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熙川!黑人团之战(五)

iji5000 收藏 15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熙川黑人团之战(五) 扬帆在中间,其余四个人分别围拢在“杨上尉”的周围,慢慢悠悠的靠进了直升飞机! 四个南朝鲜的士兵在直升飞机的周围担任着警戒任务。为首的一个身子歪靠在直升机的机身上叼着烟卷儿看着围墙那边的南朝鲜兵在收拾狼狈不堪的战场。不时的和身边的人嘀咕着什么东西。看见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熙川黑人团之战(五)

扬帆在中间,其余四个人分别围拢在“杨上尉”的周围,慢慢悠悠的靠进了直升飞机!

四个南朝鲜的士兵在直升飞机的周围担任着警戒任务。为首的一个身子歪靠在直升机的机身上叼着烟卷儿看着围墙那边的南朝鲜兵在收拾狼狈不堪的战场。不时的和身边的人嘀咕着什么东西。看见扬帆装扮的美军上尉晃悠着走了过来赶紧整理整理衣服站直了。

“你们在干什么!”扬帆用英语冲四个即将倒霉的家伙喊着。

四个人相互着对视却不知道扬帆嘴里的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们是干什么的?”朴栋勋看见他们对扬帆的提问表现的迷迷登登。只好自己再硬着头皮出来。

“我们是顾问的警卫人员!”为首的南朝鲜军人也是个少尉军衔,抬头看见朴栋勋对自己大吼,颇为不满的哼了一句。

朴栋勋小声的把话翻译成“英语“告诉给扬帆。

康健看看自己的周围,不到六十米左右的地方南朝鲜人还在收拾残局,院墙的那边有一扇大门半开着。显然是这个小楼的后门,再看看这边,直升飞机的十米左右还停着一台吉普车,车上一个南朝鲜士兵正摆弄着电台。

“你们是干什么的!”为首的南朝鲜士兵看了看朴栋勋的少尉军衔,又看了看那个扬帆的上尉军衔。“请问是谁允许你们靠近直升飞机的?”

“我们是黑人团的!”朴栋勋看见扬帆听了自己的翻译后只是表现了轻蔑的意思,并没有告诉老朴该怎么回答,完全交给了自己,恨扬帆恨的有些牙根儿痒痒。硬是把一个伙夫逼成了侦察兵,还要乔装改扮。

“哦!黑人团?”为首的南朝鲜的少尉皱了一下眉头。“那个让我们的直升飞机白在天上哼哼了几个小时的部队?一个只会旅游的部队?”

“谁叫你这样和上级说话的!”朴栋勋站着开始朝语的训人了。

“一个美军上尉算什么?我们的顾问先生可是一中校。我只对他的安全负责。”

“你问他说的可是布莱恩中校么?”谢志涛突然想起小分队在凌晨对敌人师部突然发起进攻的时候抓到的那个俘虏布莱恩,便悄悄告诉了老朴,老朴又忙不迭的翻译给扬帆听。惹的一直没有事儿干的康健不断四处张望,同时手里刚刚从战场上随手拣的一把冲锋枪咯吱咯吱的响。

“那么你的布莱恩中校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朴栋勋在假装听了扬帆一通英语以后回头问了问那个负责警卫的少尉。

“不太清楚!这里是我们的临时驻地,我们是负责直升机的安全的。布莱恩长官说我们几个的任务就是看守这台直升机。”为首的少尉看了看这几个莫名其妙走到直升机飞机旁边的人到底是有什么意图。

“我们来借用一下直升机。”扬帆突然用中文笑着对他们说。

显然几个南朝鲜的军人并没有一下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刚刚是用中文和自己说话,正一愣神的时候,康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从腰间抽出了手枪顶在少尉的肚子上,脸上标准的笑容,一个苦笑不得的笑容。示意少尉不要乱动。

其他几个人看见对面的人突然凑到了自己长官的身边,正要端枪和朴栋勋他们对峙。却发现李成龙的冲锋枪的枪口正对着他们得意的晃悠着,几个人一眼就能看出李成龙的冲锋枪在连发状态,一扣扳机随便划拉一下子自己就要交代在这了,也马上老实起来。枪口还没有等到抬起来就马上落了下去,最后全叫谢志涛给顺走了。

“他们老实点儿!上飞机。”李成龙一把拽开了直升飞机的舱门,然后自己先一个箭步的蹿上了飞机。

四个南朝鲜的倒霉蛋被陆续推推搡搡的弄上了飞机,然后被康健一手刀几个砍迷糊以后,五个人发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事情,叫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李成龙和康健两个人牢牢的把持着机舱门,谢志涛和扬帆开始用飞机上找到的绳子困俘虏。朴栋勋在翻俘虏的身上有什么有点价值或者可以利用的东西,结果五个人几乎同时停了下来。

“妈的!谁会开直升飞机!?”李成龙马上意识到自己虽然上了飞机但是飞机还他娘的稳稳当当的停在人家敌人堆里呢。

“我不会!我是个火头军!”朴栋勋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始翻俘虏的口袋,翻出几张卡片!然后大概浏览一下就胡乱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别看我!你和我在军校是同学!你不会的老子也不会!”谢志涛也继续捆俘虏。

“哎!我可没有那两下子!我是陆军!而且!是步兵!”扬帆更是回答的干脆。

四个人同时把头扭向了康健!这里只有他是特种兵出身!想必应该多多少少比这四个步兵老大哥对这个老古董有些接触或者了解吧。

“别看我了!我进特种部队才几天!直升机机降才刚刚接触!开直升飞机是压根就没有那本事!”康健觉得有点尴尬!然后也没有办法的摇了摇脑袋!

“妈的!早知道抓个飞行员过来了。”谢志涛试验试验自己是否把俘虏捆结实了!“要不把他们整醒问问?”

“算了!我们还是想办法跑路吧!把直升飞机炸了。狗日的别开着飞机追老子就不那么好玩儿了。”李成龙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赶紧想办法去回合丁建伟他们,先冲出熙川,在熙川南看能不能找到阻击敌人的地方。那才是主要的任务。

“把那台吉普车搞下来!”康健一眼瞄上了直升飞机不远的那台吉普车。上边那个南朝鲜的士兵还正带着耳机背对着他们在喊着什么!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几个站岗的人到底跑哪去了!

“妈的!谢志涛用手榴弹在其中一个昏迷的俘虏身体下面压好,然后跟着打开舱门的康健一起想吉普车那边冲了过去,很快两个人接近了吉普车,谢志涛一个箭步跃上吉普车,右手顺手去捂那个人的嘴!左手一搂抱死那个人。康健也同样蹿过去打算用匕首打算让它和那个正在惊讶的南朝鲜人的脖子接吻。两个人再次几乎同时下手,对付一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啪!”

康健的匕首刚刚插进那个人脖子旁边的动脉的时候,一声枪响,子弹插着谢志涛的头发飞了出去。

匕首上还在加力的康健顺眼撇了一下,冷汗马上下来了!没有想到那个南朝鲜的士兵怀里居然还抱着一只卡宾枪,在被谢志涛捂住嘴,搂住身体,自己即将扎下去的时候,挣扎中下意识扣动了扳机。

枪声马上震动了在大院的另外一边还在收拾残局的敌人,几乎所有的敌人都在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马上就发现了直升飞机和吉普车那边的人。在看到吉普车上的康健和谢志涛以后更是有人端着枪开始向这边冲了过来。

“操!”康健顺手从刚刚断气的敌人怀里把卡宾枪拔出来,几乎没用瞄准就开了一枪,对面一个端着冲锋枪的家伙惨叫着倒了下去。

“快!李胖子!老朴!”谢志涛一脚把在驾驶员位置上的敌人尸体踹下去,然后跳进去,抓住方向盘,迅速的把车打着。“快点上车。”

先是朴栋勋,然后是扬帆几乎是同时从直升机的机舱里跳出来蹦到吉普车的后坐里,两个人手里的武器也开始朝着对面的敌人开火。敌人在惊慌之后也开始朝着这边开枪,越来越多的敌人从小楼里和中间的门楼里冲进了大院儿里。看样子大概50多个人。

李成龙稍微迟缓了一下,但是出来的时候手里的冲锋枪却背到了身后,手里居然端着加了一挺加装了弹链的机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李成龙手里的机枪欢快的向对面冲过来的敌人喷吐着火舌,虽然准确性因为李成龙的奔跑和自身的重量,准确性大大的降低了,但是如同下雨一般瓢泼过去的子弹顿时压制了敌人。

吉普车迅速转向对着大院后门的方向,李成龙打光了自己手里的机枪弹链以后把枪一扔,一手扶着车后箱板,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吉普车。

在李成龙刚刚翻身上车的同时,谢志涛也狠狠的把吉普车的油门一脚踩到低,吉普车迅速的向大门的方向冲了过去。

转眼就冲出了大院,上了公路,摆脱了大院的追兵,却发现公路的北面方向看到了大量的敌人蜂拥着向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显然是刚才的交火吸引了这么多的敌人来看情况。

“完了!怎么也冲不出去了!”谢志涛看见迎面冲过来的大群敌人,只好硬着头皮硬冲过去,甚至摸了一下装在口袋里的手榴弹。“能就冲出去!不能的也不能叫敌人抓活的。”

“放屁!别说那晦气话!”朴栋勋给自己的卡宾枪换了一个新的弹匣。“他们不一定就知道我们是他们的对头!看伙夫的!”

说话的同时!朴栋勋几乎是在吉普车上站直了身子,用力的摇晃着卡宾枪,同时大声的用朝鲜语喊着什么,手还不断的朝着刚刚冲出来的大院方向挥舞着。

李成龙和康健看见身旁边的朴栋勋在用朝鲜语高喊,也不在的老朴在高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股过来的敌人未必现在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呼啦啦跑过来的南朝鲜士兵没有在吉普车前做任何停留,而是纷纷越过吉普车向大院的方向跑过去,同时扬帆也跟着凑热闹一般的站起来冲着几个在南朝鲜士兵身后的美军士兵大声的喊着。

“弟兄们!那个院子里有敌人的参与分子,我代表布莱恩少校命令你们带南朝鲜的蠢猪们去消灭他们!夺回那架直升飞机”

乱哄哄的现场也实在没有人注意扬帆的口音是标准的书本味儿!相反几个原本懒洋洋的美军士兵也纷纷抄起了家伙跟着韩国士兵开始前进了。

看见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越来越少了,谢志涛暗自吐了口气儿!然后再次加快了车速。向南驶去。

朴栋勋一屁股作到车座上,不断的用袖子擦自己脑袋上的汗,扬帆则更兴高采烈转过身去向已经越过自己的敌人大声的下着口令,一时间“前进开火”的命令声源源不断的从吉普车上发出去。

“差不多了!”康健回头笑着看着扬帆。“你小子还有两下子!装个上尉跟装孙子那么简单!难怪演习的时候把我们38的一个连带的蒙头转向在大山里找通缉犯。难怪恼羞成怒的那个连的团长给我们中队长走后门叫我们把你抓回去。”

“过奖!过奖!”扬帆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众将们”浩浩荡荡的冲向大院的方向,“现在看来,指挥红军部队抓一个通缉犯真是没有啥意思!这次多过瘾!这次俺可是指挥美韩联军!不!是指挥联合国部队了!哈哈!”

“别扯淡了!小心下次遇到希腊营或者土尔其旅的!你小子喊破喉咙估计也未必有人去能听你老人家的!”李成龙嘴上虽然埋汰扬帆,但是却对这个团部的通讯兵,文艺骨干,文化学习标兵暗自佩服!换成是自己!没准现在就打算一手光荣弹,一手冲锋枪的和敌人玩儿命死拼了。“谢大炮!你注意观察一个电线竿子旁边的胡同!丁建伟在那边儿在等我们呢!”

“放心!”谢志涛一面快速的开车,一面也在注意观察车头前边的情况,不时的有零星的敌人冒出来看个热闹,也有为数不少的南朝鲜士兵在拆帐篷或者整理东西,好象有什么大的行动一般。

“放心个屁股!”李成龙回头看了看大院的方向,“别他娘的跟上军校一样!穿插到女生的宿舍里去我就谢天谢地了!”

“滚吧你!那次要不是你坚决执行命令!我能带着人冲进人家女生的宿舍里吗?还好意思提?”谢志涛乐着骂了李程龙一句。

“那他妈的还不是那个缺德的学院教员在折腾我们?我他妈的能……”

李成龙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儿!就听见他们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停顿了几秒以后马上又跟着响了一声更为巨大的爆炸声,然后是各种型号和口径的轻火器射击的声音。

“敌人搬动被打晕的俘虏身体,下边的手榴弹爆炸了!后一个响儿估计是直升机的爆炸声这下不用担心会有人用直升飞机在天上按着我们的脑袋找我们的晦气了!”康健笑着坐正了身子。“可惜可惜啊!要是有个人能会开直升飞机,我们这个时候没准就能在天上用机枪居高临下扫射那些倒霉蛋儿了!不过现在他们自己狗咬狗也不错!这样我们还省了不少力气和经历,而且安全!符合市场规律!哈哈!”


扔下大院里的混乱的敌人不管,吉普车在乱哄哄的熙川城里飞快的向南行使着,谢志涛一边驾驶着吉普车,同时不断和旁边的朴栋勋寻找着丁建伟他们藏身的那个胡同,很快就发现了李成龙说的那个胡同,不过胡同口却站着两个背对着他们的南朝鲜军人,更叫谢志涛惊讶的背对着他们站的那两个人居然带着白色的钢盔,胳膊上还佩带着白色的袖标。

“宪兵!敌人的宪兵!”朴栋勋一眼看到了那两个白色钢盔上写着的朝鲜语,“难道被发现了。”

“不管他!在胡同口停车,不行就开火!”这个时候李成龙也不知道到底胡同里是什么情况,看样子两个敌人的宪兵估计是发现了胡同里那群很不合群的“南朝鲜士兵”了。

吉普车在胡同口急刹车停下,康健翻身跳下来准备不行就跟敌人的宪兵来横的!结果两个宪兵摸样的人一回头却叫康健哭笑不得。

带着钢盔的两个人居然是唐强和崔德洙两个人。

“你们两个这是胡闹什么?站在这里是不是等着招风!”李成龙看见两个人暗自得意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

“同志!请出示你的驾驶证,和军人证。”唐强还装正了八经的样子向开车的谢志涛小声的要证件,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滚吧!”谢志涛从车上跳下来。“情况怎么样?”

“还行!就是来了几个敌人的宪兵来找晦气,叫我们陈班长和李羽尘给收拾干净了!”唐强敲了敲脑袋上的白色钢盔。

“别说没有用的了!”李成龙看了一下手表,“进胡同!!有事儿大家商量一下!”

留下朴栋勋带上唐强的钢盔和袖标!和同样懂朝鲜语的崔德洙一起继续冒充宪兵在胡同口把风,剩下的人全部进到胡同里。

“都回来了吧!”陈人芳早就看见淅沥哗啦的进来好多人,扫了一眼看见了谢志涛和康健,但是却没有发现朴栋勋。

“恩!”李成龙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那张地图。“联系上刘飞没有?”

“联系上一次!按照实现商量好的!他们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现在还在寻找位置!”刘汉卿在驾驶楼里探出个脑袋小声的回答着。

“敌人那边呢?”谢志涛听说刘飞还在寻找位置,也有些担心敌人的情况。

“敌人在陆续的集合!明语呼叫可以听出北面好象发现大规模敌人的情况,应该指的就是你们38军的部队。但是是撤退还是进攻就不知道了!暗语呼叫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在说的是什么!”

“抓的俘虏呢?”康健扒着车箱板看里边的情况!两次突袭抓到的南朝鲜军官和美军顾问都被捆的跟个粽子一样扔在车里,嘴里不知道给塞上了谁的臭袜子。受伤的顾问已经处在半昏迷的状态,倒是康健一枪托打晕的南朝鲜俘虏却醒了。借着已经微微亮起的天色正看着用枪顶着他的人,在撇到康健的脸的时候更显得情绪激动,身体猛烈的扭动起来,看样子是拼命想挣扎。这个动作让康健更觉得这个人很熟悉,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见过。

“这个人到底是在哪见过呢!他这种眼神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康健略微一思索想了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种眼神。是在妙香山上!自己用缠了医用脚步坑那几个俘虏的时候见过的眼神。

这家伙不是应该死了么?康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利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居然成功的挣脱绳索逃脱了自己的土制延时炸弹?

“愣神干什么?”扬帆看见康健的样子有些奇怪!自己也探头一看!很快就认出了那个南朝鲜的军官。“这个不是!不是我们……”

“恩!先不要管他!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好好审问审问他!我就不信邪门了!这小子每次都那么命好?”康健一松手从车上蹦了下来。

在看俘虏的一段时间的同时,李成龙和谢志涛也仔细在研究着那张地图。两个人不断的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不时的点头确认地图上标出的路线和方位。

“看来有必要必须找到画出这张地图的敌人了!不管他是何妨神圣!我们必须敲掉他!”李成龙一张拍到地图上。

“恩!不要想找到这个人的位置确实不是件容易事!”谢志涛站起来看了一眼地图!又看了一眼胡同外时而跑过乱哄哄的敌人。“我们能否冲出熙川城都个未知数。袭击敌人的师部还得到了假情报。难道真的叫老子在这里丢人不成!”

“我们在袭击黑人团的时候不是抓了一个俘虏么!既然他是在地图旁边!他就一定知道标注地图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也一定那个黑人团的主力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已经快5点了!我们先冲出去!一旦到了相对安全点的地方马上审问俘虏!想尽一切办法家俘虏把嘴给我撬开。”

“恩!全体注意!”谢志涛感觉也只能先冲出去再做打算!“准备随时开火!我们冲出去!”

命令一下!两台卡车上纷纷响起了更换弹匣的声音,拉枪机开保险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兵们都在准备自己的武器随时能疯狂的扫射,给自己的卡车打开一条血路。

谢志涛和康健两个人上了吉普车,朴栋勋和崔德洙站在后座上。回头看了一眼车上严阵以待的战友们,两个人相互用拳头顶了一下。

“哥们!我们杀!”

吉普车做为引导,两台卡车随后紧紧跟随,加上吉普车上的两个宪兵,外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小规模的部队在执行任务。但是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孤军深入的中国部队,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

车队一路颠簸的到了城郊!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5点半了,李成龙开始着急了!更着急的是谢志涛,因为真的老娘家没有在今天早上发起对熙川的总攻击的话!敌人在7点就要开始向南逃窜了,更让人心急的是刘飞那边绕着熙川到了熙川以南却没有在沿线的公路上找到一个可以适合阻击的阵地,目前还在继续寻找,一时也没有联系上。

车队飞快的行驶,转眼前边看到了一个敌人的检查站,大概十几个敌人在沙包后边休息,四个人在公路上看见了车队!赶紧挥舞着小旗让车队减慢速度接受检查。

“妈的!冲过去!没有工夫和他们在这扯皮!十几个小高丽棒子怕个屁!”谢志涛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速度!直接冲向检查站的横杆。

挥舞着小旗儿的南朝鲜兵看见车队根本没有停下来接受检查的意思,赶紧大声警告车队不要继续前进了,然后见没有效果就把枪端了起来。

康健迅速的端起卡宾枪瞄准了为首的一个班长摸样的家伙先开了枪,枪声过后那个人的脑袋上喷溅出一股污血,身体随着子弹打破脑袋的作用力往后飞了一米左右。

谢志涛正打算撞破横杆冲过去,不料对面敌人胡乱的射击打中了吉普车的前轮胎,车子一时失去了控制,一头撞相敌人的沙包那边。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陈人芳和林雨宏两个机枪手的机枪同时也喷射出了火舌,瞬间覆盖了公路两侧的敌人工事后来不及缓过神儿来的敌人。一时惨叫不止,血花四溅。两台卡车迅速接近了路卡。

“咣!”最前边的失去控制的吉普车在谢志涛的努力下终于准确的撞上了最靠近车队的一个沙包半环行机枪阵地上停了下来。康健借着在车上的惯性,飞身跳进了工时里!一脚踢翻一个刚刚哆嗦着抓过重机枪的南朝鲜士兵。顺手一枪托砸到那个人的钢盔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