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52章 绝地猎杀(5)

flxlrh303 收藏 85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咚”一下,管家就从地上子上挺了起来,然后开使晃动身体想把钳子从身上甩下来,可是,止血钳的把手上有扣手,能卡住不让钳子打开。火辣辣的痛觉让管家整个腋窝都麻木了,要命的疼痛像渗入血管的钢针瞬间流遍全身直冲他的大脑。 “唔!嗯!”管家使劲咬着牙不让他自已呻吟出声。 这种方法是在最小的伤害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咚”一下,管家就从地上子上挺了起来,然后开使晃动身体想把钳子从身上甩下来,可是,止血钳的把手上有扣手,能卡住不让钳子打开。火辣辣的痛觉让管家整个腋窝都麻木了,要命的疼痛像渗入血管的钢针瞬间流遍全身直冲他的大脑。

“唔!嗯!”管家使劲咬着牙不让他自已呻吟出声。

这种方法是在最小的伤害的情况下,给人最大的疼痛!一般是对比较重要的人犯使用,保证不危胁人的生命。对待一次性的人犯就比较血腥。

许昆他们和青年保镖看到管家的惨状,心里也情不自禁地产生深深的寒意。

冷血问:“说吧。”

管家倔强地闭着眼,嘴里被棉花塞着,口齿不清地不住念:“真主会报复你的。”

冷血叫3号等四人把管家的紧紧地捆绑在柱子上,捆得就像一个粽子一样。

许昆和青年保镖他们不知道冷血又要施行什么酷刑,都紧张地瞪着冷血的一举一动。

冷血从他的医药包拿出一支注射器,上了瓶药水,给管家打了一针,一边打一边冷然说:“放心吧,这种注射剂没有副作用!”一般为了加快逼供速度,会使用一些使人神经更敏感的药物,来加强痛感,现在冷血就是用这种药物。

手上针管插进来,管家并没有痛感觉,因为他还没从刚才那一下中回过神来,腋窝火烧一样的感觉让他忽略了手中感觉。

没一会儿,管家就有了感觉,首先是腋窝和胸膛的痛觉越来越剧烈,如果说刚才只是像火烧,那现在就像被烙冷烙一样了。其次,他能感觉他呼吸时,气流进入鼻孔时冲击他鼻子内壁的感觉,其至能感觉到血液在体内流动的感觉。

冷血冷笑道:“这种药物会把人的感觉提升200%,也就是说能让痛觉也提升两倍,希望真主能帮助你。”说完冷血又拿止血钳一下夹在管家另一个腋窝。

“啊!”管家嘴里因被棉花塞住,发出压抑的惨叫出声,在柱子上不断扭动起来,由于身体被紧紧的捆绑住,管家没法乱动。他就身子四处乱撞,乱扭,甩不掉止血钳,他就用头使劲的撞柱子,“嗵!嗵!嗵!”整个柱子被他撞的直响。

管家终于知道什么叫叫做生不如死,终于知道什么叫钻心的疼痛了。整个身体一下子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除了痛什么也感不到了,疼痛带来的感觉使身体一阵阵发软,所有机体都呈无力反应,连跨下的尿道的扩约肌也一阵阵收缩,一股尿意传来,感觉告诉他小便要失禁,小便不受他控制地流出来。

冷血看了管家一眼,然后拿出一根铁线,在管家胸膛动起来,就像“绣花”。“绣花”就是用冷线把管家胸膛的表皮用铁线串起来。伤皮不伤筋骨,这是最疼痛的。管家全身肌肉一下收缩起来,痛疼从胸膛传至骨盆,延着背后直刺后脑,扎得他后脑门一阵酸麻,整个天灵盖就像刀刮的一样痛!他的手被绑着没有办法抱他的头,他只能用后脑不停的撞击脑后的柱子,希望能减轻颅内痛觉。

冷血又在管家大腿“绣”几朵“花”,他整个人都瘫在地上不能动了,身上的肌肉一阵阵的痉挛,腋窝也没有了痛感,只有一股木木的感觉传来。

冷血拔下管家嘴里的棉花,冷冷说:“找贱。”

管家只能虚弱得一直重复一句话——“真主”,他连基本的思考都没有了,满脑子都像针扎一样。

“你想说,我也不稀罕听呢!”冷血说完走向青年保镖。那保镖已被冷血残酷的手段吓破了胆子,见冷血走来,就不住地说:“我说我说。”

冷血说:“你能带路吗?”

那青年保镖连连点头,冷血折磨人的手法虽然不血腥,看上去一点儿也比不上自己折磨人那般残忍,但一向以坚强不屈著称的管加也受不住冷血那“温柔”的折磨。

许昆他们全被冷血新颖的“温柔”的折磨方式震撼了,他们想不到,这只是冷血在特种部队所受的折磨训练中最轻松、最舒服的一种折磨方式罢了。

特种部队执行的是最危险的任务,面对的是最残暴的敌人,很有可能落到敌方的手中,没有坚忍不拔的意志,是受不了敌人的严刑拷打的。

特种部队的教官想尽千方百计来折磨特种部队成员,绞尽脑汁打击特种部队队员的自信心、自尊心,如果谁挺不过这个折磨关,谁就要退出特种部队,回原来的部队,因为他的意志不够坚强,不能胜任特种部队面临的艰险任务。

冷血只是牛刀小试,就把大厅中所有人震住,从二三线部队出来的军人,又怎会想特种部队队员所受的折磨是管家的百倍呢?他们都认为冷血是他们所遇到的人中最最冷血、最最无情的人了。他们都在心里惊呼:“宁可得罪阎王,莫得罪冷血这个冷血王。”

冷血做秀果然收到意料之中的效果,果然对他以后抗击这神秘组织的武装部队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是后话,这里不多提。

离开新州仔山庄时,许昆叫王保问冷血怎样处理管家,冷血冷冷地瞪了王保一眼,冷然说:“还需要问?把7号尸体带回去,让络腮胡子处理。”对这些顽固不化恐怖分子,冷血绝不会心慈手软,这种人少一个,天下就太平一分。国安已经掌握这条线索,管家留下来的作用也不大,免得警察抓住管家,还要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去关押,去审判,一颗铁花生米送他见真主,干净爽快。看来这个怕死的青年保镖知道的也很多,等会想办法留下这个青年保镖的命,让国安顺藤摸瓜更好。

冷血盯着络腮胡子森严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尸体处理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尾巴,否则,我拿你是问。”

络腮胡子被冷血饿狼般凶狠的目光盯一下,身子情不自禁地狠狠颤一下。如果这句话是冷血刚见面时对他说,他绝不会放在心上,这里是他的地头,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嘛,但现在他这条“地头蛇”绝不敢拂冷血那条“强龙”的意。

冷血步出大厅,背后就传来用枕头等事物包着枪发出的枪声。

闹这么大的动静,没有惊动任何村民,这得益于寒风怒吼,得益于新州仔的山庄离最近的一户村民也有二千多米。新州仔做梦也想不到,最有利的地形,也是他最大的弱点。

所以说,看待任何问题,都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新州克拉玛依市区东北100多公里的乌尔禾镇北,有一处方圆几十公里的“魔鬼城”。在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上,突然出现了数不清的土丘、垄岗,高低不等,纵横交错,像一大片古城堡一样。据说,每当月黑风高之夜,狂风席卷着沙石在土丘中穿行,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所以当地人把这里叫作“魔鬼城”。 因为,每到夜晚来临魔鬼城区域中会有千奇百怪的恐怖的声音,而且那些声音在每个人的耳中听到的又不一样,总之每个人听到的声音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那些声音都象是从地狱传来的召唤。 而且,在晚上的时候不要在魔鬼城待太久,一般尝试这样做的人有50%的几率会惨死在魔鬼城中。其实,这里是典型的雅丹地貌区域,“雅丹”是维吾尔语“陡壁的小丘”之意,雅丹地貌以新州塔里木盆地罗布泊附近的雅丹地区最为典型而得名,是在干旱、大风环境下形成的一种风蚀地貌类型。

冷血他们坐在车上就正通过这个旅游热点的“魔鬼城”,那些狂风袭过这里形状不一,高低不同,千姿百态的土丘、垄岗、洞孔,根据物理作用,发出各种各样、百怪千奇的声音,似狼嚎,似狮吼,若虎啸,如龙吟,像鬼哭,像悲啼,像雷鸣。

那些“特战队员”经过山庄一役,坐在车上,全都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像死了老爸一样。

冷血也不说话,不给他们鼓气加劲。这些人渣即使全死了,冷血也不会心痛,还会买瓶啤酒回来庆祝庆祝一番,因为给马副队长报了仇。

在冷血的心中始终认为,马副队长是死在这批人渣手里,他自己只不过执行罢了,即使冷血不执行,马副队长也死定的。害死马副队长的罪魁祸首是霍展鹏,而不是他自己,只有把霍展鹏绳之以法,把这神秘组织连根拔起,才能告慰所有英雄的上天之灵。

所以冷血对自己亲手杀死马副队长这件事,只会感到遗憾,有点内疚,但绝不会懊悔终生。这并不是说冷血无情,而是说冷血看得开,放得开。如果角色互换,他也绝不会怪马副队长向他开枪。悲剧已经发生,绝不可能改变,就只有把悲痛化为力量,鼓气加劲为战友报仇才是正确方法。如果整天沉溺内疚痛苦中去,只会在时间老人走过很大一段距离时,在不知不觉中耗费了自己的精力和冲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