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午夜杂谈-书生流浪记(-)

“城里的夏天真热”,书生嘟囔道。

尽管书生只穿了件破裤衩,那裸露着的瘦骨嶙嶙的胸脯上依然流满了汗珠,把皮肤上的污渍冲了几条印痕。书生无聊地搓着腰间的污垢,把一条黑黑的油泥放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弹了出去。书生油迹斑斑的破棉袄早已不知去向,身边多了一只破化肥口袋。口袋了有几本已经翻的很烂的书,一叠书生的手稿,最重要的是,在口袋的底部有八十个金光灿灿的大金子。

书籍是书生从乡下带来的,翻看了很多次,那是书生的宝贝。手稿是用垃圾箱里拣来的,城里孩子仍掉的作业本,书生把没有用完的空页撕了下来,然后叠在一起,当作稿纸。书生写了不少的小说,散文,诗歌等等,曾经试着去杂志社投稿,可杂志社门口的保安硬是不让他进去,说是领导规定,不许拣破烂的进去。书生很生气,可也很无奈,只好悻悻地离去,把手稿当作宝贝似的收在口袋了,经常拿出来自我欣赏一番。

那八十个大金子,说来话长,是一个叫东风的诗人送的。那是去年冬天,过年的时候,书生遇到了一个从外国留学回来的诗人,忍不住和那个笔名叫东风的诗人谈起了诗词。本想谈谈中国古老的《诗经》,或者《离骚》,可那诗人不感兴趣。于是,书生搜肠刮肚地寻找记忆中的外国诗歌,和东风谈起了康桥,谈起了维也纳,后来谈的兴起,又和诗人争论起欧洲的文艺复兴来。结果谈的投机,诗人把书生当作知音,看到书生衣着单薄,在雪地里瑟瑟发抖,于是掏出钱包,数了数,自己留下八个金子做路费,把剩下的八十个金子,要送给书生,叫书生去买件羽绒袄。书生甚是清高,怎么能要别人钱财。可东风执意要送,书生看着那金灿灿的金子,也忍不住诱惑,就收了下来,可坚持说,算他借诗人的,将来要还的。那八十个大金子可不是小数目,书生过惯了苦日子,何时有过这么多金子,一连几天书生都把金子搂在怀里,兴奋的睡不着觉。书生没舍得买羽绒袄,心里琢磨着,将来回乡下,用这八十个金子盖几间瓦房,娶个媳妇,好过日子。

阳光越来越毒,晒的书生头晕。城里连课树也没有,这水区到处是高楼大厦,几乎没有阴凉的地方。

书生拎起口袋,走到一个叫影子军团楼的大厦门口,远远的蹲在那里,他不敢离的太近,影子军团楼有个叫胖胖虎的保安,凶的很,书生有点怕他。

一辆奔驰600停在了影子军团楼的门口,保安胖胖虎上前恭敬地打开了车门,车里下来三个人,两个妖艳的女人簇拥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向楼里走去。书生眼前一亮,这胖子他认识,外号叫“颓废”,是和书生一起长大的伙伴。这颓废,小时侯很是邋遢,一年四季都流着鼻涕,夏天始终是光着屁股跑来跑去,直到十岁上学的时候才穿衣服。颓废书读的不多,小学三年级就不愿意上学了,回家跟村里的临风大哥学做泥瓦匠。后来颓废进城打工,逐渐有了钱,就开始承包工程。再后来不知怎么弄到了水区的户口,而且打通了关系,在水区做了领导。

书生站了起来,想喊,可没张开嘴。这时颓废一回头,居然看到了书生,楞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

“是书生大哥吧”,颓废主动打招呼。

“是”,自尊心使书生的态度有点冷淡。

颓废摸了摸口袋,可是只掏出了几张卡片。“你们谁有金子,拿来我用,我这只有信用卡”,颓废对那两个妖艳的女人说。一个女人掏出了一把金子,颓废接过来递给书生。

书生不接,感觉受了侮辱,怒气冲冲的说“我不是要饭的。”

“大哥,我是很诚心的,拿着金子回乡下去吧,你太老实,这水区不适合你。回去盖几间房子,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吧”。

颓废一脸的诚恳,书生扭过头去,不看他。旁边一个女人讥笑道:“拿着吧,这些金子够你挣一辈子的”。

“滚一边去,这是我大哥”,颓废也发火了,不知是因为书生还是因为那女人。

看到金子,水区抢金子楼的一群闲人围了过来,颓废把金子放到口袋上,书生踢了一脚,金子滚了一地。“你们分去罢”,书生对抢金子楼的人们说。

颓废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大哥,你保重”,然后楼着两个女人进楼去了。

书生有些失落,拎着口袋,在高楼大厦间游荡着,也不管毒毒的太阳了。

一个游戏厅门口,有一群孩子在打架。其中一个女孩子书生认识,那女孩子外号叫白菜,长的很漂亮,可是太泼辣。现在白菜正挥舞着一把锃亮的砍刀,追赶着一群男孩子。尽管离的很远,书生也在酷热中感到了一丝寒意,缩了缩脖子,书生在一个角落里蹲了下来,看着孩子们在打架。一辆警车呼啸而来,车上下来了一群警察,为首的深蓝警长指挥大家把孩子都带上了车。

书生想起了另一个儿时的伙伴说的一句话,“现在的小孩子,真没办法”。这伙伴外号叫“小气”,据说,研究生毕业后也分配到了水区,做的官比颓废还大,书生在水区游荡了这么久,也只见过他一次。那是影子军团金子楼开业,小气陪着另一个叫“高总”的大官坐在主席台上,当然,书生是无法靠近的,也没办法和他说上话。

天快黑了,水区也热闹起来,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人来人往,一片嘈杂声。

书生想了许久,终于拿定了主意。趁天黑,书生偷偷跑到喷泉下洗了个澡。书生决定天一亮就带着那八十个金子回乡下去,暂时不盖房子,也不娶媳妇,书生要用这八十个金子建一所学校,要让象颓废当年那样的孩子们读书。

书生决定亲自教这些孩子。




本文内容于 2007-8-2 14:30:42 被荷锄书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