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让人流泪》剧本

常路明 收藏 1 85
导读:《爱,让人流泪》剧本   主要人物:   小河村村长——王大山   母夜叉——小河村妇联主任,王大山老婆姚赛花   老支书——虎子爹   虎子(小名)——李远山   田妞(村花)——虎子对象   快板张(外号)——张天师   故事背景:   正掀起新农村建设狂潮的北方小山村,在国家鼓励农民积极发展养殖业,种植业运输业,正在推行对农户的小额信誉贷款的政策下,国家不但废除了农业税,种地还有补贴,农民种田的积极性提高,不少在外打工的游子吸引回到了农村创业……   故事开篇:   (场景1)

《爱,让人流泪》剧本

主要人物:

小河村村长——王大山

母夜叉——小河村妇联主任,王大山老婆姚赛花

老支书——虎子爹

虎子(小名)——李远山

田妞(村花)——虎子对象

快板张(外号)——张天师

故事背景:

正掀起新农村建设狂潮的北方小山村,在国家鼓励农民积极发展养殖业,种植业运输业,正在推行对农户的小额信誉贷款的政策下,国家不但废除了农业税,种地还有补贴,农民种田的积极性提高,不少在外打工的游子吸引回到了农村创业……

故事开篇:

(场景1)

坐在村广播话筒前,村长王大山的回忆……

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小河村靠山而建的村民房屋面临泥石流的威胁……

正在村委办公室值班的老支书,手里拿着话筒焦急地喊道:“村委同志们,党员同志们,听到广播后,火速赶到办公室集合,田妞家被泥石流冲塌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场景2)

医院里,浑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的老支书的手被村长王大山紧紧握着。

老支书断断续续地说:“王村长,我,我,不行了……虎子他娘死得早,留下他一个人我不放心……你,你……”

老支书话未说完,就牺牲了。

村长王大山痛哭流涕地喊道:“老支书,为了救人,你身先士卒,不让我们走近危房……虎子,虽然你在外地打工,但是,我王大山向天发誓,一定不会亏待你!”

围观的村民都在流泪。

(场景3)

村长对着村广播开始高兴地喊话:“小河村的乡亲们,听到广播后,到村口广场开会,报名贷款!”

村长喊完话之后,妇联主任,村长老婆姚赛花闯了进来。

姚赛花兴匆匆地说道:“虎子叫我当媒人,要和田妞提亲!”

村长高兴地说道:“好事!不知道人家田妞愿意不愿意?”

姚赛花脸色微微一变:“走一步说一步……”

(场景4)

村口广场,一群孩子围着反面人物快板张,缠着他说快板……

快板张伶牙俐齿地打起了快板,说开了:“快板儿那个一打,村里头喜事瞎夸。他家养鸡下了蛋,我家养猪发了家!”

小孩子们喊:“不好!”

快板张故意问道:“那你们听什么?”

孩童们喊道:“说说虎子和田妞……”

快板张贼眉鼠眼地左右瞧了瞧,然后裂开嘴打着快板开始说:“虎子是个愣头青,地头躺着做美梦!追求村花不死心,死缠烂打像苍蝇!”

孩童们蹦蹦跳跳的,童声重复念道:“虎子是个愣头青,地头躺着做美梦!追求村花不死心,死缠烂打像苍蝇!”

(场景5)

村委办公室,村长对虎子和满脸血污的快板张训话。

村长厉声厉色地骂道:“快板张,吃饱饭撑着了你?说甚不好,偏偏说虎子和田妞?”

快板张委屈地说道:“小孩们叫我说的!”

虎子瞪着虎目怒吼道:“你还能叫小孩们指挥动?都是你想叫你儿子跟田妞好……”

村长不耐烦地打断了虎子的话,正色道:“虎子,你也是,既然贷了款,好好地琢磨你的养猪业,跟快板张有什么穷疙瘩?幸亏快板张只是皮外伤,出了人命,我怎么对得起老支书?再说了,乡里乡亲的,矛盾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该怎么说?”

虎子低下了头,眼中含泪。

快板张也低下了头。

(场景6)

村长家,晚饭时候。

姚赛花吃了一口饭,笑眯眯地跟村长说:“大山,虎子的事儿有眉目了!”

村长满脸不解:“他联系的优种猪娃娃有消息了?”

姚赛花放下碗,大笑说:“想哪里去了?虎子和田妞……”

村长颇为关注地问:“快说说!”

姚赛花故意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今天到田妞家,敲了半天门都不开,你猜猜是什么原因?”

村长正在仔细听,看到姚赛花停住了话头,立刻催促道:“快说,吃饭吃半个截儿面,急死我了!”

姚赛花嘻嘻笑道:“就让你急,半辈子过来的人还是这么一个急脾气!我就要磨磨你的性儿!”

村长一听这话,扭头吃饭,不再吭声。

姚赛花故意说了一句:“田妞不开门还不说,还骂了一句,滚开,你这个不要脸!”

村长满脸堆笑说道:“骂得好!”

姚赛花笑着用食指指着村长的眉头说道:“可惜,骂的不是我……”

村长会意地笑了。

(场景7)

田妞新房子的大门外,虎子敲门。

田妞喊道:“滚开,你这个不要脸!”

虎子一变脸吼道:“骂甚人了!不愿意就算了,不开门还骂人?”

门吱呀一声开了,田妞红着脸走出来,手里捏着辫子向虎子解释:“不是骂你!你跟着起什么哄?”

虎子双目圆瞪:“又是快板张的二公子?”

田妞一边走进院子,一边说道:“不是他还能有谁?天天来敲门!死皮鬼……”

(场景8)

田妞家,晚饭桌前。

田妞的爹娘商议。

爹吸了口烟说:“看样子,田妞喜欢虎子……”

娘面色一沉说:“喜欢和结婚是两个意思……”

爹为难地说:“老支书救过咱们一家人,跟上这,搭进了人命……”

娘硬生生地说:“报恩,又不能用闺女来换,再说虎子是个孤儿……”

爹退一步说:“你还是嫌虎子没钱,不要找理由!”

娘恨恨地说:“我年轻时不懂,光说感情好,跟着你没钱,住着危房,房塌了差一点儿死了,我可不能叫闺女受这个罪!”

爹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死命地踩了踩说道:“人,不能没良心!”

娘摔了碗,泼妇般地喊道:“我就要闺女嫁给快板张的老二小!”

(场景9)

村长家,院内。

姚赛花怒气冲冲地从外面跑进来对村长喊道:“快去看看,虎子家的猪娃娃都被毒死了!”

村长一听,怒吼道:“谁他妈的吃饱了撑得?正干些缺德事?”

(场景10)

虎子家,窑洞外。

田妞在门外喊道:“虎子哥,开门!”

虎子蹲坐在地上,不吭声。

田妞再次喊:“虎子哥,开门!”

虎子仍旧不动,他口中喃喃自语:“没有钱,田妞,对不起了,你娘是不同意咱俩的婚事……”

田妞自言自语:“虎子哥一定是去外面打工走了!”

(场景11)

大年三十,虎子回来了,到了村长家,手中提了许多礼品。

姚赛花一看见虎子,惊喜地喊道:“虎子,婶子以为你失踪了!也不打个电话,村里头的人都在挂你啊!”

村长满脸喜色地说道:“回来就好!”

虎子坐下来,喝了一口水说道:“叔叔,婶婶,你们不知道,这一次我回来就不走了!”

村长想要说什么,姚赛花抢口说道:“好呀!田妞还等着你呢!”

虎子满脸狐疑地问:“她没有嫁给快板张的二小子?”

姚赛花笑着说:“为富不仁!子不教父之过!”

村长磕了磕烟灰说:“不要提他了,给咱们小河村脸上摸黑,他给你的猪娃娃投毒,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村里头的人都议论人品不好,你想想……”

虎子满脸放光说道:“打工这两年我有钱了,婶婶,还是你给我去说媒!”

(场景12)

虎子家,人声鼎沸,今天是虎子的喜事,全村的老老少少都来帮忙。

村长望着穿着西装戴着领带的虎子,喜气洋洋地说:“虎子,今天以后叔叔就不再挂念你了,有人经理你了!”

姚赛花走过来打岔说道:“虎子,我带人先去田妞家了!把皮鞋给我擦得亮亮的!”

(场景13)

快板张家里。

快板张对着儿子骂道:“你真是个混蛋!没本事和虎子抢老婆,你就毒死人家的猪娃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儿子嘟着嘴喃喃自语:“我是小混蛋,你是老混蛋!”

快板张脱下来布鞋追着儿子打,口中骂道:“你这个不孝子孙,迟早要把我活活气死!”

(场景14)

田妞家,也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情景,到处张贴了大大的喜字。

姚赛花没有走进院子就喊道:“田妞他娘,准备好了没有?”

闻讯走出院落迎接的田妞的娘一脸喜气地回话道:“没有哩!快里来,她婶婶,这次婚事全靠你操心了!”

田妞的爹走到门口热情地邀请道:“没有咱们母夜叉,啥事都要八大岔!”

姚赛花脸色一红,说道:“我就这么爱管闲事?”

田妞的娘急忙替他爹掩饰道:“他爹背后一直夸你,有眼光!”

姚赛花也不在意,口中依旧向屋子里喊道:“田妞,收拾好了?”

田妞从屋子里跑出来拉着姚赛花的手说道:“婶婶,你来帮我画画眉!”

(场景15)

虎子到田妞娶亲,田妞的女友们捉弄虎子,让虎子找田妞的鞋子。

一个女友喊道:“虎子,找不到鞋子,田妞就不走了!”

另一个女友趁机给虎子抹了一脸的黑灰。

虎子陪着笑脸跟大家求饶,脸上的黑灰招来阵阵笑声。

(场景16)

虎子家,洞房花烛夜。

虎子双目闪光对田妞说道:“咱们的新房子满意吗?”

田妞秋波含情地回答:“满意!不过以后不允许你出门打工,更不允许你不辞而别!”

虎子痛快地回答:“没问题!我跟农机公司说好了,改天去买个农用三轮车,跑运输……管家婆”

田妞听到了最后三个字,用手掐了虎子一把,说道:“以后这个家就是我当家!”

虎子看着田妞羞涩的脸,抱着她猴急地说:“不早了,该睡了!”

田妞扭了扭身子说道:“不答应我,我就不睡觉……”

新房外偷听的人偷笑模仿道:“不答应我,我就不睡觉……嘻嘻!”

(场景17)

结婚这一年的冬天,田妞病了,病得很重,姚赛花和乡亲们都来看望她。

姚赛花关心地问躺在床上的田妞:“觉得怎么样?没有去大医院看看?”

田妞脸色惨白,有气无力地回答:“虎子开着面包车拉着我,走遍了全县城的医院,都审不透病……”

看着田妞的样子,姚赛花扭过脸偷偷地抹眼泪。

大家正说着,虎子回来了,他手中提着许多吃的,和药品。

姚赛花拉着虎子的手走出了屋子。

姚赛花关心地问:“虎子,田妞究竟是什么病?”

虎子苦着脸,皱着眉头说道:“自从住进了这个新房子,田妞的身体就出了问题!房子可能有点潮,冬天屋子里生着火炉,墙上还渗出了水珠,田妞的身上也渗出来水珠……”

姚赛花对虎子安慰道:“我回去跟你叔叔商量一下,看看他在太原的外甥,也是学医的,毕业留在那里,给你联系一个好医生,好医院,好好给田妞看看,多好的日子,你也买了面包车跑出租!”

虎子望着姚赛花离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场景18)

去太原看病的前一天,这一天田妞的精神很好。

姚赛花来看望田妞,田妞对姚赛花说道:“婶子,您去劝劝虎子,让他答应我,用面包车拉着我看看村子周围,这次去太原看病,可能怕回不来……”

姚赛花立刻变色道:“别瞎想,看看可以,但是不能太受累了!”

虎子走进来柔声对田妞说道:“车准备好了,咱俩出去转转!”

姚赛花帮助虎子把田妞背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站在原地,望着缓缓离去的面包车。

(场景19)

二人来到了田妞家被泥石流掩埋的旧址,田妞挣扎着起身要下去看看。一蓬蓬的衰草,仿佛一个坟冢。

田妞的脸色更难看了:“虎子哥,这一去,恐怕……”

虎子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说:“我们还没有孩子,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不要胡思乱想!”

田妞不再言语。

虎子安慰她说:“大地方的医院肯定能治好你的病!”

田妞突然大放悲声道:“老支书,田妞对不起你,没有帮您照顾好虎子,如果有来生,田妞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您老人家!”

田妞身子虚弱,竟然昏过去了。

(场景20)

虎子带田妞去太原看病,许多乡亲们来送行。

张家大妈挎着一个篮子,里面放着鸡蛋,老人家眼中含泪说道:“孩子,外地医院的伙食贵,带上这鸡蛋,也能给田妞补补身子!”

李老头手中握着一个方便面的口袋,塞到了虎子的口袋里,说道:“这是乡亲们的一点意思……”

村长拉起虎子说道:“给你,这个存折是你婶子让我交给你的,钱不够了,可以支取,救人要紧!”

姚赛花在车跟前望着自己亲手打扮的田妞说道:“好好保重身体,回来婶子依旧给你梳头!”

田妞望着姚赛花和她身后的小姐妹立时泪如泉涌。

临别时,虎子跪在地上向大家说道:“谢谢大家,都回吧!虎子会想办法给田妞治好病的!”

(场景21)

冬去春来,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虎子和田妞仍未有消息。

快板张家里给二儿子操办婚事,一派喜气洋洋的局面。乡亲们去是去了,不过说话的人不是太热情,因为快板张的为人不是太好。

村长对快板张说道:“你家的养猪业可真是发展的不错,给儿子娶媳妇儿没有外债吧!“

快板张乐呵呵地说道:“不是咱的运气好,而是改革春风到!不是咱的嘴巴好,而是党的政策高!”

姚赛花撇了撇嘴,笑着骂道:“快板张,你真是彭城的尿壶——好嘴儿!”

(场景22)

村口的广场,一群孩子口中念着快板儿:“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吵架不记仇!”看到了虎子开车回来了,都围了上去。

虎子给了他们一些糖果,然后开车回到了家。

村长闻讯虎子回来之后,和姚赛花赶到了虎子家。许多乡亲们关心虎子的都到了。

看见了虎子一个人回来,众人都不愿意开口问虎子田妞的事情。

虎子去了厕所,众人默默地帮助虎子把车上的蔬菜和酒,饮料,香烟搬下来。大家在车的后座位上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亮晶晶的骨灰盒。

从厕所回来的虎子跟大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叔叔婶婶,您领着大伙儿先忙着,我去去就来!”

虎子开车匆匆忙忙走了。

姚赛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场景23)

虎子家里,村子里能来帮忙的都来了,大家彼此都默契地配合着做饭菜,张罗着田妞的葬礼。

姚赛花对村长说道:“田妞命苦,虎子命更苦!刚刚才有好日子,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就病了呢?”

村长叹了口气说道:“我对不住老支书!”

(场景24)

一群小孩子喊道:“田妞回来了!”

村长不详细地问道:“是真的吗?”

姚赛花更不相信,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跑出了院落外。

田妞漂漂亮亮,光彩照人地向院落走来。

(场景25)

村长走出门外一拳砸在虎子的胸脯上,大笑道:“你小子,这样跟大伙儿开玩笑?”

虎子愣怔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村长想了想,看了看田妞,立刻跑回到院子,把骨灰盒拿出来,递到虎子跟前说道:“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虎子笑了笑,对村长说:“你问田妞!”

田妞笑着说:“本来以为要死的,让虎子给预先买了一个,哪里知道,竟然治好了病!扔了怪可惜的,不如做个留念好了!”

走进院子,乡亲们围着田妞,一个个兴高采烈。

虎子站在高处向乡亲们喊道:“虎子今天和田妞进行第二次婚礼,请大家都当证婚人!好好地吃一顿!”

村长请来的音乐团本来准备的哀乐换成了喜庆的曲目,小河村在一片欢笑中进入了夜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