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澎湖(四)

zy1973 收藏 5 1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URL] 2008年9月15日零点40分 台湾海锋岸导大队澎湖中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特种部队终于把我军的炮火等来了,先是一个齐射,短短一分钟内,几十枚火箭弹落到了敌人阵地上及周围。敌人哇哇叫着跑回去藏到掩体里去了。接下来,我军的火箭弹差不多是十秒一枚,十秒一枚的往下砸。炮击齐射过后,三个小组都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5日零点40分 台湾海锋岸导大队澎湖中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特种部队终于把我军的炮火等来了,先是一个齐射,短短一分钟内,几十枚火箭弹落到了敌人阵地上及周围。敌人哇哇叫着跑回去藏到掩体里去了。接下来,我军的火箭弹差不多是十秒一枚,十秒一枚的往下砸。炮击齐射过后,三个小组都爬起来用跑了,最先进入位置的是魏光明的北小组,他最近嘛!接着是东小组,西小组。高点上的人也没有闲着,榴弹小组把武器架上了高点,队长和通信员忙着架设便携式雷达、传感器等,再接上电脑,各小组成员的位置全都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三个小组围在敌人阵地一千米周围,等待炮击的结束。按照约定,炮击在又一次齐射后,变成了二十秒一枚,二十秒一枚的间隔,这是,各小组开始向前进,但速度很慢,还是要防备火箭弹伤者自己人。在指挥部给队长来了一个信号后,炮击停止了,等了一会儿,这最后一枚炮弹才落到地上。这枚炮弹一落地,队长给各个小组发出了前进的信号。各小组都是站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向敌人阵地冲击。二十秒,各小组前进了一百米。队长命令榴弹小组轰击敌人阵地一次,这可以给敌人造成暂时的迷惑,以为炮击还没有结束,但它爆炸力太小,次数多了敌人就会发现破绽,但我们就是要给各小组争取时间。又是二十秒,队伍前进到了距敌人八百米的地方,榴弹小组又轰击了一次。二十秒过去,部队前进到了距敌七百米处,队长命令榴弹小组对敌人阵地来了个连发,发射了六发榴弹。这一次至少可以为队员们争取到三十秒的时间。各小组前进到距敌五百五十米的地方,而这次,队长命令榴弹小组不要轰击,敌人会猜测,又会争取一定的时间。当我各小组前进到距敌四百米的地方的时候,从队长那里的警戒雷达上发现敌人阵地上有人出来了。北小组组长魏光明在接到队长信号后,一举手势,带头趴了下去。四百米,还是有点远,队伍不可能一直匍匐前进。在队长的指使下,各小组都是猫着腰慢慢前进。而这时敌人阵地上还乱作一团,收拾爆炸过后的烂摊子。敌人阵地上全是火光,敌人看外面黑暗处肯定看不清什么,我各小组虽然猫着腰但行进速度还是比较快。而我们的队员们都取下了夜视仪,敌人在火光的背景下,剪影非常清楚。

350米、300米,250米随着敌人阵地的临近,魏光明他们的脚步也越来越慢,腰也俯得更低。魏光明看见一个敌人端着枪,慢慢往林子外面走,他似乎看见了什么。200米了。目标越来越近,魏光明的心跳也加快了。他突然看见那个台军士兵举起了手中的T65自动步枪,“抵肩射击!”魏光明也举起了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

“砰”的一声枪响,魏光明还没有开火,狙击手先开火了,12.7毫米的弹头旋转着从一千五百米外飞来,巨大的力量把那个士兵猛的向后一推,跌入火中。

枪声就是命令,所有小组成员都开始射击,他们这个时候都不着急向前冲,而是平稳的向前走着推进,边走边射击。敌人在火光中非常明显,而敌人要在明亮的火光前看清黑暗处,那是相当的困难,惟一能暴露我战士位置的是那讨厌的枪口火焰。所以,我军战士在射击时必须不停移动位置。

“哒哒哒!”敌人的T75班用机枪响了,魏光明他们被机枪压住了,敌人有掩体。魏光明判断敌人机枪掩体方向,然后向队长求援,“北小组,一点钟方向,敌人机枪火力点。距离120米。”队长在收到魏光明的求援后,立即根据前方提供的数字判定敌人火力点位置,通知榴弹小组。“轰轰轰”,一阵爆炸响过,敌人的火力点哑了。魏光明小组成员们互相交替扫射掩护,压制敌人,乘机冲进了树林。一冲进了树林,队员们终于可以寻找掩护,更是如鱼得水。95式自动步枪和95式通用机枪不时喷出长长的火舌,密集的弹雨和精准的射击吞噬着反抗者,。其他小组也冲进了树林,战火照亮了整个树林。懂懂人影在火光中不断闪烁,枪声、喊声、惨叫声、爆炸声响成一片。

很快,我军以牺牲一人,负伤两人的代价将敌人表面阵地上的后备军警卫排全歼,其于敌人全都龟缩进了掩体。我军并不急于要攻进掩体,而是派人控制了掩体的出口和南面的四个导弹发射口(密闭的),然后打扫战场,清理、救护双方受伤人员,计算敌人数量。队长等人也赶了过来,他命令用反步兵地雷封锁敌人导弹发射口,我国虽然签署了《渥太华公约》,但那是有条件的,国内战争不受不准使用地雷的限制。又将受伤的台军士兵集中,没有负伤的台军士兵我们进行了捆绑,把他们全都放进了地雷圈中,只留下了两个人守护这个方向。然后,对掩体多余的出口也用地雷封锁,只留了一个,我军就准备从这个出口进入攻击。敌人的掩体具有三防功能,掩体出口的门自然也不含糊,但对我军特种部队里的爆炸专家来说,只不过是多用一点炸药而已。

门被炸开后,我军在敌人的射击死角开始向台军喊话,要求他们放下武器,停止抵抗,集中等候遣散。并给台军三分钟的时间考虑。

三分钟后,掩体里传出了喊声:“不要开枪,我们出来了!”

队长高喊:“双手举枪过头顶,慢慢走出来。”

“我们没有枪!”

“才怪!”

“枪都被长官搜走了,我们是自愿放下武器的。长官把枪给我们下了”。

原来如此,队长喊道:“那你们慢慢走出来。”队长抬头示意队员们提高警惕,以防不测。就在这时,掩体里传出了密集的枪声和惨叫,一会儿就没声了。无论我军在怎样喊都没有回应。自愿放下武器的台军士兵可能被他们的长官杀害了。

队长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吩咐大家做好战斗准备。敌人的掩体不是一个单独的掩体,而是很多个互通互联的掩体组成的掩体群,我军又没有内部地图,但这一切都难不倒我英勇的特种部队士兵们。

我军开始进攻了,首先将云爆火箭弹从门口射入。它破坏力虽大,但前面讲了,敌人是很多个互通互联的掩体组成的掩体群,只要敌人躲到另一个掩体里,云爆弹对敌人的伤害不大。我们的目的是要取得进入掩体的第一个安全房间,云爆弹爆炸过后。至少入口处的掩体里没有敌人了。云爆弹效力刚过去,我军第一个小组就进入了掩体,领头的又是魏光明。

魏光明他们控制了第一个房间,检查安全后,其他小组也相继进入,他们发现了八具尸体,死于枪伤,而且是背后中枪,看来他们就是刚才那几个要出来的士兵。这个房间里有三条通道,我军破坏了电路,掩体里陷入了黑暗。我军战士们戴上夜视仪、防毒面罩,分成三组,开始向三条通道进攻。他们先以手榴弹,烟幕弹开路,然后人员跟着进入,发现台军就立即予以格杀,我们没时间去判断这个台军是否具有威胁再决定是否开枪。像这种密闭空间里的房间清剿作战,我们的特种部队战士训练过千百回了,进入、退出、攻击、掩护,都是轻车熟路。而对于掩体里的台军岸导中队的士兵来说,他们不是特战队员,连单兵作战技能也很少训练,他们是发射导弹的技术兵,他们连夜视仪都没有,他们怎能与我特种部队对抗呢?这简直是一边倒的战斗,一场屠杀在黑暗中进行。当战斗结束时,我军仅一人负伤,而且是弹片擦伤。令人欣慰的是我军还活捉了十一个台军士兵,这十一个士兵是躲起来在战斗结束后的搜索中发现的,如果是在战斗中发现,可能他们又都活不成了!幸运啊!

剩下来的事情轻松多了,给上级报告,收集有用资料,设备,给导弹发射装置安装炸药,安抚台军士兵。不一会儿,上级传来指示,原地休整等待进一步命令;如果敌人援兵前来,则炸毁导弹及发射装置,向海岸撤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