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十四章 日~本友人

wyu1111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郁闷的周天顺根本不理他,只是叫人给张宗昌弄了个单间,一天2窝头一碗白开水。1927年6月的山东以基本上掌握在周家兄弟的手里,随着有一军阀的诞生,周家成为各方势力拉拢的目标,这其中有以日~本人最甚。 “啊~原来是我们亲爱的日~本朋友”在新的办公地点——原济南张宗昌的督军府周天顺接待了片仓一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郁闷的周天顺根本不理他,只是叫人给张宗昌弄了个单间,一天2窝头一碗白开水。1927年6月的山东以基本上掌握在周家兄弟的手里,随着有一军阀的诞生,周家成为各方势力拉拢的目标,这其中有以日~本人最甚。

“啊~原来是我们亲爱的日~本朋友”在新的办公地点——原济南张宗昌的督军府周天顺接待了片仓一郎。

片仓一郎是日本陆军省支那山东方面的情报负责人,从1923年开始就主持山东境内的情报工作,一口中国话说的贼流。

“阁下,鄙人特来恭贺将军,同时,希望阁下能保护我大日本帝国的侨民及日本在山东的利益,”顿了顿“这是鄙人的一点心意,还请阁下笑纳”。说完挥挥手,旁边的侍从端着盘子走过来。

看着盘子里的金条‘呵呵’“片仓先生太客气了,日~本和我国一衣带水,源远流长想当年要不是我国,现在你们哪有文字啊,作为近邻是应互相帮助嘛,”说着拍了拍片仓的肩头“小片同志我说的对吗?”周天顺看起来像慈祥的长者。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片仓的面部抽搐几下,心里把周家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强忍着怒气“阁下所言及是,另外,想请阁下为我国科学家在山东进行地质勘测提供方便”。

“哎呀~~这不好办呀”,周天顺挥手拦断片仓开口继续说:“这个~~山东自古出响马,我向片仓先生是听说过滴,方便我也是可以提供滴,人员保护方面也是可以商量滴,但是您看是不是~嗯~‘嘿嘿’……”说着右手三个手指来回搓动做出数钱的样子。

八嘎!片仓再次把周天顺家里所有的女性问候了一遍,“对于阁下的帮助,鄙人是不敢忘怀的,鄙人会提请我国对阁下给于的帮助以感谢。”

“怎么感谢,光说说吗”周天顺面露不满直接把话砸了出去。

该死的支那猪,早晚活劈了你!片仓在心里咬牙切齿的骂。到这时候他也想明白了,军阀就是军阀只知道捞钱,干脆直截了当的说:“阁下!对于考察之间我会给于阁下10000银洋作为劳务费,您看怎么样?”本来片仓再直白还是要表现的客气一点,没想到遇见个顺杆爬的主“那就20000银洋吧,我也不要什么现钱,直接给我兑换成500条枪,注意要新枪外加20000发子弹。”

到这时候片仓再也顾不得客气和面子了,直截了当的讨价还价“恕我直言,这是不可能的,最多50条枪10000发子弹”

操!真你妈B的抠,周天顺也把片仓家所有能操的东西操了一遍“400条、20000发子弹”。

“不行,最多50条10000发”

“350条20000发”

……

……

……“286条17005发”

……片仓实在犯透了,一不留神把100条10000发说成200条10000发。周天顺一把抢过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成交!就按你说的200条10000发子弹,注意是新枪啊,旧的只能算倒贴,一手交货一手出劳务”。

片仓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又在心里把周天顺家所有的女人操了一遍。“那就拜托阁下了”。

“好说,好说,咱跟日~本朋友谁跟谁啊,没问题!放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周天顺笑眯眯的应承下来。他笑的是那么天真无邪,那么灿烂。看到周天顺天使般的笑脸,周传强、王大麻子心说:傻B小鼻子要倒霉了。

“本人在山东有几处钨矿,也正想请贵国的科学家来指导一下。”周天顺猛然提出

‘钨矿’!片仓愣了一下,眼睛里冒出精光,他当然知道钨矿的价值。“愿意为将军阁下效劳”虽然吃了点亏但是得到这么重要的情报,还是相当划算的。片仓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那么鄙人就不打扰阁下了”说着片仓起身告辞走了。

这么重要的情报日~本军部当然重视,不到一个月就派出了以高桥喜彦为首的的地质考察3人小组,同时也带来了6.5mm三八式(注意:不是三八大盖,三八大盖是30年后在三八式的基础上改进的,两者有显著的不同)。

“这位是帝国著名的地址学家‘高桥喜彦先生’,这位是高桥先生的助手‘幸子小姐’,这位是‘细川博文先生’同样也是……”片仓为周天顺介绍着。

周天顺握着幸子小姐小手亲切的说“幸子小姐多大了?有婆家没有?……”看的俩哥哥直翻白眼,恶心不已。

几天后,周天顺、周传强陪着高桥等人上路了,一路上对幸子小姐大献殷勤,可幸子小姐居然不识抬举对周天顺的举动视而不见,这使得周天顺很是郁闷。难道是自己长得不帅?但也不丑啊,那要么……要么就是性冷淡!一定是这样,周天顺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

在高桥不断的催促下,周天顺借口指导自己钨矿的生产,带他们去了牛角山。

“看吧,这里是我的金矿。”周天顺像个孩子般的炫耀着自己的宝贝。

日~本友人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基地,各种生活设施基本齐全。看着工人们挖出的矿石成色相当不错,高桥问道“周先生,这里每日能提炼出多少?”

周天顺随口回答:“不多,平均一个月下来也就150公斤左右吧。”

啊!?用这种土炼法浪费严重自不用说,居然可以月产150公斤!那每日在5公斤左右!这分明是富金矿,要是换成帝国开采冶炼的话,在同等规模最少每月200公斤以上!高桥眼睛发红,这里的黄金不应该在愚蠢的支那人手里,应该由大日本帝国来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高桥转过头来和同样眼红的细川唧唧咕咕的说了半天。

“来,再看看这里”周天顺领着他们转到后山继续炫耀,打开一箱,里面金灿灿的光芒刺得几个日~本友人眼痛。

看着日~本友人交谈着向外走,周天顺笑了,随即跟警卫嘀咕了几句。

“亲爱的日~本友人们,这里对你们是敞开的,这里的一切都可以参观,我现在有点事,你们慢慢参观,一会儿见”说着微笑着点点头走了。

基地木房里,周天顺迅速把自己收拾了一下,斜歪在床上——他在等待。没过多久,幸子小姐走了进来,边走边脱光衣服。

“幸子小姐,难道不能遵守点职业操守吗,就不能再挑逗挑逗我先,哦~~对了,差点儿忘记了,我应该叫你宫本小姐对吗?说着用袖子擦擦鼻子,惦着枪掸掸衣服站起来。

宫本呆住了“你听得懂我们的话,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具体说就是健康并有生殖能力的男人”接着捂着鼻子叫“没出血的都滚出来吧”半响卫兵们跟在周传强的身后同样捂着鼻子出来了。

“宫本小姐,我发明了一种游戏,我管它叫浪荡绳”说着提着根绳子在眼前晃晃,然后根据回忆中的‘AV女优’的绑法把宫本捆了起来,在捆绑过程中宫本没做任何反抗。

“宫本小姐你瞧,这样是不是更能体现凹凸有型的玲珑曲线,”周天顺‘啧——啧’有声的称赞。“另外去把高桥先生和细川先生请过来”说着还在宫本的裆下捞了一把。

不一会儿,卫兵把高桥喜彦和细川博文搜走武器后推了进来。“周将军,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公民、学者!并且你答应过为我们的考察提供方便和保护,你这样做会得到我国政府的严重抗议”看着宫本的样子,高桥愤怒的警告着,由于激动声调变得尖锐和刺耳。

靠!东方不败,周天顺挖挖受到刺激的耳朵,一枪管捅进高桥的嘴里“我靠!你个老杂毛,还有你个叫三浦有仁的老东西,还他妈的地质勘探,去你妈的”一拳打在高桥的脸上,高桥向后摔倒嘴里枪管的准星挂掉了几个牙齿,高桥捂着鼻嘴缩在地上惨声嚎叫。

轻蔑的瞥了眼嚎叫不已的高桥,三浦说道:“不错,我就是陆军部的三浦有仁少将,既然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你应该放聪明些,只要继续我们的工作,我可以当这件事不曾发生”三浦有仁挺腰叉腿,面带嘲笑的逼视着周天顺。

“去你妈臭B”一脚踹翻三浦有仁“给我绑了,试试新玩具”周天顺吼骂着

几个耳光扇过去“说!说出你们在山东所有的组织、电台、密码”

“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是不可战胜的,你将得到最严厉的惩罚,该死的支那猪!”三浦嘶叫着

‘卡吧’周天顺用力向后掰断三浦的一根手指,然后左右来回的拧动着。

‘啊——’三浦被断骨来回摩擦的剧痛痛昏过去。

“弄醒他,再来”!

……

三浦有仁已经昏过去7~~8次了。手指被拧断了4根。

“说!说出你们的组织、电台、密码、联络方式”,“不说!?用老虎凳、灌辣椒水、钉竹签……!”周天顺挥舞着拳头,扭曲的脸、龇着牙,如果有看过‘红岩’的人一定会想起拷打江竹筠的徐鹏飞。

“杀了我吧”三浦有仁在又一次被冷水泼醒后无力的低嚎。

周天顺、周传强哥俩不屑一顾,心说:靠,想死?咬舌自尽不就结了吗。

“刚才只是第一道开胃小菜,现在开始上大菜,我听说你们日~本人喜欢乱X、群X,看来你们的生殖能力应该极强,因此我一直怀疑你们的精虫有多少,现在正式我们‘伟大的日~本朋友献身的时候,你们应该为能知道自己有多少虫而感到兴奋,另外还想试试把狗和人的东西对调会怎么样”。周天顺一边在宫本身上摸索扣弄着,一边吩咐“替我们日~本友人的宽衣解带,这回先从高桥先生做起吧”微笑着向吓得尿裤的高桥点点头。

“我说,我全说,饶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高桥声嘶力竭的哭嚎哀求。

“你想说,恩~那好,人民的胸怀是伟大的,给你次机会好好想想,坦白了就是好同志。带下去,给他洗洗去去味儿,妈的。

“三浦兄,你看高桥多么自觉,他已经得到了人民的宽恕,那么你呢?考虑好了吗?”周天顺笑容可掬的询问着。

“大日本帝国的战士是不可战胜的,可恶的支那猪,杀了我吧”

“准备好家伙,让我们对三浦先生这种为科学用于献身的精神之一崇高的致敬”,说着拿起了一只带针头的特大注射器“三浦兄,乖——忍一忍就好,马上就好。”

周天顺拿着空针管对着三浦的蛋子就要下手,“住手!我说,我说!”吓得失禁的三浦有仁忙不迭的哀嚎。

“他妈的,又浪费一次实验的机会。”周天顺愤怒的把针管摔的粉碎。

“带下去,给他洗洗换件衣服,也给他弄点吃的。”

“现在该您了,美丽的宫本小姐,我会好好的痛你,你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周天顺炫宝似的拿过一碗水,“喝了它你就会欲火焚身,然后我给你准备这个,供您满足心理上的需要和发泄生理上的需求”。说完揭开了一块红布,里面悍然是条比擀面杖粗得多的蛇“放心,它的小牙早被拔掉了”。

“你想知道什么?问吧。我知道的比他们多,三浦手里的资料大部分是我提供的”幸子镇定的说。

“不行,你不能说,做少现在不能说,你是受过帝国特别训练的高级特工,应该遵守点职业规范,拜托你了就让我实验一会吧”说着给宫本鞠了一躬。


“我说!我全都说”宫本嚎啕大哭

“乖!不哭啊,哭了就不漂亮了,我允许你坦白还不行”,周天顺抱着宫本轻轻拍着背温言哄慰。

宫本背带下去了,周天顺走出木房仰天狂叹,心说:幸好摆平了,要不真不知道该怎么玩了。

其实,周天顺不知道的是早在要数精虫的时候,宫本就崩溃了,只是惯性的作用她一直没开口。说真的宫本刚开始的时候低估了周天顺,而后来却高估了他,要是真再挺挺周天顺也只有杀了她了事。至于那碗水,那是真正的外开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