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子买房弱肩扛房贷

贺兰冬季兵 收藏 4 92

单身女子买房弱肩扛房贷


伍尔夫早就说过:女人需要自己的一间屋。如今,这句话,已经被单身女子奉为经典。一间房子,在单身女子的心理层面等同于自尊、独立、安全感;在现实层面,则等同于投资意向、经济收益。

买房,完全成为单身女子满足自身心理需要的事情,与婚姻无关,与男人的责任无关。她们的单身不再是一个过程,而是一种态度,可能暂时,也可能永恒。就这样,买房逐渐成为单身女子们的必修课。

安全感型

手里有房心不慌

陈芊 女 27岁 设计师“到我家来吧,在家做点饭,喝点啤酒,聊会天,不比出去玩强呀?”两个月前刚刚搬进新屋的陈芊,如今每个周末都这样打电话呼朋唤友,言语中充满了幸福。

事实上,平日里陈芊背负着沉重的供房压力,到处揽活,加班更是家常便饭。虽然房子只有68平方米,但已经花掉了她的全部积蓄,还动用了父母大半辈子存的养老钱,买房虽然无怨无悔,但陈芊思想上也背上了重负。“刚毕业时,跟同学合租那段时间应该算租房中最开心的一段了。虽然大家工资都很低,房间也很简陋,但我们合伙置办了一套厨房用品,经常轮流做饭,生活得很有情趣。”但好景不长,同学很快就找到了男朋友,经常带男朋友回来住,小房间里便开始显得很不方便,陈芊只好知趣地搬走了。

各方面租住环境最好的一次,是跟一个老乡合租。住了近一年,正当陈芊决心长租之时,房东却前来造访,说要腾出这套房子给回国的亲戚住。陈芊望着自己满屋的行李,彻底愤怒了!“那一刻,坚定了我买房的信念,我一定买一间交通方便、小区安全、充满阳光的房子,住在里面,没有人可以让我随时搬家!”陈芊有些激动地说。

为了自己的安全感,陈芊勇敢背负上了每月超过工资二分之一的贷款,生活也忽然变得紧张起来,日常的花销不再可以随心所欲。陈芊却笑笑说道:“毕竟我有了自己的家,逛街少去点没什么,有房子比多买几件衣服要幸福很多。”

自住型

我的房子我做主

何安娜 女 29岁 出版业

何安娜是城中典型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名校毕业后,进入著名企业,很快由于出色的表现得到晋升,工作三年后,何安娜拥有了自己的房产。

何安娜坦言,自己是个在父母的庇佑下过得无忧无虑的人,刚工作时,父母就想出钱为她买房,安置一个住处,却被何安娜拒绝了。工作到第三年,同样是在父母催促和帮助下,何安娜才选了一处自己喜欢的房子买下。

8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约30万元,首付了7成后,10年期月供千余元。事实上,一年后,何安娜就把剩下的房贷一次付清了,对当时月收入不错的白领何安娜来说,这一切并非难事。“当你有钱时,你可以自由买衣服穿、买首饰戴,我只是把手里的钱买成房子给自己住而已。”何安娜平静地说。

从决定买房,到选择地段、楼盘、看楼、收楼到装修入住,全是何安娜一手一脚亲自打理的,而今回想起来,她觉得太辛苦了,但何安娜非常高兴。还完房贷后,自己还可以自由自在到处淘一些小玩意回家了。“最初从单位宿舍搬家时,为了精简行李,很多我喜欢的小东西都没有带走或者送人了,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些了!”她开心地说道。

虚荣心型

一样也不能少

董菲 女 33岁 公司经理

董菲26岁那年,买了第一套房,70平方米的小户型两居室,自己一个人居住。当时,董菲是某五百强企业里的高级白领,青春逼人,高傲矜持,身边不乏追求者,却没有一个能获取她的芳心。“当时买房也纯属一时冲动,都是被好友的闪电结婚刺激的。”当初与董菲合租的闺中密友突然宣布结婚,这位从沂蒙山区走出来的小家碧玉,无比渴望有个安稳的归宿,于是她一脸甜蜜地搬去男方那套一室一厅的房子中去做了女主人,邀请董菲去做客时,在狭小的厨房和客厅里蝴蝶一样穿梭,大有“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欢快,把董菲刺激得不行。一个月内,董菲就在父母的支援下,一次性付清买了套房子。

今年年初,董菲开始物色她的第二套房,这一次,也同样眼疾手快,看中了某高尚住宅区的三居室后,董菲立刻付了1万元的诚意金。上个月,董菲付了五成首付,虽然董菲的公司运营尚可,但每个月5000元的按揭款也不是一个轻松的负担。面对众人不理解的眼光,董菲却坦然自若:“公司这几年慢慢上了轨道,虽然还没有大赚,但身为老总,总不能太寒酸了。买这套房,也是一个面子工程吧。”

投资型

可住可租两相宜

曾文迪 女 30岁 公关经理

三年前,曾文迪在好友的撺掇下,首付五成买下一套78平方米的两居室,本想跟好友楼上楼下做邻居,互相有个照应。然而买下后至今,曾文迪却从未住过,一直由好友帮忙看管,放租给别人。

“没办法,刚交完首付,就被公司派去上海分公司,一直到现在。”曾文迪浅浅地笑着说:“房子对我而言全无‘家’的概念。”

尽管如此,曾文迪却非常庆幸自己当时买房的明智决定,三年下来,她的房子价格几乎翻了一倍,每月的租金远远高于按揭还款数额,毫无供房压力。周围的地产中介三番五次联络她,问她是否要卖房,都被曾文迪拒绝了。

今年30岁的曾文迪,自从前男友出国后提出分手,终日忙于手头的工作,至今仍然待字闺中。

如果结婚,婚后这处房产如何归置,曾文迪大度回答:“当然归夫妻共同所有了,即使对方暂时买不起房子,愿意跟我一起住回这套房也可以,既然彼此相爱,就要共同分享和承担。”拥有房产并未改变曾文迪的心态,同时,她补充道:“如果女性对自己房产看得重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双方只要互相尊重协调好,怎样处理房产所有权都可以。”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