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十五章 击毙“二王”战 第 1 节

南山石 收藏 8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朴铁夫的家位于南山空军疗养院的弓月湖边,法式二层建筑,红铁瓦,白石墙,二楼有个观光平台,放置着石桌、石凳和许多木雕、盆景,都是朴铁夫离休后的杰作。这幢楼原是国民党十二兵团中将司令官黄维的别墅。 “爸爸又去挖树根啦?”朴娟将石军和伍平引至平台,向楼下高声问道。 “兴许是吧。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朴铁夫的家位于南山空军疗养院的弓月湖边,法式二层建筑,红铁瓦,白石墙,二楼有个观光平台,放置着石桌、石凳和许多木雕、盆景,都是朴铁夫离休后的杰作。这幢楼原是国民党十二兵团中将司令官黄维的别墅。

“爸爸又去挖树根啦?”朴娟将石军和伍平引至平台,向楼下高声问道。

“兴许是吧。他不就是整天捣弄树根,与根雕对话。”朴璇在楼下客厅张罗着茶水、果盘,回答道。

“这平台尽收湖光山色、花簇锦秀于眼底,你们住在这里命都会长些。”伍平羡慕不已。

“是啊,我本来就不想调下山的,父亲非说年青人要经风雨,见世面,却把朴璇留在山上,偏心!伍平,你若是长住在这里,开门见山,出门攀援,你也就会超过石军的,刚才只差了一两阶。”言行端庄、少有形色的朴娟也逗起趣来,而且将对石军和伍平的称呼都改了,似在话中还隐示着什么。

伍平听后窘然地摸摸后脑。石军望着伍平又挂着习惯性的诡笑,偷偷向伍平摆了个“v”型手势。

忽而,楼下传来一首悠扬的歌曲,是谭晶所唱的军旅之音《妻子》:“这些年的不容易,我怎能告诉你?有过多少叹息,也有多少挺立!长夜的那串泪滴,我怎能留给你?有过多少憔悴,也有多少美丽,真正的男儿,你选择了军旅,痴心的女儿,我才苦苦相依!世上有那样多的人,赞美着你,我骄傲,我是军人的妻!........”

不管朴璇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时此刻,这首歌使石军和伍平一时陷入了心的沉醉。

朴璇端着茶盘上来时,嘴里还跟着音乐在哼唱,神情似被这歌声牵去。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一首动听的音乐和一段扣人心弦的歌词能使人情绪达到极致。四人顷刻无意于观光、无意于笑谈,思绪都放在了歌声中........。

歌声在循环播放,一遍,两遍,三遍。

情绪在翻腾鱼跃,一波,两波,三波。

静,很静。女孩子第一次有了称心的男朋友时,就像白开水冲进了酒,说不上爱情到底是何味?但总有一种温淡的兴奋在蠕动。朴娟和朴璇此时就被侵入了这种滋味。

“石军,听说你参加过击毙‘二王’、‘二张’的战斗,这可是两起公安部悬赏最高的惊天大案,中午农家乐的口味太清淡,你给我们讲讲,来点浓烈的吧!”朴璇看自己和其他三人都陷入了一种呼之欲出的情感中,开始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忙提议要石军讲述击毙“二王”、“二张”的战斗过程。

石军一楞神,朝大家笑笑:“好!这两起案件全国都家喻户晓了,大家都知道个一二,我就讲一讲另外一场惊心动魄的围扑战斗吧。”须臾,石军的思绪又一下子飞往了几年前的深秋.........

那时,石军刚从武警指挥学校毕业,留校当了一年的擒敌技术教员后,调到武警省直属三支队司令部担任作训参谋。这时东北的某省也正好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特大杀人抢劫案件:罪犯丁坊、丁纬持一支自制仿“五四”手枪趁夜抢劫了当地一家银行的金库,打死了三名守库的经警,抢走了“五四”式手枪三把、子弹一百余发、人民币二百余万,当夜逃出省外。之后,二丁在南窜的途中,又接而连三地作了七起大案,杀死了包括警察在内的九人。这些死者现场所获取的弹头,经公安部刑事技术中心检测验定,均出自被劫银行金库所劫的枪支发射,因每支枪都有着它独有的膛线。

石军早些时候就风闻了二丁在本省某地露过面,之后又消声匿迹了。这丁坊和丁纬是亲哥俩,特点非常明显,哥哥丁坊偏矮偏胖,弟弟丁纬特高特瘦。听公安的同志说,二丁性情极其狡猾,手段极其残忍,枪法也很准。他们往往在作案和逃窜时,二人会拉开一二百米的距离,常常是丁坊在前,王纬在后,这样即便于掩人耳目,又有利于以防不测。几次案件突发,都是丁坊在前遇到了盘问和审查,丁纬便箭一般地冲上后双枪齐发,死者都死于猝不及防。

面对强敌,石军跃跃欲试了。那时,石军就想做一名新时期的剑客,一名侠肝义胆、保国为民的剑客。剑客是不怕敌手高强的,敌手越是身怀绝技,越是诡异难缠,剑客就会越是有斗志、唤激情、感兴趣。石军在想:二丁要是还没有窜出我省就好!我给他来一个狭路相逢,刺刀见红!

石军心想事成。几天后,石军所在的直属三支队就接到了命令:全支队立即武装赶赴s市金昌县的广平乡,向郑总队长报到!

原来二丁在窜向广东省境内时被警方发现,又脱身慌忙退了回来,在茫然中,二丁如惊弓之鸟般遁到了s市金昌县。入夜,他们偷了两部自行车,仍是一前一后,朝着广平乡方向的大山岭奔逃。次日一早,二丁到达了广平乡镇,丁坊见此地是穷乡僻壤,少有行人,便壮着胆子踏车来到一家小副食店买烟和食品,他人没下车,右脚点地,压低声音说道:“老板,拿两条你店里最好的香烟,再给我称四斤饼子、四瓶矿泉水。”

丁纬则在百米开外,也是人没下车,右脚点地,一顶破草帽压住眉眼,眼光从帽沿下射出,侦查着四周,右手紧紧插在右裤兜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