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八章 劫谋与湖蓝 61

兰晓龙_零 收藏 16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内容简介] 店主在柜后一刻不停地擦着他的咖啡具,他一直在看着他店里唯一的客人。 零坐在窗前,坐在卅四被杀的椅子上,他面前有一杯水,他啜着那杯水,还有那份报,但他没看那份报。零看着地上的一个孔,湖蓝射击时太近,弹头洞穿头颅后镶进了地板,当然军统们当时就将其挖走了,所以那里现在只有一个孔。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店主在柜后一刻不停地擦着他的咖啡具,他一直在看着他店里唯一的客人。

零坐在窗前,坐在卅四被杀的椅子上,他面前有一杯水,他啜着那杯水,还有那份报,但他没看那份报。零看着地上的一个孔,湖蓝射击时太近,弹头洞穿头颅后镶进了地板,当然军统们当时就将其挖走了,所以那里现在只有一个孔。零看着那个枪孔,静静地啜着那杯水。像零这类久经杀场的人一样,他能看出杀人者当时的射击位置。零坐在那里,让那一幕一次次地在心里重演,直至被痛苦麻木。

“先生,您什么都没要,已经在这坐了一个小时了。”店主走到零的身边。

零看着对方怕事的脸,他很明白一件事,对方不是要钱,而是怕事。

“要杯咖啡。最便宜的。”零说。

“该打烊了。”

“还早。”

他俩不约而同看了看窗外,夜色初沉,确实还早。对一个咖啡馆来说还早。

零在微笑,苦涩的:“您这是个好地方,很安静。”

“嗯。”店主疑虑着。

“您放心,我跟您一样,都是只想……在这安静一下……想个朋友,想个人。”

店主看着零,善良总是能让人信任,何况他发现零的眼晴开始泛潮,开始泛着水光。“好吧……一杯咖啡。”他叹了口气,想回他的柜台后,那是他私人的地方,是零永远也找不到的避风港。

“告诉我。”

“什么?”

“他怎么死的?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店主慌张地想要走开。零拉住了他:“告诉我。他是个好人,所以我很想他……我刚知道他有多好,刚知道我有多想他……其实我一直在想他。求求你。”零的眼睛也许潮湿,但他并没有哭。可店主感觉这个人毫无疑问地是在哭泣,他甚至能听到零的哭声。

“他很老……很瘦。”

零微笑着,放开了手,倾听。

“刚进门时他像个乡下人,可是很快……他是个爱喝咖啡的人。”

零微笑,安静地流着泪水。

“我认识个爱喝咖啡的人,他破产了,在这喝了杯拿铁,十分钟后他跳楼了……这不是爱喝咖啡的人,咖啡不是拿来给人送行的。他不是的,他喝完咖啡还要走很远的路,他知道,一杯咖啡的意思就是休息,安静一下再继续……他坐在那没动就好像走了很远……可谁都看得出来,他要死了,很快就要死了……”店主在一个寒噤中止住,虽然他对卅四有很好的印像,但是他想起了湖蓝。

“杀他的是个什么人?”

店主打算离开。

“您放心,我不是要报仇,没这本事……其实我也根本不知道向谁报仇。”

“是个不爱喝咖啡的人。”

零因这咖啡痴而苦笑。

“他什么都不喜欢,我觉得,怪人,他讨厌……不,他恨别人有喜欢做的事情。”

零眼前闪动着一个狂躁的身影,那几乎是湖蓝给每一个人留下的印像,一颗燥动不安要用黑火把自己烧尽的灵魂。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个不得安宁的人,一个这辈子不知道什么是休息的人。”

店主惊惧,而零木然,他们同时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这店里的第三个人——他换了衣服,他穿得像是上海俯拾皆是的一个都市化的中产者,有一份家业和很多顾忌,他身上再也没有马粪味和硝烟味,但是他仍像军统任何一个制式的成员一样缺乏表情。二十站在那里。

零看着他像是看着自己的梦境。

二十说:“卅四知道会死在他的手上,因为劫谋一定会把这当做对他的考验,劫谋一直想剔除他身上还像人的那点东西。他动手了,就像以前砍掉自己的腿一样。可谁都会为突然没了的东西遗憾的,就像以前他从没注意过他的两条腿,现在却天天想着他失去的那条腿。”

零看着。店主愣着,一种等死的表情。

“卅四做的比我们想的还多,比他份内的多得多。你请我喝杯咖啡好吗?”二十走近了一步,走近了零的桌边。

零机械地说:“两杯咖啡。”

店主愣着。

二十拍了拍店主,他甚至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微笑:“两杯咖啡。您放心,我不是爱喝咖啡的人,是跟他一样,想坐在这里想想朋友的人。”

店主在茫然的恐惧中走开。

二十看着零,零看着二十。零坐着,二十站着。

零说:“我以为你死了。”

二十坐了下来:“还没接到让我死的命令。”

“卅四接到了?”

“在出发之前,他已经给自己下了这道命令。”

零愣着,看着水杯。水杯里卅四在问他:“你准备好为我去死了吗?”

零愣着,看着水杯。

店主麻木地拭擦着器皿,看着他店里仅有的两个客人,二十长得太像他妈的那帮杀人者了,他根本没有去催他们离开的勇气。幸好他们一直只是安静地喝着咖啡,一小口一小口,其珍惜程度符合这位咖啡痴的最高标准。

“把眼泪擦了。”

零低头看着他的咖啡,他没去擦,一滴眼泪掉进他的咖啡里。

两个人静静坐着,咖啡已经只剩下一个底,还有一些咖啡渣。

“如果想问我,现在可以问了。”二十说。

“忽然……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了。”零的每一个字都透着疲惫,那是所有疲惫中最让人无助的一种,因哀伤而生的疲惫。

“那你都明白了?”

“明白……真是够格让人大哭的两个字。”

“你我没有哭的资格。”二十一点不留面子,“你真不是个好特工。”

“从来就不是……所以,为什么是我?”

“荣幸?”

零荣幸到一脸愤怒:“所有都是假的,只有我拿到的才是真的。他们都是为我死的,为这件事,为我这个人,所以……别开玩笑,我开不起玩笑。”

“你像个爱哭又没得哭的小孩,终于碰见了妈妈。可是你搞错了,我不是妈妈,我是爸爸。”二十仍然在玩笑。

零瞪着二十,接近于仇恨。

二十说:“我不知道你把密码放在哪了。”

“它只是冰山一角。这座冰山有多大?反正你知道的比我多,你看见了多少?”

二十又那样笑了笑:“我不告诉你,就像你不告诉我一样啊。”

零沉默,很久才开口:“你从湖蓝手上救了我,从那时候我就想,搞不好我拿到这份才是真的,所以我才能撑到到今天。靠着一个搞不好,没有它我活不下来,没有它我恐怕不会回家。可是,搞不好我应该活下来,因为它搞不好就是真的。”他苦笑得像是在抽搐,“可是你现在来告诉我,它就是真的。我也……”他想着那个词,那个词他一直连提到也尽量避免的。

“快崩溃了。”二十说

零瞪着他。

“卅四说你是这么个人,如果知道别人是在为你牺牲,你早就崩溃了。只有让你猜疑不定,觉得你可能是在为他牺牲,你才扛得下来。卅四说,你想要安宁,可得不到安宁,你就想伟大,比如为别人牺牲这种伟大……你信仰忠贞,几近狂热,你是个外表谦和的狂人。你别瞪我,我不是在夸你,如果我生了一颗你们这样的心,我会认为被诅咒了。你和湖蓝很像,两个永远不要休息的家伙,两个永远不得安宁的人。人生对你们是叫作炼狱的东西,地球是你们脚下烧红的一块铁板。”

“我怎么会跟他很像!怎么会?!”

“卅四说的。卅四还说,经过这件事,也许你能学会点什么,学会信仰和生活不是把自己烧光,学会仇恨不是把敌人杀光。也许你总算能安宁下来,安宁未必就是在小孩子和女人中间麻醉自己,提大包的。”

“卅四说卅四说!卅四又知道什么?一星期他和我说超不过十句话!”

“你这么看一个几年来和你相依为命的人,恰好证明卅四没有看走眼。”

零颓然地坐倒了,对死者的无礼引发了内疚,而他对卅四的内疚是根本无法弥补的,对卅四的无礼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二十依然平静得让人愤怒:“你快崩溃了。搞不好已经崩溃了,零。”

零的确已经濒临崩溃了。

二十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他在零身边停了一会,不是要跟零说什么,而是看着零身边地板上的那个弹孔。对卅四他几乎没表示过分毫的伤心,所有的伤心都要在这一眼中排遣尽了。

零颓然着,他也跟随着二十的视线,这真是让他浑身乏力。

“为这件事死了多少人,你是数不清的。……走了。”

零愕然,并且二十真的是在往外走。

“等等!”

二十停住,没回头。

“我把东西交给谁?一直放在我这……你觉得合适吗?”

“交给我?你对我放心吗?”

零怔住,是的,不放心,谁会对这么个突然跳出来又突然消失的家伙放心?

于是二十走了。

于是零怔着。

寻找一个答案,却掉进一团疑惑,寻求一点卸掉责任后的轻松,却被压上更多重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