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痕 第二十二章 战之挽歌

妖少粉丝 收藏 8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size][/URL] 三个小时后,演习准时开始。 但是就在演习开始的瞬间,主信息处理中心和三个导弹旅失去联络,副信息处理中心和导弹旅失去联络。 导弹部队导弹旅中两个装备了S-300、HQ-2中远程导弹营,一个装备了道尔系统的野战防空营,所有的武器都进入发射状态,但是信息指挥中心那边没有任何指示和情报,这三个导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


三个小时后,演习准时开始。

但是就在演习开始的瞬间,主信息处理中心和三个导弹旅失去联络,副信息处理中心和导弹旅失去联络。

导弹部队导弹旅中两个装备了S-300、HQ-2中远程导弹营,一个装备了道尔系统的野战防空营,所有的武器都进入发射状态,但是信息指挥中心那边没有任何指示和情报,这三个导弹部队防空营,外加一个高炮防空营,眼睁睁的看着蓝军比他们要弱势得多的导弹,狠狠砸到了自己的头顶上。

轰!

轰!!

轰!!!

看着就在自己阵地上落下的飞弹,看着那一团又一团虽然炸不死人却能炸得你灰头土脸的硝烟不断从自己的导弹旅阵地上此起彼伏的飞扬,那几个营长都傻了,呆了,疯了!

一个营长嘶声叫道:“给我打,就算是没有信息指挥中心的情报,也给我打!我们是军人,在我们被演习最高指挥中心判定全部阵亡之前,就算是用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方法,也要给我打下几颗敌人的飞弹!”

一把抢过一名已经被吓傻的作战参谋手中的话筒,那位营长嘶声叫道:“老李,我们这边已经变成瞎子,就算我们把手头所有的中远程防御飞弹都砸出去,也要全部完蛋,现在就看你们高炮营的了!”

高炮营李营长瞪圆了眼睛,他嘶声叫道:“你他妈的放屁,用高炮去打飞弹,也就你这个混帐王八蛋能想得出来!当我们能用肉眼看到飞弹的时候,那些家伙已经砸到我们的头上了,就算打中它们又有什么用,我们还不是一样要完蛋?!”

“我操,你他妈的是被敌人的导弹炸傻了还是炸呆了?!”那位战略导弹部队防空营的营长根本不管他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通过监控系统传送到了联合演习转播大厅的电视墙上。他跳着脚叫道:“现在我们已经死了!要是真的在战场上我们已经都被敌人炸死了!但是就算要死,我们也要死得有尊严一点,就算是用最原始的火炮,我们也要啃下敌人的几颗导弹!在这场演习中我们已经被淘汰了,现在就算是为了我们导弹部队导弹旅的最后一点尊严,我们也要和他们拚了!!!”

李营长一把甩下了自己的军帽,嘶声叫道:“你小子说得对!兔子急了还要蹬鹰了,我们就算是要死,也不能死得那么窝囊!”

“开火!给我狠狠的打!”

随着高炮防空营营长一声令下,高炮防空营这个演习中本来应该作为配角登场的部队,成为了真正的主角!

两个高炮连十六门三十七毫米高射炮全部开火。

李营长跳着脚怒叫道:“我们的肩射单兵防空连死到哪里去了?给我一起射啊!我们的高射机枪都变成废铁了吗?给我一起打啊!!!不要管能不能打中,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要把你们机枪里的子弹,飞弹发射器的东西全给我砸到空中去!!!”

“让开!”

李营长一脚踢开一名高射机枪手,自己跳到高射机枪手席位上,他嘶声叫道:“你们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在二十年前,我们没有装备飞弹没有导弹,只有高射机枪和高射炮的时候,我们是用什么保家卫国!”

子弹、炮弹混合着一群中国军人近乎疯狂的怒吼,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灿烂到几乎可以镌刻到宇宙永恒的弹痕!划出一首又一首悲伤的、必败的却依然壮烈,依然让人目眩神摇得几乎无法自抑的战之挽歌!

就是因为这一支高炮防空营,被蓝军集中火力猛攻的导弹旅,整整支撑了五分钟,才被联合演习指挥部判定全军覆灭!

军事技术绝对过硬,用高射机枪硬生生打中两枚飞弹的李营长,带着全身的硝烟和满脸的泪痕从阵地上撤下来,这位在军队中整整服役二十四年,见证了中国军队从不断走向强大走向高科技化的老兵,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拚命捶打着坚硬的地面,嘶声哭叫道:“这一仗我们输得窝囊啊!如果这是在真正的战场上,我们就是罪人,我们统统都是罪人!!!”

部队彻底全歼,已经失去参赛资格的导弹旅旅长愤怒欲狂的跳上一辆吉普车,只带了一个贴身警卫员就狂冲向信息指挥中心。几乎是在相同的时间,其他两位和信息指挥中心失去联络的导弹旅旅长,也不顾演习已经正式开始,跳上了汽车。现代战争打的就是高技术高数据分析能力,没有了信息中心,他们的导弹还怎么打?!

像那个高炮防空营的李营长一样,用高射炮高射枪去打?!

战侠歌他们戴上红方信息指挥中心警卫连的标志,面对这群自投罗网的大鱼当然不会客气,无论是谁,一率照单全收,绑成粽子。

警卫员一边挣扎,一边嘶声叫道:“你们是哪部分的,你们竟然敢对一位旅长动手!你们这样会给自己惹下很大麻烦,聪明的就快点放开首长!”

一群特务连的士兵大眼瞪小眼的彼此对视了片刻,他们之间突然暴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一位旅长,我真的好怕啊!”

一群特务连士兵恶虎扑羊似的冲上去,把旅长绑得严严实实。

坐在联合演习作战指挥大厅的导弹部队参谋长阎镇江坐不住了,他对自己身边的副手低声道:“小陈你去信息指挥中心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演习已经开始了竟然彻底失去了联系,真是乱弹琴!如果这真是在战场上,我们部队最后的下场只会是全军覆没!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动作,尽量不要引起几位记者同志注意。”

参谋长阎镇江的助手小陈慢慢走出作战指挥大厅,然后飞跳上一辆汽车。

一小时后,战侠歌身边的特务连兄弟看到有一个二杠一星的少校像火烧屁股一样跑到这里,二话不说就先来了一个五花大绑,看到这位同志成了俘虏无论是表情态度还是肢体语言比那三位旅长还要蛮横执着,特务连的士兵又顺手再他的嘴里塞了一块他们用来擦皮鞋的破布。

二小时后参谋长阎镇江的二号助手小刘又赶到现场,守候在外边的兄弟们依法炮制,又给绑得严严实实。

三小时后,纪奉伟跑进信息指挥中心,低声叫道:“连长,外面来了条大鱼,身边还带着整整一个警卫排,怎么办?!”

“到嘴的肉能吐出去吗?”战侠歌翻着白眼道:“这里就是战场,不管他是什么官,敢只带一个警卫排就跑到战场上,那就是找死!叫兄弟们一起上,先给我绑了再说!”

战侠歌根本不知道,他下令绑的,是一个级别和他老爸相同的……少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