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66.html



走出来,动作快点!一群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警惕的看着一群走出战壕双手举高的以军士兵,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没有一点精气神。


把枪都扔在地上!一个近卫军上尉拿着一支03式突击步枪大声的喊着,一个战地随军记者记录下了这个场景。


一名上尉一只手提着冲锋枪,一只手招呼着以色列国防军战俘将武器扔在武器集中点附近,这张照片入选了当年最佳的世界周刊封面照片。


第189旅终于抵挡不住解放军的轮番冲击最终选择了投降,在其侧翼的第78旅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上尉先生这是我的手枪和指挥杖请你收下。第189旅旅长卢科利准将双手将象征着权利和身份的东西递给解放军上尉。


解放军上尉“啪”的一个立正敬礼;作为对手我们会平等对待你们的投降,你的身份是将军而我是上尉显然这样是有损您的身份,请稍等我们的旅长马上就到。


好的,卢科利尴尬的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东西。十几分钟以后一辆吉普车和数辆装甲车开进了以军旅指挥部从车上跳下来十几个士兵和几个军官。


旅长!卫兵和上尉立即上前敬礼。


稍息吧。近坦第17旅旅长龙血心准将也回敬一个军礼然后走进指挥部。


这位是以色列国防军第189步兵旅的旅长鲁科利准将,这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近卫军近卫第8装甲军第17坦克旅旅长龙血心准将!翻译来回的介绍两个军衔一致的军官的姓名。


你好,认识你很高兴!龙血心主动伸出手来卢科利来握手不过笑的时候很有点胜利者得意的姿态。


我是以色列国防军第189步兵旅旅长卢科利准将,今天在这里将我的手枪和指挥杖交给龙将军以表示我军真诚的态度。


好的,欢迎你们,你们能认清这场非正义的战争而依然决然的走到正义这一边来我们非常欢迎你。龙血心心里默念着这些早在路上就背的滚瓜烂熟的台词。


哦,呵呵。作为败军之将自己的身价性命和手下一干千余人的姓名都撰在这个将军手里,虽然说的话很有点不是滋味但是也只能默默忍受了。


将军过谦了,投降实在是万般无奈的选择,我总不能看着我的士兵白白的去送死吧。卢科利还算是个合格的指挥官知道体恤下属。


好了,将军也很累了,我们准备了一架直升飞机它将载着您前往我们的后方指挥部那里有良好的条件供将军休息,请吧。说着龙血心招呼卢科利上飞机。


送走了卢科利,龙血心长出一口气,娘的,这活真不是好干的。龙血心拿起水杯大口大口的灌着水然后舒舒服服的出了一口气。


呵呵,以后这种机会恐怕团长你多的是呦。旅参谋长张志强脱下外套坐在凳子上。


仗打到现在我估摸着最后的会战也快到了,已经快没有多少空间可以压缩了,伊斯梅里亚就在眼前恐怕在城下围歼以军主力将会变成现实吧。


以军战线太长,南北不能呼应失败应在情理之中!张志强也点头同意。


你这么肯定以后会有更多的以军投降?他们也算是一支劲旅了。龙血心有点不相信。


会的,西方人对生命的理解和我们东方人不一样,用我们的那套衡量西方人的生命价值观是不对的。张志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


你说美国人会登陆么?真想和美国人干一次,老子等这一天都等了十几年了。龙血心猛的咽了口吐沫显的非常的兴奋。


张志强一翻白眼,恐怕你这次又要落空了,美国人会给以色列武器可能还有大把大把的美金,但是美国是不会把大量的军人送到以色列的国土上来的,越南和朝鲜的经历已经让


美国在海外派兵问题上有所收敛。


最好登陆,让我们近卫军也领教领教美国军队,同时也让他们知道我们近卫军战士的精锐。


现在以色列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打了败仗恐怕他们的政府又要垮台了吧。龙血心带着一种讥讽的态度来说了一句。


应该不会,如果这个时候政府再变恐怕前线的士兵就更加无法安心作战了,现在以色列需要的是稳定,稳定太重要了。张志强沉稳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地图。


旅长你看,我们现在前出了6公里,切入了以军防御侧翼,在189旅侧翼的78旅已经向后撤退,在我们这里留出了一道大约几公里宽的缺口,现在我们正好在这个缺口的前面,我


们可以集中我们旅和28旅全部主力猛击这个突破口迫使以军防线继续向后撤退退到他们的城市边缘,这样我们可以切断伊斯梅里亚的城市供水、供电系统。


自来水厂和发电厂都在我们这附近么?龙血心有新的疑问!


被空军轰炸过几次,发电厂和自来水厂都被击中过不过在以色列人的抢修下现在勉强可以使用,如果不派地面部队进行占领的话我们很难打开一个缺口!


战役行动必须上报军司令部,如果没有司令部的最高指示我们是不能擅自调动部队的!龙血心说话的时候声音不是很大显然他也动心了。


可以边请示边战斗么,以前我们也这么干过。张志强鼓动着龙血心。


好吧,就这么决定,全旅分两个梯队前进,第28旅随后,收拢战俘和接收武器的任务交给第18旅他们吧。说着龙血心戴上坦克帽和张志强一同走出指挥所。


当天晚上近卫坦克第17旅便和刚刚停下来歇脚的第78步兵旅残部以及以军第120步兵旅交上了火,解放军坦克突然的攻击让以军步兵有点慌乱,没有能在前沿组织起有效的反坦


克火力网,被解放军坦克部队打垮了数个连队。


不过随着战斗的进行缓过神来的以军立即调整了部署,第120旅派遣了旅预备队,对解放军坦克主攻地域进行了反突击并成功的将撕开的口子堵上,而近卫第17旅并不想就这么


善罢甘休,他们也投入了一个营的预备队坦克进行再次冲击,此次以军早有防备前沿地域布置了大量的反坦克小组并且将第120旅配属的一个坦克营全部集中在这里使用和解放军进


行了一场硬碰硬的坦克大战。


解放军进攻部队由于没有来得及增加步兵部队,所以进攻的坦克部队被以军前沿反坦克小组摧毁了不少战车,在基本上报销了这个以军装甲营之后龙血心收拢部队撤出了战斗,


一个晚上的战斗近卫第17坦克旅损失了23辆坦克,加上前阶段战斗损失的18辆坦克,全旅现在还能开的动的坦克不足45辆损失接近半数。


早上,近卫第8军的后续部队陆陆续续的赶到其中包括了自行榴弹炮团和火箭炮团,刚7点,两个炮团便对对面的以军阵地进行了一次猛烈的攻击,许多正在阵地上吃着热早餐的

步兵们都暂时放下手中的食物把头探出去好奇的看着猛烈的炮弹砸向以军阵地。


这下该让这帮龟儿子尝尝我们的厉害了。一名四川籍的士兵用浓郁的四川口音说了一句。


哼,这才哪到哪,当年在朝鲜围歼韩国主力集团的时候,整个炮击的时候根本看不见对面的东西,炮炸的把对方的阵地都掀起好几层。另一个上四十多岁的老兵咬了一口面包美


孜孜的说道。


一说到打朝鲜半岛的事几个兵围拢过来饶有兴致的和老兵攀谈起来;老兵你说在你们入朝作战的时候和美国人打到底是谁胜利了呢?一个兵喝光了一口饭盒里的热豆浆问道。


若从整个大局的角度出发我们赢在战略上,如果单从战役上来说我们确实败给了美国,我们被包围2个师,叶参谋长带着当时全中国最精锐的第5集团军以及其他3个军全力营救


意图中心开花,哎,可惜....说道这位老兵神色暗淡下去。


怎么,失败了么最后?兵们好奇的看着老兵。


不是失败了,是战场形式发展的超过了我们的想象,等我们的大部队赶到的时候2个师已经被美国和日本部队打的已经奄奄一息,中心开花已经不可能,最后还是回到了解围的


路上来,两个师满编近三万多,最后加在一起只救出不到一万五千人,解围的9个师有2个师被打残。可以说此败在朝鲜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日本和美国也付出了几乎同等的代价,


最终美国认清光靠军事在朝鲜半岛是不可能获得胜利之后我们也主动和美国接洽和谈,最终才有了当年的条约签定。


哎,装备不如人家,我们排刚进入阵地,美国飞机来轰炸一次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就干掉了我们半个连的兵力,仗艰苦啊!老兵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抖着,显然老兵回忆起了当年


的惨烈会战的场景。


沉默了好久,外边的炮声没有丝毫减弱的意思。那现在能不能打得过?一个兵打破了沉默问道。


当年我们只能拼美国,现在至少可以和美国在一个起跑线上对决一下!老兵说到这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准备进攻了!连队里的各班排长冒着腰在战壕里来回的走动着,后方的步兵战斗车和履带运兵车已经发动起来了,大家连忙扒拉几口饭后拿起装备和枪跳出战壕朝各自班的所属


装甲车跑去。


真带劲我就喜欢做着车冲锋,一个兵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放在嘴里咕噜咕噜的嚼起来。


一炮干掉车你也带劲不起来了。另一个兵坏笑着望着他。


去去去,快闭上你的乌鸦嘴,全旅这么多台车偏偏炮弹能落在你的车上,那你不如去买彩票好了,准能中个千万大奖什么地。那个兵没好气的摆摆手。


车猛的发动了起来坐在最边上的一个兵把门快速的带上,他们知道冲锋现在开始了,现在他们能不能被击中就要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了。


炮击仍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打起了延伸射击,炮刚打延伸射击不久,天空中的攻击机群便出现了,成群结队如蝗虫一般的武装直升飞机在低空呼啸而来。


第17旅和第28旅一次投入了一百多辆装甲战车和数千人的步兵投入战斗。空军出动了几十架攻击机和三十多架直升飞机。


以军也毫不示弱使用各种武器向解放军倾泻着炮弹和子弹,重机枪如炒豆子一样乒乒的吼叫,30毫米榴弹发射器砰砰的打起了连发射击。


巨大而笨重的M110型203毫米重炮将一发发炮弹射入解放军装甲部队的冲击阵形中,一发炮弹落下变可以将周围几辆战车因为炮弹爆炸的巨大冲击力而被掀到一边,装甲稍微薄


弱一些的装甲车还会被直接摧毁,杀伤力还是相当的恐怖的。


继续冲,不要估计203毫米重炮他一分钟最快打一发。冲在最前面的一辆98式坦克上的近坦第18旅第2团团长卢克用上校在电台里对有些慌乱的部下说道。


他们不害怕以色列人手里的那些反坦克武器,在有步兵和主动防御系统的前提下反坦克导弹的命中率会下降的惊人,但是面对这些远程大威力火炮的时候装甲薄弱的装甲车可要


吃不消了。


解放军这边的炮火也不示弱,集中4个炮兵团猛烈的砸向以色列军的防御纵深和炮兵阵地,而空军也将打击的重点放在了以军的炮兵阵地上,以军炮兵阵地设计良好,各炮位间


间隔距离十分科学避免了一炮干掉两门火炮的尴尬,并且每门火炮都做了必要的防空伪装,在炮兵阵地左右部署有小型高射炮和防空导弹发射阵地并且在炮兵阵地后3公里设立了一


个预备发射阵地。


98式坦克在西奈半岛罕逢敌手,强大的装甲防护和主动防御系统让98式战车拥有了世界上最强劲的防御,同时125毫米坦克炮极其配属的穿甲弹等足够击穿现役坦克的前装甲,


而以军装甲部队早已经在中埃联合航空队和解放军陆航直升飞机部队的联合打击下所剩无及,作为以色列军队最重要的一个杀手涧装甲坦克部队现在也只能整天生活在空中威胁和


地面坦克的双重恐惧之中。


显然惊魂未定的以军第189步兵旅已经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他们再一次抛弃了他们的友军第120步兵旅独自向伊斯梅里亚的最后一道外围阵地撤退,第189旅一撤退立即将第


120旅的侧翼完全暴露在解放军的坦克打击之下,而近坦第17旅冲垮了第189旅的防线后分一半坦克从侧翼迂回到了第120旅的侧翼猛攻,以军第120旅左翼一个营伤亡过半撤出战斗


,接着一个坦克连从这个营的位置插进了第120旅的旅后勤基地。


十几辆坦克一字排开在公路上打着灯大摇大摆的开进基地,守卫基地的以军以为是自家坦克补充油料和弹药的,竟然将大门打开,解放军装甲车上的步兵跳下车来用机枪和手榴


弹驱赶四散奔逃的以军警卫部队,不到两个小时便捣毁了这个大型的补给基地。


途中遭遇到了以军第5军团第40装甲团的增援部队,这个坦克排和步兵两个班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勇敢的迎着以军增援部队冲过去,并且用电台通报了以军增援部队的情况,坦


克排长曹正上尉在无线电里向各车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我以祖国的名义命令你们向敌人发动进攻,各位自求多福吧,二十年后我们再相见”


战斗是没有悬念的,当战场上最后一名解放军士兵拉响手中的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之后,战场上双方数十辆坦克以及装甲车的残骸以及近百具步兵的尸体冰冷的躺在这片凄凉而


陌生的土地上。


以军第40装甲团团长阿米尔少校跳下坦克,部下默默的在收拾着战场上以军士兵的尸体,许多士兵的尸体都和解放军的尸体纠缠在一起,这些解放军真硬子弹打光了都不投降,


和我们拼刺刀近战,不少弟兄都死在了他们的手里。几个军官交谈着显然他们在体会了解放军的战斗力之后对今后的作战前途更加的渺茫了。


把他们的尸体也整理一下吧,他们是真正的勇士!阿米尔少校蹲下来摸下自己的坦克帽右手不断的颤抖着,刚才的战斗他一人击毁了3辆解放军的坦克,他十分清楚的看到一名


从坦克残骸中爬出来的一名解放军坦克成员手上拿着一支步枪遍冲过来,不消5秒钟便被周围的以军士兵射倒在地,只抽搐了几下便再不动弹了。


不少步兵在解决了战斗之后都瘫在地上,这样的兵和这样的战斗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过,以往阿拉伯兵也就曾经的阿拉伯军团的士兵还能算得上是善战其他的可以说都是些乌合


之众,不过今天他们遇到了真正的军队,一支让他们永生不忘的军队。


军团部命令我们团和第23装甲团不惜一切代价堵住缺口打退中国军队的进攻围争取军团转进争取时间!团参谋长简·阿尔方将一份命令交给阿米尔。


看着天边际上一道道炮弹所打出的红色轨迹,阿米尔心里知道第120旅时日无多了,再多的部队添进这个血盆大嘴里也堵不住这个缺口,但是军人的使命告诉他要学习这些中国


军人明知不可为也要为自己的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为整个战役争取时间。


此时第120旅已经崩溃,旅长亲自带着督战队到了前线,旅所剩余的部队已经被分割在了几个不相临的阵地,剩下的事情便是中国军队怎么吃掉这块肉了。


天刚刚亮,两个团的以军坦克团出现在了解放军坦克侦察兵的眼前,密密麻麻的一百多辆坦克排开阵势猛冲过来。阿米尔在车里也对部下下了最后一道命令就如当初解放军坦克


排排长曹正少校一样;“上帝保佑你们,让我们的牺牲有些价值吧!”


说完全团坦克都不约而同的加速前进,解放军阵地上龙血心放下望远镜良久;全部消灭吧,他们没打算活着离开!


仰仗着坦克在高处居高临下视野开阔且射界良好的优势解放军坦克充分发挥了炮射导弹的威力,配合125毫米钨芯穿甲弹大量杀伤了以军坦克以及装甲车,而以军则用优秀的观


瞄系统以及主动防御系统来和解放军坦克周旋。


双方几百辆坦克冲杀在一块场面十分的壮观,联军相继投入了2个埃及装甲旅和一个越南反坦克团猛烈攻击以军侧翼,以军虽然被包围但仍然死战不退,拼命进攻,2个以军坦克


旅排着紧凑而又密集的冲击阵形不顾两翼扑来的联军继续朝正面猛击。


天空中20余架WZ10武装直升飞机携带着红箭9型反坦克导弹出现在空中,加上地面上联军占多数的坦克不断将一辆辆的以军坦克报销,阿米尔拼的双眼通红,车里只剩下不到10


发穿甲弹了,临出发前他们旅甚至没有得到全额的弹药补充,大量的游击队将以军后勤补给搞的一塌糊涂反击的装甲旅每台车甚至不能全额配发足够的炮弹和子弹。


周围的以军战车越来越少,不少以军坦克成员索性选择撞击联军坦克然后殉爆车内的弹药和联军同归于尽,阿米尔在通话器里突然喊道:“以色列败局虽然无法挽回但让我们死


去的有些意义吧,弟兄们,上帝将怜悯你们的灵魂,以色列国不会忘记我们,我命令发动决死冲锋!”


坦克成员们也很给阿米尔争气,在这危机时刻发挥出了平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水平,勇猛的冲上去和联军坦克纠缠在一起。战斗最后又持续了2个多小时,伊斯梅里亚坦克大会


战最终宣告6小时结束,以军先后投入3个装甲旅,其中两个旅被全部吃掉,一个旅在增援途中遭到空军袭击损失半数装备后被迫撤退。最终以军损失坦克近400多辆,联军损失坦克


两百三十六辆,其中解放军损失近一百辆。以军人员伤亡达三千多人,被俘一千余。


以军反击不成损失几乎全部机动兵力只能全线再次后撤,此时他们已经撤退到了不能再撤退的最后一道外围阵地上,此处距离伊斯梅里亚仅仅只有5公里的距离了,巷战他们根


本不可能获得胜利,此时的伊斯梅里亚城内已经打成了一锅粥,数千名***游击队和特种部队率先在城内发动暴动,上万名武装起来的工人、知识分子、学生甚至是妇女参加了


这次军事行动。


以军腹背受敌不得不分兵对城内的起义军进行镇压,期间以军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凡是被抓住的起义军士兵和军官一律处死,起义军从行动一开始便遭到了优势以军的猛烈反扑,


阵地不断丢失形式岌岌可危的形势,起义军首领沙辛·阿扑杜拉请求联军立即对伊斯梅里亚进行总攻并且空投补给尤其是弹药和药品武装起义军。


联军紧急出动空军运输机向伊斯梅里亚城内的起义军进行低空空投补给,送去了一批武器弹药和起义军急切需要的食品和药品。


记住了么,一定要找到沙辛!运输机前一个解放军少校叮嘱着一名联络官。


明白,放心吧,等我回来我请你喝酒!联络官紧紧身上的装备一个健步跳上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