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的女儿们 第一部 夏家的女儿们4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size][/URL] 秀儿心里明白翠翠是因为两家换亲才嫁给哥哥夏天赋的,为此自己不久以后也要嫁给嫂子的兄弟饶支军。秀秀的哥哥长得还算一表人材,可他老实有些木纳的性格实实是委屈了聪明能干剔透玲珑的嫂嫂。这个没了父亲,母亲又长年有病的家家庭在翠翠进门后才有了一些起色。是嫂子撑起了夏家的一片天,还在念中学的妹妹也是在翠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


秀儿心里明白翠翠是因为两家换亲才嫁给哥哥夏天赋的,为此自己不久以后也要嫁给嫂子的兄弟饶支军。秀秀的哥哥长得还算一表人材,可他老实有些木纳的性格实实是委屈了聪明能干剔透玲珑的嫂嫂。这个没了父亲,母亲又长年有病的家家庭在翠翠进门后才有了一些起色。是嫂子撑起了夏家的一片天,还在念中学的妹妹也是在翠翠进门后才能继续读下去,所以一家人对村里关于翠翠的一些风言风语从不往心里去。穷苦人要的是能过得下去的日子,没有能力去充当离柴米油盐十万八千里的那些护卫伦理道德的卫道士。

虽然自知与眼前这个男人毫无瓜葛,可当秀秀听到吕仲武还未成婚时她还是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可言状欣喜。在车子颠簸中她还是忍不住用眼角的佘光偷偷地瞄了他几眼,吕仲武是个大个子,腰板挺直,那肯定得益于几年部队生活的磨练。他的五官很鲜明,高高的鼻梁两旁有一双鹰隼一样能勾女人魂魄的眼睛,那轮廓分明的双唇总是显出一种十分刚毅的表情。翠翠时不时迸出的乡野笑话会使他时不时启齿一笑,他又能立即露出大男孩般的真挚可爱的神色。人的外貌其实也是一种克敌制胜寻求友谊的致命武器,吕仲武的外表会让任何男人感到这个人绝对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可在一个女人本能的直觉看来这种外表就是保护家庭保护妻儿的一道最可信赖的屏障。

虽然自己讲不清楚,可生长在贫困农村贫困家庭中的秀秀现在忽然有了一种特别的安全感。情窦初开的女子就怕把男人看对了眼,这时她的心就全然没有了防线。本能会驱使她以全部的身心去渴求这个男子的关爱与注意,那怕这种关爱注意有时会参杂着违反她本人意志的粗鲁与强迫。造化弄人,短瞬的一刻年轻秀秀内心中真的对吕仲武产生了可称之为爱恋的那一种情愫。她不知道,吕仲武现在也是心绪万千柔情万种。他虽然一直与翠翠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可就是刚刚的四目相对,他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抑制不住的要和秀秀结婚过日子的渴求了。

在陕西的农村,男娃女娃们15、6岁就要订上亲20岁前就要完了婚,像吕仲武25岁就应该是儿女成群了。一个男娃到这个年龄还未娶亲就会成为乡里的笑柄,父母也会变成乡亲们指指戳戳视为无能的长辈。可吕仲武却与众不同心高志大。他虽然从不爱读书却听了不少鼓词与戏文,是个总想成就一翻大事业的人,这也许得益于他二千年前的老祖先人中吕布的血脉相传。在婚姻问题上他虽立志不必攀附高枝可必求是个绝色可心的女娃儿,发誓必娶个女中貂婵。从部队下来以后,家里远亲近朋就走马灯似地开始为他说亲。两年下来杂杂八八倒是相了不少次亲,可能够得上自己心目中婆姨标准的却一个也没有。

在这个交通闭塞物资极度匮乏的地区,开车的司机都被乡民们认为是神通广大能耐无限的大人物。他们能够私下免费帮人搬家、运送煤炭、搞到紧缺的烟酒、肉鱼、日用商品。就连县、乡的领导们都另看他们一眼而礼遇有加,普通的群众能交上一个司机做朋友,那更是无上的幸事。这个地方艰苦得很多村里的壮劳力一个工才合7、8分钱,有时辛苦一年一家人反而还要欠上生产队几十元甚至上百元粮食与柴禾钱。相比起来吕仲武开车一个月里有7百大毛的工资与每天2元5角钱的行车补助,这在当地就成了一笔天文数字的收入。吕仲武天生又是一个极其义气豪爽的汉子,为人大方守信仗义疏财加上人又生得一表人材,所以更成为燕塞县附近行车路上远近知名的行侠仗义神话般的人物。

这一年来的时间里,吕仲武在路上、乡镇乃至县上认识而相好的女人真是不少。每每于公路僻静处在车子上与搭车的女人们做了那些事后,吕仲武都会大度地掏出1、2元钱塞到她们手中,然后怀着心满意足的快乐心情开着公家的车子尽量近地将她们送到要去的地方。所以虽然年纪一天一天地大了还未完婚吕仲武却一点也不着忙,他有着不断相与新的女人的快乐而从来没有性的烦恼,真巴不得多过几年这样自由快乐的单身生活。

不过吕仲武最近以来心情还是有了些郁闷,原因还是在他自身那扯不断理还乱未了的婚姻大事。身为乡党委书记的老父亲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今年年底必须与县组织部汪泾川副书记的二闰女完婚。吕仲武真有些后悔去年七月里那个热天一个人去了汪小霞在县银行的单身宿舍。那天这个胖胖的丫头穿了一件薄薄低口的粉色小衫,露出了半截又白嫩又鼓胀的大乳傻兮兮地对自己笑着。他恨自己为什么鬼迷心窍上去一把就把人家揽在了怀里,伸手就从小衫下摆里往上摸去。那个丫头也真不争气,就势往后一仰躺到了床上。她身上那种怪怪地香味的直冲入脑中,自己突然性起稀里糊涂地就把人家给睡了。自此以后那个得到了极大满足神魂颠倒的丫头就寻死觅活地非要嫁给自己,成了一块怎么也甩不脱的狗皮膏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