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1/


“到了,快下!还磨蹭什么?”华巅的回忆就这样被打断了。“谢了哈!”华巅模仿着对方的声音,走出了狭小的救生盒;一边穿着军装,一边想着是否该和这位大嗓门“亲切”的交谈一下……“立正,敬礼!”,华巅刚刚套好中将制服,耳边就传来一把清脆动听的声音;华巅边回礼边抬头看去,眼前立着三位身着紧身机师服装的如花少女。“首长辛苦了!”领头少女的话音刚落,背后就传来一阵机甲离去的脚步声,而且是跑的飞快的那种——看来那位大嗓门的头脑还是满灵活的哈。华巅心中好笑,再瞅瞅面前这三位一字排开,向自己闪动着大眼睛,并且努力的挺胸敬礼的少女机师;那身材、那长相,个个都是无可挑剔。视线越过她们,再往上瞧:三台粉红色涂装的机甲自傲的立在前方,线条娇美亮丽,一看就知道是日、美那种敏捷系的机甲,跟周围五大三粗的俄制机甲有着天差地别——这三台是鼓舞士气,提升部队战斗力用的宣传机甲。能开这类机甲的少说也是国家高级机师,能够开着它们做出各种复杂多变的、绚丽夺目的、匪夷所思的花式动作,作用跟以前的空军飞行表演队也差不太多;至于那些花哨动作到底有没有战术价值,那当然还的另说——反正也不用她们去打仗。华巅的目光再次回到那六只依然朝自己眨动着的大眼睛上,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对了,想起来了!见过她们,在电视里见过——原来是西南战区的三朵金花啊!她们在电视里做战前动员时,总是先一通华丽,眼花缭乱的机甲表演;然后等聚光灯落到机甲胸口时,招着手从驾驶舱翩翩而出——脸上还挂着迷死人的微笑。当然了,电视镜头也少不了在她们特制的紧身衣上来一串大大的特写。等她们离开之后,那个白风衣加太阳镜的向承俊马上就悄然登场,故做神秘的稍微压低声音向大家叮嘱:“仗,一定要打赢;如果打输就什么都没有了——特别是漂亮的姑娘……”于是乎台下一片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当然女兵除外。听说这种战前动员的效果非常之好,自己要不要那天也找人来试试?

华巅一边向三女作出将军的职业微笑,一边从她们身旁经过。还是先办正事要紧,军中有这三个宝贝就足够多了——据说她们每天光做面部护理就要花上两个钟头,要是多一些这类的美女帅哥,部队别说是打仗,连养活都养活不起!在他身后,那三朵宝贝金花看着年轻的总司令就这样无情无义的走过,始终没有回头的打算;于是对自己双眼的放电功率大为不满,纷纷躲进自己机甲的救生盒里,紧张的补着脸上的粉底去了。

四下望去,宽广的机库内各式各样型号的机甲林立,同时头顶上还时不时的有机甲吊在导轨上移过。天蓬上的一道道双股导轨并行有偶尔交叉,仰头看久了,很容易让人产生头顶是火车站的错觉。上百位机械师、维修员、电器调治人员和程序编写员正在围着机甲们忙上忙下,他们脚下的碟形磁悬浮单/双人操作平台底部的十字形引导灯,按行进状态发出红、黄、绿三色的灯光。飞舞不定的十字形灯光又令机库地板仿佛彩灯缭乱的歌厅舞池。吊装的部件、电焊的弧光以及不住升降的操作平台忙碌在这个充满各种机械与电器气味的机库中,不愧是写满“机库重地,严禁烟火!”的大红色标语的地方。

华巅刚走几步,就被一台从头顶窜过的怪异机甲的超危险动作吓了一跳。那台空战机甲算不上大,更谈不上重装;但是体形绝对是够宽。该机甲以一部大型气垫坦克为本体,左右上方各连接了一架大型共轴旋翼反机甲直升机。这种正式名称为hE-O-E合成机甲的家伙算上翼展,足足有3台机甲并排的宽度。莽撞的机师在机甲的密林中,惊险的左右侧转着高速穿行,几个灵巧的转折就消失在通往重型轰炸机机库的大门里;背后留下一串串因为强风将手边零件而吹散的机械师气愤的怒骂。(PS:机甲的全称是机动装甲,与是否为人形无关。当然,中型机甲和主战机甲中的绝大多数确实属于人形机甲。)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华巅依然清楚的看到了hE-O-E上队徽后面喷涂的3颗金星;那代表了中国国家特级机师资格,也就是军中俗称的王牌认证。那么刚才那位机师就是刚刚晋升复兴军新一代王牌机甲机师前5强的,俄罗斯天才少年机师:雅克·杜瓦察。这个来自东北战区的新人机师今年只有17岁,被公认是复兴军5大王牌中最有潜质、前途光明的新秀。看他刚才的表现,确实是卤莽冒失了一点,但也清楚显示出常人所不及的实力,他以后的战斗看来确实值得期待啊。至于雅科·杜瓦察的中国国家特级机师资格,是因为他参加了中国一年一度的机师资格考核所得来的。由于中国巨大的军队人口基数,中国制定了世界上最复杂严密的机甲机师资格考核制度,没有通过考核的军人是不允许驾驶部队中的机甲的。缘于激烈的竞争、筛选的残酷,中国的机甲机师资格认证成为了全世界最权威的测试,亚共体各国的机甲机师也都以获得该资格为荣,雅克·杜瓦察当然也不例外。然而,在中国国内,有一大批人,特别是华重光的粉丝们,出于对华重光遭遇的同情,对该资格嗤之以鼻,个别狂热者甚至为此放弃了机甲机师资格并退出军队现役。墙里开花墙外香——这种事情无论何时都在世界各地上演着。

大老远就看到一个女机师正在指手划脚的训斥人,看到那头紫红色的头发就知道不可能会是别人,只能是西南战区的郭遥瑶了。军队当然是不允许染发的,但是风纪处的人员抓了她几次都发觉那只是假发而被她奚落了个够——也不能为了她一人就订个不准戴假发的军规吧。此后郭遥瑶更加肆无忌惮的变换着发色,反正都没人抓她了,也弄不清她到底是假发还是染发。这个在复兴军5大王牌中排名第3的女机师目前风头一时无两,连那个拉风扮酷的向承俊都拍马难及。但是她令人侧目的并不是她不逊于三朵金花的相貌,更不是她王牌机师的强悍实力;而是她那鬼都怕三分的火暴脾气!所有人都私下认为:如果不是郭遥瑶那该死的脾气,机师资格考试的考官肯定会给她更高的打分的;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不是她那超坏的脾气导致她在特种部队混不下去,她好象也没打算过转为机甲机师。她那可怜的男友徐曾当然也不会迫于她的淫威,放弃参谋部的大好前程,而跟着她成为机甲机师——这样复兴军就会一下子少了两大王牌了。这世上的事还真是不好说啊。

这当口,大眼、活力充沛、口舌不饶人的郭遥瑶正在演绎她那泼辣的川妹子性格:“你说啊!我为什么要开这种破烂?!才拿来不到一礼拜就要上战场,还让不让人活了?你说,你说啊!”对面的徐曾低着头,表情比那岳飞还冤——开什么机型是上面的决定,关他什么事了?可郭遥瑶才不去理会这些,自顾自的骂道:“你看看这机甲长的是什么模样,越看火越大;开这东西不是毁我形象嘛!”徐曾求援的目光望向他的两位僚机机师,然而那二位年轻人却很老到:专心致志的检测着他们的“雨雁”式机甲空战强化型,反复调试着机甲肩背处安装的水平机翼的升降襟翼的角度;那态度专业细致的直可评上“认真备战”的模范了——那怕徐曾悄悄踢了他们无数脚,打死就是不帮腔。华巅顺着她的手指向后望去,那里的三台机甲确实是长的——搞笑了一点。这种为了强化海上战斗力而刚刚引进到位的两栖机甲可是由大名鼎鼎的俄罗斯国家机甲科学研究院的作品,其著名的N制编号到那也无人敢于轻视。但是就连华巅这个引进协议的直接签字人都记不到它的型号名称,因为它的绰号实在太响亮了——“蛋壳”!有史以来第一种的Q版机甲:“蛋壳”型水陆两栖机甲。

众所周知:机甲发展的十大流派中,与日、美那种敏捷系的机甲具有人体美感的特色完全相反的是,俄制机甲一贯以膀阔腰圆的暴力肌肉男形象来彰显其火力凶悍。作为俄三大机甲设计局产量之首的国家机甲科学研究院更是此形象的开创者和捍卫者。但恰恰是该局米里扬诺夫院长,偏偏设计制造出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蛋壳”型Q版机甲,真可谓是俄国式的幽默了。这机甲从正面看,机体相当的苗条纤细,胴体被前后拉长成为了水滴形剖面结构,在流体力学方面做的比英联邦机甲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足足占了整个机体三分之一大小的脑袋,怎么看怎么象个硕大无比的鸡蛋壳。前面再加上一对圆圆的“眼睛”,(PS:不是探照灯,而是“窗帘Ⅳ”光电子干扰系统;探照灯安装在腰部两侧。)地道的三头身Q版漫画形象。为了弥补明显头重脚轻的问题,也没有采用普通的机械足,改用了一双大而长的三趾鸟爪形的机械爪来起到开火时的固定作用。其整体形象与其说是人形机甲,不如说更象个特大号的玩具。

这还真不能怪米里扬诺夫和俄罗斯国家机甲科学研究院,要怪只能怪最初的订货方——俄罗斯潜艇部队。当初由于作战形势,紧急需要一种能够由潜艇在水下投放,又能水下战又可登陆战的水陆两栖机甲。潜艇部队出于俄罗斯设计潜艇的传统,第一条要求就是要保证机甲的水上不沉性。这可要了米里扬诺夫的老命了,这33%的储备浮力从那来?!俄制机甲追求的又是机动速度,在陆战型机甲上加装那么多浮箱,只能造出陆上的靶子、水中的蜗牛。米里扬诺夫不愧为世界级的机甲设计专家,立即提出:在正对面积不变的情况下,要确水上不沉性、水上高航速和适航性,只能把浮力全加到机甲的脑袋上!先把机身从俄式的身宽体壮,前后拉长成英式的俯视水滴形。再搬出苏联时代著名的,成熟到不能再成熟的半蛋形坦克炮塔,(当然没装坦克炮。)放大后整体安装到机甲的头部。这样既保证了水上不沉性,又在浮渡战斗时(大脑袋浮在水面以上。)有了快艇般的高航速。作战技术任务书是圆满的完成了,实战也证明了“蛋壳”的性能优良可靠;但是俄海军不喜欢,理由是这东西毫无俄罗斯海军的军威!尤其是在列队检阅的时候,更是笑倒一片。所以“蛋壳”型机甲后来主要用做出口;俄国内只有外交部订购了一批,放在部分驻外大使馆的门口——喷上鲜艳的彩漆,一边一个站岗——以作为亲善外交的重要宣传道具。




********************************************************************************************************

衣上征尘:说到本书中机甲的定位嘛,一两句话还真讲不清楚。各位机甲的同好也别去翻资料了,通通都是原创。这么大本的设定让我简略说也得6万多字吧,没那功夫。先随便贴句出来,大家也好有个大概的印象。

“政局左右武器发展,而武器改变战争模式。如果说机枪及堑壕战催生出了陆战之王——坦克;那么战区反导系统的全球普及,才是陆战鹫狮——机甲诞生的最大幕后推手。历史的最终选择是火力、防护、机动更上层楼的机甲,而不是倒退回坦克时代;同时,作为坦克主要天敌的攻击直升机,也将逐步退出历史的舞台。”

——摘自《机甲的集团化研究》 日本·服木苍一

补充说明(打广告):服木苍一是我正在写的小说《ADXC》中,第10关和第20关的最终BOSS,理论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