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和没钱人开车去西藏的故事(边看边用头撞桌子2)

wbs3826 收藏 3 1416
导读: 6。车子一直沿着山漫漫的走,我估计能省点油,我尽量滑行,但是速度平均30-40多,路面还算不错,但就好似感觉边上不实,老是担心车滑下去。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看见隐约前面有台车,我和小张比较兴奋,感觉汽油有了希望,很快我们就追上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动,是停在那里的,近了一看,我操,原来是不懂4L的怯懦机,真是缘分呀。离的还远,车上那两男一女就热情的挥手,我和小张异口同声的说“又遭了”。。。。。。   下来一看,不是道路堵塞,是他们车出了问题。我看了一下地形,感觉非常危险,左侧1米就是悬崖,右侧紧贴着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车子一直沿着山漫漫的走,我估计能省点油,我尽量滑行,但是速度平均30-40多,路面还算不错,但就好似感觉边上不实,老是担心车滑下去。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看见隐约前面有台车,我和小张比较兴奋,感觉汽油有了希望,很快我们就追上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动,是停在那里的,近了一看,我操,原来是不懂4L的怯懦机,真是缘分呀。离的还远,车上那两男一女就热情的挥手,我和小张异口同声的说“又遭了”。。。。。。


下来一看,不是道路堵塞,是他们车出了问题。我看了一下地形,感觉非常危险,左侧1米就是悬崖,右侧紧贴着山,假如山上滚下一块石头那就要命了。


简单问了一下,原来他们是为了照相才走到这里,因为路很窄找不到地方调头就一直往下走,越走越害怕,越心惊,走到这里车子熄火了,怎么也加不上油,为了尽快前进我和小张帮他们修车。仔细看了油路没有断裂,打火可能是电瓶被打了N次带不动启动机了,小张把备用电瓶拿了下来,我问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事,他们说也不知道,一直不错,没有问题,到了这里就是发窜,然后就是加不上油,重新打火就好了,走一段又这样,我问在哪里加的油,他们说是在路边一个店子加的,没有找到加油站。


问:在县城你们没有加油吗


答:没有找到,我们就找个挂牌子的店子加的。(我操,那么大的站找不到)


问:多少钱:


答:论桶,一桶300


问:多大桶,


答:就这么大(比画),估计20公升,我操(一升15)。


问:加了多少


答:加了3桶,就满了。


问:过滤了


答:怎么过滤,没有过,直接加进去了


问:通里底子加了吗,都加进去了,怕浪费。(我操)


不用说了,肯定是油里杂质太多,把邮路堵塞住了,估计喷嘴、油泵都要完蛋。


先拆滤清器,一看有杂质


小张拆喷嘴,清洗一下,上车打火,着了。感觉邮路不畅,排气管散发出一股硫磺的臭味,判断油桐里混杂了柴油和菜油,估计油桐没有刷干净就装汽油了。加大油门,尽量把杂质喷出去,喷了几下,熄火了,看滤清器,又有杂质,吹干净,装上,打火,着车,继续喷,加大油门,几分钟后又熄火,我操,估计脏杂质不少。和他们说了一下故障原因,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说了也白说。


小张说,只能清洗邮路,洗油箱了,要不早晚要把油泵烧了,但是在这个地方怎么搞这么大工程,而且他的车堵在路上,我们也过不去。这时候,牛人说了一句话,让我感动,让我忧愁,他们说实在不行把车推下山崖,然后搭我们车走,我想了一下说,白瞎这车了,他们说,没事,反正是旧车,几万块钱,跑了这么远值了,我操。


我回到车里用电台联络,新问题,电台无法接通,可能是屏蔽问题,看来必须自己想办法。正琢磨怎么弄,怯懦机上另一哥们说了,我们出来时候,配件商店给带了不少东西看能不能用上,我想估计是用不上,到他们后备箱一看,感觉还真全,刹车的,理合的,邮路的,很多但是关键是油箱的油,忽然看到一个小盒子,写着什么添加剂,看了说明书,介绍说清洗邮路,增加动力,消除积碳什么的,头回听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时候那个哥们说是一小瓶80,商店老板说加到油箱里能有作用,我很疑惑,行不行,不是又骗他们的吧,看了说明书上比例倒了2瓶进油箱,上车打火感觉不错,然后让他怠速运转,抖动巨大,但是没有熄火,感觉有门,又加了两瓶,估计这箱油是我见多最贵的了。我嘱咐他们慢点开,别熄火,,我不放心又看了他们的刹车油,一看就剩1/3了,赶紧加满,他俩特别兴奋,上车准备走。我刚上车忽然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是不是又有什么问题。


7。两个哥们很腼腆的说想求我们再帮个忙,还是那女的直接一点,说这路太危险,我们不敢开,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开下去,我操,估计是心里真没有底了。我说,那你们要过来个人扶油箱,他们马上说行、行,小张开20,我开怯懦机,过来个哥们给小张扶副油箱。


上车,试了刹车和手杀,都没有问题,漫漫的开始起步,真正感觉起怯懦机了。排量4。0动力很好,方向很轻,因为有助力,音响非常好,据说花了1万多买的。车比20长,宽,过小弯的时候轮胎基本上要擦着悬崖边他们好象特别放心,没有我紧张。一路上闲着聊天,一男一女特别热情,不停的拿烟送水,我心理一直惦记20的油怎么办,不知不觉聊到那个娘们,得知,她和这个车上的女人吵架就是因为自己的包放在下面被压了,出来时候讲好路费平均分担,每人出5000放在司机那里,一个人记帐,统一支付住宿、吃饭等所有费用(修车不计),但是她说没有带那么多现金只有卡,大家就没有在意,说到了乌鲁木齐取,到了乌鲁木齐她推脱没有找到银行也没有取说到拉萨再说,三个人觉得无所谓,也没有在意,后来因为吵架在二线站分手,他们管她要结算前面14天的费用大概6、7千(住宿都是四星以上的地方在内地走了很多地方),她说没有到地方所以没有义务给钱,我操。我大概讲了一下我们的事情,他俩大骂。。。。。。


天渐渐完了,一路还算顺利,油门就是不畅通,但是没有断过,走一会就放空挡大力轰油门,没有停下来,这是我第一次认识这个添加剂,感觉还真是不错,有点作用。


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有不知道走了多远,反正是看见山下了,一路上基本顺利,怯懦机还算正常,油路还是堵塞,但是不是完全堵死,所以发现一搓一搓的时候就停下来轰油门,争取把杂质喷出去,因为里面的成分复杂所以好放炮、回火,好在没有熄火。20基本正常,就是油不多了,到了山下,小张下来说估计最到有8升油,我说不远了吧,他说翻过那个山头就不远了,我操,我晕,油料是不可能的,就是撒尿进去都不够。


没有办法只能架设电台联络,小张打算在怯懦机里弄点油出来,想了想只能从油箱底下放油,怯懦机的哥们倒是很爽快,说随便放,大哥你就看着弄吧,没关系。


电台终于连上来,说了一下情况他们表示马上派车过来,但是对于我们的位置却是个问题,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路的存在,我也很茫然,这里不象城市可以说在哪里转弯,哪里有标记,这里最大的标记就是山,在西藏有一百万个类似的山,后来我问小张,让小张和他们说,我去看油箱,对于怯懦机的构造根本不明白,看了一下,哪个螺丝也不敢拧,怕万一拧出油来没有办法堵上,尤其是那些螺丝都锈的不得了,让人不放心,想了想还是算了,争取救援可能还好点。


小张过来说他们知道了,他说告诉他们这条路能到他们哪里,让他们顺着这方向走,问题不大,但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尽量保持联系,天黑了就点火,鸣枪,联系。小张说可以从油路上什么地方把管子拆下来,我一想,可不是,脑袋有点发蒙,小张从滤清还是什么位置找到接头开始喷油,我用油门控制油量,把所有的矿泉水瓶子都装满。不管有没有杂质了反正加多点添加剂估计问题不大。这时候,怯懦机上的那个女的突然说独自疼,我吓了一跳,不是阑尾炎吧?但愿不是。我们几个问了症状,她一再说不用管她,还不错,够坚强,但是我还找了些药和红景天什么的让她喝,吃药的时候她说有开水吗,我说,姑娘,别要求太高了,实在没有。她说没有事,问题不大,我说放心,没有问题的,是岔气了(实际根本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只能鼓励和安慰一下了。)


休息一会,征求怯懦机的意见,打算还是继续上路,因为在山顶通视距离好,视野宽阔,两个哥们异口同声说“大哥,听你大”,我操,真爽快,但是我知道还要开车。这个山路还是那样,我甚至怀疑我们是第一个在这里通行的车,经常停车下来推石头,很多滚落的石头档在路中间,那真是巨大,能绕就绕,实在不行就推开,这里的野生动物特别丰富,野羊一群一群的,最近的就在你2米以外看着我们,好象在琢磨,这么大声音的东西要吃多少草。甚至两次还看到狼,在山坡上懒懒的晃着,估计它们根本不愁吃的。


我车上的那个哥们一直都很谦逊,不停的问开车方面的事情,有关于车的事情。聊天中了解两位是国外读书回来的,做芯片行业的,家庭条件相当优越,所以对于生活充满了阳光。但是我深深的感受到,有所得必有所失,当你的深厚后中充满了自动化、生活过于方便的时候,那你也必须要面对失去很多生活的常识,万一自动化失灵那么就是束手无策,人生何尝不好似如此,背后有支撑点的时候你将走的很快而且很顺利,但是那个支撑点万一消失的话那你就要多吃更多的苦,还要重新从头补课。


车子漫漫的爬坡,那个女的也好多了,肚子也不疼了,估计是饿的,吃了点东西也就好了。我们闲聊着,我发现这两个哥们真是厉害,也许生活中挫折太少,所以想象问题是那么简单。


问:你们怎么想来西藏的


答:在书上看的,是男人应该去的十个地方,西藏就是


问:你们怎么选择开车来


答:在书上看的,是男人年轻的时候应该做的而一件事,就是冒险


问:怎么想到走新疆进阿里呢,不知道这个路很危险吗。


答:听说危险点,以为就是偏僻点,没有吃的,所以带了很多,没有想到车也会坏。


思考:“车也会坏”????????火箭都出问题,更别说车了。


答:我的车一直都没有问题,开了二年了,定期到4S店做保养,连轮胎都没有换过。


思考:我操,100多万的宝马,说坏就坏,那还有人买。


问:你们应该多开开越野车,多了解一下,然后再出来,宝马和吉普车是两码事,内地和细致哪个也是两码事。


答:准备了的,我负责弄车开车,那个哥们找了很多修车方面的资料都带着呢,现在发现没有用,关键是发现不了问题,发现了问题不知道原因,所以根本不会修。我操,没有拿着说明书开车就不错了。 8。


8。问:路上遇到问题了吗。


答:轮胎爆了。我操


问:换就完了。


答:千斤是坏的。我操


问:你们出来时候没有检查。


答:新买的,在商店的时候试了好使,一次没有用就坏了。我操


在新疆又买了一个,也没有用就坏了。


我操,这么背????


问:什么毛病?


答:压不上来,两个都是,买的时候着急,他们试了我看了一眼就放车里了,估计可能路上颠坏了。


我操,不是吧。。。。。


问:是不是打千斤的时候,油压开关没有拧死


答:什么油压开关,没有看到。


问:千斤座上边一点有个小开关,打千斤之前用钳子拧上,放千斤的时候拧开把出来的不凡压回去。


答:没拧过,没有注意,我们就是压不出来。我操


答:在阿里的时候换轮胎换了2个小时,有一个小时就是压千斤,我记得他们好象一会就压出来了,我俩压了半天,我还以为是颠坏了呢,后来以为可能西藏海拔高,气压不一样,不好压呢。我操


问:后来怎么换的


答:有个过路大车,给了50元钱,司机给换的


我操。


因为是漫漫爬坡,所以就给他们讲了意外情况处置方法,主要就是没有刹车的时候减档用发动机制动,冰雪、沙石路面不要猛踩刹车,容易打滑翻车什么的,都是基本常识。。。。。。


但是,他感觉好象头回听说,也不奇怪,高档车哪里需要这么麻烦。这哥们那是真认真,问的那真是详细,差点问到发动机原理,我甚至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装傻,逗我玩,但是感觉又不象,那女的也在不时插话,问个究竟。我真是感觉他们是多么的幸运。


到了上顶,时间很晚,但是天还很亮。小张的车正好把油用完了。我们正在考虑是不是加从怯懦机里放出来的油,用电台联系了一下,他们进展也缓慢,因为没有走过那个方向,所以还没有周到路口,说实话,到底有没有路口都是问题,毕竟几乎没有车走着条路。尤其天黑了,我就让他们在那边等我们,小张说最慢一个办小时我们就能到他们那边,所以决定加上油继续走,因为是下山,估计问题不大了。为了赶时间,我们马上走,基本上顺利。


我忽然想检查一下那个哥们学会点没有。


问:我们现在这个速度(估计60左右)万一没有刹车了怎么办?


答:拉手刹。我操


问:拉手刹没有反映呢。


答:猛踩刹车同时拉手刹。我操


问:还是没有呢。


答:往上上撞,不能冲下悬崖,实在不行就跳车。我操。(没错,傻子都知道)


问:你要马上减挡,用发动机制动让车速降下来,可以听下来的,即使要装也要把速度降下来后再撞。


答:你说的不是平路上减挡吗,下山能行吗。我操。


正说着忽然小张命警报,停车下来问怎么了,原来20也出现了怯懦机的问题,油路有点堵塞,赶紧拆滤清器,果然一看,有点堵,吹通,我怀疑油泵也可能有点问题了,为什么电喷车能够克服一下,估计是喷压大的原因吧,小张说不用滤清器了,我怀疑那样容易把化油器弄坏,所以让他尽量用大油门,小张把怠速调的很高,打火,正常,看来油泵还没有问题。尽快上路,尽快走。20上那个哥们和怯懦机上的换了一下,可能是冻的实在受不了了,被汽油味熏的够戗。 9。


9。

我们继续走,我怀疑20的问题还是不能彻底解决。没有办法只能将就。20上的这个刚刚换过来的哥们让人看着就好笑,特别是他的眼镜,那一圈一圈的,不知道是多少瓦的,而且眼睛太大,脸色被晒的很黑,脸不知道是胖还是浮肿,冷不丁一看有点象动画片里的黑猫警长。


警长一上车就打开暖风,我刚说别。。。。。。已经来不急了,刹时车里一片烟雾缭绕,到处尘土飞扬,赶紧开车窗,警长估计很纳闷说怎么这么大回灰尘,我说一直在土路上跑肯定是这样,用内循环没有问题。估计是没有听明白,当然了在城市里开车和山路上肯定不一样。这个哥们更是黝黑,竟然说,看你们开车真过瘾,我说你开吧,还没等他说话,那个女的马上说千万别让他开,然后就是会声会色的描绘,说在甘肃的时候他开了一会,忽然发现有一股胶皮糊的味道,下车检查没有发现问题,又开,还是有,后来才知道他没有把手刹放到底,后来到新疆才去修的,我说问题不大,很正常,警长也笑着调侃说,下次买个自动档的我再开。


我说,你们出来之前象刚才那个哥们学学,找个地方练一下,他说两个人分工了,那个负责买车、开车,他负责买其他装备和修车,


修车?????我操


问:你会修车?


答:本来打算学来着,后来说要学2年所以就找了个4S店看了几天。


问:会修什么。


答:基本的都会,换机油,换防冻液,换轮胎。


问:你会换轮胎,那你们轮胎爆了还要找别人帮着换?


答:千斤是坏的。我操,还坏的。


我又把千斤使用讲了一遍,警长猛一拍大腿,说,我说吗,这不是我的问题,修理厂用的是那种带轮子能拖来拖去的大千斤,也没有告诉我小的还要这么麻烦。我操


我说,以后你千万别说会修车。连开也别说会。


我问:你们出来转花了多少钱。


答:没有多少,就是买车装备花了些。


问:花了多少。


答:他买车,我买装备。


问:那他花的多。


答:我花的多,(自己笑),真的。。。


问:不可能吧


答:真的,我们身上每人就要一万多。


问:你俩买了金项链吗,还是把牙都咋掉换了金的?


大笑。。。。。


答:真的,登山服什么什么牌子的2200,裤子多少,鞋多少,墨镜多少,还有什么保暖内衣,就连袜子也要100多,我操,金子吗(疑惑)。


那女的也插话就是要那么多,全国专卖统一价格,我操,一个破衣服要几千,有必要吗。


那哥们拿出个笔记本来给我说,准备了什么,还有记录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例如:牙签放在副驾驶员前的手扣盒里。高压锅放后备箱里,煤气罐放在高压锅里,等等等,按照他们的想法,要随时保证能吃3天的干粮,还要能做饭,起码要维持7天以上。我操。


我问:没有带大米、油盐呀


答:有呀,都带了,还有5斤面,有时间包饺子,我操,我晕。我们连菜刀都带了一个,菜板也有,我操,我晕。


忽然听到单子上有电吹风,我说带他干什么。吹头发,鞋子湿了吹干,我说没有电怎么用,带了逆变器,我说,千万别用,几千瓦呢,把车上电路都给你烧了,他很惊讶的说,幸亏没有用。


那女的说,她带了个小的,我说小的也不行。警长又说还带了卫星电话,但是出来的时候发现电池在充电没有带,所以就没有用了。


我操,这是一帮子什么人。。。。。。。

10。


正想着,小张的车又不行了,下车,拆滤清器,吹通,基本正常,这俩哥们又换了回来,我说让小张开这怯懦机,小张说没有事,他弄20,打算把滤清器拆了不要了,我坚决制止,万一有问题,那就要拆化油器了,太冒险了,暂时能走就将就走。


天渐渐黑了下来,路还算可以,勉强能过,有几个晚道因为怯懦机轴长的原因过起来很困难,很多路面是被水冲过了的,路面成30度坡,看着就让人心惊肉跳,我一直担心路面随时会塌方,所以就尽量减小速度,尽量减少对路面的震动,我估计真是基本上没有车从这里走。也许是被遗弃了的战备道。我发现这个哥们倒是不担心,听着音乐,抽着烟,甚至还把腿盘了起来,太悠哉了,再看那女的,更心宽,已经在后边睡着了。神人。


突然,那哥们问了我几个问题。


问:大哥你说三档爬坡爬的很慢,应该换2挡还是4档爬。


我操,不是吧。


我问:你是怎么换的。


答:我加了4档,可是还是慢,油门踩到底还能快点。


我操


刚才我问那个大哥,他说爬坡要减档,我就不明白,挡越高速度越快,怎么要减呢。


我操,这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直接说,以后爬坡就用1、2档,爬不上去就挂4L,原理别问,我说不明白,你也听不懂。。。。。。。


问:你不是在工地练过吗。


答:就是跑来跑去的,没有练爬坡。


问:你的车怎么爬


答:根本不用换挡,就用D哪里都能上,万能的。


我操。


终于到了山下,关键是以后怎么走,小张说他有印象,然后就在前面带路,基本上没有路,怯懦机的底盘蹭了N次,在高度颠簸的荒野中不知道跑了多远,终于停下来了。小张还是弄滤清器,我用电台联络,因为和派出的车辆不能直接联系,所以就让他们通知接应我们的把大灯打开,我们找他,茫茫黑夜中没有灯光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车。小张带我们继续走,基本上是凭感觉,我老是怀疑是不好似这里,小张很肯定的说,绝对没有错,就这个方向,但是就是没有看到他们的车,是不是走岔了呢???????


电台告诉我们他们在一个半山破上,我根本堪布到山坡,因为太黑了,再说那么多山,根本就不世道哪里有坡,我意识到,不能再走了,万一走成两个方向就完了。马上下车,用汽油燃烧了几个纸箱子,他们也找牛粪,我盼他们快点看到我们,感觉还是不行,就鸣枪,电台告诉我们说接我们的车听到枪声但是看不到火光,我感觉可能是被山挡着,电台告诉我们不要动,他们顺着声音靠近,我们平均1分钟开一枪,没有多久就看见了车灯,他们也看见我们了,其实距离不远,就是他们在山的那边岔路,我们方向有出入,看见这个大东风车,我们心是无比兴奋,怯懦机的三个活宝开始围绕火堆乱跳,我和小张抽了根烟,车到跟前,巴图马上跳了下来(老同学,蒙族人),还没有过来就听到那浓重的内蒙腔调,“你们还活着呢”简单说了几句,了解了情况,巴图看了我们做的副油箱,说了一句“真牛B”把旧油倒光,加了油马上走,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巴图让认铺3个床(不知道同行的怯懦机有三个人),说饭早就做好了,巴图拿出了珍藏的内蒙家乡白酒,尽管说不喝,还是给倒瞒了。那三个哥们吃的真好似香,说是在西藏吃的最香的饭,边吃、边喝、边吹,巴图酒兴来了还唱了蒙族歌,把怯懦机的哥三个灌的够戗,个个都晕忽忽的。修车还是主要话题,剧巴图说20公里以外有个大修理部,他们的车坏了也是在那里修,明早就去。一天的颠簸实在是招不住了,吹了一会就睡觉休息,感觉是喝了不少,早上起床脑袋还发昏。浑身是汽油味道,好好的洗了脸和头,感觉清爽了许多,尽管衣服上还有很浓的味道,但是还是很舒服了。巴图不怀好意的笑着让我没有底,说了一句是让我们走的时候把刀给他,操,真识货,我在口案花800多买的意大利的匕首,相当锋利。看着那德行,大方的说给你了,巴图说了一句“够哥们”我给你点好东西,我想不出来他有什么好东西,他说巡逻时候看见有乌鸦在天上转,走到后看见了两只羊的白骨,他把羊头拣了回来,当地村子里的工匠给脑袋进行修饰包了铜皮,藏民最喜欢这个说要拿牦牛换,他没有干,说是能去灾辟邪还被一个喇嘛给开了光,我怀疑有没有那么神,他把我拉到他的房间,从床下拉出个大箱子,打开一看还真不错,长长的角,包装的铜皮,是很漂亮,他还说,据说内地有人想买都买不到,起码值几万,都是打算弄个挂家里占风水什么的,我操,扯淡吧,我说,走的时候给我放车上,狗屁能值几万,不就是个野生的羊头吗,当我是傻子呀。巴图说给你一个,我留一个,我马上说,要不我就不要了,要不就是我都拿走,一个破玩意,你还当宝,不要了,巴图马上说拿走拿走,没有见过要东西还这么牛的。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了,我说马上去修车,我们三台车一起过去,走了半个小时到了那个镇子,我一看我操,这个大修理部连个地沟都没有,真大。


巴图很熟,铺子就三个,两口子加一个伙计,那男的看样子有两下子,马上哪个就叫小徒弟开是卸油箱,怯懦机也开始放油。动作基本熟练,但是对怯懦机不是很熟悉。巴图非叫我们去个庙里喝茶,说车放在这里,没有事,估计问题不大,而且那哥三一听说是庙就兴奋了拿着相机和背包就走,我转身走的时候忽然发现一堆废的内胎,走了几步我回来拿了一条,告诉老板装油箱的时候用内胎把油箱包一下,别再打漏了。我们5个挤进了巴图的猎豹车里去寺庙喝茶。

11。


寺庙不大,喇嘛和巴图很熟悉,到了就倒了酥油茶,介绍了一堆供奉的什么佛,什么教派,我不感兴趣,也不多问,倒是那个三个很认真的听,四处拍照,可能碍于巴图面子,喇嘛也没有管,我看见庙后面栓了条藏獒很不错,走进一看个头大,嘴大,凶,是个好品种,巴图看出了我心思说我早就和喇嘛说好了,下了小崽我要一对,说种比较纯,上次有几个内地人来要出20万买大狗,喇嘛不卖,藏族不卖狗。我问是公的还是母的,巴图说是公的,但是那边有个村子有个母的,但是那个地方远了点,我说,你不是有车吗,他说过几天有时间的时候去。狗在那里吵个不停,我们又回到大殿喝茶,巴图感觉老是我还有什么好东西,漏出了*商的德行,问给他留点好东西,我说可能还有条烟,留下。巴图马上说,有了小狗给我也要2个,好。小张不放心开了巴图的车去看我们的车怎么样,一会回来说油箱焊好了,正在弄怯懦机的油箱,清洗油路什么的。那哥三个也过来一起吹牛,吹了天混地暗,就到了下午,灌了一肚子酥油茶也没有感觉饿,我们回去看车,回去的时候,两个车都弄好了,老板还把那个捅了洞的油桶给焊好了,仔细看了一下油箱什么的20已经没有问题了。看了怯懦机,加了老板的两桶油,感觉不错,老板说,油箱里很多渣滓,洗油箱就用了5升油。用酒精把油管和滤清器都洗干净了,就是感觉怯懦机的机油油压有点问题,但是修不了,所以最好换机油,还有刹车油壶也漏油,他们给拧死了,现在好了,减震器两个都坏了。我说还是换了吧。那个哥们说都带了,马上换机油,换减震,我们弄怯懦机的时候,小张跑了一圈,说20没有问题了,让老板把机器盖子上接副油箱的洞给焊上别漏水,换了机油特别的脏,小张说我们的不用换,没有问题。具警长说他们带了2桶,一桶400多,我操,什么油,有必要吗。


他们在弄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千斤的事情,让他们把千斤拿出来,他们研究了半天确定我说的没有错,千斤是好的,然后互相大笑。


终于全弄好了,大概要2000元钱,我操太贵了。巴图说要便宜点,那两个哥们在我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把钱给了,弄的我和小真纳感不好意思的,他们三个却说已经够麻烦你们了,谁给钱不一样。其实一算也差不多,我们加了大概150多升油,正常市场价格也要12一升,还修了那么多东西,人家也不容易,也就不计较了。返回单位,他们在炖羊肉,巴图早上出去的时候就让他们去找放羊的老百姓买的,说煮羊肉的是他徒弟,得到真传,味道不错。我说吃了再说,其实想着就流口水。那哥萨那个在整理备箱收拾东西,小张也在那里弄后排座,我躺在巴图的床上聊天,一会那三个哥们也过来抱了个箱子说快到日喀则了许多东西用不上了,送给巴图别嫌弃,巴图抓耳挠腮的很不好意思,说不好,不要,不要,警长说没有关系都是小东西也不能带回去了,我说,别装了,收着吧,把羊肉炖好就行了,巴图一听马上说,你们绝对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羊肉,你放心。。。。。。。我说不吹牛B你能死呀。


巴图当着女同志的面很不好意思,那眼神就是怪我没有给他留面子。我打开箱子一看,我操,煤气炉,高压锅,一条中华烟,奶粉,罐头什么的,这下巴图更不好意思了,说把烟拿上吧,你们路上抽,那俩哥们紧着说我们还有,还有。我说,你快去看羊肉,多弄点,给你了就别客气了。巴图马上去伙房了,我们三个吹了一会就开始吃羊肉,巴图又派车去买了一箱啤酒,我不喝,冰凉冰凉的,又是弄了点白酒,晕糊的睡觉准备早上出发。早上一起床,巴图早就起来了,吃了早饭把我们的油桐加满了油,我们就出发了,临上车的时候每个车又给塞上一大塑料袋羊肉,据说晚上又去买了一只连夜炖的,感动。献哈达、敬酒、上车出发,如果抓紧时间应该晚上能到日喀则,但是不知道车况是否允许。


我和小张还是坐20,路上都是雪,这片雪比较大,我让小张在后面离他们远点,这两个哥们车开的那是真慢,小张几次都不满,快点弄呀,我说算了,他们哪里敢快,这速度估计都心惊肉跳呢。小张想超车,我说别的了,一起走吧,他们没准还有什么事呢。可能是熟悉了,他们的速度也快了点估计能有70迈了,我一直担心我说的发动机减档制动他们能否理解。


我感觉早上没有吃饱就拿出羊肉吃,还是热的,小张也吃了几块,不是夸内蒙人,他们做的羊肉味道就是好!


争持着看见怯懦机已经下了路了,怎么回事也没有看见。我们赶紧过去,打开车门,看见三个人脸是土色的,那个女的手里拿着一块羊肉,警长也拿了一块,驾驶员看我来了,连忙说,差点翻了,吓死了。原来开了一会感觉熟悉了就吃羊肉,他说“我刚把肉放嘴里就是过个弯,一踩刹车就往下横,赶紧打方向感觉那边车轮子都翘起来了,这边压了个土包车没有翻,然后往这边打方向车就直接下去了”。我操


我说,你踩刹车跑偏车往那里偏就往哪里打方向,最多是原地转过来,别往相反的方向打,速度快了、刹车踩死了肯定要翻,幸亏有个土包,要不就完了。算了,说也没有用。

12。


看车能不能上来,试了一下不行爬不上来,雪太厚,小张把车开到前面用钢丝挂上,我也用四驱,一合力出来了。


车是没有什么问题,我说开慢点,警长看我要走马上说,大哥你来开吧,这里路我们不熟悉。我说小张你来吧,我开20,毕竟怯懦机开起来舒服。小张早就想操练一下了,笑着说行。这时候一段对话把我们都笑了。


女:“看我的羊肉都没有扔”,


警长说:“我屁股是湿的,一瓶可乐一点都没有浪费都撒在裤子上了”,


那女的说:“那是可乐呀,我还以为。。。。。。。”


警长:一听急了“什么意思,我一直很镇定,你以为什么”


驾驶员:我的羊肉呢?然后找车座子下面


女:可能在后备箱,我感觉有个东西从我鼻子尖飞到后面去了。


驾驶员:不可能,怎么能非后边。


女:你看这不是。果然从后面找到了那块粘着口水的羊肉。大笑


驾驶员:那我的可乐呢。


我操,你还吃的挺全,你以为你是谁还边吃边喝,晕。


警长:不知道


女:不知道


三个人找。


女:你真该死,原来在那女的包上正在洒。包是放在后排地上。


我说:抓紧时间赶路,别罗嗦了。小张终于坐上怯懦机了,我开20。


小张对于4。0还是能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一路狂奔,我根本跟不上,后来可能过足了隐速度下来了,我们漫漫的宝石70的速度往前走。


(我们的车是5档位的,实际上是金杯的机器,是北汽最后列装的产品,但还是化油器的,外客还是绿色20的,据说和战旗差不多,和普通20有什么区别我也弄不清楚,就是发动机不一样吧,修理部说都一样,对了半轴有点区别)


连续的翻山,一直都很顺利,2020有时候要打点滑,但是问题都不大,小张挂着4H根本不考虑什么,偶尔停车上厕所,一路还算是顺利,可能是下雪的原因一直没有遇到过路的车,因为速度不能快,所以我估计晚上肯定不能赶到日喀则了,实在不行就住拉孜,然后明早再走,反正不着急。中午了,我们找个眼光足的地方吃饭,那俩哥们拿出了一个组合餐具包,用小煤气炉子(一个送给巴图了,这是那女的带的)用下锅烧开水,不到一会他们摆了一地东西,大到各种炊具小到筷子牙签,我操,真全呀,甚至还有四个折叠小凳子,说实话,比我家里东西都全。


我看那个大盒子,设计很合理,所有东西放进去正好。他们说要用一次,要不就白带了。看着他们折腾,我和小张也不能帮什么忙,只能看着。说实话,看着都累。

13。


我和小张已经开始啃羊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煮了一盆方便面,然后每人分了点继续煮,锅太小。


的确喝着雪水煮的方便面汤感觉是不一样,看者他们折腾也不好意思催促,只能让他们折腾。我终于吃完了,那个哥们又烧水,我问干啥,他说煮点咖啡,我操,我晕。


水开了,三个人一个喝咖啡,一个喝牛耐,一个喝蜂蜜,我操,我晕,带的多全呀。问我俩来啥,小张看我笑了一下说他喝果汁,我说随便。过了一会果汁来了,我操,真是牛死了,我看了小张一下,意思是说,你的那点见识难不到这些大哥们。小张突然有了兴趣,跑到他们后备箱问,“我看看你们到底都带了些啥子哦”,一会又回来了,说,看不明白估计什么都有。小张收拾我俩的破烂,这时候那哥们看到了我的羊头,连声说好东西,三个人一唱一合,驾驶员说这东西挂在客厅绝对牛比,那女的说,在香港能卖几十万,警长说多少钱也买不来,我操,太能忽悠了,我怀疑是不好似巴图和他们串通好了忽悠我。一个哥们说开个价他们要了,我真是感觉到是不是真的,警长更是爽快说2万一个我要了,那女的说是她也要,我操,不是吧,大哥大姐你不是拿我开心吧。


我说算了,等缺钱了再说,后来想逗一下那个警长,就说你把你的卧而卧给我,我把两个给你,他竟然又拿起来仔细看了起来,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其实这个东西绝对是有市无价的,车是能买到的,这个绝对有多少钱都买不到”,我操,我想他要是同意的话肯定脑袋进水了,看他还在琢磨,我一看当真了连忙说,算了,你们要是真喜欢我再遇到就给你联系,你们买就是了,我这是人家送的(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藏羚羊的脑袋,国家禁止销售运输的,即使是自然死亡的也不允许).


为了尽快赶路,我们出发了。估计还要翻几个山,反正也不着急了,漫漫的走,因为已经是下午了所以山上的雪几乎都已经融化了。山路潮湿,没有灰尘,感觉非常爽。不知道是在翻哪个山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塞车了,这有点奇怪。


到了跟前一看我们前面排了2个牛头,原来是2个大货车在会车的好似后发生问题,一个车撞到了山上,副驾驶那边已经变形,下山的车侧翻在路上车头已经横下路基,车尾、车身横在路面上,最要命的是两个车都装满了货物,严重的超载。万幸的是没有人员受伤,看来尽管保持了车速度,还是很快,路面很窄十分危险。据说已经有驾驶员下山去找人了,我估计把货物卸下来再把大货车拉开没有1天完不成这个工程,我们前面的2个4500已经等了1个小时了,正在商量是不是返回去。上山方向还没有堵车,天色也晚了,我也开始打算要不要返回。


小张正在研究别的路,因为是蜿蜒的盘山道,直线下方就是路面距离也就6米,但是坡度起码60度,而且石头很多,正常的车是不敢从这里下去,如果刹车踩死直接就是翻过去,不踩死可能就直接自由落体冲下山,太危险了。小张看了无数次还是没有把握,前面那两个牛头的司机也是说太危险了,他们同行的是政府部门的去日喀则开会,也说实在不行就返回去过几天再走。我们几个闲聊着,这时候小张把我叫到一边说了一个重大发现,原来拿了我背包带的娘们在一个4500上,没有下车,我问是不是呀,他说没错。我操。

14。


我就叫警长说你们的哥们在那里,他说,早看见了,没有理她,可能她也不好意思下来打招呼吧,反正没有打算和她说话。


我想了一下能继续走最好继续走,我看了一下路,大概有一个下路点是50米左右,有个底盘不能过的石头,然后就是下面路基和山坡结合部落差大了点,我就和小张商量从这里下去行不行,小张看了说问题不大就是怕一踩刹车车子直接翻过去,毕竟发动机在前面,头重脚轻,而且坡度太大,我想了一下打算试试。我和小张用工兵锹砍石头,那几个石头可能风化的严重几下就起出来了,然后把下面路基垫高,基本上是畅通了,但是万一后轮受到颠簸真有可能直接翻过去,还是心里没有。我想了一下,假如有人在后面拉着车的话那不就没有问题了吗,但是没有长绳子,而且万一冲下去绝对不是人力能拉住的。想了一会还是没有把握。可是还是不死心。后来想如果在车尾部有个东西向下拉着它也可以,能不能找个重物,听了我的想法,小张说“得行”然后就去大货车那里找到一个蛇皮口袋,我感觉磨几下就可能碎,所以说再找几个。小张转了有圈说就找到一个麻袋,我们几个人开始把两个袋子套在一起往里面装沙土,我们5个人用手用锹装了漫漫的一袋子沙土和碎石头,估计起码有100多斤,然后用2根钢丝把袋子绑上车的后拖钩,留了大概半米的距离,保持沙袋始终拖在底上。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关注那大货车了,所有人都过来看我们,我把20的四驱接上漫漫起步,因为后面拖了底上的一个沙袋所以很艰难,把车漫漫的停在坡上面,正要往下走,4500的驾驶员说把车门打开,我一想有道理,就把车门打开了,但是很犹豫要不要系安全带,如果发生翻车,安全带就是唯一保障,如果直接冲下去,那有安全带就根本没有办法跳车,所以不知道怎么办,考虑一下必须要系,假如车子失控我宁可把刹车踩死翻车,也不能冲下去。


起步,那真好似一个慢,我突然想了一下,把喇叭长鸣了10秒钟,这时候小张又叫我,他说来说说他开,我说算了,你指挥拉拉队给我加油,我清楚小张的意思,其实谁不一样。



晕!两次发不完,还要再来一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