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枭雄 世纪之风 第四章.初出茅庐

wnet9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size][/URL] 一. 出牌的规矩就是战场,庄家、赌徒、赌棍、赌鬼、赌客都是敌人,没有盟友没有停火协议,只有自己孤军奋战,要么选择放弃要么选择坚持要么选择进攻,只有赌博可以教会一个男人进退之道和坚持的真谛。 人们喜欢在赢的时候找寻自我的充实,在输的时刻给予自己理智的评价。 任何一种赌博的方式,在规矩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


一.


出牌的规矩就是战场,庄家、赌徒、赌棍、赌鬼、赌客都是敌人,没有盟友没有停火协议,只有自己孤军奋战,要么选择放弃要么选择坚持要么选择进攻,只有赌博可以教会一个男人进退之道和坚持的真谛。

人们喜欢在赢的时候找寻自我的充实,在输的时刻给予自己理智的评价。

任何一种赌博的方式,在规矩的限定里都有百种以上的组合,如果自己的组合正确,就一定有赢的希望。

其实在一场牌局的较量中,运气最多也就占到了30%的份量,其它的就是判断力和正确率了,所谓输赢的划分无非就是正确和错误的出牌方法,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赌局里没有后悔的步骤,即便一手滥牌只要组合正确也有一鸣惊人的可能。

所以当自己大揽牌桌上赌注的时刻就是给自己正确的方式以最大的肯定,当自己输掉赌注的时刻就是给自己的错误以最好的惩罚。

智者喜欢在牌桌上捕捉对手所有的心理反应。

人往往都是感性动物,真正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不要只关注自己手里的牌。


有福伯从箱子里拿出一本手抄誊写古善本秘籍,和两个笔记本。

交到黎云天的手上,继续说:“我的名字叫景福全,是赌帝独孤锋的传人。

他的未来的女婿,我当时年轻气盛,因此耐不住荒山野岭的寂寞,偷了师傅的秘籍出来闯荡江湖。

由于我犯了错,一直未敢回去认错。

这本秘籍是我师傅的师傅传下来的,具体几代很难说的清,它基本概述了赌博的历史,流派,道德,禁忌,技术,手法等等。

我先教你认清所有的字,并尽我的理解能力讲给你听,还有一些技术要练,一些秘诀要讲,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进入赌坛的,要靠天赋,机缘。

我资质比较愚钝,不能理解赌术的精髓,如果师傅在就好了,他可以直接教导你,我虽然收你做徒弟,但很可能是代师收徒。

他老人家云游四海,对有潜质的徒弟说抢就抢,决无二话。

看你的机遇和缘分了,不过他一生也只不过收了七个徒弟,有三个是抢来的。”

黎云天安慰道:“没关系,徒弟可以抢,养父的位置谁也抢不走,你我之间的感情谁也抢不走。”

有福伯道:“还真是,养父的位置他也能抢走,谁让他老人家好这口呢?”

“一场赌局,就全解决了,我但求将功折过吧。

你也不能真赢他万一破了他赌帝的称号,我的最孽可大了,但是咱们十几年的感情是谁也夺不走的。”


二.


有福伯从此后每天给黎云天一百美元练手,他白天泡在赌场里,晚上,练习赌术,认背秘籍上的字,听有福伯讲解赌术的精髓,赌博的历史,赌坛的风云纷争。

他居然和小偷一样,先练用手夹肥皂片,一开始在温水里,从十几片到一百多片,然后慢慢地加温,直到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在滚开的热里夹出一百多片完整的肥皂片为止。

他还要练习听声辩位,先从人的脚步声练起,慢慢地改为猫,狗之类的小动物,最后到昆虫,苍蝇,蚊子,从几米到几十米开外,还听出它们的有所不同。

黎云天的确很有天份,没过三个月,他不再找福伯要钱了,慢慢地他开始孝敬那些曾经疼爱过他,给他温暖的,人老珠黄的,做不动皮肉生意的干妈们。

当然,还有那些好占便宜的小大姐们。

黎云天已经开始学习数学,物理,礼仪,跳舞,主要的各国的外语:英语,法语,德语,日语,葡语,意大利语等。

还有大陆方言:粤语,上海方言,山西话,陕西话,东北话。

黎云天几乎需要涉猎的知识都涉猎到了,他的求知欲很强,接受能力非同一般。

虽然,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他依旧是那么精力旺盛充沛。

有福伯已不让黎云天再去低档的赌场,而是全力投入全力的训练。

善本秘籍和笔记本中的要点他已背得滚刮烂熟。

基本 “出千”的伎俩洗牌,换牌,偷牌,做号,听骰子,他手法绝顶纯熟。


要想赢至少要做到眼观六路,要观察对手脸部的所有表情,哪怕只是眉间一个不经意的挑动,哪怕是嘴角一个经过隐藏和掩饰的笑容,都要结合自己的牌做以明确的分析。

当进时则进当退时则退,识时务者为俊杰。

只知一味拼狠斗勇的人只能是匹夫之勇,毫无智者风范更无赢的把握。

所以赌博是智慧的比拼更是忍耐力的较量,

他们是赌博场合里的绅士,这种人往往都是财大气粗的人物。

他们只是把输赢当作一种消遣,一种放松心情的方式,他们一般不会在赌博场所停留很长的时间,坐在牌桌前也似乎是心不在焉,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或许是平时用脑过度他们很少计算概率,只是按规矩抓牌并按照自己的判断出牌,一切显得那么从容那么自然……。

其实,这种人最是庄家喜欢的类型,因为他们往往花得不是自己的钱,他们一掷千金只是在做着权利和金钱的交换,到最后他们一般都是赢家,就连庄家也会谄媚的奉承他的技术一流。

所以说他们是赌客,他们只是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他们知道赌场只是自己来合法取钱的场所,等自己下课的那一天,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走进赌场的大门的,因为自己既不是赌徒也不是赌棍更不是赌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