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战争 一 浴火重生 一 浴火重生

九指小丐 收藏 11 67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7/


一 浴 火 重 生

202X年,美利坚国为了其独霸全球的目的,阻止华夏国的崛起,纠集其看门狗倭国在华夏的南疆与缅边交界的丛林中建立了准军事基地,并派出大量军舰从海上骚扰华夏,还秘密资助反华恐怖组织,实施对华的边界侵袭。为了保护国内和平发展的大好新形势,华夏派出精锐特种兵部队对敌对势力进行了打击。经过近一年的斗争,华夏特种兵部队彻底摧毁了敌对势力。为维护国际形象,实现华夏永不称霸的政治目标,华夏特种兵部队奉命以小部队分散回国。


缅边某南部海边,华夏特种兵某部一小分队在钟华中校的带领下完成任务并摆脱缅边部队的追踪后,正隐蔽在海边的丛林中,等待接应的潜艇。钟华中校,25岁,177cm,十三岁前在少林寺习武,十四岁特招入伍,十五岁参加特种兵训练,十八岁完成超强度的特种兵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在随后的七年中,出色完成各种任务,积功至中校,现任特种兵某部中队长。


夜幕降临的时候,钟华收到潜艇的接应信号,钟华命令队员按战术队形交替掩护至齐胸深的水中后,象潜艇方向游去,这时缅追踪部队已至一公里外。大约游了一海里后,钟华深吸一口气潜进水中,看到不远处的海水中微弱的红光三长两短的闪亮,接应人员到了!一名海军蛙人开着“拖拉机”(蛙人拖拽器)迎上来,用装了滤光片的水下电筒照在自己脸上先给了钟华一个微笑。接过蛙人的副呼吸器叼在嘴上,钟华抓起“拖拉机”上的轻潜服穿戴好,顺便指了指身上的伤口。蛙人立刻把一个缓慢释放淡黄色液体驱鲨剂的瓶子挂在钟华脖子上,然后比划着要钟华随他前进。钟华伸出拇指示意明白,这名蛙人竟然在水中扭动着身体向钟华做了个“请”的手势。要是在陆地上,钟华肯定会被他这番举动惹的大笑,但伤口被海水痧得生疼,钟华实在是高兴不起来,没有礼貌的皱着眉头挥手示意前进,蛙人失望的发动“拖拉机”向公海方向开去。


蛙人沿着钟华小分队前进方向直线前进,很快就有他的同伴带着钟华的队员前来会合,小许是最后一个赶到的。钟华拍了拍蛙人的肩膀向他做了“OK!”的手势示意队员到齐了,蛙人点点头双手在大范围的比划了一个钟华看不懂的手势。他的伙伴立刻散开,两人一台“拖拉机”在钟华左右排成一个倒“V”字型,把钟华小分队护在中间,飞快的向正前方游去。


在拖拉机的帮助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已经前进了约一公里。有过了几分钟后,一艘与海水相同颜色的潜艇出现在钟华眼前。抚摸着这个庞然大物光滑的表面,钟华的心激动的“怦怦”直跳,我们终于不在孤军奋战!终于要踏上回家的第一步了!


蛙人小队分出四名队员围着潜艇巡逻,其余的蛙人成半圆队形把钟华小分队围在潜艇的指挥台上部。蛙人头儿用手语告诉钟华:六个鱼雷发射口已经打开,进入后用刀划内舱盖通知潜艇内的接应人员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用不着客气,钟华示意小许留下与其他五名队员下一批进入潜艇。


潜深加大,压力挤的钟华的耳朵“轰轰”直响,海水好像活了一样拼命的向伤口里钻。剧痛使钟华把含在嘴里的呼吸器咬的“吱吱”响,手脚不停使唤的颤抖起来。最后一名队员的脚蹼终于消失在鱼雷发射口,钟华挣扎着爬进鱼雷发射管用战斗刀连续在内舱盖上划动了几下,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哗!”鱼雷发射管里残存的海水流进潜艇里的声音把钟华惊醒,明亮的光线透进来。钟华努力压低声音剧烈的咳嗽着呛出昏迷时吸进肺里的海水,挣扎着向鱼雷装填口爬去。两双有力的大手轻轻的扶住中华的胳膊,把钟华拖出了鱼雷发射管。

几分种后,第二批六名队员也进入了潜艇。钟华刚想说话,“嘟睹”的警报声响器起,敌人来了,来得好快。

“我是艇长,全体注意:双动力三分之二,艇首下倾角10度,全速下潜至潜望镜深度!”艇长下命令了。


“艇首下倾10,打开尾翼保持平衡,全速下潜!”站在舵手身后的大副向舵手复诉着艇长的命令。


立刻,潜艇里的灯光变成了红色。船员的面容模糊起来,只能看得清满舱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仪表和不停闪烁的指示灯。随着潜艇的下潜,艇员们有次序的向他们的艇长报告着潜艇现在的情况。


“主水柜开始注水,压力正常!”


“舱压正常!”


“十米;十五米;二十五米;到达潜望镜深度!”


“动力归零,升起潜望镜!”艇长利索的跳下指挥椅,向潜望镜走去。


突然,雷声部门长从声纳室里探出头说:“护卫舰一艘,左舷10度,高速接近中!”


“继续监视!”艇长抱着潜望镜观察着海面说道。


潜艇里鸦雀无声,钟华用询问的眼神向值更官望去,他微笑着向钟华摇了摇头。不知是要禁声还是说这只是例行战备。


“左舵10度,1、2、3、4号鱼雷准备!”


艇长的命令吓了钟华一跳,难道被发现了?如果真的是这样全体官兵难逃一死。击沉眼前的护卫舰不是问题,关键是会招来大批的敌军舰。只要他们守住海峡,潜艇就像锅里的鱼一样,被端上餐桌是早晚的事情。


“鱼雷发射管注水;收起潜望镜;全速潜至五十米深度。”艇长脸色冷峻的坐回他的椅子一言不发了。


气氛有些紧张了,就连大副“已潜至50米深度”的报告也放低了声音,整个潜艇上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怕。只有声纳兵单调的“距我十海里,匀速接近中;距我八海里,匀速接近中”的声音不断的打破这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安静。声纳兵在最后报了:“三海里,继续接近中!”以后,也不吭声了。艇员们停住了手中的工作抬头看着舱顶,仿佛可以看见海面上将要经过的护卫舰。


队员小海不耐烦的移动了一下身体,皮鞋接触舱室地板发出了轻微的“托”声。整个指挥舱的眼光“刷”的一下集中在他身上,大副恶狠狠的眼神向刀子一样割了小海一下。小海被看得面红耳赤,无声的吐吐舌头一动也不敢动了。


声纳室里伸出一只叉开五指的手掌,在无声的倒数,5、4、3、2。不用说我也知道,护卫舰以一百米为单位再缩短和潜艇的距离。猛地,声纳兵握紧了拳头,潜艇里的所有人仿佛在同一时间听到了口令,一起屏住了呼吸。护卫舰从潜艇的头上开过去了,钟华仿佛可以听见那“隆隆”的轮机声。


声纳兵的手指开始;1、2、3、4的正数。潜艇里的紧张气氛,随着他每多伸出一个手指就减轻一分。终于,这只手在众人的注视下,做了一个“OK”的手势。所有的人长松了一口气,艇员们脸上露出了笑容,相互拍打着小声说着刚刚过去的的危机。


“上浮至潜望镜深度,升起潜望镜!”艇长边向潜望镜走去,边笑着向钟华挥手打招呼。半晌,他收起潜望镜说道:“警报解除!右舵25度;潜深四十米;三分之二动力前进!”


潜艇里的灯光恢复了正常,伴着艇员一连串的口令潜艇向着太平洋平稳的出发了。艇长盯着各处的仪表看了一会,听到大副“一切正常!”的报告后,拿起通话器说道:“我是艇长,现在指挥权移交给大副!”


“我是大副,现在由我指挥!”


看着大副放下通话器在指挥台上坐稳了,艇长这才大步向钟华走来。握着钟华的手说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你们使人民的英雄!”钟华连忙谦虚的回答着。

经过一番介绍,钟华才知道,这只是华夏海军的一艘常规潜艇,奉命接他们回国的。

长时间的战斗使队员们十分疲倦,在舰长的安排下,队员都到休息室休息。大家到头就睡,不久就鼾声如雷了。

不知过了多久,“嘟睹”的警报声又响起,钟华和队员们条件反射似的跳起,整理装备,尚未完成,一名艇员推门近来,大声宣布:“一级战备!”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在随后的三天里,潜艇与敌人的两艘驱逐舰和三架反潜直升机进行了异常激烈而又斗志斗勇的追逐战,可在敌人的优势兵力下,仍无法摆脱敌人的追踪。迫不得已,艇长决定引敌人到魔鬼三角洲地带,伺机摆脱敌人…

进入魔鬼三角洲大约半小时后,钟华正和队员们全副武装的在休息室里待命,突然觉得潜艇一颤,好象撞上了什么东西,潜艇又飞快的在原地转动起来,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就在大家快要昏迷的时候,隐隐约约,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当钟华醒来的时候,觉得头好晕,好痛,好象要炸开似的。我在哪里?钟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山坡上,头上是一望无垠的蓝天白云,纯净的天空没有一丝尘埃,是个旅游的好地方,好象人们口中的西双版纳。自己的装备都在,可战友都不在身边。

自己不是在海上吗?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钟华坐了起来个,清醒了一会儿,隐隐约约从山坡后传来人们的争吵声。钟华习惯性的趴在山坡后,从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中向山坡下看去,大约八百米外的草屋旁有几个人在争执:四个穿着二战中鬼子衣服的人正推扯着两个穿着破烂的女人,另两个鬼子和两个穿着以前电影中才能看到的伪军衣服的人正拦阻两个穿着破烂的男人并肆无忌惮的大笑。

原来是派电影?可是谁把我放在这里的?自己身上的装备有些是国家军事机密级别的,他们不怕上军事法庭吗?开玩笑!正想着,不对,怎么没发现摄象机?!这时场中情景发生了变化:一个年轻得男人急了推了鬼子一吧,差点把鬼子推倒,急忙扑向那两个女人,可是被鬼子捅死了,另一个年老的男人急忙向前扑去,也被刺死了。

钟华看的清楚,是真的杀人了!这怎么回事?事情发生的太快,钟华来不及救援。钟华打开保险,瞄准鬼子开了一枪,达死一个鬼子—--军人就是暴力的化身,以暴制暴。鬼子听到枪声也明白受到袭击,慌忙卧到,两个女人向那两个农民的尸体扑去,可也被鬼子打司死了。

钟华明白了,这决不是排戏,演员没这么高的军事素质,也不会真开枪杀人,手中不停连续射击又打死了两名鬼子。鬼子没有隐蔽物,干受气,也不知敌人藏在哪里,胡乱的开枪,一会儿另一名鬼子也被打死,两名伪军也受伤失去战斗力(钟华故意的,还得从他们身上搞明白事情的起因呢)。

过了几分钟,钟华见没有其他敌人出现就小心奕奕的靠近两名伪军。

“为什么杀人?”钟华厉声问道。

两名伪军看见这个奇怪的人,显然被刚才的事情吓坏了,其中一个结结巴巴的回答:“是…是皇军…”

“什么?”钟华猜个差不多,可结果还是大吃一惊。

经过对两个伪军的审问,钟华才明白过来:自己神差鬼使的穿越时空来到了1937年的华夏;现在自己所处的是蒙绥地区的大青山;六个韩村据点的鬼子由伪军领路出来,本想抓花姑娘,结果被自己给打死了…

钟华彻底的呆了!自己回到了过去,自己怎么来得?还能回去吗?还能见到父母吗?还有自己那亲如兄弟的战友…

钟华有太多的疑问,想了许多许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