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救中国足球,先成立职业联盟——给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的一封信

中国队再一次让我失望了,中国队再一次让全国球迷失望了。或许在几年前,人们还能用怒气不争的话语一泄心中的苦闷,但现在,很多人开始了恐怖的静默,我们像一艘艘时隐时现的潜水艇,将自己的身躯彻底深没入藏蓝的狂潮下,也许只能用见惯不怪来解释这一非常态的沉默。


哀莫大于心死。当中国足球持续性向深渊滑落时,这恐怕是我们最后的谓叹,但我们不能看着中国足球就这么混蛋王八蛋下去,我们不能看着世界第一运动在中国的发展轨迹渐行渐衰下去。因此我有了想写点什么的冲动。


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中国足球发展的成与败决不是一个中国足协和几十家职业俱乐部就能够左右的,中国足球的发展实际上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这需要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俱乐部,球员,教练,传媒以及球迷多方面的共同努力。虽然每个人所担负的责任有轻有重,但作为一个整体,这几个部分决不可分开来看。


正因为中国球迷是中国足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此刻,我想给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伯伯写一封军情紧急的加急信,是为一个80后球迷的一点不成系统的建议吧。


(实际上,在写就这封信之前,面对广大网友的提问,我还是想第N+N次澄清一个疑问:我不是足球记者,你在任何电视台,电台,报社,杂志社都不会找到我的身影,为什么?因为我不是干这行的。)


我现在的头脑有点混乱不堪的感觉,好像20年来关于中国足球大大小小比赛的所有碎片般的记忆都在我脑中来回急速穿行。它们每一个细小的碎片似乎都要疯狂的跳到我的面前。20几年前的519,10几年前的伊尔彼德,5年前的韩日世界杯,所有的信息似乎又都满拧在了一起,像一串沾满尘土的糖葫芦串定在我的眼前。


你看不懂吗,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夸张的描述,是因为中国足球的失败太多,以至于每当我们想起它时,总会有一堆往事像打了一次伏击一样突然掩杀上来隔桌而坐,像眼前午后阳光般的慵懒目光,一秒钟就可以堆积几十年的陈年往事。我有时觉得如果中国足球再这么继续无聊的失败下去,会不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每个月都会有几天是中国足球的失败日。我们已经有了519,320,1117,718,我的上帝啊,才发展几十年的中国足球已经用它耻辱的失败在四个月份中分别刻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痕。


文章很乱,所以,我不太清楚在这样一种精神状态下是否适合写一封比较工整的示意军情紧急的加急信,我也不太清楚自己会不会因为年轻和莽撞而说出一些毛躁且幼稚的话,但我清楚的是:我相信,站在中国足球的立场上,我的表述可能不是最客观的,但一定却是最善意的。至于这封信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那已经不是我所能考虑的事情了。


我必须阐明一点:我不过是个非著名业余球迷,我不是记者,更不是专业的球评,这就意味着我做不到对事物本质由内而外,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深入分析,这也就意味着有可能在某一个自然段或者某一小节,我的文章会出现行文上的逻辑混乱,语法上的错误使用以及思路上的不够缜密等问题,所以,还烦请您多些耐心!


今天,中国足协,中国足球传媒圈,中国足球俱乐部,中国足球球员,中国足球教练员,中国足球球迷,是到了必须抛弃一切私心杂念的时候了,因为我们真的已经没有时间再去鸡鸣狗斗,鸡犬不宁,互相排斥,互相对立了。今天,我们必须达成一种共识,一种对中国足球真正认真负责的共识:中国足球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地带。


今天,一场中国足球越狱的紧急革命行动必须立即展开。因为,当我们发现一支号称史上最强的球队却在一支前苏联遗留部队的轻机枪面前低下高贵的头后,当我们发现一支号称必进四强由海归压阵的国足却第一次以最耻辱的方式小组赛后便打道回府后,当我们发现中国足球的相关人等还在粉饰太平般面对失败说着一些不痛不痒的陈词滥调后。我们终于从美梦中惊醒:海归救不了中国足球,调集全中国几乎全部精英的最强球队却依然难阻打平就出线=打过就出局的阴影怪圈。


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无耻的轮回和周年往复的魔咒发作,几十年前的519就是2004的1117,十几年前的黑色三分钟就是718黑色11分钟的爷爷,6年前那次举国欢庆的用力过猛的故事透支了2004汉家军的所有好运,从2004亚洲杯玉田规思的手球进球开始,中国足球泰坦尼克号般撞上了巨大冰山,并且一直在下沉。


我们无法再继续忍耐下去,再忍耐就是对自己的背叛。我们无法再继续沉默下去,再沉默就是对中国足球的过分忍让,在沉默中爆发是挽救中国足球的唯一办法。


我的观点:中国足球持续性失败的第一原因=涉及中国足球方方面面的人的各自利益没有因中国足球的失败而受到最根本性的影响。


中国足球要有一个明白人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步天地。


看来,苛求天真的人格论根本不是挽救中国足球的良策,只有一个办法:用最严酷的体制改革去约束人的行为——即改变体制。


我同意大眼李承鹏的观点:中国足球的最大问题是体制问题。


然而,在目前一团乱麻的情况下,去苛求立即转变体制恐怕也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情,毕竟中国足球积重难返的烂摊子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它是几十年错误体制运行下的必然结果,那么既然在短期内从根本上无力根治中国足球的旧疾,我们也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最不错的做法——立即推出职业大联盟。


职业大联盟是被欧美各体系成熟的运动项目所完证过的一个运行职业联赛的最佳方式。在中国足球不救不行的今天,参照或者说借鉴欧洲足球先进国家的模本构思的职业联盟就是一种最能立竿见影救中国足球的办法。当然我们也需要考虑到这种模式是否和我们的国情相符,一味的照搬别人的成功模式是否能够稳定地在我们的文化和体制下发挥作用,以及能否摆平各方面利益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我必须说明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么多了,因为我们的大把时间已经被一次又一次的无聊失败所葬送,现在再后退一小步就是深渊,在找不出100%成功发展模式的前提下,还是那句话:选择最不错的办法将成为我们改革的第一选择。


关于职业联盟,我的认识很有限,也只能简单的列举一些肤浅的认识。


意大利的联赛比较健全。与联赛有关的组织包括国家职业联赛联盟与C级联赛职业联盟。国家职业联赛联盟负责管理运作意甲与意乙联赛,C级联赛职业联盟则负责丙一级联赛与丙二级联赛。在具体事务上职业联盟具有独立性,甲级、乙级、U21乙级联赛的具体运作都由职业联盟负责,FIGC(意大利足协,相当于中国足协)无权干涉。


英超联赛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职业联赛。由于对在电视转播权收入分配上的不满,以利物浦,曼联,阿森纳,热刺和埃弗顿“五大豪门”连同阿斯顿维拉和利兹联等传统强队发起运作一个新的联赛,也就是后来的英超联赛。英超联赛在财政上从英格兰足总的体系中彻底独立出来,有了独立的商务开发、赞助谈判的权利,而转播权也不再属于英足总(与中国足球现状有很大的区别),成为了可供英超联赛自己支配出售的权益之一。


J联盟虽说是日本足协下属的一个组织,在经营及管理等方面完全独立。J联盟实际管理者和经营者,一个经济实体。日本足协一般不干涉J联盟内部的事情,因为J联盟和日本足协一样也是一个经济实体。J联盟自负盈亏。


职业联盟的成立通常是球会与足协经济利益和各方面经济利益(我所说的各方面利益未受到本质影响,所以中国足球的改革一拖再拖)的矛盾不可调和的结果,是职业足球的产物。职业化为中国足球带来的效果是明显的,但是中国足球遇到如今的困境时,职业联盟可以成为中国足球的救世主,即使职业联盟在变革的大潮中成立,其效果也不可能立杆见影。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走职业联盟的道路,中国足球将彻底走向毁灭。


以上是我的一点拙见,一个业余球迷的一点很不象话的建议,很有些幼稚肤浅的惶论,很有些不值得一提的粗糙想法,但我是善意的,作为一个为中国足球血流成河的80后球迷,这是我非常痛苦的一次表达,我觉得我再和自己做着一次挣扎般的斗争,其实这篇文章我早在5年前就想写了,但那时我根本无力组织一篇超过2000字的文章,所以也只好一再压后。说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中国足球能够走上正途,希望中国足球能够转危为安,希望中国足球能够尽快良性发展。


最后,我觉得现在是职业联盟成立的最佳时机。尽管成立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在准入机制和一些操作准则上其实与现行中国整体体制发展有一些出入,但总体问题不大;中国职业联赛的确立是是当年红山口会议上国内体育项目体制改革突破口的示范项目,所以职业联盟的成立可以看成是中国足球为体育行业真正实现市场化的一次飞跃式示范,如果说职业联赛的确立是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初期的重要举措,那么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应该是中国足球寻求突破的重要手段,在中国足球已是山穷水尽之时,这一步是非迈不可。


最后,刘鹏伯伯,成立职业联盟恐怕是中国足球继职业化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跃,但由于这是一个新生事物,因此在建立职业联盟之前恐怕还会有很多问题是亟待解决的,这需要国家体育总局的干预和引导,毕竟很多问题单靠中国足协是很难解决的,在此,我以一个普通球迷的身份,恳请刘鹏伯伯能够考虑一下成立职业联盟一事,毕竟这是关系到中国足球发展的大计啊。


我知道此文中肯定有一些相当幼稚的错误和漏洞,而且甚至有一些话说得也不是很得体,但我相信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的目的和全中国球迷的心愿是一样的,都是希望中国足球能够尽快的发展起来。这是我们的最大的心愿。


此致


敬礼!

——一个满嘴胡说八道幼稚肤浅年轻莽撞且只能站在地下室高度的京城球迷


高新华

7月21日 0点22

寓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