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二十五章 女鬼秋香

天目飞龙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邀月亭中郎情深深、妾意绵绵,静湖水上琴瑟和谐、花好月圆,就连冬夜的凉风中都含着一股浓浓的喜气,吹在脸上显得格外撩人。 龙天搂着怀中的钱艳薇,两人对月抒怀,对水窃语,邀月亭中时常传出微微娇喘,那是龙天在轻轻地抚摸着被琴韵上了身的钱艳薇,两人今晚都变换了身份和角色,一个是誉满江海的风流才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邀月亭中郎情深深、妾意绵绵,静湖水上琴瑟和谐、花好月圆,就连冬夜的凉风中都含着一股浓浓的喜气,吹在脸上显得格外撩人。


龙天搂着怀中的钱艳薇,两人对月抒怀,对水窃语,邀月亭中时常传出微微娇喘,那是龙天在轻轻地抚摸着被琴韵上了身的钱艳薇,两人今晚都变换了身份和角色,一个是誉满江海的风流才子,一个是风华绝代的江州名妓,龙天今晚所做的一切其实是在还债、在补偿,偿还先祖龙俊飞对琴韵所欠下的情债,补偿龙天自己对钱艳薇欠下的恋恋深情。


看着邀月亭中这一对神仙眷侣,林苇的心情非常复杂,再看旁边的白云,她把手放在了嘴里,牙齿在用力地咬着,一点儿也没有疼痛的感觉,眼眶中的泪水在频频地打转,她在为琴韵的故事所感动,也在为自己不能成为亭子里的另一半而感到伤心,她感觉到了心酸和心痛,缓缓地站起身,朝着山庄大门走了出去,林苇则在后面紧紧追赶,她理解白云此时的心境,所以尽管她的心情也不好,但她觉得此时的白云更需要安慰。


现在整个静湖是属于龙天和钱艳薇的,确切地说是属于龙俊飞和琴韵的,钱艳薇的整个身心都已经不属于她自己的了,而龙天还在继续扮演他的祖先,不过由于真实地触摸到了钱艳薇,他的心里暖乎乎的,从内心情感来说,他还是爱着钱艳薇的。


就在二人卿卿我我,恩恩爱爱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白云和林苇已经悄悄地离开了龙胄山庄,更没有注意到此时在他们的身边又多出了一个人,这个人也是一袭连衣长裙,身材略显小巧,瓜子脸,脸上抹着淡淡的脂粉,长发一直垂到了腰间,有些零乱,手上戴着一只碧绿的手镯,两只小巧玲珑的玉制耳环在随风轻轻地摇荡着,她静悄悄地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一直矗立在亭子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激情相拥的龙天和钱艳薇二人,眼中微微透着一股无名的火气。


对于周围的变化,连一向机警的龙天都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只顾听着怀中的琴韵在滔滔不绝地倾诉着几百年来所受的苦难,倾诉着她对恋人百般的思念和万般的离愁,还有替她抹去一把喜极而泣的泪水。


“小姐,你上此人的当了,他根本就不是龙俊飞”,看着琴韵身边有如逢场作戏一般的龙天,旁边的女人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突然间飞身上前,猛地拍了一下钱艳薇的肩膀。


随着她这用力的一拍,钱艳薇突然间颤抖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软软地瘫在了龙天的怀中,瞬间,琴韵的影子从她的身上站了起来,还沉浸在情山欲海中的二人,被这突然间的变化都惊呆了。


“你是谁?”,片刻惊吓之后,龙天怒喝一声,要不是怀里躺着昏迷的钱艳薇,龙天真恨不得上前扇这小女人一个耳光,两人正处于郎情妾意之中,却没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女人给彻底扰乱了情绪。


“秋香,你,你何要这样对待相公?”,琴韵楞了一会儿之后,走到了小女人的面前,轻轻地拉起了她的手。


一听“秋香”两个字,龙天突然间想起林苇曾经提到过这个熟悉的名字,初时他还以为是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女主角呢,不过再追问的时候林苇脸色一变,怎么也不肯往下细说了,真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就是“秋香”,长得虽然不如巩俐有风韵,但也还算是个标致的小女人,年纪看起来二十出头,不过眉宇间似乎有一股黑黑的煞气,再配以喷火似的目光,看起来凶巴巴的,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做个丫环还差不多,不过从穿着打扮上看起来的确象是古代的丫环。


“小姐,我看你是想那个负心汉想疯了吧,连真假都不辨了,你看看他,哪象是个江海第一才子的样子啊,除了相貌酷似之外,他根本和龙俊飞无法相比,刚才你们在亭中的话我都听见了,还有这个野小子出言轻薄,手脚轻浮,他根本就是在调戏小姐您啊”,秋香的手指着龙天,声声地劝导琴韵,伶牙俐齿,满脸都是怒气,估计要不是琴韵在场,她要出手修理龙天了。


龙天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但搅和了这场“破镜重圆”的爱情戏,连自己的身份都被她给轻而易举地揭穿了,他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一边搂住昏迷不醒的钱艳薇,一边在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处理眼前的复杂局面,同时也不忘观察一下琴韵的反应。


“秋香,怕是你对相公误解太深,故而弄错了吧,他的确是天翔,你看他嘴角的黑痣,我记得很清楚,位置丝毫不差,还有他的款款深情,正是相公的性情啊,怎么会不是天翔呢?”,琴韵的回答非常肯定,她还是不愿承认龙天是“赝品”的事实,对于秋香的话,她丝毫不肯相信。


“哼,真与假,一试便知”,秋香忽然间解下了手上的碧玉手镯,递到了龙天的面前,板着脸孔对着龙天问道:“你说你是龙俊飞,好,那我问你,你可认识此镯吗?它是何时何地由何人转送给小姐的?说不出来,你就是假的”。


“这个。。。。。。”,龙天一时语塞,他怎么可能知道龙俊飞的事情呢?即使是瞎猜也没办法猜得这么详尽啊。


“好啊,连这个都不知,你还敢说你是龙俊飞”,秋香的脸上突然间怒气冲天,她伸出了手,猛然间指甲长出了近两寸,朝着龙天快速地伸了过来。


龙天根本来不及防备,秋香的出手太快了,眨眼间他就感觉脖子被一根无形的绳索勒住了,连气也透不过来,双手一松,钱艳薇活生生地掉落在了地上,他的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脸上涨得通红,胸腔里憋得异常难受,眼前不停地冒着金星,他已经快要窒息了。


“秋香,住手”,琴韵忽然间跑了过来,衣袖一挥,挡开了秋香的爪子。


龙天只觉得颈部一松,深深地吐了一口闷气,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湿湿的,用手一抹,手上都是白沫,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手一直捂着胸口,趴在石桌上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小姐,你。。。。。。”,秋香似乎被琴韵的举动给气坏了,她快速地跑出了亭子,在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背朝着琴韵,独自一个人在生着闷气。


看见秋香生气地跑开了,琴韵接连喊了几声,都不见她回应,她叹了口气,走到了龙天的身边,她伸出手去,想替趴着的龙天拍拍后背,可惜一次次地拍空了,她连自己都忘记了人鬼是不可能有身体触及的。


“相公,你不要紧吧?”,琴韵看着龙天这副难受的样子,心里面非常心疼,即便是龙天答不出秋香的问题,但是琴韵仍然还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恋人龙俊飞。


“不要紧,咳,咳,咳,不要紧”,龙天又咳嗽了几声之后,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应了一句。


刚刚秋香的出手速度很快,而且不见她的手掐在龙天的脖子上,但龙天却还是产生了窒息的感觉,竟然连白沫都吐出来了,龙天在喘息的时候,想到了那个卧虎山PK之夜,他一个人独自对抗十几个痦子,在关键时刻,从纪念碑顶飞下一个黑影,出手的速度也是非常快,更重要的是那十几个被黑影“打”过的痦子也和现在的龙天一样,捂着脖子口吐白沫,龙天突然觉得秋香就是那晚在卧虎山救自己性命的鬼,象,太象了。


除了林苇和琴韵,现在龙天的身边又出现了一只叫“秋香”的女鬼,而且看起来相当凶猛,令龙天有些心慌意乱,不过看她叫琴韵“小姐”,而且一副古代丫环的打扮,龙天相信秋香应该是陪着琴韵一同到静安守候的丫环。琴韵在生前不是一个人独自到静安来的,这一点当时那个姓蒋的老花匠也提起过,按照他的说法,琴韵的身边的确带着一个丫环,看来就是秋香了,不过当琴韵死后,关于丫环秋香的去向就没有人知道了,从今晚的情形来看,秋香对琴韵还是非常忠心的,处处在为琴韵着想,其心可嘉,渐渐地龙天已经不怪罪她刚刚的无礼举动了。


“相公,你不要怪罪于她,她和奴家一样,都是苦命的怨鬼,要不是她,琴韵还不知道相公已经来静安了呢,还有相公那次受歹人围殴,也是为秋香所救,再有秋香还曾救过相公一命,在相公的居室中,相公你还记得吗?”,琴韵看着龙天沉默不语,以为龙天在怪罪秋香,连忙上前为秋香开脱。


琴韵的话又证实了龙天的猜测,卧虎山上替自己解围的真的是秋香,还有琴韵所说的在房中救自己的事情,不就是“10。27袭警案”吗?当时龙天被一股平地而起的阴风推向了一边,才及时地躲开了金彪的子弹,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从那时起,龙天就一直在怀疑那阵救自己性命的阴风是一只鬼刮起来的,想不到今晚从琴韵的口中又一次得到了证实。


此时龙天已经解开了更多的谜团,心里面对秋香感激涕零,哪有敢怪罪的意思,感谢还来不及呢,他看了看琴韵,又望着远处正在独自生着闷气的秋香,然后把地上的钱艳薇扶到了凉亭的长廊上,让她背靠着亭柱,等待钱艳薇慢慢苏醒过来。


“娘子,你先稍候,我去找秋香赔礼道谢”,龙天准备找秋香谈谈,进一步证实自己心中剩余的推测,他对着琴韵笑了笑,然后快步走出了邀月亭,走到了秋香的身边。


秋香还在生气,她感到很委屈,一心替琴韵考虑,却不料琴韵并不领情,还要继续认那个毛手毛脚的“赝品”作相公,看到龙天那副“色眯眯”的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面正生着龙天的气呢,没想到龙天已经向她走过来了。


“秋香,你没有错,但我也没有错”,龙天走到了秋香的跟前,非常平静地说道。


“你。。。。。。”,秋香再一次被龙天的话给气晕了,什么叫你没错我也没错?假冒龙俊飞对琴韵“调戏非礼”,竟然厚颜无耻地说自己没有错,也难怪秋香的火气会更大了,大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没错,是因为我的确不是龙俊飞,我叫龙天,是龙俊飞的后人,因为我们长得相象,所以你家小姐把我当成了先祖;我没错,是因为看到你家小姐相思成疾,甚至有相思成疯的倾向,所以我才会假装龙俊飞,与你家小姐相会,我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想挽救你家小姐,再说了,你可以想想,她是鬼,我是人,我们能在一起吗?在一起能有结果吗?如果说我出言轻薄,出手轻佻的话,我轻薄轻佻的是小薇,而不是你家小姐的身体,小薇是我的恋人,恋人之间言行暧昧一些,有何不可呢?”,龙天开始谆谆引导,试图让秋香相信他的诚意,因为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过龙天在抚摸钱艳薇的时候,脑子里的确有一股子邪念,他不经意间把钱艳薇当成了琴韵,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面对一个如花似玉般的美女,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要是心里没有一点鬼,那才是不正常的,除非是象钱万胜这样的“E。D”患者了。


龙天的话说得很轻,但句句在理,秋香跟着琴韵的时间也不短了,也属于有才有德的女子,她沉吟了片刻,又看了看亭子里正向这边张望的琴韵之后,不得不点头称是,她在心里也认可了龙天的话。


“还有,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两次,刚才你家小姐都对我说过了,要不是你及时出手相救,相信我也和你们一样,已经是一只鬼了,哦,对了,还有,希望你能帮我隐瞒我不是龙俊飞这件事,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你家小姐因爱成疯,对不对?”,看到自己的话已经奏效了,龙天赶紧道谢,然后又不忘补充一句。


“秋香明白了,秋香救公子,并非图什么回报,只是因为我家小姐认定了公子你就是龙相公,所以秋香才会三番四次地跟着公子,刚刚还差点出手伤了公子,还请公子莫要怪罪秋香的无礼”,秋香轻轻地点了点头,眼中的那股怒气瞬间消散了,她缓缓地向龙天道了个“万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