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苦囚 沉重的代价-五.一六事件

wnet99 收藏 0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6/[/size][/URL] 一.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曾发生过一桩震惊全国的大案,这就是所谓《“五.一六”反革命集团案》。 这桩公案是江X一伙制造的彻头彻尾的大冤案,成千上万无辜者连“五.一六”是何物都不知道,竟被打成了“五.一六分子”,遭到了残酷迫害。 一九六七年八月上旬的一个晚上9点左右,中央文革记者站北京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6/


一.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曾发生过一桩震惊全国的大案,这就是所谓《“五.一六”反革命集团案》。

这桩公案是江X一伙制造的彻头彻尾的大冤案,成千上万无辜者连“五.一六”是何物都不知道,竟被打成了“五.一六分子”,遭到了残酷迫害。

一九六七年八月上旬的一个晚上9点左右,中央文革记者站北京记者组负责人袁光强,给中央文革打了一个紧急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北京钢铁学院有个叫“五.一六兵团”的群众组织,策划了一起反对周总理的活动。

他们决定今晚零点在北京的新街口、西单、东单等闹市区大街上,张贴攻击周总理的大字报,大字报已经写好,只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张贴。

袁光强还说了几张攻击周总理大字报的标题。他强调这个情况是准确的,“五.一六兵团”策划这个行动,他和北京钢铁学院各派别和他们的头头都比较熟悉,因此各派头头的观点和运动中的行动计划都不避讳他。


由于中央文革小组的放纵,“五.一六兵团”贴周总理的大字报的事件终于发生了。 一九六七年九月,江X一个讲话透露中央文革内部揪出了坏人,而这一伙坏人的矛头是指向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指向伟大的人民解放军,指向新生的革命委员会,五.一六”反革命的活动就是明证。

一九六七年九月上旬,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姚文元发表了《评陶铸的两本书》,登在九月八日人民日报的第一版至第三版。

文章看似批判陶铸的“两本书”,实际上是借题发挥,掀起一轮新的阶级斗争高潮。

姚文元的文章在把陶铸同志打成“反革命两面派”的同时,高呼“举起双手欢呼这场涤荡中国大地的暴风雨吧!”

文章含沙射影地把王力、关锋说成是“五.一六”的组织者和操纵者。

姚文元说:“请同志们注意!

现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

挑拨离间,混水摸鱼,妄想动摇和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五.一六’的组织者和操纵者,就是一个搞阴谋的反革命集团。

这个反革命组织的目的是两个,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

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无产阶级专政主要支柱—伟大的人民解放军。"文章还说:“这个反革命组织的成员和领袖,大部分现在还不太清楚”,“只在夜深人静时派人出来贴传单、写标语”。

二.


姚文元这篇文章代表了“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声音。

后来,江青怀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故意制造“五.一六”反革命集团案,她所控制的中央专案组和“五.一六”专案组,把大批他们不满的人,和“五.一六”分子毫不沾边的人都打成了“五.一六”分子,加以迫害。

江青一伙接过清查“五.一六”的口号,极力夸大这个反动小组织的力量和活动,任意扩大范围,千方百计地混淆和转移清查目标,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们一方面大肆鼓吹查组织、追表格,强迫“坦白交待”,以制造扩大化。

另一方面,又借机把许多反对“中央文革”、反对林X、江X一伙的干部、群众打成“五.一六”分子。


由于所谓“五.一六”的标准,就是毛主席提出的两条:“一是要破坏和分裂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一是要破坏和分裂无产阶级专政的支柱--伟大的人民解放军”。

这两条从原则上讲并不错,因为“破坏和分裂”党中央和人民解放军还不反动、还不要打侄倒吗?

但是,第一,什么是“破坏和分裂”并没有准确的界定。

第二,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包括哪些人,反对某些元帅和将军是否算“分裂”解放军?也没有明确的规定。

因为这两条有很大的随意性,可以予完全不同的解释。

因此,有些地方或单位的两派组织乘机互相攻击、互指对方为五.一六分子。

一些四.三派组织和他们的领导人也没能幸免,梁荫宗更是首当其冲,被报纸点名重点怀疑成五.一六分子。

他们供若神明的伟大旗手.在关键时刻.给了四.三派狠狠一击。

李晓剑因为年纪小,加入铁军比较晚。

和那些大学红卫兵领导人,中学四.三领导人关系不密切,才幸免于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