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能臣 第一卷 黄巾起义 第一章 青春年少

lankenxiao 收藏 0 36
导读: 公元155年,东汉王朝已经到了桓灵二帝时期,此时的东汉王朝已经朝纲混乱到了极点,从桓帝刘志到大臣再到地方豪强都骄奢淫逸,挥霍无度。官员们贪腐成风,与地方豪强勾结,而各地豪强又纷纷笼络地方势力开始兼并土地,豪强地主势力迅速膨胀扩张,广大农民丧失土地之后,多数沦为豪强地主的依附农民。他们除了交纳各种高额地租和服徭役之外,人身自由也受地主支配,如充当家丁等,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人民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自古天道循环,阴阳交替,随着天空帝星的衰弱,一颗崭新的巨星将照亮东汉以后的天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元155年,东汉王朝已经到了桓灵二帝时期,此时的东汉王朝已经朝纲混乱到了极点,从桓帝刘志到大臣再到地方豪强都骄奢淫逸,挥霍无度。官员们贪腐成风,与地方豪强勾结,而各地豪强又纷纷笼络地方势力开始兼并土地,豪强地主势力迅速膨胀扩张,广大农民丧失土地之后,多数沦为豪强地主的依附农民。他们除了交纳各种高额地租和服徭役之外,人身自由也受地主支配,如充当家丁等,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人民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自古天道循环,阴阳交替,随着天空帝星的衰弱,一颗崭新的巨星将照亮东汉以后的天空。


在沛国谯郡,即今天的安徽亳县,有一个显赫的官宦家庭,主人姓曹,名嵩,字巨高。此人本姓夏侯氏,本也是名门大族之后,只因家族衰败,将田地卖了,又不会务农,连依附农民都当不上,只好沿街乞讨,后被当朝最红的太监中常侍曹腾收为养子,自此改姓曹,就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这一日,曹嵩之妻,临盆在即。突然狂风大作,日月无光,白天如同黑昼,听人说有人看见紫薇星之光照进曹府,之后诞下一子,取名为操,字孟德。又因相传是紫薇星转世,天象祥瑞,又取名吉利。


吉利几年后便成了令曹嵩最为头痛的人物,经常出去惹祸,很不好管教。整天和袁家的公子袁绍,还有几个公子哥在一起,出去斗鸡走狗不务正业。但每每曹嵩要教训他的时候,总会被他巧妙地蒙混过关。


这天,又有人找上门来说吉利和袁家公子本初把人家的新娘偷走了。


这件事确实是吉利和袁绍他俩干的。他俩去参加别人的婚礼,两人耍着无聊,吉利便突发奇想:“拜堂时要是新娘不见了,那才热闹呐。”于是吉利就与袁绍商量把新娘子偷出来。这两个小孩子就悄悄地溜进新娘的房间,把新娘子哄了出来,之后被人发现了,他俩就逃跑,直跑到一堵墙角,无路可逃了。吉利看到墙上有个狗洞,就对袁绍说:“本初,这里有个狗洞,你先钻过去吧。”袁绍说:“好,你真够哥们儿。”便当仁不让地钻过去,正钻到一半卡在里面了。这时吉利大叫起来:“来人哪!快来人哪!这就是偷新娘的贼!”


就这样袁绍被逮着了。袁绍供出吉利来,所以就闹到曹家。曹嵩闻之大怒,要家法处置吉利,可吉利一点也不害怕,义正词严地说:“我是捉贼的,怎么反倒受罚?”


正如他所说的,大家看到的也是这样,是吉利抓到的本初。问新娘呢,新娘说她一直盖着头巾,看不到人,只认得牵她走的那只胖乎乎的小手,这手正是袁绍的。反正怎么说好像这事和吉利都没什么关系,再者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偷走新娘也没什么,对方也就不了了之了。


曹嵩万分抱歉地送走新人双方的人后,吉利的叔父便对曹嵩说:“这事儿是谁干的,汝应该心里有数吧。这孩子应该好好管教管教了。”


吉利在旁边一听便把这事儿记在了心里。一天,他和几个孩子扔泥球掷别人的墙,被他叔父看见了,眼看又要被教训一顿。他突然倒在地上抽起风来,表情很痛苦,连白沫都吐出来了。他叔父一看连忙抱起他,送他回家休息。之后他叔父碰到曹嵩,便神情紧张地说:“吉利今天中风了,汝快回去看看吧。”曹嵩一听赶紧回去。一回家就看到吉利正活蹦乱跳地在院子里玩呢。曹嵩便关切地问吉利:“你叔说你中风了,怎么还出来跑,怎么样?好点了吗?”吉利惊奇地说:“没啊,我一直好好的。”曹嵩很奇怪,问:“可是你叔说你病得很厉害呀?!”吉利低垂着头说:“都是孩儿不好,自小不讨叔父的喜欢,所以……”


自此之后,他叔父再对曹嵩说什么吉利的不是,曹嵩也只当是耳旁风。


八年之后,吉利已经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自小在外狩猎跑马浪荡惯了的吉利,弓马已经非常娴熟了。这天早上,曹嵩给他带回来一个人,这人被绳子绑着,说是奴隶。曹嵩给吉利一把剑,叫吉利把他杀了。吉利虽说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放荡不羁,但只能算那种小错不断,大错不犯的“问题少年”,杀人,他还从来没干过。


吉利迟疑地从曹嵩手里拿过剑,转过身来望着奴隶惊恐的眼睛,手开始发起抖来。曹嵩吼道:“抖什么?!如此没用,怎成大器?!”


吉利看着奴隶恐惧的眼神,确实下不了手,他呆呆地站在校场上。吉利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今天这个奴隶是必死无疑的,而且自己迟早也要过这一关,不如就给这个奴隶一个痛快。于是,吉利一睁眼便提剑飞奔过去,从奴隶身旁掠过,收剑入鞘,奴隶低头而亡。吉利看过一本人体经络的书,只要一剑切断人颈后的神经,死亡是没有痛苦的。


曹嵩拊掌大喜,拿出笄冠给吉利戴上,欣慰地说:“我儿已成年了,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了!”


吉利冠带伟立在朝阳之下,望着东方初升的太阳,金色的背影后倒出长长的影子!


四年之后,即公元174年,吉利已年甫弱冠,虚岁二十的他已有了一些大将风度,并且才华横溢,此时已无人再敢叫他吉利了。曹嵩凭借着他的关系网,让吕伯奢推举曹操为孝廉,这就意味着曹操能做官了,他将开始仕途颠簸。之后他被调到京城洛阳做了侍郎。


这样一来曹操就有了和当今名士来往的机会,其中就包括儒学大家蔡邕等。


曹操长得不算高大威猛,也不玉树临风,但精通武略诗书的他别有一番气度。韬略已在他胸中燃烧,一个热血青年正等待着他的疆场,他能自由驰骋在官场吗?


曹操赴任侍郎,但仍耍心不改,洛阳青楼是他常去的地方,不过他也多了和一些政要人士认识的机会。


有一天,素有“知人名世”的太尉桥玄看到曹操(注意:太尉乔玄,睢阳人,卒于汉灵帝光和六年;二乔的父亲乔玄,庐江郡皖县人。二人毫不相干。),闲谈之中便谈到朝廷当下的一些弊病,问曹操有什么看法。曹操因为不谙世事,又年轻气盛,便长篇大论起来:“夫乱世用重典,即首恶必除,协从不问……”。乔玄听后觉得曹操胆识过人,见解独到,惭愧地说:“唉!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当今局势混乱,非你这样的人材不能够力挽狂澜!朝廷治乱以后就得靠你这样的年轻人了!”然后便拉着曹操去拜访主持“月旦评”的名士许子将,即许劭。许劭见了曹操,二话没说给了十个字的评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曹操听后哈哈大笑。


乔玄听了许劭的评语更觉曹操不是个凡人,突然对曹操说:“老身残病久矣!家有老妻幼女,吾去日无依,愿以妻儿相累,不知君肯否受累了吾挂念?”曹操一下惊呆了。


乔玄说这话时已是泪眼斑斑,屈身下拜,曹操忙扶起曰:“大人这是何话?大人身俊桢干,精神矍铄,实偶感小恙耳!不足为虑,不足为虑!”


可乔玄还是不起,眼泛泪光道:“玄,一生历位中外,以刚断称,不以王爵私亲。细数之,真无可托之人,还望君施以大恩,代为照顾妻儿。玄,幽冥不忘君之情谊。”


乔玄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情真意切,曹操只好应承。


这样乔玄就极力举荐曹操,把曹操的治乱主张写成奏本去见灵帝,灵帝看了说既然他有办法,那就让他试试,去管一管那些难管的皇亲贵族。于是就下旨让曹操就职洛阳北部尉,负责京畿北部的治安。


洛阳是东汉的都城,乃皇亲贵族聚居的地方,很难治理。接到任命的曹操年轻气盛,一心想要报效朝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这正好是他一展抱负的大好时机,便一到任就开始筹划他上任后的三把火。


他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立名,要让别人知道他是谁,就是要树立威信,因为这时还没有多少人认识曹操。于是他一到职就大张旗鼓,三令五申,先张榜申明禁令,然后严肃整饬法纪,再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上书:“有犯禁者,皆棒杀之。”


古代有宵禁制度,就是一入夜就不能再在街上行走,如果夜里出来就叫“犯禁”。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洛阳毕竟是这么多权贵居住的繁华地方,所以以前这个地方的官员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然曹操一上任就明发了禁令,但很快就有人犯禁了。此人是当下灵帝身边最为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因为喝醉了酒,在街上大吵大闹,被曹操手下的人抓了。曹操一听,“嘿!我三令五申,重复强调还有人犯禁,正好拿你开刀”!


曹操升堂,堂下犯禁者竟然不跪,旁边的文案一见是蹇图,忙对曹操说放了他。曹操说:“为什么呀?!”文案说这个人惹不起,把蹇图的情况给他说了,可曹操火冒三丈,立即升堂问询。


曹操说:“罪犯蹇图,我已发了禁令,你难道不知?”蹇图乜了曹操一眼说:“老子以前在这里横着走都没事,你是谁?管起我来了!”曹操笑了笑,说:“我就是这里的北部尉,现在这里我说了算。你可知道,犯禁者要受棒罚?”蹇图一听态度马上强硬起来,吼道:“你奶奶的,拿着鸡毛当令箭哪!你敢打我,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曹操站起来笑着说:“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来人!乱棒打死!”


曹操棒杀骞图后,这个事马上就传开了,可以说曹操这次动静是整大了的。因为曹操是按律处置,所以骞硕知道此事后也没什么可说,但祸根却种下了。


曹操这次处理骞图很顺利给了他很强的自信心,所以更鼓励了他严打的作风。


洛阳城中也人人知道曹操的名号,也知道他处世作风强硬,不畏强权不敢惹他,一时间还真让整个洛阳北部的治安一下子好了起来,犯禁闹事者几乎绝迹了。但后来有个王侯的儿子强抢民女,被曹操棒打了一顿。王侯不服闹到上面,曹操竟遭到上面的打压,收了他的五色大棒。为此事曹操又被他父亲曹嵩严厉斥责地训斥了一顿,训他不懂为官之道,命令他在家好好再读读老子的“无为”。


之后的曹操开始彷徨,对仕途很是失望,没了信心,对官场的黑暗很反感,所以经常出入青楼来遣散心中的郁闷。


青楼满座,镇日欢歌,只有窗外的风雨知道曹操要什么。香玉檀口,拂烟柳眉,昏迷了颜色,舞榭歌台即使是一场梦,又何必捅破。


当曹操沉沦于青楼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位青楼女子,叫来莺儿。这个来莺儿是洛阳的名妓,色艺俱佳,从十三岁起就过着“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日子。虽然来莺儿是娼妓,但她却精通琴棋诗书画,所以曹操很是喜欢她。在当时的社会,曹操的身份,对于来莺儿来说他们只能是买卖关系,来莺儿也只当曹操是个买笑的,但曹操却动了真感情。此时曹操已有了正室丁夫人,可那是政治婚姻,曹操对丁夫人没什么感情,而现在遇上了来莺儿,曹操以为真爱来了,便顶着所有人的反对甚至受到他父亲的笞挞,毅然决然地替来莺儿赎了身,更收为妾室。这就是后来的卞夫人,也就是后来的魏文帝曹丕和魏晋第一才子曹植的母亲。


自从来莺儿进了家门,曹操对她非常的好,简直是无微不至,可惜自幼生活在风月场中的来莺儿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心,她对曹操的感情就跟对其他男人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