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51章 绝地猎杀(4)

flxlrh303 收藏 50 1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在狂风怒吼中,“噗”,“噗”两声轻响没有惊醒屋中的人。冷血伏在黑暗的一角静候一会儿,发现没有动静,就借着朦胧的夜色,打开山庄的大冷门。 冷血一挥手,打个战术手语,就领着“特战队员”扑近大厅门口。冷血突然用力推开门,人却无声无息滚入大厅,大厅中亮着盏节能灯,没有人。 在朦胧的灯光下,冷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在狂风怒吼中,“噗”,“噗”两声轻响没有惊醒屋中的人。冷血伏在黑暗的一角静候一会儿,发现没有动静,就借着朦胧的夜色,打开山庄的大冷门。

冷血一挥手,打个战术手语,就领着“特战队员”扑近大厅门口。冷血突然用力推开门,人却无声无息滚入大厅,大厅中亮着盏节能灯,没有人。

在朦胧的灯光下,冷血发现九个“特战队员”紧张得腿发抖,脸色苍白,而许昆却镇定自若。

大厅没有房间,冷血作个散开,搜查的战术手语,指挥他们提着枪,上二楼和三楼,逐个房间搜索。

冷血先潜近二楼一间房间,这间房间有微弱的灯光透出,还有些令人心跳加速的呻吟声隐隐约约传出来。

冷血用手推推门,房门锁着。冷猛地一脚踢过去,“嘭”的一声,房门被踢烂,冷血已像箭一般飙了进去。

在节能灯柔和的光线下,房间唯一的大床上的棉被高高隆起,棉被还在动,冷血还听到荡人心弦的呻吟声。

床上的人猛然间听到巨响,马上掀被而起,露出两具赤裸裸的雪白的躯体。当然是一男一女的两具裸体,男的是中年人,他的反应速度很快得和他的年纪不相称,手上已赫然握着支黑亮的手枪。

可惜他面对的是冷血,男的枪还没有举起来,冷血的冷拳已砸到他的面门。

他还没看清周围环境,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眼前就一黑,金星乱冒。脑袋轰鸣,犹如上千只蜜蜂在他的耳朵边狂舞。鼻梁狂痛,鼻子猛酸。他的眼泪,鼻涕,鲜血从他的脸上激喷而出,犹如打翻一个五味瓶。跟着他只觉得手一轻,手中的枪已到冷血的手中。

“啊”,女的发出能穿透耳膜的尖叫声,身子颤栗发抖。随着她的狂叫发抖,胸前两堆雪白的大肉团在剧烈地晃动,在柔和的灯光下,幻起一圈又一圈的乳波肉浪。

冷血视而不见,冷拳又挥出,女人的惊叫声嘎然而止,晕了过去。

冷血把中年男人扯下地,把棉衣抛在中年男人的身上,叫他穿上,用鞋带把中年人的双手捆绑在背后。在冷血的枪威逼下,中年人乖乖就范,不敢轻举妄动。中年人这时才看清冷血,见到冷血毫无感情的如饿狼般冷峭的目光,不知是冷还是什么原因,不禁狠狠打个寒颤。

冷血抽出男人的皮带,把女人捆绑起来,嘴里塞一只他们穿过的臭袜子,然后用被子把女人盖住。动作流畅麻利,用了不到20秒钟。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接着又是几声枪声,枪声在深夜显得很刺耳。

冷血一拳把中年人打晕,提枪滚出房间,向枪声响的方向奔去。

冷血刚想冲上三楼,就见3号王保扶着7号队员,许昆和其他队员押着两个衣冠不整的像保镖样的青年男子下来。

7号队员脸色灰白,胸膛有两个弹孔,鲜血正以缺堤的速度往外喷涌。3号怎样按伤口也阻不止鲜血的喷涌,鲜血把3号的全身都喷湿了。

3号王保架着7号赶到冷血面前,悲叫声:“冷经理。”然后就说不出话来。冷血叫3号把7号放在地上,冷血一看7号伤势,虽然不是正中心脏,但在这穷乡僻壤,就知道7号没得救了。

冷血对3号他们摇摇头,脸露悲伤之色。他虽然对3至9号没有一点感情,在内心里也恨不得杀了他们为马副队长报仇,但在此情况下,不能不演戏,否则会令他们心寒和怀疑。

7号在地上猛地抽搐,痉挛,辛苦万状,嘴巴轻动,吐出一口口的鲜血,却发不出声音来,正用求助的目光瞅着冷血他们。

冷血读懂7号的意思,举枪就射,“噗”的一声轻响,7号的双眉之间留下一个深深的血洞,好像在对冷血说谢谢。

3号望着停止抽搐痉挛的7号,惊讶而有点愤怒地问冷血:“冷经理,你怎能这么做?”

许昆说:“这是减少7号痛苦的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了,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冷血冷冷地说:“如果我是这样的情况,请你也向我开枪。”

冷血说完就蹲下身子,用手在7号露出解脱眼神的双眼上轻轻一抹,7号闭上了眼睛。

同是军人出身,即使是从二线部队出身的3号他们也知道冷血做得对,许昆说得没有错,只是面对朝见口晚见面的同事下不了手罢了。他们看到冷血面不改色地向昔日的同事开枪,心里都暗吸一口凉气,如果冷血是他们的敌人,他们肯定寝食难安。

冷血叫王保把二楼那个中年人押出来,冷血不用问就知道中年人是管家,他让络腮胡子辨认指证只是想更加证实一下。

冷血冷冷地问三个俘虏:“谁知道新州仔的训练基地在哪儿,谁就有活命的希望。”

中年管家把眼闭上,对冷血的话不理不睬。

冷血把目光转向两个青年人,寒声说:“我数三声,你们不开口,我就开枪。”语句冰冷得如千年不化的寒冰。

灯光下,冷血脸庞更白皙,脸容更冷峭,脸庞如大理石雕像般坚硬寒冷。剑眉入鬓,鼻子高耸,嘴巴紧抿,倔强地微翘着。双眼眯成最危险的针锋状,在明亮的灯光下,射出饿狼般的幽幽的寒光,不带人类丝毫的感情色彩,望之令人胆颤。

许昆他们都狠狠地打个寒颤,那两个青年保镖更吓得缩成一团。

“一!”

“二!”

“三!”

没有人说话,冷血抬手就一枪,“噗”一声轻响,一个看上去比较强悍不怕死的青年保镖的心脏中弹,鲜血狂飙而出,接着手脚在地上猛地抽搐,痉挛,最后渐渐停止动作。

另一个青年保镖见冷血如此冷血,骇呆了。

此时的冷血面容依然冷竣,杀了一人毫不变色,犹如地狱派出的专收割人类性命的使者,许昆他们也被冷血的冷酷无情震慑得手足冰冷。

这也是冷血想要得到的效果,早点吓破他们的胆子,把自己的狠、辣、毒深深地烙印在这些人的心田里,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到冷血和霍展鹏决裂时,这些所谓的军队败类就不敢对冷血作战。

冷血还在毫无感情地数数。

“一!”

“二!”

“我说我说,”另一个青年保镖骇得尿液不争气地顺着裤子流下来,大厅马上有一股尿臊味,“训练基地在魔鬼城。”

“别说,真主会饶不了你的。”管家突然睁开眼狠声道。

冷血不管中年管家,问青年保镖:“你去过?”

青年保镖用惊恐的目光瞅瞅管家,瞥瞥冷血,不敢回答。

冷血慢慢走到管家面前,蹲下,冷然说:“求真主救你的命吧。”

冷血从大腿侧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格斗军刀,贴着管家的脸晃来晃去,一丝丝的冷气把管家的寒毛全部刺激得倒竖起来。

看来管家有点犟,干脆又闭上眼不睬冷血。

冷血用棉花塞住管家的口,用刀挑开管家的棉衣,露出他那显得有点瘦弱而苍白的胸膛,管家身子颤抖,但还是强硬地闭着双眼。

许昆他们紧张地望着冷血的动作,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这么冷的天气下,他们的紧握的双手的手心全是汗水。

“想死?难。想生?易。”冷血冷冷说完,用刀尖轻轻挑开管家胸膛的皮肤,一寸又一寸,动作很轻柔,怕弄痛管家似的,像温柔的情人在轻轻地抚摸胸脯。冷血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像外科医生做手术似的,小心翼翼地把管家胸膛的皮肤慢慢挑开。

因为只挑开表皮,管家胸膛的鲜血不多,他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但还是不睁开眼,还是不说话。

拷问和受刑是特种部队必经的考验,冷血见管家还硬撑着,也不急,反正折磨人的手段多的是。

一般拷问室呢会挂上一些吓人的东西和器具来打击受刑者的精神。比如受过刑的活人,扒下来的人皮,四肢什么的,让受刑者能预见自己的惨状,从精神上削弱受刑者。然后,像刚才冷血那样,在受刑者的面前拷问别人,用中国话说:“杀鸡给猴看!”,一般那都是没有什么用的人,他们会往死里整,让受刑者看着就害怕。拷问现在一般常用的分三种方式,一种是使用那种精神煎熬的方子,如持续几天不让你睡觉,在你精神最虚弱的时候拷问你。这种方法一般很有效,只是费时太长,除警察那种把人抓起来关上几天都没有人管的情况才会用这种法子,战场上瞬息万变所以一般不采用这种方法。

第二种是使用肉体伤害造成的痛觉,使对方屈服。这种方法主要是在伤害的手法上有讲究,比如在哪刺一下最疼!

冷血吩咐几个队员把管家按住,在医药包里拿出医药包中的止血钳,照管家的腋窝一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