢地将平沼套进准星,大石终于在摇晃了一阵,轰的一声倒了下来,山崖承受不了巨大的冲击,也随之崩塌,在一阵巨响后,大石拉扯着线藤坠下山崖,铁线藤不愧韧性十足,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断裂,随着大石不断的下落,同时也将蜿蜒在地上的铁线藤拉起,只听见一阵连续不断的扑扑声中,铁线藤的根须接连扯断,这意外的情况让双方都停止了行动,赵大鹏心道:“娘的,都怪自己大意,这下功亏一篑”,

日军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只有平沼仍呐喊着往上冲,中村迟疑了一下,命令日军继续进攻,铁线藤嗖的一声终于放完,将大石吊在半空,拔地而起的线藤象一根黑色的长绳笔直地横在双方中间,发出嗡嗡地抖动声,还没等日军反应过来,吊在半空中的大石又拽着线藤沿着左边十几米光滑的斜面急速划动,平沼正跑进这个范围,依稀中看到一根黑绳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地想低头躲过,但为时以晚,

中村在后忽见平沼呆呆的站立不动,停止了呐喊,非常地气恼,这不是要当靶子被人打嘛,他大声地吆喝着赶了上来,可任凭他再怎么下命令,平沼似乎充耳不闻,没有丝毫反应,中村又惊又疑,正当他来到离平沼不远地地方,忽见一道黑藤悬在面前,中村不以为意,弯腰冲到平沼身后,大喝一声:“八嘎”,伸手就推,平沼没有象预料的那般惊醒过来,而中村却几乎骇倒在地,因为在他一推之下,平沼的脑袋从颈腔上滚落下来,如同一座雕像被敲掉了头部,这简直无法想象的事情使中村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他只觉呼吸困难,胸腔翻腾,平沼无头的身体猛地倒了下来,正好砸在中村身上,失去脑袋的脖腔里喷射出股股黑血,中村被溅得满头满脸,他再也支撑不住快崩溃的神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其他日军见到这诡异的一幕,齐齐一声怪叫,转身不要命的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