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胥光义谈我军授衔,大量珍贵照片首次放出!

ZTZ99 收藏 62 14794
导读:作者:飞扬 冲击军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8_3_6082_5806082.jpg[/img] 此文章是老将军之子中江传给我的。胥光义老将军是至今健在的为数不多的开国将军之一,建国后历任总后勤部参谋长,国防科委付主任,总后勤部付部长等职。在庆祝建军80周年之际,特发此文,并在此祝胥老将军健康长寿! ( 这篇文章是老将军回忆录的一节,这里应该是首发了。)

作者:飞扬 冲击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文章是老将军之子中江传给我的。胥光义老将军是至今健在的为数不多的开国将军之一,建国后历任总后勤部参谋长,国防科委付主任,总后勤部付部长等职。在庆祝建军80周年之际,特发此文,并在此祝胥老将军健康长寿!


( 这篇文章是老将军回忆录的一节,这里应该是首发了。)


胥光义将军谈首次授军衔


这些年经常听到年轻的军人朋友们说起一句名言,叫做“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如果从胸怀大志,不甘平庸,发奋进取,报效祖国的积极意义上看,这句话到也有一定道理;但是对我们这批1955年首次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衔的老同志们来讲,则是一次大群体的例外,在义无返顾舍家从戎之时,在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之际,在驱逐日寇光复神州直至获得解放战争伟大胜利,喜迎新中国成立的漫长历程中,我们却从未想过能够当上将军甚至元帅,而我们在各自的战斗岗位上,都曾经是个优秀的好士兵。


1955年的9月27日,是我们这批老同志终生难忘的光荣日子。关于这一天要举行授衔仪式的通知早几天就下发了,准备参加的同志都尽早把各自的工作进行了周密细致的安排,甚至有些身体有病住院的同志,都匆匆办了出院手续。是啊,我军首次实行军衔制,自己将要佩带将军的标志,仪式又是在北京中南海举行,这样的机会和殊荣,对我们革命军人一生具有多么重大的意义呀!当时,我刚刚调任解放军总后勤部任参谋长,深知黄克诚部长一贯治军严谨,一丝不苟,况且早就把授衔的意义和重要性对我们反复强调多次,因此9月27日虽然是下午才召开授衔仪式,但有幸参加的同志们却是一大早就整装待发,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我们几位胡须较重的同志前一天晚上刚刚刮得干干净净,第二天上午出发前不太放心,又把发青的下巴再处理了一遍方感踏实。时间在期待和盼望中缓缓度过。中午饭提前进行,可能是心情太激动,大家都不觉得饿,有一些同志就喝了几口汤。饭后,出发命令下达,一辆老式大轿车载着我们二十几人直奔中南海驶去。


下午2时,国务院举行授衔典礼,先是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同志宣读了周恩来总理的授衔命令,随后周恩来总理分别把授予大将、上将、中将、少将军衔的命令状,一一授予粟裕等在京将军们。虽然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接受任命的各个细节,却至今历历在目,恍若昨日。我挺直腰板,向周总理行举手礼,双手接过少将军衔的命令状时,真是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啊!据我所知,差不多全体参加授衔的将帅们,在欢欣鼓舞之际,都不约而同回忆和缅怀着牺牲的先烈。我作为一名烈士的儿子当然更不例外。想起十三四岁在父亲胥克寻影响下参加革命,二十几年出生入死,南征北战,耳闻目睹多少好同志好战友前赴后继血洒疆场,壮志未酬英勇捐躯;父亲作为川陕苏区的红军团长,负伤被俘后宁死不屈,被敌人捆在大树上活活砍死;……….他们为了民族的解放、人民的幸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却没有能够看到今日的盛况,党组织和人民给我们这些幸存者的荣誉已经大大超过我们的奉献了!真的是:血战沙场身犹在,惟有余生报神州啊!


1955年对全军官兵授衔意义重大,是我军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的具体体现,是部队行军、训练和作战的需要。对当时以农民,基本上是文盲为主体的基层官兵改变游击习气,进入现代战争训练的转变影响巨大。根据我的观察,起码军队在执行命令,服从指挥、军容风纪管理、以及培养军人荣誉感等方面很快取得了成效。


另外,随着我们国家和军队日益稳定和强大,对外军事交往也逐渐增多。1958年2月,我作为中国军事友好代表团成员,在叶剑英元帅为团长的率领下访问印度,因那里气温较高,我们按要求,携带了深绿色凡尔丁毛料夏季将军常服、天蓝色将军礼服及薄毛料中山装等。整个行程,无论是参观印军的机关、部队,还是与他们的高级将领会晤或参加盛宴,我们都穿着与当时当地相适合笔挺着装参加,比长期受所谓英式正规训练,着装举止极其考究的印军将领毫不逊色。代表团所到之处,印军的官兵们看见身着元帅礼服,威风凛凛,气宇轩昂的叶帅,带领着我们这些昂首挺胸,军容严整的将军们,既威武雄壮又和蔼可亲,无不露出惊讶佩服的目光。也可能与他们想象中的中国军人相去甚远吧?这次友好访问非常成功,记得叶帅在回程的飞机上还即兴赋诗一首:“玄装西游十七年,访团往返四旬天。问君取得何经典?友谊乡情纸满篇。”


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军第一次军衔制仅仅实行了十年就被取消了。


1980年,我奉命率后勤军事代表团赴美国参观考察。那时我军还没有恢复军衔制,又是中美军方初期接触阶段,怎么接待多年的老对手,可是让美军方犯了难。特别是对我这个代表团长,按国际惯例,应该依照军衔给予相应的礼遇,但是当时我这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指挥员什么军衔也没有;若是按照军龄和资历来说呢,给个五星上将好象高了点儿,委屈点就按四星上将接待吧。美方也派出一位四星上将全程陪同。凡是接待我的专机、汽车都标记上四颗白色五角星,下榻的宾馆和其它所有礼遇均按四星上将接待。代表团里有老同志和我开玩笑,说来美前刚在参考片中看过巴顿将军坐着四颗星的军车驰骋,没想到咱们团长也是四星上将啦!凭着这四颗星的标志,宾馆的服务生每天都能准确无误的把鲜花和大量水果送到我的房间。而没有此项优待的其他所有同志也就利用汇报和开会的机会依照我军“有福同享”的惯例把它们横扫一空。


没有军衔的年代里,不仅对外交往十分不便,我军内部开展工作特别是较大规模的演习时,诸军兵种的协同和确定指挥关系也受到很大影响。甚至在与地方同志打交道时都闹出过笑话。我的儿子在某野战军的师直属队当侦察排长时,有一次野营拉练途中随副师长和师参谋长去一个公社联系实弹演习事宜,同行的还有通信营的书记。军中的同志都知道,营的书记其实就是营部的文书,也就是个排级干部吧,但巧的是该书记又高又胖又显老,而两位首长却瘦瘦小小,貌不惊人,那位和他们联系的公社革委会主任一看来了几位“四个兜”(干部军上衣是四个兜),又听别人叫那位大个子为书记,于是从始至终没搭理二位首长,只与书记对话。书记告诉他自己是个小兵,那两位才是领导,但人家就是不信,还夸部队的首长真是又幽默又谦虚,搞的大家啼笑皆非。


1988年恢复军衔制确实是大势所趋,更是我军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的迫切需要。我虽已离休,无法再披戎装,但无时无刻不在注视和关心人民解放军的建设和发展。衷心希望全军同志紧紧团结在以***主席为首的中央军委周围,为了祖国的安宁和世界的和平,为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努力奋斗!



照片说明


1---7:1958年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印度。团长叶剑英,付团长张爱萍付总参谋长。主要成员:总后勤部付部长饶正锡 总后勤部参谋长胥光义 军委办公厅主任肖向荣 海军付司令方强 空军付司令王秉章 工程兵付司令徐德操 装甲兵参谋长钟人仿。

8---9:1980年胥光义率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美国。

10 :今年春节总后现任领导看望胥光义老将军。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