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7节

cy2000227 收藏 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熊本仰躺在椅子上,眼睛定定的盯着屋顶的某个角落,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粘住了他的目光,房间里静悄悄,了无生气,只有屋角老式闹钟的钟摆发出的嘀嗒声在一声一声的响起,他垂放在扶手上的手里紧紧捏着一份电文,这是浅草发来的最后一封电报,熊本长官阁下,卑职率部弛援杨村,一切按计划般顺利,在皇军强大火力下,八路死伤惨重,但其依仗人海战术,悍不畏死四面涌来,皇军陷入苦战中,卑职决心玉碎成仁,效忠天皇,以报阁下栽培之意……浅草的电文象一记重锤敲在熊本的脑袋上,让他震惊不已,浅草虽有些自命不凡,但确有才华,现在露出求死之意,恐已凶多吉少,土八路怎么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皇军精英接连折戟沉沙,这不禁让熊本心中感到危机四伏,种种迹象表明,八路这是有规模,有计划开展的一次反击,熊本敏锐的嗅出其中味道,是否向谷木大佐请求增援?还是等等,看看局势会怎样发展吧,熊本如是想道,如果没到无法挽回的境地,暂不去惊动长官为好,谁知道谷木大佐听到这样的消息会如何责罚呢?

谷木大佐是这一带日军的最高指挥官,曾是日军精锐师团的联队长,在一次与支那国军的交战中,一颗远程炮弹在身边爆炸,受惊的战马甩下谷木,脑袋重重撞在一颗石头上,血如泉涌,经过抢救仍留下了后遗症,医生告诫不能受到强烈的刺激,否则,只有镇静剂才能安静下来,鉴于此,谷木被军部派往这一带强化治安,上月,日军一支小型运输队途经清水村时,遭到民兵袭击,十几名日军死在地雷,陷阱,标枪下,当谷木看到这些面目全非的皇军尸体,凝固的血迹马上刺激了他的大脑,神经进入狂化状态,他立刻纠集人马扫荡清水村,清水村五十多名手无寸铁的村民遭到疯狂的屠杀,剖腹挖心,砍头活埋,无不极尽疯狂之能事,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望着尸横遍野,浓烟滚滚的清水村,谷木狞笑着说道,这真是一副美丽的画面,熊本君,是吗?,就算熊本杀人如麻,此刻也被谷木搞得心惊胆颤,他战战兢兢的回答,长官情趣高远,令卑职佩服,谷木看了看熊本,象猫头鹰一样桀桀怪笑一声,拍拍熊本肩膀说道,的确,有时侯我也觉得自己更象个诗人.

当独立团得知消息赶来时,只有烟雾袅袅的残垣断壁和一地惨死的尸体向人们哭诉着一切,李奎的家正在清水村,当他冲进几乎烧的认不清的家门,看到的是白发苍苍的双亲怒目圆睁倒在血泊里,手里还紧紧握着锄头,李奎惨叫一声,晕倒在地,等他悠悠醒转,战士们已把乡亲们安葬,他站在双亲的坟前,捏着拳头恨声说道,爹,娘,儿子不杀尽日本人,誓不为人.

想到”诗人”一样的谷木大佐,熊本的心情恶劣起来,他烦躁的走到屋子中间的桌子前,桌上摆放着一把式样古朴的武士刀,那是熊本家的祖传之物,熊本伸手拿起,举到面前端详,黝黑刀鞘上雕刻的花纹依然栩栩如生,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失去它应有的光泽,他叹了口气,慢慢抽出刀身,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熊本打了个寒颤,糟糕的心情越发冰冷,也许,死在这把刀下要比在谷木大佐咆哮中窒息而亡更好,熊本暗暗想到.

报告,传令兵的声音总是不合时宜的响起,

熊本放下刀,慢慢转过身,什么事情?

据侦察,在晓镇外围发现支那武装,企图不明,

企图不明?还能有什么企图,不就是要接着打晓镇吗?八路以前何曾这么明目张胆,熊本摆了摆手,继续监视,一有变化马上报告,

如果说熊本刚才还有点犹豫,那么现在传令兵的消息让他下定了决心,他拿起电话接通了谷木大佐,电话那头静静的听完他的报告没有任何声音,仿佛是另一个无人的世界,熊本不敢动,僵直的拿着电话站在桌前,冷汗无声无息的从背上流了下来,八嘎,谷木突然一声怒吼把熊本震得头晕目眩,自对华战争以来,谷木从联队长一直到地方指挥官,看惯了皇军”长驱直入”,听惯了”所向披靡”,此时得此消息,怎不令暴怒不已,熊本君,你已经在地方消磨了斗志,所以,你必须到前线去才能找到你原来的激情,谷木象一头受伤的野兽喘着粗气,熊本恐惧的想到谷木那副狂化的表情,他甚至想马上丢掉电话剖腹自尽,他实在不想接受”诗人”会拿出什么无法想象的手段来责罚自己,谷木停了停,似乎找到一颗药,咕咚喝了一口水吞下去,我会马上派队前来增援,同时通知你,新部队到达之日就是你解除指挥权之时,说完啪得一声挂断了电话.一股悲哀之情涌上心头,熊本象个石化的雕像陷入深深的绝望.这位历来受同僚赞誉的对象,如今倒霉在原本没放在眼里的,装备简陋的土八路手里,难道别人碰上就会好吗?不,答案是否定的,此后的日军高级指挥官也不得不承认,在他们制定的计划中最大的疏漏就是对八路的认识不足,熊本只不过成了他们工作疏漏的替罪羊.

***

万松岭根据地,独立团正召开庆祝会,由三连指导员丁健宣读战报,丁健红红的脸上透着兴奋的表情,当他大声的朗读到,这次战斗我军共歼灭日伪军200余人时,会场上立刻响起了山洪般的掌声,万松岭群山里也荡漾起经久不息的回响,稍后他继续读到,缴获山炮二门,步兵炮一门,轻重机枪15挺,步枪200余支,电台一部,战马若干………掌声再起,一直到他读完,这篇短短的战报不知被激动的掌声打断多少次,丁健数都数不清楚.

独立团的干部们此时并没有和战士们一起坐在会场上,他们正坐在团部里接受上级布置的下一步任务,

江团长站在地图前,同志们,此次行动我们沉重的打击了敌人,也锻炼了队伍,使他们损兵折将,丢失了粮食,军区首长很满意,并发来嘉奖电,鼓励我们再立新功,

他的话刚完,桌前哗的响起一片掌声,江团长向下按了按手,示意大家停下来,接着说到,但是,敌人不会甘心失败,他们不会改变穷凶极恶的本性,一定会疯狂的进行扫荡,现在,综合其他的地区情况来看,敌人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准备,各路日军调动频繁,所以,我们不能放松警惕,要积极做好下一步的工作和敌人斗智斗勇.

是啊,局势还很险峻,魏政委从桌前也站了起来,为了打垮敌人的进犯,充实并集中我们的力量,军区命令独立团加入一线部队,到山外去开展斗争.

听到魏政委的话,底下一片交头接耳,有的说,成为主力部队,好得很啊,有的说,晓镇这块肥肉不吃了,可惜啊………

安静,安静,江团长大声的说道,我们要服从山级的安排,顺应整个战场的需要嘛,不能只看到眼前的一点一滴,我们马上要成为主力队伍,要有点主力的样子,再乱糟糟的话,我可不客气,

团长说得对,军人就要服从命令,上级指到哪我们就打倒哪,魏政委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军容风纪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你们这些当干部的可要做好榜样,不然,有你们哭鼻子的时侯,

部队这段时间要抓紧休整,一接到上级命令就要马上开拔,大家要充分做好准备,江团长说完看了看魏政委,魏政委摇了摇头,好了,会就开到这里,散会.

散会后,李奎被通知到团部去,和他一起去的还有指导员丁健,李奎心里嘀咕,难道又被告状了?想到这,他横了丁健一眼,丁健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理他,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进了团部,

你们来了,看到他倆进来,魏政委笑着打了个招呼,坐吧,

今天请你们来,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江团长严肃的说道,两人立刻站了起来,没关系,坐,坐,魏政委抬了抬手,

部队马上要走了,但斗争不能丢,所以上级要求在万松岭成立一个游击大队,江团长顿了顿,我们考虑,李奎同志很有战斗经验,而是又是本地人,便于开展工作,因此由你来担任这个大队长,怎么样?李奎同志,

团长,我…..我不离开队伍,李奎闻听此话,有点意外,再说了,我一个大老粗怎么能领导好队伍呢?

所以啊,丁健同志也留下来任政委,配合你搞政治工作,魏政委接过话说道,

他?就他这白面书生?李奎低头沉默,

丁健同志有什么问题?江团长问道,

保证完成任务,丁健坚决的回答,

很好,你们要互相帮助,团结在一起,带好部队,狠狠打击敌人,要大胆的开展工作放手干,我和团长支持你们,魏政委一边说一边紧紧的和他们分别握了握手,斗争是残酷的,多注意安全,等部队胜利归来,我们还会在一起.

团长,政委,李奎眼里含着泪花坚定的向他们敬了个礼,再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