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种武器----办公室生涯必备的七种心理武器

j178 收藏 1 164

转贴自己写的,算原创么?


七种武器

----办公室生涯必备的七种心理武器


(一)

作为一名刚从学校走上工作岗位的大学生,阿苏应该说是足够幸运的了。虽然说是一名学生党员,又混了个优秀毕业生的虚名,但是不管怎么样,能够到如此高层次又待遇优厚的高级机关工作,可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噢。反正他是下定决心,准备咬紧牙关,夹着尾巴做人----谁都是老师前辈大哥大爷,给谁都赔笑脸,唾了左脸再伸过去右脸。

同一个办公室的没有几个人,也好,人少麻烦少。常驻的就一位阿珠,五十来岁的老大娘,一脸长辈的慈祥,家长里短的关心得很,一感动,阿苏当下就把心窝给掏了。还有一位田仲光主任,不大在办公室,整天忙于大事,难得一见的很。也许惟其难得,所以见了阿苏脸上总是阴晴不定,哼哼哈哈的似笑非笑。田仲光不动声色的,却是管着办公室各色人等的头儿,是阿苏日常工作中打交道的最大的官儿。马屁圣经曰:谁大听谁的。最大的官儿套不上磁,这让阿苏很是着急,也自责得很、惭愧得很。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不行,一定得拍上!作为刚出道的新人,阿苏自问有的不就是满把的力气和冲劲吗,---还有就是:“年轻人犯错,上帝也原谅。”这“错”当然也包括拍马屁的方式错和角度错。于是阿苏每天早上不管田仲光主任在不在上班都给他擦好台子泡好水。终于有一天上帝不但原谅而且感动了。这天早上田仲光主动给了阿苏一个似笑非笑的笑脸。所谓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田仲光虽然没有再笑,但这唯一的一笑已经给了阿苏莫大的勇气。于是腆着脸就上了。---就象马路求爱的那一套:要么您甭给笑脸,给了笑脸就是默许、鼓励以及一切可能的暗示。于是阿苏拿出自己最动人的诚恳来,动员脸上所有的表情,“田科长,我刚出校门,什么都不懂,请您多多帮助啊。”“哼哼,好说好说。”“反正我是跟定您了。真希望能拜您为老师,好好地跟您学习。”“哈哈…”从此两人才算正式认识了。

只要持之以恒地拍马,就能拍融世界上最大的冰山。泰坦尼克号就是没有做到这点所以一头撞在冰山上,船毁人亡。

别想歪了。我说的第一种武器,不是拍马。而是执着。

(二)

相处的时间长了,阿苏发现田仲光不大看得起阿珠。残酷地说,或者客观地说,简直就是大大地看不起。而每一次阿苏和阿珠交心交得正火热的时候,田仲光总是(!)及时地进来然后就是不间断地作出指示。当然都是很重要的指示,涉及很重要的工作。于是阿苏就放下话题,拔腿干活。时间长了阿苏就慢慢琢磨出一点门道出来了。那时莎士比亚的一句台词:“哈姆雷特,你把你的父亲给大大地得罪了。”---“你也把我的父亲给大大地得罪了!”而田仲光的一句话简直比莎士比亚的台词更加意义隽永,更加给阿苏以无穷的回味:“阿苏啊,要少说话,多干活。年轻人嘛,哈哈…”于是阿苏知道了要和阿珠少说话,要为田仲光多干活。

不过,我说的第二种武器,并不是简单地叫埋头干活。它的名字其实叫平衡。

(三)

清净的日子没有过上几天,就被打破了。容易得就象打破了一只玻璃杯---不,简直容易得就象打破了一只生鸡蛋。更加准确地说,是象打破了一只装着生鸡蛋的玻璃杯:一塌糊涂,却又割得人疼。

办公室又新来了一位领导,比阿苏大不了几岁,可以说是很年轻的小规模领导吧。小领导据说红得很,所以小眼球就白得很;三角形的眼睛总是骨碌碌地快速轮回,表明眼睛的主人善于观颜察色和揣摩上意,却总是努力对下属射出威严的光来;极矮的鼻子正衬托了工作水平的极高;尖尖的颊骨让你不由自主地要避退三舍;只有极薄至几乎看不见的嘴唇暴露了为人的不厚道,表示“厚”字在其字典中是基本上看不见的。

只用了没几天阿苏就懂得了和这位小规模领导---大名姑且就敬称为苟不理吧---的相处之道,那就是认认真真地把份内的工作做好。也就是说,得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同时方便的话,也把苟不理份内的工作做好---并且必须得“方便”。这一方便把可怜的阿苏累得苦不堪言。

不过还好,没有几天又来了一位大学生宋无敌。

有一句老话意思是说幸福由两个人分享就会增加一倍,不幸由两个人分享就会减少一半。但是老话之所以是老话,就是因为有时候它并不完全正确。对于阿苏和宋无敌来说,这句老话似乎正好应该颠倒一下。因为他们两人都为苟不理先生服务,所以苟不理先生就有了更加多的时间来说他们的坏话。这一个事实让两位可怜的难兄难弟愤怒而又无奈。终于有一天宋无敌对阿苏说:“苟不理这刚比样真不是东西。”阿苏来上海久矣,耳濡目染也能知道在词汇颇为丰富的沪语里面“刚比样”三字似乎并不是对一个人的优良评价。阿苏对宋无敌不禁大起知己之感。在苟不理这样的英雄面前,他俩当然只能扮演狗熊的角色了。于是忽然地两人都觉得有些狗熊惜狗熊了。

好象有一句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这个理论简单和武断了一些,从逻辑学的角度也颇有一些值得商榷的余地,但是对苟不理的敌视确实令阿苏和宋无敌的友谊迅速地升温。渐渐地他们发现,团结,确实就是力量。因为他们确实有了更加多的力量来克制和隐藏对苟不理的敌意,有了更多的力气来为苟不理干活。

因此我们必须相信,友谊具有伟大的力量。

不过第三种武器,不是敌意,而是友谊。

(四)

田仲光中年得志,事业有成。身高虽逊穆铁柱,生猛敢比邓亚萍,英俊不让武大郎,风流更胜西门庆。公平地说,他并不是什么花花公子。因为岁月无敌,早已经不是公子矣。最多也只是一个花仙子什么的。至于花到的往往不大象仙子,善良的人们大致可以理解为是由于后工业时代人类对非可再生资源的破坏性生产活动导致的大气污染影响到了天堂,乃至新一代的仙子们往往都长了一张魔鬼的面孔和凡人的身材。---真的应该承认,环境污染确实是害人不浅哪!

经管如此,有一天找不到田仲光的时候,苟不理还是很没有爱心地忍不住说道,田仲光最喜欢往女孩子堆里钻,哪里有女孩子,田仲光就在哪里。

听到如此诋毁领导的话,阿苏和宋无敌无声地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除了看到同意之外,还看到了敬佩:好小子,到底是精英人物,连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讲。这哥俩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同时还有愤怒:所谓君忧臣辱,君辱臣死。敢这么侮辱我们的领导,俺们跟您拼了。

于是两个人都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各自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音乐家说过团结就是力量。这是老歌。时髦的有广告人说过(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力量。阿苏和宋无敌既团结又沉默,所以两类最伟大艺术的操作者们的格言给他们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不过,沉默并不意味着原谅,更不意味着忘却。前人就曾经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阿苏和宋无敌们既然不想灭亡,就得爆发。

做人要忠诚老实。于是他们找机会把苟不理的话源源本本地汇报给了田仲光,痛快得仿佛从打磨得很光滑的竹筒里倒出油里浸了一天的豆子。当然同时也表示了他们对苟不理的话持不赞同态度和极大愤慨的心情。田仲光似笑非笑、如嗔如怨的表情让两个刚出校门却又雄心勃勃的傻小子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否正确。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了。那就是:可爱的苟不理似乎、可能、也许、大概会发生那么一点点的小麻烦了。

要告诉大家的第四种武器,并不是打小报告。在所有的字典里这种武器不叫这个名字,它的学名叫诚实。

(五)

后来苟不理走了。

那是一个雨天,一个春雨如油连绵不绝的雨天。也许是上天也哭泣了吧。

他悄悄地走了,正如他嚷嚷地来;挥一挥衣袖,中了一个头彩。

阿苏不禁想起了苟不理曾经理过一个可爱之极的发型---很抱歉,因为不但笔者叫不出该发型的名字,也没有听到谁叫出来过。---嗯,就是那种:好象春天的初蕾般稚嫩地吐出新芽;仿佛夏天的荷花一枝独秀地出污泥而不染;又如秋天的丰收压弯了枝头;更似严冬的红梅傲然绽放。问题在于,一年四季的景象全集中到同一个脑袋上去了。这样的头型---姑且命名之为“365天”头吧,只有中学里的地理老师会熟悉并喜欢,本单位的人们在地理方面的素养不是很够,所以并不能做到熟视无睹和见怪不怪,纷纷请教道:呦,苟不理啊,这是不是今年最流行(或者“将流行”)的发型啊?苟不理总是很谦虚地说,不是的,是被理发师理坏了。

苟不理离开了,阿苏和宋无敌们不禁蛮想念他的“365天型头”,也就象歌中所唱的,“想你的365天”。所以偶然再遇见苟不理,虽然阿苏和宋无敌做不到和苟不理有说有笑,亲热如一家人,但是他们总是会尽量做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会忍住不当着苟不理的面笑出声来。

这里要说的第五种武器不是刻薄,是宽容。

(六)

但是奇怪得很,虽然苟不理走了,不过田仲光并没有论功行赏的意思。莫非是打算狡兔死,走狗烹?阿苏真想提醒一下领导:嘿,哥们儿,别忘了狡兔可是三窟哦,说不定哪天还会用到咱们忠狗忠犬呐。想来领导心中自有一笔帐吧。阿苏只是忍不住心中有些许的纳闷。一日忽然明白---也即佛家所谓的顿悟:一切都成空,那还只是黑豹乐队的那什么歌里面的一句歌词的境界而已,要达到“无空”、“无无空”,才算略窥大道之门径呢。也许笔者还是讲得太含蓄了,那么,就给暗示一点提示,想一想莎士比亚的另外一句台词吧:“噢,罗密欧,为什么偏偏是你,罗密欧?!”还是不明白的话,那就只有明说了:为什么告刁状要捡这方面的内容?世界这么大,刁状那么多,干吗非挑令领导尴尬脸红的事情说?领导已经日理万机了,不给领导分忧,存心给领导找不痛快不是?

不过,不管怎么样,阿苏和宋无敌的精神还是应该肯定的嘛。年轻人么,关键是要肯钻。

当然,千万别误会了,我说的第六种武器,不是钻营,是钻研,或者叫向上。

(七)

不管怎么样,走了一个苟不理,也许还会再来一个蔡包,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货色。而田仲光和金庸的小说《笑傲江湖》中的采花大盗田伯光也不是伯仲兄弟,所以善良的人们也不要指望他也会引刀自宫、改名为“不可不戒”。无论如何,大家的日子还是一样得老老实实地过下去,仿佛钟摆的运动,上去了,终究还是会下来,下来了,也总是会有上去的时候。而毛头小卒们也必然会从混沌到开天辟地,历经五千年的纷杂忙乱,渐渐成熟起来。办公室的事情么,大约都是这样一代代薪火相传、一遍遍各自演绎的罢。好了伤疤,自然就得把痛忘了。记着干什么呢?你已走过了,也痛过了,该轮到下一届的毛小子们去承受了。

所以说,第七种武器,也是最重要的一种武器,就是乐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