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家都在说《明》写得差了,我就不理解了,《明》除了一开始过快的出现现代化工业是YY了一点,其它不都写得蛮好的嘛!而《新宋》我也没说差,可是大家都把《明》压在下面,我感觉气愤,《新宋》不是说文字功底不好,而是把握不好理性,那石越一个现代学生在文章开始能以口述写出孔子的新解?还懂朱程理学?随便搞几本书还能成圣人?这个比《明》好吗?石越对税收的改革这么顺利?地主阶级不出来咬他?历史上的王安石真的那么糊涂真不知道统治机构的腐朽还是无能为力?石“大学士”在王安石的改革上随便加上点细枝末结就能改变这种改革对地主阶级利益的侵范?天真呀!


而反观《明》,无论政治还是思想都对应了相应的经济基础,除了开头不好,请问你们还能指出一下其它的硬伤吗?我看到很多人都说《明》看起来憋屈,难道真的如我朋友所说YY是精神鸦片,你们都已经沉沦了?都已经不认是非只论YY了?


如果有人有不同意见,最好把我上面的粗体问题回答一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