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HIRTEEN 内变 [8] 救俘(上)

百合浪子 收藏 3 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什么?”默菲听见了,问。

杨锐有点明白徐可的意思,但又怕漏掉什么,于是说:“徐可,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吧。”

“我,”徐可的脸又红了,一堆尉官和士官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让他这个新人很不自在。“我觉得,我可以从这两个人身上下手。”他指了指显示屏上被自己用圈圈住的两个人。

“他们?”

“他们是这次战斗中被俘的人,我们可以先把他们救出来,再通过他们寻找雪狐的其他人。如果雪狐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了,那从他们的嘴里也会知道些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

“是个好主意。”小个子看看其他人,他们也都点头。

“那我们怎么找到他们?”有人问。

“连接到总部的资料库里,找连续的卫星照片,就会知道他们上了哪辆车,被押到哪。幸运的话,我们还能提前知道那里的军力部署。”徐可解释说。

“就这么办。徐负责找到俘虏的确切位置,其他人回去把我们现在的情况通报给每一个士兵,让兄弟们做好战斗准备,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出发。”

“这不会是个圈套吧?故意整出两个俘虏让我们上钩?”士兵们散去,杰弗逊站起身对小个子说。

“连雪狐都不知道我们被派了过来,杂种们就更不会知道。所以我们去救人,他们也会认为是雪狐干的,而不会想到我们头上。”还蹲在徐可旁边看他下载照片的杨锐抬头说。“就算他们故意留两个俘虏,可我觉得他们不是想引雪狐的其他人上钩。你想过没有,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雪狐不是被全歼就是被打散,他们还有能力去救自己人么?所以,可能是这两个人掌握了什么有用的东西,让杂种们不舍得杀他们;而这些东西有可能就是我们想要的。”

杨锐的分析把两个人说得不住地点头,想不信服都不行。

“难怪有人说过,‘想跟中国陆军打仗的人都是疯子’。你们两个人,仅仅是士兵就精得要死!”杰弗逊撇撇嘴,离开了。小个子跟在后面,向两个中国人竖起了大拇指。

杨锐和徐可看了看他们,又互相看了看,笑了。

********

七个小时后。

距离集结地大约二十公里的一座被冰川融蚀的石头山上,几丛不起眼的苔藓和地衣在风中“瑟瑟发抖”。临近中午,山上积雪融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地表的热量被大量吸收,和着在低空肆虐的风,给石头山附近铺上了一层刺骨的寒冷。

有团地衣似乎要被风吹翻了。

“黑色十四号,注意隐蔽别动,你现在像个正在交配的大刺猬。”杨锐感觉到前面队友的异动,提醒道。

“扑哧……”有人在笑。

“我,我也不想,”弗劳瑞哆哆嗦嗦的声音从满是杂音的耳机中传出。“该,该死的,雪,雪,雪水流到,流到我肚子下面了。”

“这么快就把你的防寒服渗透了?”

“我,我好象没掖好。”

“该死的。”杨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怪别人都叫他菜鸟,这家伙有的时候就是有点脑子少根筋。

“我能打开加,加热装置吗?”听声音,这小子已经是冻得够戗了。

“如果你想给杂种的热成像观察哨竖个靶子的话,请随便。不过先建议你离我远点再开,我可不想跟你一起挨炮子。”

“菜鸟,你可以想一想你藏的那几本《花花公子》,充血的弟弟会给你的肚皮加热的。”鲁兹插上了一句。

“是,是真的?”弗劳瑞还真信了。过了一会,他又很吃惊地说:“真的有效啊!”

这回附近的人都笑了,风中的几从植物明显抖动频率加快。就连在背阳坡雪磕里隐蔽的格兰特也吭吭哧哧的,他本想阻止这容易暴露位置的闲聊,可现在他那的雪抖得比谁都厉害。

“饿地苍天啊!”杨锐嘟囔了句大学里一个陕西同学的口头禅,在瞄准具里把山下敌营地又扫视了一遍,还好,一切正常。杨锐想,如果下面地上人知道猎狗正在这里开“茶话会”,他们的鼻子会气歪到什么程度?

也许都知道玩笑开得有些过了,士兵们在渐渐克制住笑之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其实让他们静下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进攻的时间快到了。

极昼区的太阳,如同一个皮球,总是在地平线附近“跳”起来,再落下去,再“跳”起来,再落下去。总之,它始终都在很低的高度上转着圈晃悠,却总也不落到地平线以下。这对猎狗来说,似乎是一个不利之处,因为它使得他们必须在白天进行攻击,提前被发现的几率大大增加。而时间上却又不允许他们等到这里移出极昼区,那要到半个月之后呢。

冒险强攻,这是猎狗唯一的选择。当然,还有空中支援,可距徐可与上面联系已经好几个小时了,那边连个屁都没回过来。只能靠自己了!这是默菲的原话。而士兵们包括他心里的潜台词却是,就算完成了任务,我们该怎么回去?

在从卫星图片上了解到这个营地的位置和表面火力部署后,默菲决定,由二排潜伏在石头山上,待一排在另一个方向实施佯攻的时候,抵近渗透,抢出雪狐的人;而三排则在敌营地五公里以外,阻击可能出现的援军。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二排潜伏的石头山在下午两点到三点的时间里正好处在太阳与敌营地的连线上,逆光干扰会尽可能降低二排被发现的几率,而且即使接火,地上人也要对着太阳向二排开火,观察效果以及射击精度会阳光的干扰下降低一大块。极地太阳高度角小,默菲也算在很多情况都不利于猎狗的极地环境中找到了这个可以利用的条件。

附近所有东西那长长的影子慢慢指向了营地。移动枪口,在行动之前,杨锐再一次观察了一遍敌营:那是大概一百米见方的一块平地,四周有两米高的铁丝网,从悬挂的警示牌来看,应该通有高压电;营地内三排简易房构成了一个门字形,都是由灰白迷彩色夹心复合板搭建而成,内部应该是钢架结构;“门”字的一条竖应该是兵营,两层楼,差不多能装一个连的人;与之相对的房子是车库和仓库,可以看到里面停有一辆刚刚回来的半履带式装甲侦察车,两辆在预热的BMP73装甲步战车,以及一辆半履带的雪地卡车;横向的房子应该是指挥所,动力室也应该在那里,还有雪狐的俘虏;营地中间停了六辆六座雪地摩托,另还有四处被压过的痕迹,应该还有四辆摩托,它们正在外面巡逻,营地中的摩托两辆上面有人,其中一辆满座,有士兵正向这两辆车走过来,应该是准备外出巡逻的;营地有两个出口,大门在一排那边,小门在指挥所的后面,也就是二排这边;两个门口均有两个哨塔,每个塔上有两个人,一挺机枪,营地内营房和铁丝网之间还有两队流动哨,没有重防御火力;两个门口和门前大概五十米的位置共有十二处成色很新的雪堆和土堆,有可能是暗哨和反打火力点。看来地上人对有可能遭到的劫持袭击做了充分的准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