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忽然厌倦了杀戮,想起以前的战斗觉得好遥远,有时甚至怀疑那个喜欢在突袭世界里狙击,从瞄准镜里看世界,一瞬间结束敌人生命的警察角色到底是不是自己。

每次,我都静静地抱一支枪,走在角落里看天,看其他人的厮杀,直到有人把我杀死。死亡是个安静的过程,枪声响过,我无声地躺下。然后复活,等待再次被杀。

虽然那一天已经过去很久,可是失去了他,我连拉动枪栓的勇气都不复存在。

我守在这第一次相识的地方,不断重复着生与死,期待有一天,我抬头可以看见那个身影就在我面前。

每次死去的时候我的身体倒下,但我脑海里闪现的却总是另一幅画面。画中的那幅躯体与我的躯体重合,慢慢倒下,心跳一点点消失,但那目光却越发明亮,让我躲也躲不开,瞄准镜里他似笑的脸忽然放大,遮住了我的整个天地。

经常在那几秒钟里我变得混乱,分不清死去的是我还是他,心里的疼是生的证明还是死的征兆。

那天当我被队友抛弃,迷路在这里,焦急地乱窜,忽然抬头看到他,他也是那样似笑地看着我,没有一点敌意,反而让我觉得安全。我犹豫要不要开枪,却只见他转身背对我开始迈步向前走,我放弃战斗的念头,跟他走出那片混乱。分开时,他回头看我,似笑得神情让我迷惑,我看着他离开,心里象多了一些什么。

海洋中继站,这张地图我已经非常熟悉,再也不会迷路,我的狙也用的越来越好,不会被任何人嘲笑。可是每次遇到他,手指都象被施了魔法,不肯按下那秒杀的键。记不清有多少次擦身而过了,每次他都是那样似笑得神情,让我一度怀疑是自己的眼睛或者精神出了问题。

如果没有那次战斗,也许我们会一直这么下去,保守着这个别人不知的秘密。可是这里终究是战场,一定要拼个输赢,而我们作为战士,只有生和死的选择。我们站在不同的队

伍里,期待着这一次像以往一样擦肩而过,可是命运终究没给我们机会。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手指没有如往常一样静止,其实我已经认出那个熟悉的ID,我脑海里已经看着他带着似笑得神情在我面前跑过,可是,枪声打破了所有的梦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那以后,我再也看不到那个突袭的ID,看不到那个脸上带笑的身影,我失去了战斗的欲望,只想在这里一次次体会死亡的感觉。

抬头看天,我会想起那首轻轻的歌,可是他知道吗?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

所以脚步才轻巧

以免打扰到

我们的时光

因为注定那么少


风吹着白云飘

你到哪里去了

想你的时候

哦抬头微笑

知道不知道

本文内容于 2007-8-3 9:26:18 被艾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