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0/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个把月过去了。自打搬进贝壳街221号,我又浪费了好几百块简历制作费,跑坏了一双鞋,报废了一辆自行车。面试的单位上至省委机关,下至个体作坊,没一家满意的。不是我看他们不顺眼,就是他们看我不顺眼。挫折经历的多了,心态也就渐渐麻木起来。我不知道麻木和所谓”平常心”有什么区别,好象一个是贬义,一个是褒义。反正都是处变不惊,特抗得住打击。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了范仲淹的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对什么事儿都无所谓了。

生活的压力依然沉重,但是身边有两位合租伙伴存在,我并不感到特别的沮丧。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大家都是待业青年,同是天涯沦落人,碰在一起不容易。在无事可做的日子里,我们彷徨着、迷惘着、无聊着……

我从书里听说钱钟书先生留学海外的时候,也特彷徨,特迷惘,特无聊。他老人家是个智者,干事情经常一石二鸟,就连打发无聊时光的方式都超凡脱俗。在那段时间里,钱先生一天读一本英文版的侦探小说,娱乐的同时还没耽误学习英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经过试探,了解到孔秋和陈敬东与我有相同的爱好,都是推理剧的爱好者。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发起一场向钱先生学习的运动,运动的具体内容就是一天看一部外国侦探电影。这种娱乐方式既廉价又能锻炼人的思维能力,而且还能捎带着学习外语,何乐而不为?

其实引钱先生为榜样不过是为娱乐找个正当借口。真到看推理剧的时候谁还顾得上学外语啊,尽关注故事情节了。看的时间长了,我发现两位伙伴居然颇有当侦探的天赋,情节的发展总能让他们猜个八九不离十。孔秋的想象力很丰富,能在看似没有关系的事件中找到内在的联系;陈敬东则具有很强的思维能力,加上他本身又是学心理学的,对人内心的把握可谓细致入微。比起这两个人来,一般情况我总是落于下风。不过好在我有爱读书的习惯,脑子里装了不少冷门的知识,在需要这些知识才能破解的案件里,偶尔也可以出出风头。


南方的九月天,又热又闷,没有空调的合租房像个大蒸笼,把我们的雄心壮志蒸得又稣又软。当天的报纸招聘版被仔细检索过一遍,还是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娱乐和体育版是我最喜欢的,可是孔秋和陈敬东下手更快。没办法,我只好打开社会新闻版,关注一下全人类的命运。

一则名为《女硕士密室裸死》的新闻吸引了我的眼球。准确的说,是新闻旁边的配图实在太惹眼。这是一张裸体女人背部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短发批肩,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瘫软地趴在一张靠窗的书桌上,背部和手肘处有明显的烧伤痕迹。新闻内容如下:

“前天夜里11点左右,人缘很好,正在读研,即将结婚的小杜被人发现在N大学某实验室内离奇死亡。死者背部被小火烧伤,却无挣扎呼救,出事实验室亦门窗紧闭,起火原因至今不明。事发实验室位居二楼,一楼设有防盗网和保安室,有多人看守,晚上10时后无关人员均不得进入。无论是嫌疑人还是被害者,深夜出入大楼,都并非易事。

据参与救火的目击者称,事发现场非常诡异。屋内起火后,一股烧焦味不断从实验室里传出,保安赶往扑火时,却发现房门紧闭,拍门亦无人应答。保安称:‘我们破门进去以后,发现窗户也关着。女孩虽然全身赤裸,却只有背部和左臂被烧伤,屋内不见死者衣物,就连桌上的书堆也只有几本书被焚毁。当时她嘴角还有鲜血流出,把我们吓了一跳。’但是据在场的医生介绍,火烧并不会导致吐血,导致吐血的原因一般是头部遭到撞击或中毒。

凌晨3点左右,小杜的男友也赶到了现场。一开始他的表情还比较平静。从实验室出来后,面对前来安慰的同学和老师,小杜的男友突然情绪失控,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昨日记者继续采访,发现疑点越来越多。案发现场曾发生小规模火灾,为何只烧着几本书?小杜的衣物在哪里?一个即将毕业的高才生会选择自杀吗?大楼夜晚并不开放,为何小杜会在那个时段出现?她嘴边流下的鲜血是怎么回事?面对质疑,警方、校方以及小杜的男友都选择了沉默,这更令案情蒙上了一层迷雾。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调查此案,本报将全程关注并为您提供后续报道。”


N大学!密室杀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N大学不就是我刚刚毕业的那所学校吗?才离开没多长时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可能,不可能,太离奇了。”我看着手中的报纸,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

“Every is possible。什么事不可能啊?”孔秋冲我秀了一句蹩脚的英语,后半句卡了壳,又改回母语。

“侦探小说里的事发生在咱们身边了。”我把报纸递给孔秋,”N大学女硕士密室裸死。密室杀人,典型的侦探小说桥段。”

“真的假的?N大学!不会吧。这种事为什么不找我呢?有人卖拐,直接拨110啊。”孔秋一边说一边接过报纸。陈敬东听到我们的对话,也饶有兴趣地把脑袋凑过去。一开始还油腔滑调,看着看着,两人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新闻的篇幅并不长,可是十分钟过去了,两人的目光依然锁定在那段短短的文字上。

“怎么样?两位国产名侦探,看出点门道没有?”我打破僵局,问道。

孔秋眉头紧锁,搔着脑袋摇头不语,看样子是迷糊了。陈敬东沉吟片刻,抬起头来说道:”线索不足,无法作出判断。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是个故弄玄虚的高手,提了一大串问题,却连基本的信息都没有交代。我又不是诸葛亮,未出茅庐已知天下三分。起码得掌握一些基本的情报才能有结论呀。”

孔秋表示赞同,说道:”敬东说的对。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物质决定意识,线索决定判断。没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光看一篇文字,哪能就知道凶手是谁呀。”

“说的也是。”我索然无味地叹了口气,”调查研究的工作是归人家公安部门垄断的,咱操这闲心也没用。普通公民嘛,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才是正经事,在侦探电影里过过推理的瘾就算了。”

看两位没有异议,我打开电脑,放进一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开始每天的必修课。《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是柯南道尔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侦探小说里最杰出的作品之一。可是三个人看的时候都心不在焉,完全融入不了故事的情节。看到一半,已经完全忘了前面在说什么,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向来话多的孔秋没精打采,对导演和演员的表现居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陈敬东干脆闭上眼睛,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

莫名其妙的浮躁感在心头驱之不去,像烟瘾发作了一样难受。这种情形,继续看下去也是浪费电力。我关掉电脑,坐在椅子上独自发呆。合租房里陷入一片寂静。这寂静持续了足足有一刻钟,终于被人打破。第一个说话的,当然是孔秋。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孔秋居然说文言文,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啊,”警察不过比我们多了一身制服而已,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哪有人天生下来就会破案的,不都是在实践中摸索,在实践中学习嘛。天天在家里看侦探电影,理论积累了一大堆,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陈敬东睁开眼睛,从头到脚打量孔秋,仿佛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我冷笑一声,慢悠悠地说:”年轻人啊,做事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务远,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出人生的光辉道路。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只有分工不同。社会要进步,就需要有分工。刑事案件的侦破是人民警察的职责。咱们要插手,就属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又好比越俎代庖,肯定是要招来麻烦的。”这些话我从小到大听的多了,讲起来轻车熟路。

“哎,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什么叫狗拿耗子?有拿自己比狗的吗?亏你还是个读书人。”孔秋从我的话里挑到毛病,精神一振,”跟我整成语,还越俎代庖,我也送你一个。你这叫叶公好龙。知道什么是叶公好龙吗?平常总埋怨世界上有名的侦探都是外国人,机会到眼前了又畏首畏脚,说什么革命分工不同的话。咱现在也没分工啊,不都闲着呢吗?大好的青春年华,怎么就不能为人民政府分点忧,帮点忙呢?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也不因虚度年华而懊丧……这是一俄国司机说的吧,全套的我记不住了,反正就那么个意思。人家俄国司机都有如此觉悟,我辈中华儿女岂能落后于人。敬东,你说是不是?”

“再议,再议吧。”陈敬东惜字如金,必须得像挤牙膏那样追着他问,才肯多说。

“别呀,怎么能再议呢?现在就议。”孔秋不依不饶,穷追猛打,”我是觉得机会实在难得,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啦。古人讲,做成一件事需要四合:天合、地合、人合、己合。这几个条件咱都具备。咱有大把的空余时间,正愁没事可做。案发地点又靠的这么近,正好是我们的母校,各个方面都熟悉。再加上三个人都是侦探迷,各有所长。如果大家愿意参与,那就是己合。主观上有能动性,干起事来无往不利。怎么样,有没有勇气尝试一下?试试不要钱!”

陈敬东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大热天的,趟这混水干什么呀。破案不是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刚才说的四合,那是大道理,形而上的哲学。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障碍。现实生活里破案的关键是找寻线索,推理只是辅助。好比做数学题,XY=0。要么X=0,Y可以取任何值;要么Y=0,X可以取任何值。这还只是两个未知数的情况,取值就有无数种。一个案件的未知数有多少你们都知道,分别是时间、地点、动机和手法。破案的过程其实就是就给这四个未知数赋以常数值的过程,比解数学题可麻烦多了。”

陈敬东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上升到理论高度。我似懂非懂,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一会觉得孔秋有理,一会觉得陈敬东有理。的确,试试不要钱,可是凭我们几个人的能力,要去学人家当侦探,也真是有点不自量力。

孔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转得我眼直发晕。转了半天,终于停下脚步,斩钉截铁的说道:”这趟浑水我是趟定了,你们不趟我自己趟。你们就猫在家里继续看电影吧,看上一百年就成推理大师了。不过是没人知道的大师。”

请将不如激将,看孔秋雄心万丈,我也不禁受到感染,扯起嗓子喊口号:”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却是整个世界!娘西匹,干了!”

“怎么样,两票对一票,您不能不讲民主吧。要不,试试?”孔秋笑着挑唆陈敬东。

陈敬东思忖半晌,说了5个字:”试试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