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热血弟兄>的创作感想

我从小就知道红军长征时到过新化县城,后来又在锡矿山的“忆苦洞”里接受传统教育时知晓,当年从锡矿山参加红军的就有四百多人。虽然我曾经为自己的家乡有过红军还感到骄傲,但这都是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从来没想到这些远去的历史痕迹会连贯成一个整体事件。

二00三年,我在革命军事博物馆看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注明是:“红六军团部分领导人在占领湖南新化后合影,一排左三为王震、左五为萧克。”也就是这张照片让我有了一种创作的冲动,查找资料、印证史实,在历史的长河中寻觅几乎被人们遗忘的往事: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萧克、王震同志率领红六军团连续攻克了新化县城、锡矿山和篮田镇,并在此休整七天,广泛宣传党的政策,动员群众打土豪,分财物,参加红军的穷苦子弟有一千多人,然后经隆回、武冈到晃县,继而进入贵州。湘中大地上留下了红二方面军长征的足迹,并流传下来很多鲜为人知的传奇,如红军重伤员被迫留下在县城开药铺、铲除残害红军家属的告密者和土匪,最后又悄然离去的故事。同时,也正是红军在锡矿山散播的火种,使这座“世界锑都”后来成为湘境工人运动的先锋,无数先辈前赴后继、一直秘密战斗到解放。

为了能全面地了解先辈们在解放战争年代的地下斗争故事,我从一些老游击队员断断续续的回忆里得知,当年在新化有人是跟随王震同志从延安回来的八路军。这一线索又让我觉得不对,八路军怎么在那时候会派人到湘中?赶紧在史料中去寻找,还真的有这一段史实:一九四四年十一月,王震和王首道同志率领八路军南下支队告别延安,转战几千里,在一九四五年三月进入湖南,并攻克了被日寇占领的平江县城,然后遵照***在“衡阳、宝庆(今邵阳)建立根据地”的指示,派出干部到湘中秘密创建游击队之事。虽然后来南下支队被国民党军重重围阻,不得不北返,但确实在湘中留下了一些干部,新化县到底来没来过南下八路军干部,这是一个历史之迷,不过已是在这一年之后,湘中地区有了游击队,很多的新化人也相继参加了这支游击队,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同年四月,日本鬼子发动“湘西会战”,妄图攻占新化县城后继而从中路进攻芷江,因人带错路误入洋溪镇,造成了“洋溪惨案”,鬼子在一天时间里就屠杀了几千人,如果不是有人跑去报信,死的人会更多,还报信的人是游击队、还是何方人士?又有多种传说。在这次惨案后,国民党虽派兵阻击,却阻而不围、击而不攻,使鬼子在四十三天时间里到处烧杀抢掠,犯下了吃人肉和婴儿的滔天罪行,至今“万人坑”都在控诉着这段惨绝人寰的暴行。

一九四七年,游击队在湘中逐步扩大,他们在地下党的配合下连续作战,对围堵的国民党军进行了有利的反击,然后在深山密林中躲过了敌人的重兵围剿。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游击队编入第四野战军,参加了“衡宝战役”,为新化县第一次和平解放、及后来的第二次全县解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了使创作能真实地反映历史,四年来,我多次利用节假时,沿着红二、六军团在湘中走过的足迹,到隆回、洞口、武冈、新宁、绥宁五县实地走访,然后又到新晃、芷江两县了解红军进入贵州的行军路线,掌握了几次战斗的史实。同时,又着重在长辈们的回忆中,去追寻家乡的先辈们在中国革命史上鲜为人知的往事,听到了很多的传奇故事,如险滩夺军火、智除敌军官等。总之,这是一部由真实的史料和历史传奇连结而成的小说,虽然人物属于虚构,但却完整地贯穿每一个历史事件,我只不过将它们整理成追思的文字,作为个人对历史的一种解读,也是对先烈们的一种怀念和崇敬,完成心中一个永恒的心愿:家乡的红军烈士们永垂不朽!

尹永兴(yyx6929)



《热血弟兄》全文阅读地址:/Book/13520/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