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能臣 第一卷 黄巾起义 第二章 山雨欲来

lankenxiao 收藏 0 17
导读: 公元183年,经过近十年官场的摸爬滚打后,曹操渐渐在政坛有了一些影响力,但是满肚子抱负的他,总是对当前政治颇为不满,指指点点,并屡次上疏灵帝,要求整顿吏治,翦灭阉党。当然他针对的是十常侍他们一伙。 这年腊月二十八,文武百官欢聚庙堂祭天祈福,众官皆粉饰太平,纷纷道喜不道忧。灵帝听后很欢喜,甚是得意。 曹操听到这些,脑中浮现的却是南方水灾,东鲁荒年,朱门之内夜夜笙歌,宫墙之外白骨连连,心中怒火着实压不住,便跪倒在地谏言灵帝:“臣冒死启奏:今日庙堂之上多有虚词!我朝自和帝衰微,帝

公元183年,经过近十年官场的摸爬滚打后,曹操渐渐在政坛有了一些影响力,但是满肚子抱负的他,总是对当前政治颇为不满,指指点点,并屡次上疏灵帝,要求整顿吏治,翦灭阉党。当然他针对的是十常侍他们一伙。


这年腊月二十八,文武百官欢聚庙堂祭天祈福,众官皆粉饰太平,纷纷道喜不道忧。灵帝听后很欢喜,甚是得意。


曹操听到这些,脑中浮现的却是南方水灾,东鲁荒年,朱门之内夜夜笙歌,宫墙之外白骨连连,心中怒火着实压不住,便跪倒在地谏言灵帝:“臣冒死启奏:今日庙堂之上多有虚词!我朝自和帝衰微,帝皆是幼年即位,社稷由外戚、宦官轮番摄政,政治日趋朽矣!今吾上公然在西园卖官鬻爵,寒士之心也!此一不妥也。州郡官职一月更替数轮,官吏到任后聚敛金帛,敲骨劙髓,搜括民脂民膏,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是其弊二也!我朝自安帝起朝廷长期对羌族用兵,耗费军饷四百多亿雪银,苛捐重赋全系于民,再加上天灾人祸以致于‘田野空,朝廷空,仓库空’之颓局,批遍之民四处流亡,饿殍遍野,连京师洛阳也是死者相枕于路啊!望吾皇体民意,纳臣谏,百姓幸甚,吾皇幸甚,天下幸甚!”


众官一听,皆曰大胆,口诛曹操,灵帝更是勃然大怒,下不了台。“难道我们大汉就如此不堪耶?难道朕是一个昏君,庸王不成?若不倒换官职以备军需,何以保家卫国?远要戍边,近要平乱,火耗、粮饷皆出于此。观我庙堂国运昌盛,人才济济,难道就尔曹操是忠臣,是能人?!”


“你曹操很会用重刑,是吧?整天嚷着要整顿吏治,好!今天就先整治整治你,教教尔什么是君君臣臣!”灵帝命侍卫立即把曹操拖出去就在宗庙外打,让大家看看无礼犯上目无宗庙社稷的下场。


曹操被侍卫夹出去,当着众同僚的面受棒刑。棍断其骨,骨裂其声,声声铮铮,铿锵有力!


受完刑的曹操又被拖上来,灵帝问他可有领悟,曹操伏地不起,泣曰:“为臣知罪!”


曹操这个年是躺在床上过的,来莺儿衣不解带奉汤送药,劝慰他不适宜做官,不如辞官归隐。二月天气,奇冷。愁云惨淡,黑云压顶,十里悲怆,千里皑皑。但此时曹操的心里更冷,他在冷冷的床上看着窗外冷冷的雪,泣下决心归隐山岭,做一个江村钓雪的渔叟。他强忍起来旋泪凝墨,伏案写他的辞呈:“……操无大德,亦无权谋,故上逆其言,下负其众,乞吾皇垂怜,放逐于林……”


曹操写完含泪掩卷,战战兢兢地起身准备去他的治所交待一下,放下辞呈好转交圣上。下人给他备好马车,便搀着他出来。


他刚出门就见一个猥琐男子蜷蹲在雪地里,哈手耸肩。这人一见曹操出来忙上前哈腰施礼,刖脸猴腮,嬉皮笑脸,一副小人德行。下人对曹操说这个人来了很久了,说要见他,但是此类小人怎么能说见就见呢?


曹操心中本甚是抑郁,所以也就拂袖不理。哪知这人忙上前来阻住曹操,说:“小人有绝密相报,请大人容小的入府详秉。”


曹操凝视了这人一会儿,确实是个小人。曹操这个人和其他以君子自居的官员不一样,这些官员是重君子轻小人,但曹操从不轻视这些小人。经曹操询问,此人名叫唐周。曹操说:“那就请进听茶,待吾递了辞呈之后再谈,何如?”唐周一听大惊:“大人要辞官?!”曹操拿出辞呈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唐周色凝,急切地说:“大人可不能辞官呐!若辞,谈之无意。”


曹操奸诈,实非虚言。曹操故意在他面前说这番话就是要套唐周,看唐周要谈之事是否与朝廷政事有关。若无关,此等小人理他作甚?


曹操以宾客之礼礼遇唐周。唐周谄媚地笑道:“小人平生最仰慕大人了,因为大人做事从不亏待下人。任人不分亲疏贵贱,唯才是举……”


曹操微然笑道:“有什么就直说吧,我喜欢真小人,讨厌伪君子。”


“是是是!大人英明。我记得大人五年前曾经上疏圣上取缔太平道……”


“怎么?”曹操马上意识到,可能有什么事发生。曹操见唐周吞吞吐吐,知道他必有所图,便笑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对曹某说。”


哪知这个小人不要金银,也不要美女,更不想当官,反而要送曹操一件礼物,但是要曹操务必收下。曹操问:“何物?”唐周笑道:“非物也!”曹操甚是疑惑。唐周起身拜曰:“小人有一女,年方二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今待字闺中,尚未婚嫁,望大人不弃,纳为小妾?”


曹操捋须迟疑着。曹操对吃不讲究,对穿也不讲究,不过对女人嘛,他却不马虎。看看唐周这熊样儿,能生出什么好女儿?天天对着恐龙怎吃得下饭?曹操在堂中来回踱步徘徊,久久不语。也许有人觉得甚是好笑,这至于吗?先答应唐周纳其女为妾,就算此女子实在不堪,甚至是个钟无艳、夜叉又怎样?大不了冷落她,不理她,每天赏她三顿饭罢了。但曹操不会这样做,这也是他和别的王孙公子又一不同之处。其实做曹操的女人很幸福,即使是盲婚哑嫁的政治婚姻,没有半点的感情基础,他也会对你很好很好。他的一句承诺就是一生一世。


曹操思之再三,左右权衡利弊,最后还是欣然应承了这门婚事。唐周说他女儿就在附近的客栈里,他马上去把她接过来。


唐周走后,曹操思前想后,觉得这件事甚为蹊跷。一会儿,来莺儿就掀帘出来,看样子,她已经知道了刚才的事,醋意横流,语带讥锋,怨曹操怎能答应纳一个下等女子为妾呢?


曹操怫然起身:“什么叫下等女子,汝又是几等?”来莺儿的醋言酸语惹恼了颇为心烦的曹操。“尔等无知妇人岂知山雨欲来矣!吾意已决,汝休要多言!须臾他们就到,切勿失礼,还不速速退下!”


唉!作为强势男人的女人有时又特别无奈,来莺儿只得饮泪退避。


曹操心中已意识到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时他反倒沉静下来。他叫婢女重新沏了一壶好茶,然后静静地躺在椅子上,气定神闲,什么也不想。这才是真正男人气魄——泰山崩于前色不改,兵临城下仍能酣睡。曹操已做好准备,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不多时,唐周果然带一女子前来。曹操闻声抬眼庭外,见一碧衣翠裳女子,身段高挑,似青云之出岫,过于梅庭深处,踏雪而来。


近态仙子冷如雪蕊,清姿秀态,冷月寒梅。不颦不妖,颖质脱俗。远山青黛柳,秋水波为神。额鼻皙凝脂,红梅点绛唇。韶鬓鬘发披肩,如织如绸,明眸清冷,有青丝垂边。削肩秀项,心字罗衣,胸肤胜雪,琼肢持鸾剑,临风莲衣素裹婵娟,青带束楚腰,娈姿曲线,匀挺有致。无半点脂粉之香,却有幽幽冷香袭来。


唐周见曹操惊异,便笑道:“这就是小女冰儿。”转而对此女子说:“还不拜见大人?”


“冰儿,拜见大人。”冰儿依然冷若冰霜。


曹操见她持剑,便问:“女子有德有从,汝不拈针黹,仗剑何为?”


唐周忙近言:“小女自幼丧母,无人管教,小人又常不在家,故请人授以剑舞,一可防身,二可学艺。”


“噢?!”曹操对此女更是另眼。“汝会剑舞?为吾起舞一段,何如?”


冰儿转身来至庭外,弹剑旋舞:剑步轻盈,张弛有度,时而高亢,时而低昂。娉婷处子,翩若惊鸿,宛若游龙。曹操心中不禁惊艳:“真东家子也!”不过心中又甚是奇怪:“怎么天下还有等剑术?”


冰儿的剑舞很奇怪,不像平日里看到的那些剑客的剑式,剑气如虹,似灵蛇,似长风。冰儿的剑招很怪,杂乱无章且愈来愈快,剑气风雪漩澴,卷起千堆雪,乱舞长空,冰儿魅影穿梭其间。哇!好美!!!雪花漫天。不!不是雪花,不知道是什么花。好美!漫天层层压枝的小花落英缤纷!


曹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一朵轻轻飘落曹操面前,曹操用手承接一看,果然是“花”。晶莹素白,冷心寒蕊,花分五瓣,瓣似扇面,入手即化,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曹操不禁上前,唐周拦住他,曹操不解。只见一小狗从庭中穿过……“嗷!嗷!嗷!……”即倒在漫天花地中。曹操大惊,汗颜。唐周笑道:“大人勿惊,此乃小女的杀技‘乱舞飞花’。”曹操心中暗叹:“果然世间美丽的事物都是危险的!”


舞毕,归盟。唐周向曹操详报,冀州钜鹿有人张角,早年进士不第,失意归林,后得一《太平经》苦修黄老之道,对谶纬之学,民间医、巫之术颇有研究,今已修得九重,鹤发童颜,声如稚子。早在建宁年间,他就带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在冀州布道,传授教义,至熹平年间他的弟子徒众已具规模,便开山创立太平道。张角据《太平经》:“众星亿亿,不若一日之明也;柱天群行之言,不若国一贤良也”,自称大贤良师,持九节杖在民间以符水、咒语为人治病为幌子,到处宣传反朝廷教义。到如今仅十余年间太平道势力已遍布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徒众达数十万人,分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每方设一渠帅。张角见时机已经成熟,便宣扬“顺五行”,选定于甲子年甲子日,即本年三月五日举行大起义,发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谶语,行动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他叫渠帅马元义通知荆州、杨州的信徒数万人到邺城集中,并到京城洛阳联络宫中宦官中常侍封胥、徐奉做内应,三月五日里应外合,一道推翻大汉。


曹操听罢,呆滞良久,长叹一声:“唉!当初司徒杨赐上疏吾皇诛杀太平道渠帅,吾皇小觑,尔后吾谏,圣上亦置若罔闻,今悔之未能死谏,晚矣!”


曹操立即带着唐周、冰儿乘车奔国舅何进府而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