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的女儿们 第一部 夏家的女儿们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


司机看到女人们还在刚才惊吓的情绪笼罩之下,也有些歉意地笑了起来。他浓密浅须下露出了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显出了他本来的面貌,原来这才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青年的娃娃们凑在一起本来就有一些天生的亲近感,绿衣女子这时也镇静下来开始说明自己的要求,她那见人就熟的语调让男人听起来十分舒服:“大哥,我们是要去县城。怕天晚了,所以才拦下了你的车…”她的声音十分柔美,那商量的口吻中天生带有一种让男人安静而无法拒绝的诱惑力。这也许是一个女子在这片贫乡僻壤上能够游刃有余的唯一武器。

司机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红衣女子,凭他的经验,从那俏实紧绷的腰身与安稳娴静的神态上一看便知这是一个还未出阁的闺女。上苍造人时有时会给人赋予一些天生的高贵气质,红衣女子那妆自天成艳出圣洁的模样忽然让年轻的男人有了一种冥冥中前世相约的亲近之感。在与男人四目相对的瞬间,红衣女子的俏眼里也突然闪过了一道光亮,可是未出嫁女孩面对陌生男人的天生羞涩又使她很快无言地低下了头,一绺乌黑发亮的秀发滑下来遮盖了她脸上那少女才有初见男人的慌乱。

俗语讲,男女之间就怕是一见钟情。自古以来青年男女的此情此景恐怕就是王实甫在元曲《西厢记》里《惊艳》那出剧目创造灵感的源泉。人与人之间应该是有心灵相通的,青年男女一见面产生的莫名好感更是现今科学还难以解释的神秘领地,此时不单是涉世不深的女孩面色生春胸中鹿撞,就连这个久经情场战阵的小伙子也无顾左右心猿意马起来。就在这时,后面鸣起了长长而尖锐的汽车喇叭声,紧接着一辆解放大卡擦在东风大卡车身与左侧路沿飞驰电掣般地开过。那个生气东风车卡在路中间挡道的司机在浓浓的扬尘中抛下了让女孩儿更加心跳的一句话:“喂!要相亲去家里,大白天挡在道中央算怎么一回事?!”

绿衣女子是个再精明不过的乡间女人,她看到姑嫂二人的舍命拦轿的戏码现在演绎成为了一场小姑与陌生青年的断桥初会,形势向着有利于搭车的方向转化,于是马上恢复往日的伶牙俐齿趁热打铁:“好心的大哥,我们要去燕塞县姨家走亲,没能赶上班车。噢,我们的姨家也是你们公家人,我们姨父就在县工业局工作,你看…”没等她说出要搭车的话,司机两步跨到车的右边一把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极其豪爽地说道:“行!这能算上件什么事情。两位大姐,你们快上车吧!”

就如久旱逢甘霖刑徒遇大赦,两个女人顾不上道谢紧走几步你搀我扶忙不迭地登上了东风大卡那宽敞明亮的驾驶室。由于害怕面对陌生的男子,红衣女子在临进车门时还是把绿衣女子推到了中间的位置上。随着两声重重的车门关闭的金属碰撞声,发动机轰地一下响了起来。在司机一番熟练的踩离合器、挂档、踩油门的操作下,一声高音喇叭响过,沉重的车子便慢慢向着县城方向行驶起来。

俗语讲,不打不相识。刚才一场的小小冲突反倒拉近了两个女人与司机在人情上的距离,原本就善于张家长李家短口才极好的嫂子马上就展开了话语攻势。不到十分钟她就把司机的身家查了个底掉。原来这个小伙子姓吕名字叫仲武,也是燕塞县人,家住县西十里的瓦窑镇。家中的爹、娘、哥哥和他自己都是公家人,还有一个弟弟在上西安读了大学。吕仲武去年初从部队上复的员,今年刚刚25岁,而且尚未婚娶。嫂子也在你问我答中不失时机告诉吕仲武,自己的娘家姓饶婆家姓夏。自己小名叫翠翠,今年刚满了20。身旁的小姑名叫秀秀,今年18周岁了。并热心地告诉吕仲武自己的婆家就住燕塞县城东五十里铺公社十八里坨子大队三道梁小队。

天气很热,驾驶室内更是象个蒸笼。也许是天热催情,也许是这个人才出众健壮强悍的司机小伙子实在让有过男欢女爱经历的青年女人不能不动心。在越来越热络的闲聊气氛中,翠翠乘着车辆的颠簸半是无意半是有心地将自己丰满的胸脯不断挤碰在吕仲武那结实的臂膀之上。两边的车窗都摇了下来,夏日阳光下的热风迎面扑来很还是觉得憋闷。听着嫂嫂与吕仲武闲扯家常不时响起的会心笑声和渐渐亲昵起来的举动,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心里一直在悸动的秀秀把头扭向右边的车窗,看着外边那再也熟悉不过的沟壑纵横绿色稀疏的黄土高原的苍凉景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