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痕 第二十三章 推荐信

妖少粉丝 收藏 7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size][/URL] 参谋长阎镇江身边的警卫们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百多号明明挂着自己人标志的军人就向他们狠狠扑过来,三个打一个的在地上扭打成一团。这些警卫排的士兵全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军人,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一个人就能赤手空拳打倒五六个特务连士兵,但是现在他们双腿、双手都被死死抱住,大家在地上扭来滚去,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


参谋长阎镇江身边的警卫们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百多号明明挂着自己人标志的军人就向他们狠狠扑过来,三个打一个的在地上扭打成一团。这些警卫排的士兵全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军人,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一个人就能赤手空拳打倒五六个特务连士兵,但是现在他们双腿、双手都被死死抱住,大家在地上扭来滚去,纯粹变成了体力角逐。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扭过三个甚至是四个人?

郑俊杰走到总参谋长阎镇江面前,阎镇江那一头银色的白发,和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军人气质,都让郑俊杰感受到,他面前的站的是一位真正的优秀军人!他面对这种意外突击,连眼角都没有跳一下,没有早已经看破生死的洒脱,他就根本不可能拥有这种临泰山倒而不变色的从容不迫。

阎镇江淡然一笑,道:“恭喜你们,你们已经成功俘虏了导弹部队部队参谋长阎镇江少将。作为你们的俘虏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想见你们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

面对这样一位年龄几乎可和自己爷爷相提并论的真正军人,就连郑俊杰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也有些局促不安起来。郑俊杰不由自主挺直了身体,向阎镇江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阎镇江略略一点头,率先走向信息指挥中心。

进入信息指挥中心之前,阎镇江脸上突然露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警卫连从普通士兵到连长、连队指导员,九十八名官兵无一例外被人剥掉了军装,用他们自己的皮带、鞋带绑得严严实实,为了防止他们出口示警,特务连士兵干脆又在他们的嘴里塞上了一双臭袜子。

看到自己部队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变成了这个样子,又有哪个指挥官能够无动于衷?

阎镇江走入信息指挥中心,他的目光直直落到被人用自动步枪顶着,老老实实排成一排罚站的二三十名军官。这些军官看到参谋长阎镇长,一个个脸上都扬起尴尬到极点的表情。阎镇江身边那两名助手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得有若见鬼。

阎镇江看着三名被人五花大绑的旅长,沉声道:“你们干得不赖啊。”

熟悉阎镇江的人,都能从这句看似平静的话后面,读出真正的压力。

阎镇江看着那个大大咧咧坐在半圆型观查椅上,明显是这支突袭部队最高指挥官的战侠歌道:“你干得也不赖!”

战侠歌伸手指着他对面的一张椅子,道:“请坐!”

阎镇江坐在战侠歌对面,他仔细观查着战侠歌,战侠歌也毫不掩饰的仔细打量着这个全身都带着一种浩然正气,给了他太多震撼和压力的老军人。

足足对视了三分钟,阎镇江的脸上慢慢扬起一丝满意的笑容,他沉声道:“不错,有资格成为一三六军特务连连长,并把这支由纨绔子弟组成的杂牌军变得真有几分军人气质的非凡人物,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战侠歌挑着眉毛道:“噢?”

“能在我面前保持镇定的军人可真是没有几个!”阎镇江伸手指着那些被勒令站成一排的军官,道:“他们中间有跟了我十几二十年的老部下,也有在某些领域被称为天才的优秀工程师,更有做事圆滑为人老道的玲珑人物,但是他们面对我,都会或多或少会表现得不自然。”

“您可能忘了两件事!”

“第一,我不是您的手下,现在我们在战场上彼此对立,我还是您的敌人!”战侠歌掰着自己的指头,淡然道:“第二,我要提醒您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您是参谋长是少将没有错,但是您现在也是我的俘虏!如果我面对自己的俘虏都要进退失据,那我干脆滚回特务连躲在床上看电视好了,又干嘛没事找事的跑到战场上?!”

阎镇江用别有深意的眼光扫了一眼脸色铁青的三位导弹旅旅长,问道:“你把这场演习当成了一场真实的战争?”

“以色列特种部队之所以可以扬名天下,就是因为他们不断参加战争,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战侠歌道:“我爸曾经告诉过我,军队在和平时期,就是要通过演习来验证战斗力,发现并解决问题,在不断磨练中不断提升综合作战能力。可是现在我们这场演习,却更像是在进行一场早已经设计了过程和结果的走秀,甚至早已经选择出最后的胜利者。我们花了这么多钱,投入这么多部队,搞得轰轰烈烈,最终却是自己骗自己,这样做有意思吗?!”

战侠歌下了一个绝不能算是礼貌的评价:“这叫自欺欺人!”

阎镇江真的笑了,他凝视着眼前这个大男孩,突然道:“小伙子,你已经闯下了大祸,这场演习后我看你在一三六军是呆不下去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导弹部队部队?我这个老头子说话还有点份量,只要你点头,你立刻就可以作为特招生进入导弹部队指挥学院学习,等你从指挥学院毕业后,我会把你调到身边亲自指导。”

战侠歌一听到“特招生”这三个字,就觉得身上涌起一阵恶寒,他连连摇头,道:“您看清楚了,我在这里连您也一起算上,一共绑了一个少将,三个上校旅长,三个上校科长,两个中校科长,十二个中校工程师,十三个少校作战参谋,外加整整一个警卫连!我要真进了导弹部队部队,那还不是自己跳进蛇坑虎穴里了?!”

“而且,您是我的俘虏啊,要是我这个特务连指挥官在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居然被您给反招降了,不要说我手下这批兄弟会当场翻脸,就算我们军长也会被您这一手气得倒翻白眼当场扑街!老爷子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人物,战场上输了就算心有不甘,可不能对我这样的后生小辈使这种反间计啊!”

战侠歌支着自己的下巴,道:“或者您觉得我是那种虽然误入歧途,却仍然算是可造之才的祖国花朵,打算把我投到导弹部队部队中,让我回炉重造?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先向老爷子您说一声谢谢了,但是我这个人就是属倔驴的,最受不了别的打击和白眼,老爷子您总不希望看到在导弹部队部队中,多出一个天天打架,周周进监闭室面壁思过的热血愤青吧?!”

阎镇江怔怔的望着战侠歌,在他的生命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胆大包天行事叛逆,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一旦感受到危险开始全副武装,就可以心思细密得几乎无懈可击的人物。

“经过这场演习风波,你的大名很快就会在陆军上层传开,被列入一级据绝往来黑名单,我想从今天开始,你已经很难在陆军部队立足了。”

阎镇江拍着战侠歌的肩膀,温言道:“你带领一支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杂牌军,竟然可以在不惊动任何周边部队的情况下,攻陷我们有一个特种作战连队保护的信息指挥中心。你是那种不受环境局限,拥有创造性思维,给你一个支点就可以创造奇迹的优秀人才。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你因为这场演习,而被迫离开军队。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没有地方可以投奔而又想继续穿着这身军装的话,到导弹部队来找我!如果你看中了其他兄弟部队,我愿意为你写一封个人推荐信!”

战侠歌凝望着这个带着温和笑容的长者,只觉得心里涌起一股暖流,“那您还是给我写一封推荐信吧!”

当他带领特务连“得胜”归来后,他被直接带到了一三六军军部,杨军长的办公室。

“我和你们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的郑勋校长是相识五十多年,曾经在一口锅里吃饭,在一个班的宿舍里睡觉的老战友!他推荐过来的人,只要没有犯什么大错,我都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这次,你闹得实在是太大了。”

杨军长凝视着眼前这个昂然站立,面上毫无惧色的少年军人,诚恳的道:“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属于真正军人的胆气,我才明白郑勋把你送进一三六军的真正意义。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再一三六军再呆着继续做你的特务连连长,只会把你耽误了!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封推荐信,你去加入其他部队,从基层开始,踏踏实实的学习吧!”

就这样,战侠歌手里有了一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校长郑勋中将的推荐信,有了一封导弹部队部队参谋长阎镇江少将的推荐信,还有了一封中国陆军战斗力最强一三六集团军杨思澜中将的推荐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