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普通一兵的故事 一.开始军旅之路 二.初入军营

小兵1979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5/[/size][/URL]   我从车厢里往外望,已经有好多军人在树下或站或蹲着,他们是各个连队派来挑选新兵的干部和班长,当时天气比较冷,只见他们有的在抽着烟,有的在哈气跺脚,见了我们车子的到来,他们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向我们迎过来,也许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吧!我们下了车,旁边有一栋大房子,我们被带进进去了才知道这是团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5/


我从车厢里往外望,已经有好多军人在树下或站或蹲着,他们是各个连队派来挑选新兵的干部和班长,当时天气比较冷,只见他们有的在抽着烟,有的在哈气跺脚,见了我们车子的到来,他们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向我们迎过来,也许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吧!我们下了车,旁边有一栋大房子,我们被带进进去了才知道这是团里的大礼堂,里面很宽敞,主席台上放了一排桌子,桌子后的墙上左右分列着两排火红的八一军旗,军旗中间架着威严的八一军徽.

带队的一名中尉还没安排我们坐好,来挑选新兵的干部班长们就迫不及待的围过来了,他们围着自己相中了的新兵,在提着各种问题,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就把档案挑出,把人领走,就好象市场上买东西一样,挑挑拣拣的,首先被看上了的就是那些高高大大,长相还算端正的,我刚想找个位置坐下,就有个少尉来问我是哪的啊,有什么爱好的,等等...我一一做了回答,看来对我觉得还满意,就叫站他旁边的一位班长去把我的档案带上,让我跟他走,就这么简单,定下了我未来生活两年的下一站,这时我才知道他是位排长,当时礼堂里还有好多新兵呢,看来我还不算差啊,这么快就被挑走了,呵呵...

我们走出了礼堂,班长让我把行李给他,他帮我提,说是我一路坐车辛苦了,可是才刚来就叫班长帮我提行李,我怎么好意思呢?连忙摆手说:"不了,不了,谢谢班长,我不辛苦,还是我自己来吧."班长不由分说的来接过行李,说:"还是我来吧,照顾新同志是我们部队的传统,也是我的责任,你别客气."我还待要说什么,排长对我说:"新同志,还是让班长替你拿吧,你一路坐车也辛苦了."这时候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就说:"好吧,谢谢班长."可是我心里真的感觉很温暖,我们一路聊着走回连队,排长也做了自我介绍,这时候我才知道排长姓刘,是河北人,将担任我们新兵排长,班长姓武,是云南人,是我们新兵排的副班长.

团部离连队不远,走路大约10多分钟就到了,我们很快回到了连队,排长安排好我的床铺,这时我看见黑呼呼的屋子里床铺还有好几个空位,新兵还没到齐呢,然后问我饿吗,准备泡面给我吃,说实话,这时确实感觉肚子饿了,也就不客气的说是有点饿了,排长泡好面,小声叫我吃好了早点休息,别影响其他新同志休息了,明天可以睡够了在起床,可以晚一天在出操.这是我在部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自己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的机会,以后可就在也没机会了.

吃完了面我就上床睡了,躺在床上的感觉真舒服啊,我很快就睡着了,在梦中,我又回到了温暖家.

这是12月11日晚,这是我在部队过的第一个夜晚,我终身难忘...

第2天我起床的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了,睡了一晚真舒服,起床的时候其他新兵都还在训练呢,看见我起来了,一位班长走过来亲切的对我说:"你好啊,怎么不多睡会啊,昨晚睡的还好吗?"我连忙回答:"睡好了,睡好了,现在大家都在训练,班长,我参加训练吗?那位班长笑呵呵的对我说:"我是你的新兵班长,我姓冯,你可以叫我冯班长,现在你暂时可以不参加集体训练,你先去刷牙,一会我先教你叠被子."

等我刷牙回来班长就开始教我叠被子,大家知道,部队叠被子要求很高,要把蚊帐,战备小包等物品叠在被子里,被子的四条边都要平直,简单的说就是要求把被子叠的象个豆腐块似的,班长都我说:"你可别小看了这叠被子,当兵2年,你要是连被子都叠不好,那你的兵也白当了,你可要好好的练啊,连队经常都要检查评比内务卫生的."

冯班长先给我叠一遍让我仔细看,然后把方法诀窍告诉我,让我自己先练习,看班长叠倒是很容易,三两下被子就叠好了,有了个大概的形状,只是因为我的被子是新被子,棉花都还很松,现在还叠不出班长他们被子的标准,要想真正把被子叠成象豆腐块,那还要花好大功夫把被子的棉花压平压实了才可以,这需要时间,所以好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新兵没事的时候就拿张小马扎使劲的压被子,整被子,就是为了把被子棉花压实,有的新兵还悄悄把水洒在被子上,这样叠出的被子就有棱有角的,这很好看,不过班长不允许,因为这样被子不容易干,我们睡觉的时候盖在身上对身体不好.

过了几天,和我同年的新兵们逐渐来齐了,冯班长就帮我们理发,他理的可快了,拿把电推剪在我们头上过一遍就好了,两分钟不到就理好一个人的了,效果如何是可想而知了,其他老兵都是平平整整的板寸头,看上去很精神,只有我们新兵看上去傻忽忽的,个个都是圆溜溜的脑袋,因为理的不齐,头上还有一道道的沟,现在回想起来就好笑,要是走在大街上人家都说是神经的了,谁能想到军人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啊!不过当时在部队的新兵人人都这样,营区里也没女孩子,没人会取笑你,慢慢看着习惯就好,也不觉得难看了.

一直到后来我们分班排了,可以到营部的理发室去理发,营部的理发员理的都是标准的平头,我们才摆脱了那个傻样,逐渐有了点解放军的样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