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一回到江都,江海洋就有意识的把胡娜交给罗云燕去处理安营扎寨之事,还开玩笑的对她说:“这是我的压寨夫人,好好安排一下她的住处。”见罗云燕表情有点异常又说:“我相信你们很快会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随后他走进朱冲锋的办公室,对他说:“副班长,走到我办公室开个‘黑会’。”

二人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关上门后在沙发上坐下。江海洋简要的通报了深圳之行,着重谈到了资金问题。

“目前,我手里只有二百万现金可以支配。也许几个标段的大楼施工接近地面正负零的时候,这笔钱就会揣在人家兜里了。怎么办?我认为以目前最大的变数来看,当前唯一的中心工作就是寻求资金来源,这是最大的‘政治’。我决不会让我们的航船刚起锚就折断桅杆,更不愿看到它因资金的馈乏而夭折在襁褓中。而资金来源地只能是银行,我的意思是你最近和罗云燕两人,多跑一下银行,这也是为你们俩私下多接触而创造条件。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家底和与总部的脱离只能限于我俩知道,我怕让其他人知到后会引起地震,严重一点说,我怕引起所谓的众叛亲离,那样会轻意断送我们来之不易和刚刚起步的事业。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明白。所以你去深圳这几天,我对外只说你去总部开会和汇报工作去了。我只担心黎萍回来会不会节外生枝?”

“她已被清理门户了。不过你这个导演也够损的哈,一下子就把人家打入十八层地狱。”

“你这个策划者才是一个真正阴谋家。”

“管他妈的,阴谋家也是‘家’。其实,我也不想这样,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哦,别忘了过两天替我安排与沈总见面会谈。另外就是抓紧时间跑跑银行,多找几家。那个不可一世的陶冶金也可以去碰碰运气,没准能把他当钱柜使。注意要了解他的弱点,男人嘛,有三大致命弱点,一是想当官,往上爬,这是权欲;二是想钱,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物欲;三是贪色,宁做花下鬼,饿死也风流,这是色欲。”

“精辟!我一定按班长的‘最高指示’照办。另外,唐合江来电了,愿带家乡子弟兵前来助阵。”

“那你尽快安排我和希力公司的沈总见面,其中有一个议题就是要把唐合江的散兵游勇,挂靠在他名下,承包土石方工程,独立核算。这叫一箭三雕,这样既了了沈总的愿,也帮了战友忙,也帮了我们自己。”

“行,我马上安排。”


江海洋与希立建筑公司的老板会面地点是在“逍遥宫”,这让江海洋有些反感,因为他此次的随行人员还有罗云燕和工程部的高主任和张奎,他怕给罗、张二人带来负面影响。所以他在临出发时叫朱冲锋通知沈老板改换地点,却被朱冲锋说服。

“乡巴佬出身的武夫,没啥层次,就这水平,不必过份计较。再说了,‘逍遥宫’有他的股份,算是他的根据地了。”

“哦?这个沈总别看文化不高,在建立根据地这点上还是值得我们学习。”接着又对大家说,“好,今天我们就去闯他的龙潭虎穴。诸位,务必小心谨慎。不得随意乱说,否则军法从事,杀无赦!……”

江海洋与沈立仁老板的谈判,开始双方谈的相当顺利,关于唐合江的队伍挂靠希力公司也是一句话的事,只是在他为朱冲锋争取融资时间的问题上谈得较艰苦。他提出工程在地面二层时再付工程款,被对方婉言谢绝。双方相持不下,江海洋提出休会,让彼此之间冷静一下再继续谈判。

一行人被安排在一间包房里休息,一筹莫展,也搞不清楚江总胡芦里倒底卖什么药?这时一个漂亮的女服员进来为他们倒茶,江海洋故意失去信心的说:“哎呀,副班长啊,看来此行没有收获哟。既然沈老板不肯网开一面,那我们就不如打道回府,改天找长江公司的任老板来谈算了。你意如何?”

看见江海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朱冲锋马上明白,于是装腔作势的唉声叹气道:“唉!也只好如此啰。”接着又补充道:“反正长江公司也早就想吃这快肥肉了。”

一支烟的功夫,简洁小姐就香气扑鼻的推门进来邀请他们重新进入谈判桌。

沈老板别看是个粗人出生,此时也摆出斯文人的样子,故作一阵沉默后,才慢吞吞的说道:“江总,我们凡事都可以商量嘛。我的耿直,朱总是了解的。嗯,嗯……”他没有多少文化,语言表达方面有些欠缺。

江海洋未等沈老板说完,便对他说道:“沈老板不必多虑,我是川东人,是古时巴人的后裔。巴人是一个讲信誉重形象的民族,这个民族部落的首领巴蔓子将军就是一个非常讲信誉的人,他借城还头的故事,惊天地动鬼神,流传千古,想必在座的诸位都听说过。我一生经历过工农兵学商官六个阶段,走南闯北,一生最牵挂和同情的就是我们农民兄弟和社会弱势群体,这一点我自信不疑。想必沈老板也听倒过朱总的介绍,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提出这个问题,也是为你着想,假如到时我付不出工程款,那时你就要‘撤军’,岂不是大家由朋友变成敌人,甚至法庭相见。不如现在先小人后君子,把话挑明,这样以后双方合作起来都愉快,甚至有可能还会出现出乎意料的意外惊喜。你说是不是?”

沈老板这次是真的认真想了想,还和掌管财务的小姨妹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像一个将军一样站起来,猛拍了一下桌子,震得桌上的茶杯盖都跳起来了。

“好!成交!吃了中午饭就签合同。”沈老板说完,用他一双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江海洋的手。

“沈老板孔武有力,但这不是板手劲的时候。”江海洋忍着痛说。

在回公司的路上,高昌建主任对江海洋说:“江总,你今天真是把沈老板玩弄于股掌之中哟。”

一点没有像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的江海洋,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懒洋洋的回答说:“很多事情,是你们做具体工作的人不知道的。”

“高主任,你还夸江总,他出发前叫我们在外人面前不准乱说话,还说这是一条纪律,否则军发从事,各人却在服务员面前乱说。”罗云燕有些不解的说。

张奎接话说:“江总是规定我们不准乱说,但没有规定自己不准乱说。”

“哼,人不大点,挺会拍马屁的嘛。”罗云燕抬手打了张奎一下。

“哈哈,难怪有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一说,其中奥秘你回去请教朱总吧,他会毫不保留的全告诉你。你们都要记住,我是外不决问朱总,内不决问云燕。”江海洋这时才阴转晴的回答罗云燕说。

“你们没看出来那个女服务员是个探子唢?要是没有江总在休息时故意泻露假情报,今天也许真的就是务虚谈判了,空跑一趟,也没有中午的一顿免费大餐。”专心开车的朱冲锋这时才出声。

“商场如战场,不知己知彼,兵不厌诈,何能取胜?知我者,冲锋也。这样的优秀分子居然有人视而不见,实在惜哉,痛哉!”江海洋当然是说给罗云燕听的。

“我也觉得冲锋叔是一个将才,不,是一个天才。与江总配合默契,天衣无缝。”张奎又拍马屁说。

“你们两个一老一少,一唱一和的说给那个听嘛?”罗云燕显得又有点高兴又有点烦的样子说。她高兴的是有人关心她的婚姻大事,烦的是她还徘徊在情感世界的十字路口上。

由于近期公司上下都很忙,罗云燕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时间与江海洋作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黎萍的突入其来,曾让她揪心的过了一段不安的时间。朱冲锋的大胆追求使她大吃一惊,也很难让她移情别恋,因为在她心目中江海洋的形象已占据了她整个内心世界,她渴望得到他。而胡娜的到来,使她如遭雷击,几乎晕了过。好几天才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坦然自若的对待自己的心上人。

江海洋其实也注意到这点,只是因为公务繁忙也没有抽出时间来与她好好谈谈,以便释放她在精神上和感情上的压力。再加上江海洋本身是个不可救药的工作狂,不仅对她,就是对胡娜也没好好的陪一陪。也许世上只有胡娜这么一个傻大姐,肯为那十八年前的“一见钟情”,付出如此心甘情愿的沉重代价。换了别人,恐怕很难做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