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赵寿山的兵力部署是:第五十一旅一O二团第一营守雪花山,补充团第二营守乏驴岭,第一O一团第二营守荆蒲关,其余为攻击部队,全部于下午五点部署完毕,五点半开始行动。

第一○二团第二营向井陉县城实施佯攻。

中路的主力在第一○一团团长张桐岗率领下,于雪花山麓(石板片附近)与鬼子攻击雪花山的增援部队一千余人遭遇。

鬼子很大意,以为中国军队不会反攻,坐在那儿安全的吃饭,休息。

先头的尖兵发现鬼子以后迅速向张桐岗报告。张桐岗见是消灭鬼子的大好时机,立即向后面传话,准备战斗。他们把机枪架起来,向一点没有防备的鬼子一阵猛烈扫射,经过一轮射击,趁惊慌失措的鬼子还没有清醒过来,立即发起冲锋,举着大刀,奋力冲杀,与鬼子进行白刃肉搏。

说鬼子不害怕是假的,这一下真把鬼子打蒙了,不知道来了多少中国兵,见这些中国兵像虎入羊群,手里的大刀像砍瓜切菜,有的连枪也顾不得拿,撒腿就跑。鬼子迅速溃退下去。一O一团跟踪追击,一直到午夜,连下施水村、板桥、朱家川、最后拿下了井陉南关车站。缴获了不少大炮、机枪、骡马和各种战利品。

第四十九旅九十八团虽然损失很大,但是,团长陈际春率领余部和补充团第一营到晚上十点钟攻占了刘家沟、长生口阵地。佯攻的第一O二团第二营也前进到李家河以西。

郑天亮率领他的警卫排在师长前后跑,空中炮弹乱飞,子弹也不长眼睛,他们必须保护师长的安全。正当一O一团在井陉车站扫荡残敌,清理战场时,战场情况发生了突变,雪花山上的炮弹和机枪向井陉车站打过来,有几位战士负伤。

赵寿山一愣,十七师防守雪花山的部队没有炮呀,是不是鬼子占领了雪花山,他立即命令郑天亮带人前去侦察。

郑天亮带着他的一个排走了,其他的警卫排立即上来接替了他们的位置。

郑天亮侦察的方向是雪花山。他们猫着腰正急行,忽然发现了一队一O二团一营的战士,在团长张世俊和一营营长魏炳高的带领下,扛着抬着一些缴获来的鬼子物资也向雪花山去。郑天亮拦住他们,问张世俊团长,“你们团一营不是守雪花山吗,怎么在这儿?”

一营长魏炳高说:“雪花山上没事,团长让我带着两个连也抢一点鬼子的物资。山上有张登第的一连守着,天黑了,鬼子不惯夜战,不会进攻。”

郑天亮说:“情况不好,刚才,从雪花山上向井陉打炮打枪,师长估计是雪花山让鬼子占领了,你们快上雪花山,看是怎么回事,我过去向师长报告情况,让师长尽快采取措施。”

张世俊和魏炳高一听也急了,让两个连的战士把物资扔下,带着队伍就向雪花山上冲去。

郑天亮再见到赵寿山的时候,赵寿山正带着部队向回撤,就在他们向回撤的功夫,刚才被追击的日军缓过气来以后又翻过身来追他们,赵寿山命令部队派出一个营进行阻击,边阻击边撤退,其他部队迅速后撤,免得被鬼子包了饺子。

郑天亮见到赵寿山,把一O二团的的情况汇报给赵寿山,赵寿山就觉得头“嗡”一下大了。尽管有思想准备,但是在得悉雪花山确实失守以后心情还是很沉重。他原来也估计部队反攻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鬼子不善夜战,守雪花山留一个营就够了,没料想一O二团最后只留了一个连,这是他的指挥失误,给了日军以可乘之机。

雪花山必须夺回来!郑天亮在微微的月色中看见赵寿山把牙一咬,让警卫连长周登科派人传达他的命令给一O一团团长张桐岗,那些在井陉夺来的战利品都不要了,立即组织部队反攻雪花山。

这时候,雪花山阵地上,鬼子以强大的炮火向雪花山下猛烈扫射,被追击逃窜后反扑过来过来的鬼子攻击也很猛烈。出击部队腹背受敌,情况十分不利。

就在这极不利的情况下,赵寿山让一部分部队打阻击,一部分部队攻雪花山,要不惜一切代价把雪花山拿下来,不然,以后的战斗就难打了。

攻打雪花山的战斗是很惨烈的,鬼子也知道雪花山战略地位的重要,连夜晚不断向雪花山输送兵力,双方一直打到天明。雪花山也没有攻下来,

赵寿山站在一个临时掩体里,在微微的晨光中,郑天亮看见师长脸色铁青,攥着拳头,在倾听攻打雪花山的枪声和炮声。团长张桐岗就站在赵寿山的身旁,他轻声对赵寿山说,他一个团已经伤亡一千多人了,再打下去只怕要全团覆没。

赵寿山没说话,他听着雪花山上密集的枪声,知道在黑夜的掩护下没有把雪花山拿下来,天亮以后就更难了,但还是不想放弃万一的希望,他让张桐岗再组织一次进攻,并让警卫连长周登科带两个警卫排协助攻击。张桐岗前去组织队伍的时候,赵寿山对身边的王参谋说,“这是最后一次进攻了,如果再打不下来,就要退守乏驴岭,你去准备一下,准备撤退。”

最后一次进攻又被打下来了,警卫连长周登科受重伤,他带的两个警卫排六十多人,也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赵寿山只得放弃进攻雪花山,部队到乏驴岭集结。

赵寿山听到汇报,防守雪花山的一营一连包括连长张登弟在内,全部战死,无一生还。

张世俊和魏炳高带人回到乏驴岭的时候,赵寿山的警卫队把两个人带到赵寿山面前。

赵寿山沉着脸,看着他手下的这两员战将,半晌不说话。

张世俊也知道闯下了祸,不敢吭声,不知道师长会把他们怎么样。

赵寿山低沉着声音说:“你们知道犯了多大的错吗?雪花山的失守对战区意味着什么,还有一千多名将士的生命,一晚上没有了,都毁在你们两个手里,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两人一听师长的话不顺,就知道难逃一死,张世俊问道:“师长是要执行纪律,是吧?”

赵寿山说:“是,如果不执行纪律,只怕昨晚死在战场上的将士们不服。”

张世俊说:“师长,念在咱们多年情分上,我也不敢向你求情,免我一死,只求师长能照顾好我的家属,也不要把我被执行纪律的事传出去,就当我是战死的。”

赵寿山点点头。

张世俊又说:“魏营长是听我的命令,才带着队伍出击的,希望你能免他一死,让他戴罪立功。”

赵寿山摇摇头。

魏炳高说:“我和团长一块走,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

赵寿山沉着脸喊声:“来人。”

郑天亮带着两个警卫进来。

赵寿山低沉着声音说:“把他们两个拉到后山毙了。”

张世俊和魏炳高都是军伍出身,战场上的死亡也见得多了,并不畏惧,但是心里总还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他们见师长已经背过身子,就随了警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