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感于韩国人的汉字

藕香零拾 收藏 54 13048
导读:有感于韩国人的汉字 汉字之于汉族的关系,本来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殷商的龟甲和两周的青铜器都还在,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原因完全消逝。自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到现代的各色字典词典,以及历代关于汉字演变的考证文章,并没有一句提到这些方块字的主要来源是高丽或者朝鲜什么地方。 不论出于什么目的,韩国人考证汉字乃是他们的创造,固然这是一个滑稽且荒诞的笑话,但如果简单归结以民族的自我意识起作用则又太过于简略和无情。每个民族都会自发地建设属于自己的民族文化,借此满足民族的自豪感,激励民族的奋斗意识。从这一点来看,至少韩

有感于韩国人的汉字



汉字之于汉族的关系,本来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殷商的龟甲和两周的青铜器都还在,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原因完全消逝。自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到现代的各色字典词典,以及历代关于汉字演变的考证文章,并没有一句提到这些方块字的主要来源是高丽或者朝鲜什么地方。

不论出于什么目的,韩国人考证汉字乃是他们的创造,固然这是一个滑稽且荒诞的笑话,但如果简单归结以民族的自我意识起作用则又太过于简略和无情。每个民族都会自发地建设属于自己的民族文化,借此满足民族的自豪感,激励民族的奋斗意识。从这一点来看,至少韩国人把汉字划归自己的民族成就,尽管多有谬误,但却无疑是一种可以理解的事情。

然而,韩国人却走错了方向。

其实目前韩国人所作的这些无意义的工作,只能证明这个民族受到中华文化的毒害过甚,以致即便想割裂与中国文化上的关系,反而进一步证明它受影响之深。

我们中国人,1840年被坚船利炮和鸦片打破了门户,开始了自身痛苦而缓慢的变革过程。于是从思想上分裂成三个大的派系,即洋务派、国故派和和稀泥派。激进的洋务派要废弃中国的一切传统,甚而推广到要将中国的文字拉丁化;国故派则坚定地要把洋务派认定已经死亡的文字继续下去,甚至对于一切外来的思想与文化都一言以蔽之——这些我们以前就有;首鼠两端的和稀泥派则更像在两支棒棒糖中间的儿童,试图伸出双手,一个都不想放弃。

洋务派与和稀泥派的论证与本文无关,我们不妨来考察一下国故派——我们什么都有——的论调。

要说这个论调,按照传统的理论,最早的起源是孔子创立的儒家学派,所谓的“法先王”。孔子及其贤明的继承者颇认为周公制定的国家与人伦法度是最完美的,所以无需再去发明什么新的理论和制度,只要朝着“古已有之”的方向去完善就可以了。近来偶尔听说有人评介中国的封建社会始终夹带着奴隶社会的色彩,根子上便在这里了。

纵观数千年的历史,真正敢于站出来说“祖宗不足法”的,似乎只有一个王安石。当然还是有些人赞成王安石的说法,不过他们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打打擦边球,要他们站到台面上来摇旗呐喊却是不行的。

中国历史上记载的最著名的变法有三次,分别是“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和“戊戌变法”。成功了一次,失败了两次。用统计学的观点来看,三这个数字实在太小,缺乏足够的依据来对这三次变法进行总结。所以,无从得出结论,到底是古已有之更好,还是别的什么更好。显然,古已有之是略占了点上风的。

鸦片战争之后,国故派并不因此承认中国其实已经落后了,当然也没有诚实地去反省“先王之法”为什么就抵敌不过夷狄之法。

后来有了新文化运动,将国故派大大地扫荡了一下,不过很不彻底。再后来,文化大革命,算了彻底地把国故派的根子断了。

然而没有了生存的土壤的国故派并没有因此完全的消失,前人说过“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话,更何况是个存活了2000多年的幽灵。就像得了乙型肝炎的人,尽管病早已经好了,却一辈子仍然是带菌者。

如今倡导读经的、尊孔的,并不是什么儒家的遗老遗少,因为儒家毕竟是中国思想史上一个巨无霸式的学派,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固然已经全盘落伍,但在修身齐家方面,隐约还有些可取。在这科学昌明,资讯发达的年代,又翻回头去喊着尊孔读经的,本身既没有好好读过经,也从来不曾真正对孔丘有什么敬意,依我看来,竟是携带这国故派病菌的可怜虫罢了。

相比那些晚清的真正的糊涂国故派来说,这些人受着现代的科学的教育,眼光本应更高远清晰一些,即便一时眼花看不真切,也不能完全无视中国与世界的文明进步。所以,我只说他们是可怜虫。

略略分析一下,我们其实是沐浴在西方文明带来的优裕之中。蒸汽机是瓦特的发明,相对论是爱因斯坦的成就,而泱泱5000年传统的古国,对于现代文明的绝大部分竟然毫无贡献。不要说那些可怜虫们觉得不忿,头脑略清醒地人就要思考为什么。固然文明的发展并不是西方人独自的努力,金字塔的基石中也不乏中国的发明与创造。可是大部分人都不是圣人,我们只能看到金字塔的顶尖,被沙土埋没的部分自然而然就被忽略了。

基于民族的自豪感,那些可怜虫们读了点历史,就好比去了趟医院做检查,发现了国故派的病菌,一时发作起来,得出了一个结论:我们先前——比你阔得多啦云云。你不是说美国导弹厉害么,须知火药是我们的发明;你不是说登月么,须知我们早有一个嫦娥……

起初也许只是自我安慰,时间长了把自己说得相信了,当真了。

前人的成就本来无须回避,老老实实地承认,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以前发达过,如今破落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认清这个道理,自我努力一番,未必不是重新发达的契机。然而若是因为以前发达过,就要重新穿马褂梳长辫子,从垃圾堆里去挖掘民族的自豪感,那就真是不可救药的傻子了。

回归到本文的题目上来,所谓的韩国人发明了汉字,对于中国人来说固然可以发噱一笑,但比诸中国人的我们古已有之,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中国人真要去嘲笑韩国人的行为,套用一句古已有之的话,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