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章 生存本能

sjw3989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URL] 一、   风向又变了,离岸仅仅两百多米的距离对凌辕来说却总是可望而不可及。努力了半天不但没有靠近反而离得还远了些。看了看渐黑的天空,凌辕不禁焦躁起来。如果天全黑掉自己不辨方向,难说今天的努力就白费了。凌辕强迫自己从焦躁中冷静下来,决定暂时保存体力将位置尽量稳定在原处,只要还能看得见小岛,哪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风向又变了,离岸仅仅两百多米的距离对凌辕来说却总是可望而不可及。努力了半天不但没有靠近反而离得还远了些。看了看渐黑的天空,凌辕不禁焦躁起来。如果天全黑掉自己不辨方向,难说今天的努力就白费了。凌辕强迫自己从焦躁中冷静下来,决定暂时保存体力将位置尽量稳定在原处,只要还能看得见小岛,哪怕是海市蜃楼现在也能支撑住他的精神。


天已经快要黑尽了,在如同经历了半个世纪的等待之后终于涨潮了。凌辕没有放过机会,拼尽全力借着海水涌上滩头的力量终于踏上了沙滩。


凌辕瘫了下去,象一堆泥似的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他实在太累了,近40小时的浸泡已经让他的身体没有了感觉。当脚一沾上土地,刚才求生本能支撑着的精神力量完全崩溃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凌辕似乎听到了脚步声,想要睁开眼睛看一看却感觉眼皮沉重如铅,也许是幻觉吧。凌辕放弃了努力。


“大哥…大哥…,你怎么也在这里,你…醒醒啊。”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凌辕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困难的把眼睛睁开,看见一张熟悉的脸,竟是在偷渡的渔船上认识的胡兵虎。凌辕强打精神坚持着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落到胡兵虎身上:“怎么就你一个人吗?”


胡兵虎点点头,没有说话。凌辕看他也是及其虚弱,两片嘴唇都已经完全变成了苍白,把身上的水壶解了下来递给胡兵虎。胡兵虎的眼睛马上有了光彩,像是饿狼见到了美味一样,几乎是把水壶从凌辕手上抢了过去拧开盖子就往嘴里灌。因为一时心急喝得太猛水顺着胡兵虎的嘴里漏了下来。凌辕一着急,一把将水壶夺了下来。胡兵虎愣愣的看着凌辕,眼里有一丝疑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慢点喝,咱们现在还得靠这点水撑着,还不知道怎么离开呢。”


“哦。。。”胡兵虎有点不好意思,但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水壶,充满了渴望。


这一折腾水壶里的说就只剩半壶不到了。虽然心疼,但凌辕还是把水壶重新递给了胡兵虎。胡兵虎小心翼翼的喝了几口,把水壶盖子盖上递给凌辕。


又坐着休息了一会两人才缓过气来。


胡兵虎告诉凌辕那天船被击沉后只有四五个人逃了出来,其他人都随船下沉了。当时他飘在海上看见一艘军舰,舰上的国旗已经被拿走,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海军。胡兵虎以为是附近那个国家稽查走私或者偷渡的,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保命要紧。于是拼命向着军舰挥手,希望军舰过来救援。谁知那艘军舰不止没有营救落水者,反而用机枪扫射。胡兵虎慌了神顺手抓住一块木板转身游去,就在这时军舰又向水里的人打了几发炮弹,几声巨响过后胡兵虎也失去了知觉,多亏了那块木板,胡兵虎昏了过去仍然死死的抱着,醒来已经漂到了沙滩上。这个小岛是个荒岛,岛上植物倒是很多,但没有想象中的果实,这两天胡兵虎就靠着被冲到沙滩上的鱼虾小蟹充饥。还好身上有个火机,打了很久居然还能打着,有火烧烤饥饿还不算什么,但是找不到水源渴的不行。


“该不会是海盗吧?”听胡兵虎说完凌辕有点疑惑的问道。在凌辕的意识里,无论是哪国海军应该不至于有这样的强盗行径。


“不可能,我看见那个军舰了,海盗不可能有那样的军舰。”胡兵虎信誓旦旦的说。


怕凌辕不相信,胡兵虎又补充道:“这种事是有的,我有个亲戚以前就在海军服役。聊天的时候他曾告诉我有些时候他们在公海上遇到别的国家的渔船也会这么干。”


经他这么一说凌辕马上想起了以前在国内看到的新闻说我国渔船又在某海域被某国海军开枪开炮击沉,无辜渔民死伤多少云云。看来这些事是真的,兵匪一家,兵成匪的时候更恐怖。心里又多了一层阴影,自己毕竟没有合法身份,要是遇上别国军警被当作偷渡客送到监狱可能算是不错了,万一对方要杀了自己也没有办法。


二、


碧空如洗,海天一色。如果在一种正常状态下这绝对是人间难得的美景。可是现在凌辕却充满了焦虑,望着远处的鸥飞碧浪,心中已经充满了绝望。


“周大哥,在给我喝一盖子好不好?我真不行了。”胡兵虎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乞求。凌辕没有告诉胡兵虎自己的名字和情况,随便编了一个姓应付着,毕竟胡兵虎也是从越南来的,凌辕不想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兵虎,你得省着喝啊,咱们要是没水就肯定出不去了。”他们已经在岛上坚持了5天,水只剩三分之一壶了,为了能坚持的更久一点,凌辕和胡兵虎商量每天每人只用水壶盖子喝三盖子水,这样至少还能坚持五六天。可是胡兵虎每天都想方设法要多喝一点,甚至有一次趁凌辕睡着还偷喝了一点,这让凌辕觉得很不舒服,毕竟现在两个人是同舟共济啊。


“好吧,那就在喝一盖子,不过你得坚持啊,不然咱们都活不了。”凌辕现在觉得遇上胡兵虎并不是一件好事。


时间又过了两天,水壶里的水已经快要见底了,刚开始吃起来还觉得蛮香的烤鱼虾因为口干舌燥也是难于下咽。虽然曾有两艘船经过,但任两人喊破喉咙那两艘船依然不紧不慢的缓缓驶远。胡兵虎的打火机不知道是受过潮还是火石快要用完已经越来越难点燃了,岛上燃料不多火堆无法坚持不灭,凌辕只好尽量保证晚上有火,这样夜间才更容易引起注意。


深夜,凌辕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掐住,喘不过气来。凌辕挣扎着睁开眼睛,看见一张狰狞的面孔,竟是胡兵虎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凌辕拼命想把胡兵虎的手移开,但胡兵虎却更加用力。


“兵。。。虎,你,你怎么啦,是我啊”凌辕费劲的问,他还以为胡兵虎是压力过大已经崩溃了呢。


“对不起,周大哥,水也快没了,我受不了了,我们只能有一个活下来。”胡兵虎的面孔已经扭曲了。


凌辕大惊,实在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你。。。你先放开我,我有办法的”凌辕想让胡兵虎冷静下来。胡兵虎松了一下手,但马上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周大哥,你别骗我了,你能有什么办法?要是我能出去一定回来给你收尸的。”说完手上加大力度猛掐下去。


凌辕一下子面色苍白,几乎窒息,不知道这胡兵虎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凌辕挣扎了几下,意识逐渐模糊。忽然彤的影子在脑中清晰的闪现,接着是贝贝,还有岳父岳母、父亲,凌辕的意识忽然清楚起来,手在地上乱抓,摸到了一根烤鱼的树枝,不知道那里来的力量,凌辕抓起树枝对准胡兵虎的侧颈狠狠扎了进去。这一扎用力过猛,尖头的树枝居然从胡兵虎颈部的另一侧穿了出来。


胡兵虎软软的瘫了下去,压在凌辕身上。凌辕感觉稍松了一口气,但胡兵虎的手还牢牢的卡在脖子上,凌辕好不容易才将他的手搬开,然后使尽全力将胡兵虎的尸体从身上翻开。凌辕咳嗽不止,头一阵阵眩晕,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又拿起水壶喝了几口,才慢慢缓了过来。


三、


和胡兵虎搏斗结束以后凌辕把水喝得都快完了,凌辕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也是死路一条,想了想把胡兵虎的白衬衫脱了下来撕成一块白布,然后用血在上面画上SOS,在找了一棵长树枝撑起来,做成一面临时的求救信号旗插在海滩边上。虽然还是小了一点,但不管怎么说被船只看见的希望还是增加了一些。


虽然胡兵虎想要杀了凌辕,但凌辕看着他的尸体却怎么也恨不起来。这也算一种生存竞争,只不过这种竞争使用了一种人类最原始的方式。


想挖个坑把胡兵虎埋了,但一是没有体力,二是凌辕觉得尸体埋了以后难说会有问题,于是将胡兵虎直接拖到海里,随着潮汐涨落,尸体漂向大海成了鱼食。


又一天过去,天黑了下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凌辕终于把白天拣来的燃料点着升了一堆火。已经一个白天没水喝了,加上这段时间本来体内就严重缺水,凌辕感觉自己及其虚弱,随时会睡去。但他一直坚持着,靠着小鱼脊椎里的一点液体稍微补充一点水分。


天还没黑的时候又到岛上去逛了一圈,岛很小,正像胡兵虎说的,这岛上有些灌木从,但没有水源和食物。凌辕只好尽力找了很多柴禾回来,希望尽量能够保持火源不断,谁知道那个火机什么时候会彻底报废啊。


呜——,远处传来汽笛声,由远及近,凌辕兴奋起来,将准备好的简易火把点燃,跑到海边挥舞着。远远的有一点灯光,这可是凌辕上岛以后遇上的第三艘船。什么危险什么顾虑统统不管,如果没有人发现自己那也许明天就会死去。


船好像越来越近,凌辕拼命舞动着火把和那面简易求援信号旗。也不管别人能不能看得见。可是就在凌辕以为那艘船上的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时候那船却调头驶去。最后那一点灯光也没有了,凌辕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