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III 血色回忆 第一章 汉奸 第十章天女散花(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4/



刘建走出修车厂的院子,在一堆倒塌下来的建筑物的后面停了下来等待着,他虽然嘴里说着非常严厉的话,但是在心中还是非常希望甘新华能够振作起来和自己并肩战斗。毕竟人对于有过协作关系的人有着莫名的信任感。

并且在现在这个时期,一个让人信任的同伴就等于自己多了一个生命的哦保证一样。

等了大约10分钟左右还是没有等到人出来,刘建微微叹了口气:自己大概是看错人了,不管怎么说,每个人的生命是属于他自己的。如果没有自觉的觉悟,没有人有权利去要求别人付出。

再次检查了下身上的装备,刘建小心的走进了小巷。

这个时候刘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他没有携带太多的食物!!

当注意到这个情况的时候,刘建发现了更大的问题:如果想在城市中进行城市游击战,他没有栖身地,没有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没有活动需要的社会关系和生活下去的经济。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在城市中活动的最基本的条件!!!

发现问题后,刘建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办公楼躲了起来,他想静下心好好计划一下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栖身地还不麻烦,现在城里有许多的没有人的住房,找一个住下就是了。身份证明不太好办,但是考虑到鬼子刚刚占领这里,而中国在几十年的经济发展中,人口的流动非常大,找个借口在鬼子登记人员身份的时候也许可以混到一个身份。但是重要的社会关系和经济能力却不好解决。就是找到了本地的抵抗人员,能不能 被对方信任也是没有把握的 事情。

他甚至自嘲的想:如果现在有个老人愿意要他做儿子他现在也愿意。

本地的抵抗人员?他忽然想起了早上看到的那三个人。很明显他们就是反抗人员,如果找到了他们,也许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对,就这么办。

可是到哪里去找他们?刘建只知道他们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但是却并不知道对方的住处。但是刘建考虑到大清早就能看到他们,并且还推着辆旧三轮车,那他们的住处肯定不会太远。想了想,还是找这个有点目的地的反抗组织好了。看看天空,想想自己跑的路线,刘建找到了对方可能的活动方向,悄悄的在废墟和建筑物的阴影中潜行。

他 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开始潜行的哦时候,从废墟中出现的另一个人也盯着他跟了上去。

绕过几个在道路上巡逻的哦敌人小分队,刘建发现自己渐渐接近了早上发现反抗者的地方。

远远的,有稀疏的枪声在响。那是还有不屈的反抗者在战斗。但是距离的实在是有点远,刘建估计就是自己赶到的话战斗也结束了。

他感觉到有点饿了。说来也是,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才吃了一顿饭,在大体力活动下现在才感觉到饿已经是了不起的耐受了。

摸摸口袋。里面的作战食粮还没有动呢,而且在甘新华他们的掩体里还得到了一些补充。

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检查安全后,他坐了下去,先对着水壶喝了几口水,然后撕开一袋野战食品大口的吃了起来。

食品并不很多,但是很有营养和热量。吃完后他又从背包中拿出几个捆在一起的软包装的液体,用军刀切开一个软包装上的长长的管子,叼在嘴里喝了几口:这时他在掩体中找到的一个野战救护包里发现的野外软包装50%葡萄糖盐水注射液。甘新华他们也许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但是多次参加军事演习和野外训练的刘建知道,这个东西可不光是在急救中给伤员输液用的,在野外战斗中,它对于补充体力和水分,以及人体能量有着极大的用处。虽然味道不怎么好。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正是需要的时候。

刚刚喝几口,外面再次响起了爆炸声,从他隐蔽的地方还可以看到爆炸后的浓重的哦黑烟和升腾起的火焰。

爆炸声有点沉闷,而且爆炸后的烟雾和火焰刘建看着也很眼熟:怎么那么像汽油爆炸?

他马上想起了早上见到的景象:肯定是那个蹩脚的爆炸者又在活动了!

刘建操起枪向爆炸响起的地方摸去。

有断断续续的枪声传来,刘建听出来那是81杠的声音。但是有更加密集的枪声响起。清脆的声音听着是那么的陌生。但是听的出是轻机枪的声音。刘建知道,一定是敌人在发动反击。

爆炸正是马广制造的。他回到住的地下室后就一言不发,眼直愣愣的盯着从气窗中投射进来的哦一线阳光。他的表情让朱学新和韩丽感到害怕。他们不知道这个家伙出了什么问题了。而实际上马广在考虑早上制作的爆炸装置为什么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有威力?但是没有任何爆破知识的他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个问题。

大半个世纪前的中国民兵怎么搞的地雷战?他尽力想回想起点什么。

目光扫视过放在面前的装备。如果那些东西也算的上是装备的话:半桶汽油。两个液化气罐,四枚手榴弹。(本来是五枚,一枚作为早上的引爆装置用了)一支自动步枪,四个弹夹。一支手枪,60发手枪弹。没有地雷,也没有炸药。

要是能自己做炸药就好了。马广想着。

他也知道,在中国,想搞到自造炸药的物品非常不容易,而且就是搞得到,他也不会啊。从网络和书籍上看到的制作方法,马广知道,真的去按照那些方法去制造的话,要么是什么也造不出来,要么是把自己炸上天:炸药就是那么好制造的???

黑火药?好像是容易些。先不说药品是不是好找到,就是造的出来,一是威力太小,再就是很大的可能是造出来一些烟火用火药:光冒烟不爆炸!

烟花?天女散花?马广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名字:抗日战争中民兵发明的一种爆炸装置。好像利用目前的东西也可以造出来!

他立即动手开始了制作。

朱学新看着那个已经是满面黑灰的大学生什么话也不说就再次摆弄起那些危险的东西的时候,恨不得一枪干掉他:明知道自己不懂爆炸物还乱搞,你TMD不要命哥们还要呢,哥们这还有个爱人在呢。想搞爆炸品帮你也挪个地儿不是?万一爆炸了也死的是你自个啊。但是他不敢生气,一是怕万一分了那小子的心他哪出点问题真的搞爆炸了想后悔就找不到地方,再就是看到全神贯注的韩丽他也不忍心让刚刚被复仇转移了心事的韩丽再次伤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