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加拿大人和美国人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他回答说:“美国人是傲慢的。”


如果美国是一种新形式上的罗马,象吉卜林(Rudyard Kipling)希望的那样传播文明,那么它现在统治着一个充满了吸烟、伪殖民遗迹、混乱的主权和冷战后的仇恨的世界。对很多人来说,它不是以民主和自由的名义,而是以自由市场与傲慢自大发动浩劫。


分析家压倒性地预测新的权力中心将会是北京。中国的首都派遣了一批新的外交家,他们外语流利,给世界各地带去了贸易。他们在国外为北京赢得了好感,也令它们远离了美国。


但象记者兼学者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在他的书《魅力攻势(Charm Offensive)》中所写的那样,北京的软实力(被宽泛地定义为外交和文化力量)并不是在真空发生的。它是在美国的软实力下降后而急速产生的。


中国领导人现在授意着别国的政策。科兰兹克写道:“中国进出口银行已成为非洲贷款最大的来源,超过了世界银行。”不象西方国家,中国的贷款是“无附带条件”。


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与外交关系猛涨,美国和贫穷国家的关系崩溃了,这是由于常年的不受欢迎的战争、军事干涉与一边倒的经济政策。


在韩国汉城,约有半数的年轻人投票表示他们的国家应该支持朝鲜对美国的核战争。在非洲这个中国官员大献殷勤的大陆,美国的名誉同样被中国的实惠所污染。当美国停止对非洲的援助时,中国行动了,直接进入到这个最恶劣的地区。中国对非洲专制的支持被很好地记录下来,这要归因于科兰兹克,他追索到了第一手的资料。他的书中写道,中国的援助并不是天衣无缝的,(非洲)对有名无实的贸易交易的愤怒、巨大贸易赤字的怨恨、以及非洲人抗议中国企业优先选择从中国输出劳动力。


很多有关中国的新书都是些以前(报道)中国的记者后来转入学术研究的人所写的,科兰兹克是其中之一,他以前为《经济学人》在亚洲工作。他以外国的人身份记录美国的决策,也指出了中国软实力的积极意义。不幸的是,美国的大学和智库里充斥着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他们肯定会忽略这些微妙的建议。


不过看来美国仍然有着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化力量,即使它的外交缺失。有一天我在中国西安看见一家酒吧挂着“日本人不得入内”的牌子,我想这一定是个民族主义者,有着毫无保留的爱国心。可是酒吧里的女服务生先是问我是否要点美国啤酒,而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我看见她衣服的背后写着大大的“Coors”标志。(注:Coors是美国第三大啤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