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二十四章 人鬼情未了

天目飞龙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琴韵的一腔柔情明月可鉴,她的双泪横飞,她的脚步踉跄,跌跌撞撞地向着她为之守候了四百年的恋人扑面而来; 龙天感怀至有深静湖为证,他的表情痛苦,他的双臂舒张,默默而立等着将眼前这个不是情人的情人激情拥入怀中. 可惜对于龙天来说,这毕竟只是一场”替身戏”,虽然他入戏很深,但他和琴韵都忘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琴韵的一腔柔情明月可鉴,她的双泪横飞,她的脚步踉跄,跌跌撞撞地向着她为之守候了四百年的恋人扑面而来;


龙天感怀至有深静湖为证,他的表情痛苦,他的双臂舒张,默默而立等着将眼前这个不是情人的情人激情拥入怀中.


可惜对于龙天来说,这毕竟只是一场”替身戏”,虽然他入戏很深,但他和琴韵都忘了一点,那就是戏永远是戏,他们必须要面对极其残酷的现实的考验.


就在双方接触的霎那间,龙天只觉得浑身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再看自己的怀中依旧空空如也,他连忙转过身去,琴韵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刚刚琴韵向他冲来的时候,楞是从龙天的身体内穿透而过.见此情景,龙天清醒了,但琴韵却傻眼了,她没有放弃努力,又向着龙天拥抱了无数次,但次次都扑了个空,龙天没有动,他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琴韵,任凭她一次又一次地在自己的体内来回穿梭,身上泛起了阵阵冰凉彻骨的寒意.


“你不是天翔,你不是天翔,不是……”,琴韵瞬间开始醒悟了,她发疯似的对着龙天狂叫起来,内心极其痛苦,她拼命地摇头,随着一阵狂风吹过,散披在肩头的秀发被吹得零乱不堪.


“不,娘子,我是天翔,我就是龙俊飞啊”,龙天并没有放弃努力,他还在试着继续扮演龙俊飞的角色,他一心只想挽救眼前这个可怜的女鬼,所以一声”娘子”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琴韵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她突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摇摇晃晃地向后倒退了三四步,含着热泪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一脸焦急的”龙俊飞”.


不过龙天不经意间的这一声”娘子”,喊得恰到好处,当听到这声”娘子”的时候,琴韵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在她的印象中龙俊飞从来就没有这么称呼过她,为了这声”娘子”,她生前等了三年,死后又等了将近五百年,却不料竟然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听到了这声期盼已久的”娘子”,她被龙天这一声动容的”娘子”打动了久以关闭的心痱,她又慢慢地走到了龙天的面前,借着明月仔细地端详起来,看得非常仔细,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看得龙天心里直发毛,生怕被琴韵给认出来,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尽量控制住紊乱的心跳,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琴韵的目光最终定在了龙天嘴角的那颗黑痣上,她努力地回忆着,将印象里的龙俊飞与眼前的龙天对照着,终于随着一声带着长长哭腔的”相公”,她靠在了龙天的身上,这一次她没有用力,而是将整个身体斜倚着龙天,尽管如此,她还是有半个身体深深的镶嵌在了龙天的体内.


“娘子”,龙天又轻柔地呼唤了一声,他的手想去抚摸琴韵的后背,不过却一把摸到了自己的胸口,片刻之后他放弃了努力,转而环着琴韵的腰间,做了个拥抱的姿势.


“相公,你终于肯认奴家了,你知道奴家等相公等得好苦啊”,琴韵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痛苦,又开始在龙天的怀中嘤嘤地抽泣起来.


“娘子,不要难过了,都是一场误会,娘子切莫过于悲伤,保重身体要紧”,龙天的这些话都是从古装戏里学来的,说出来的时候感觉特别别扭,也感觉很肉麻,不过为了抚慰琴韵的情绪,他已经豁出去了,他决计要在今天晚上做一回柔情万种的”龙俊飞”,做一回琴韵这只美丽女鬼的”恋人”.


一声”娘子”,一声”相公”,纵有千般苦痛,万般误解,也瞬间消散殆尽,明亮而柔和的月光披洒在肩上,替相互拥着的龙天和琴韵盖上了一层幸福的薄纱,两人并肩走在湖中走廊上,又一起相对而坐在邀月亭中,泯然一笑解恩仇,琴韵一旦恢复了神智之后,变得异常的机灵和俊俏,浑身上下散发出倾国红颜的绝代风采,还有她超群脱俗的才情,都令龙天为之倾倒,为之怦然心动,此时的龙天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忌妒龙俊飞了.


凝视着含情脉脉,娇艳欲滴的琴韵,龙天的心一直平静不下来,两人时坐时走,时唱时吟,宛如一对天作之合的神仙眷侣,莅临于月下的静湖之上,琴韵一改往日的悲伤与凄楚,在龙天的面前露出了恬然一笑,这一笑差点让龙天有些把持不住,不过龙天一直非常紧张,一方面他是”赝品”,怕被聪明的琴韵认出来,另一方面,他实在不习惯古人的说话方式,还有琴韵满口的诗词歌赋,让他无言以对,经常以傻笑来应付琴韵,不过还真的让他给蒙混过关了,琴韵依旧没有发现面前站着的竟然是个”冒牌货”.


林苇一直就站在静湖边的杨柳树下,她的心也一直都在紧紧地揪着,一方面替龙天和琴韵担心,另一方面看着龙天和琴韵卿卿我我的样子,心中竟然有一股酸酸的滋味,鬼竟然也会吃醋,这要让龙天知道的话,又要大跌眼镜了.


其实会吃醋的又何止是她,在湖畔还有两个漂亮的女人一直在不停地流着眼泪,白云和钱艳薇,两人就坐在龙天坐过的长椅上,互相握着对方的手,两人的眼泪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流淌.


林苇带着白云离开病房的时候,白云还在睡觉,不过当她一沉醒来,却发现病床上的龙天不见了,心急如焚的她还发现龙天的手机竟然忘了带走,情急之下她披上衣服就下了楼,她很担心龙天的安全,所以她首先找到了钱艳薇,两人结伴开始在夜深人静的静安市区寻找,白云一直有个很不好的感觉,她总觉得龙天应该跑到闹鬼的龙胄山庄去了,因为当傍晚时她把龙胄山庄闹鬼的事情说给龙天听之后,她发现龙天的情绪有些不对,还有林苇的怪异举动,都被细心的白云察觉到了,所以遍寻不着之后,两人便开车直接赶到了龙胄山庄,一路寻找到了静湖边,却不料竟然看到这样一出”人鬼情未了”的大戏,说起来也非常奇怪,白云能看见林苇,而钱艳薇则不行,但钱艳薇却能看见琴韵,而白云却看不到她,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有缘人”的原因了,林苇与白云有缘,因为她一直在帮着白云牵线搭桥,而钱艳薇与琴韵有缘,因为她当过琴韵的”情敌”,而且琴韵还上过钱艳薇的身体.


湖中的龙天一直在逢场作戏,而湖边林苇的内心一直在翻江倒海,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白云和钱艳薇的存在,虽然知道龙天身边站着的是一只女鬼,但钱艳薇和白云竟然不约而同地吃起了干醋,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魔力了,鬼会吃人的醋,同样,人也会吃鬼的醋,在爱情面前人与鬼都是平等的.


龙天很想就99年琴韵的坟茔被掘,尸体被辱的事情询问琴韵,当然还有那十五起悬疑命案的事情,不过看着琴韵趣味盎然的神色,他不忍心扰乱了琴韵的兴致,龙天知道明代的时候女人的贞节观念还是很重的,”饿死事小,失节是大”,也是那时候传下来的恶俗,虽然在龙天的意识里,琴韵并不是一个贞节烈女,但毕竟她有一副纯净的灵魂,特别是死后尸体被辱一事,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开口相问的,否则说不定琴韵一想起这件有辱名节的”丑事”,又会再一次失去心志而疯狂了.


“白云姐姐,跟你商量个事情行吗?”,林苇很快就发现了白云和钱艳薇,她快速地飘了过来.


“林苇妹妹,有什么事情啊”,白云抹了抹眼泪,她不知道林苇会找她干什么.


钱艳薇好奇地看着白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不过白云已经告诉过她林苇的事情了,所以片刻之后她也意识到了,和钱艳薇一样,当白云看见龙天一个人在湖中自言自语的时候,也曾经惊诧莫名,钱艳薇能看见,所以她把龙天和琴韵走在一起的情况告诉了白云.


当林苇蓦然间发现白云和钱艳薇之后,她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的脸色非常不对,所以她把琴韵生前与龙俊飞的相守承诺,以及琴韵为了这份誓言四百多年为爱痴狂等候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云,然后由白云转告给钱艳薇,琴韵的爱情悲剧也深深地打动了白云和钱艳薇,两人作为静安本地人,梦还山的传说她们都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女主角竟然就是龙天身边的女鬼,更没想到的是龙天在今晚做了一回龙俊飞,两人在感动之余,又不禁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白云姐姐,你能否再牺牲一回,让琴韵上你的身,陪陪龙天好吗?让他们重续前世之约,让他们真实地触摸到对方的存在,行吗?”,林苇在讲完了琴韵的故事之后,又开口对着白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林苇为了当这个”鬼红娘”实在是太执着了,她一心只想把龙天和白云配在一起,所以今晚”鬼上身”的任务,她也很自然而然的交给了白云.


“算了,妹妹,我连看都看不见她呢,你也说过那是因为无缘,不过小薇应该可以的,她比我更适合,要帮还是让小薇来吧”,白云其实心里非常想承担这个差事,不过可惜的是她与琴韵无缘,所以也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钱艳薇了.


“唉,我怎么又给忘了呢?还是算了吧”,经白云这么一提醒,林苇这才想起来,不过她似乎不愿意让钱艳薇去代替,所以她准备放弃.


“不要妹妹,琴韵她太可怜了,你还是帮帮她吧,再说了,小薇应该也会同意的”,白云一听急了,她也是真心地想帮琴韵的.


林苇被白云的真心与宽容感动了,而当白云把林苇的主意说给钱艳薇听的时候,钱艳薇似乎有些不信,不过她还是含着羞涩,还有一丝的惊恐,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她感激地看了白云一眼,情不自禁地把头靠在了白云的肩膀上.


湖中龙天与琴韵经过好一番解释之后,琴韵才明白了龙天与钱艳薇的关系,也为自己的几次”争风吃醋”感到歉意,她准备找个时机亲自向钱艳薇道歉,不过时机不用找了,来得好不如来得巧,钱艳薇正在慢慢地向他们靠近,她有些紧张,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竟然是激动.


“琴韵姐姐,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理解你的苦衷,我想帮帮你,希望用我的肉身能圆你们的前世情缘,好吗?”,钱艳薇缓缓地走到了龙天和琴韵的面前.


钱艳薇的突然到来让龙天大吃一惊,更让他惊讶的是钱艳薇竟然主动地要求琴韵上她的身,他不明所以,不过稍稍考虑之后,又看到了湖边的林苇和白云,他忽然间想明白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动情地对着钱艳薇点了点头.


琴韵的美貌令钱艳薇感到暗自汗颜,曾经她对着镜子很自豪地说过无数次”我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可惜她的自信被眼前的琴韵彻底打败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钱艳薇费尽了脑汁,脑海中翻过一张又一张港台大陆海外的女明星照片,却始终找不到一个能比得上琴韵一半的,”如花似玉,花容月貌”,钱艳薇也只能用这八个字来形容琴韵了.


钱艳薇的真情也感动了琴韵,她走到钱艳薇的面前,缓缓地屈膝向钱艳薇道了个”万福”:“苦了妹妹了,琴韵有愧,这就向妹妹赔不是了”。


两人柔和地客气了一番之后,钱艳薇猛得感觉一阵透心凉,她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之后便失去了知觉,琴韵已经附上她的肉身了.


“天翔”,随着一声柔情的呼唤,琴韵终于真实地拥着了龙天的身体,带着羞,含着泪,更多的则是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和笑颜.


“琴韵”,龙天搂住了钱艳薇的身体,口中却叫着琴韵,这身体他搂过很多次,却没有一次象今晚这样让他激动,让他动情.


这一对分离了四百多年的”怨侣”,终于随着钱艳薇的志愿献身,得以破镜重圆,得以旧梦重温,此时的龙天就是四百年前的”小唐寅”龙俊飞,此时的钱艳薇就是名满江州的”江州第一名妓”琴韵,他们深情相拥,他们激情四射,在明月的见证下,静湖上真实地再现了一出现代版的”倩女幽魂”,龙胄山庄的静湖之上上演了一回中国版的”人鬼情未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