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17节

cy2000227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URL] 松岗暴怒的在屋里转了一圈,阴沉着脸走到神态自若的玄明面前说道,支那贫弱,大日本帝国作为友邦,非常愿意帮助支那,皇军的圣战,正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的新秩序而进行的,听刚才大师一言,似乎有不同意见? 贫道所看到的,是贵军进入中国后,老百姓拖儿带女流离失所,何来帮助?贫道这清修之地,以前民众前来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松岗暴怒的在屋里转了一圈,阴沉着脸走到神态自若的玄明面前说道,支那贫弱,大日本帝国作为友邦,非常愿意帮助支那,皇军的圣战,正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的新秩序而进行的,听刚才大师一言,似乎有不同意见?

贫道所看到的,是贵军进入中国后,老百姓拖儿带女流离失所,何来帮助?贫道这清修之地,以前民众前来求经颂经,一片祥和,而今却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的上门求助,何来共荣?玄明闭目答道,

这是支那不服王道,皇军非常时期采用的非常手段,实为不得已而为之的结果,战争总会有人死去,大日本帝国也有不少精英折损嘛.

玄明慢慢睁开双眼,烧杀抢掠也是王道?贫道想求教一下,帮助有武力进行的吗?

这…….松岗被玄明问的张口结舌,半晌说道,大师舌辩之功,令鄙人佩服,不过,所谓的唇舌之争并不能改变什么,大日本帝国强大武力和皇军的武士道精神将取得圣战的最后胜利,松岗颇为得意的又接着说道,胜利者永远是对的,不知大师懂哲学否?

看来阁下颇有谈道理的雅兴,玄明站了起来,那么贫道却之不恭了,中国有句古话叫”出师有名”,其意有名不正则言不顺,如阁下所言,贵国进行战争的理由是大东亚共荣,贫道不否认战争总会有人送命之说,但在此前的贵国进攻南京战斗中,屠杀我无辜平民几十万人?举世震惊,这就是所谓圣战?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只凭强大武力,贫道以为是不能有所结果,听玄明说到这里,松岗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阁下刚才提到武士道精神,试问不去理会战争的正义性,而绝对服从命令残害他人,是否是真的武士道呢?据贫道所知,真正的武士,即使是君主的命令,只要认为君主有錯,仍是會以死來抗拒。相信您比我更清楚这些.贵国认为武士的切腹行为,是一种淨化魂魄的手段,而中国文化中有”身体发肤授之于父母”不得自残之说,所以,仁与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玄明说到这里转过身来,无视松岗越来越铁青的脸继续说道,您刚才还谈到哲学,恕贫道才疏学浅,未能深研,但中国文化流派纷呈,富含哲理,所谓哲学早已蕴藏其中,而贵国没有哲学,只有神道,或对外来文化的摄取,不知贫道的回答,您满意否?

屋内静极了,听得见松岗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胡传宗心里捏了把汗,这老道士还真敢说,不怕惹恼了日本人?不过,玄明说的话却让自己心中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痛快,胡传宗不由心生敬佩,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趁松岗动手之前找个理由保住老道士才行,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松岗,脑袋里飞快转着,清风也紧张的看着屋内的这一群日本人,慢慢退到墙边,那上面挂着一把青锋剑,是师傅的随身之物,他决定如果日本人动起手来,一定要拼着性命冲上去救出师傅,日军士兵的枪刺已伸到玄明胸前,玄明闭上眼睛旁若无人的念起经来,气氛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只有松岗在屋内走动的皮靴声在哒哒响起,

报告,就在这时,传令兵丸木的声音打破了屋内的寂静,丸木急冲冲走到松岗身边轻声说道,谷木长官急电,命阁下速回司令部,

松岗听完怔了一下没有做声,八嘎,这个老道牙尖嘴利,如此离去,岂不有失体面?不过又转念一想,在皇军刺刀下纵使口舌生花,也会玩弄于股掌之中,想到此,他抬起头来,屋里众人紧张的盯着他的举动,只见松岗慢慢抬起手一挥,开路,日军士兵哗啦一声收枪向屋外涌去,

松岗走到门口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对玄明说道,大师今日言词十分精采,改日定当登门讨教,说完发出一声狞笑扬长而去,胡传宗迟疑的跟在后面,等松岗走出门外,小声说道,大师保重。

听到观外人喊马嘶声渐渐远去,清风松了口气,对玄明说道,师傅向来不问世事,为何今日一反常态?

玄明慢慢睁开眼睛,缓缓叹了口气,吾于岁前外出云游,但见神州大地狼烟滚滚,倭人肆虐,百姓拖儿带女流离失所,为求活命,夫卖妻为娼,妻卖儿为仆,扒树皮,食草根,咽泥土,更甚者,流民竞食死尸之肉,

我来问你,为何悟道?

悟道为了得道,

当以何为先?

当以德为先,

玄明点点头,欲修道,先修人道;人道未修,道之远矣,接着说道,为师途回故园,时逢倭寇扫荡,村落上下,房倒屋塌,尸横遍野,浓烟滚滚,我等既已立德为先,当求善语、善事、善功。虽为师拼力施救,仍无力回天,

玄明又长叹一声,踏遍青山,青山处处狼烟起,路途漫漫,乐土已成黄泉路,旧日江山,为何一片血海涛涛,腥风呼啸,天地鬼哭神嚎。

言罢闭目不语,清风喃喃说道,如师傅所言,实在是惨无人道,

佛教以现世为苦海,以彼岸为幸福和永恒的所在,主张出世,引向来生。而我道教言“人最善者莫若常欲乐生”,以生为人之乐事,才所谓“人命最重”,想你应该明白,

师傅教诲,弟子受教了,清风答道,

为师刚才那些草药,你去整理出来吧,

---------------------------------------------------------------------------------------------------------------

松岗骑在马上面带愠色,情绪还没从气恼中摆脱出来,横田少尉从后队纵马赶到旁边,自从在二道坡的战斗中屁股上挨了一枪,横田到现在伤还没好利索,只要一坐下来就余痛未消,现在只能半个屁股支撑在马鞍上,一颠一颠的非常滑稽,

长官,卑职刚才在老君观的后山发现一种矿石,说着横田邀功似的拿出一块用布裹着的石头,

横田的家族作为扎幌一个比较大的商会,经营着很多品种,矿石是其中一项,所以横田作为一个商人子弟对此并不陌生,由于日本资源贫乏,很多原料有赖进口,特别是现在战时,战争资源很加捉襟见肘,日益吃紧,这些,横田是很清楚的,

松岗停下马,拿着石头端详一阵,不过他对地质并无研究,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横田君知道这是什么矿石吗?

依卑职所见,这很可能是石墨,横田说着踌躇了一下,不过,卑职也不敢肯定,尚需进一步鉴定才行,

听到横田的话,松岗的心猛的跳了一下,石墨?

松岗记得秋山教官曾对他说过,军方已批准拨出巨款在东京空军大楼建立核弹研究所,内称“二号研究”,作为军校的优等生,松岗对物理也有所涉猎,早在1934年,理化研究所就进行了人工轰击原子核的实验,不过由于条件缺乏,进展缓慢,直到德国哈恩博士利用中子作炮弹轰击铀原子核获得成功,上层才加快了步伐,开发经费得已投入,但日本根本没有原子铀矿藏,从国外弄来的那么一点原子铀,只够做实验之用,仅仅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据二号研究表明,建立原子发应堆需要一种减速剂来控制中子的撞击速度,以使裂变既能大量产生又不至于超过极限形成核爆炸,二号研究科技人员理论上发现石墨可以做为理想的减速剂,但这种矿藏日本压根没有一点储备,研究无法开展下去,为此,秋山在他临行前曾秘密叮嘱,注意收集这种东西,难道手上的这个东西就是吗?

见松岗发呆,横田小心翼翼的说道,长官,我希望能由横田家来开发经营这里,

哦,松岗回过神来,他平缓了一下思绪,不动声色的说道,能不能由横田商会来这里开发,还是等上层的意见吧,何况矿层目前还未最后鉴定,言之过早,横田君不必操之过急,

是,是,横田喏喏答道,

------------------------------------------------------------------------------------------------------

松岗率领日军急冲冲返回据点,刚一进屋,通讯兵马上为他接通谷木大佐,

松岗君,情报部门据悉,支那政府不久将有一批白银运往南方,即将通过你的防区,你务必截住白银,不使落入支那政府之手,

嗨依,松岗立正答道,卑职定当完成任务,不知支那有多少军队押送?

支那此次为秘密行动,消息自认严密,然终为我谍报人员侦悉,据内线报告,约有一个营的兵力护送,具体路线尚待查明,望你严加防范,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

哈依,卑职马上就去布置,

放下电话,松岗站在地图前沉思了一会,从地形上来看,支那军队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条是由太平庄西进,到达清水河,装船后沿水路顺水而下,这条路河道纵横,机动兵力难以展开,一但上船将顺流而去,第二条路是由黑风口经小路横穿万松岭山脚,到达墨县,那里有支那一个警备旅驻守,这条路山路崎岖,骡马难行,如经此通过,行动必为缓慢,松岗思考良久,决定亲自带队驻防太平庄一线,他觉得支那军队没有理由放弃清水河水路,只有这条路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通过,想到此,松岗在地图上的太平庄上重重的打了一个叉,

来人?松岗喊道,去把胡队长叫来,

胡传宗一听到松岗来见他,边走边心道,难道松岗要报复玄明老道?这可怎么办?一时间焦急起来,可快到门口还是没想出个办法,你娘,见机行事吧。

松岗此时在屋内正对丸木交待,你马上把这个东西通过最快的渠道送往东京,不得有误,

丸木领命转身出门,正遇急冲冲的胡传宗,胡传宗瞟了一眼丸木手里的东西,让到一边陪笑说道,太君先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