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17、特工战 17、特工战

幸运特快 收藏 36 3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听说他的工资有80块这么多,不禁非常惊讶。这些钱足够普通家庭过得非常好了。

可是于效飞不知道,其实这不过是军统人员的基本工资。现在因为日本鬼子占领了这些地区,通货膨胀加剧,实际工资水平下降了一倍,军统人员已经觉得生活艰难得无法忍受了。要是在过去蓝衣社时代,他们可以到处敲诈勒索,过的简直就是天堂般的生活。

老陈一边感叹现在过的不是人的日子,一边从口袋里边掏出20块钱递给于效飞:“得了兄弟,拿去吃顿饭吧!”

于效飞腾云驾雾一样从老陈那儿出来,他真不知道这些真正的特工是怎么生活的。

于效飞又把自己的情况用密写信向亨利报告,然后又去找刘海薇和张国华,商量打击鬼子运输的事情。刘海薇和张国华现在用更加崇拜的目光看着于效飞,因为现在于效飞也算是正式的特工了。于效飞也笑嘻嘻地拍拍他们的肩膀:“你们的,好好干,明白的?立功就可以受奖的!”

两个人哈哈大笑,张国华手里玩着于效飞给他的纯金打火机,对刘海薇说:“你是没去呀,老于领着我们把鬼子一个联队的人全都干掉了,那才叫痛快!咱们这次干嘛呢?”

于效飞说:“这次咱们得好好计划一下,鬼子防守严密多了,再象过去那样打军车是不好打了,你们有内部情报没有?”

张国华和刘海薇说:“我家里不认识什么铁路上的人,不过我们回去打听一下,找一下有关系的人,尽量接近他们。”

于效飞嘱咐说:“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人家怀疑,现在鬼子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张国华猛地甩开纯金打火机的盖子,又用手“啪”地抹上盖子,说道:“放心吧,现在我们也是老特工了,哈哈哈!”

张国华和刘海薇非常起劲地走了。

等着情报的时候,于效飞收到了亨利的信,信的前半部分表扬了他工作的成绩,后半部分却说道,从现在起,必须停止一切不符合军统命令的行为,不得自行活动,一切服从军统命令,政策即将变化。

这些话于效飞没弄明白,就是说,这是不许自己进行那些打击鬼子的行动了?政策有变化,是什么变化呢?于效飞想了很长时间,终于叹了一口气,自己到底还是一个间谍行业的新手啊,现在用得上联络员说的话了,不理解的也要服从。

张国华和刘海薇兴奋地来找于效飞,他们已经摸到了日本运输的情报,可以动手了。于效飞象只斗败的公鸡似的耷拉着毛垂头丧气地说:“得了,先不能动手,咱们得去问问老陈,看看能不能采取行动。”

于效飞找到了老陈,老陈很兴奋,拍着于效飞的肩膀说:“你来得正好,咱们去喝一杯。”

“有什么高兴事吗?”

“你干得漂亮,听说你和天津抗日锄奸团的人把铁路截断了,鬼子向南的运输全部中断了,咱们的人在上海已经把鬼子顶住了,他们一步也不能前进了。另外,苏联根据条约答应的武器已经运来了,咱们可以放手跟小鬼子好好干一架了!”

“真的呀!小鬼子就是武器比咱们好,这下咱们也有了武器,就能狠狠揍他们了!”

老陈笑着又说:“孩子就是孩子,你知道什么呀,德国给咱们的武器那才叫真好,比鬼子的强天上地下去了,就是咱们的中央军还没出手呢,等到委员长把王牌拿出来,哼,瞧教训小鬼子的吧!”

“什么?!仗打到这个份上,王牌还没出手?鬼子可快占了半个中国了!咱们得到什么时候才真正打他们呀?”

老陈一边拉着于效飞朝外走,一边说:“这个嘛,就不是咱们能知道的了,可能委员长另有打算吧!对了,说到这儿我得提醒你了,以前你不是军统正式人员,你喜欢不听命令,擅自行动,打鬼子嘛,心情可以理解,不过以后可不能这样。我特别提醒你,戴老板可最不喜欢不听话的人,否则要用家法处置的!”

就在于效飞不再进攻的时候,日本特务机关开始还手了。因为于效飞使用了反间计,专门负责伪军的日本特务机关“竹”机关开始研究对他们的反击行动。竹机关是日本对华四大特务机关之一,以柴山兼四郎中将为首,活动于华北一带,主要以吴佩孚等华北军阀残余为活动对象。

他们收买了大量国民党和其他当地武装充当伪军,现在伪军纷纷反击日军,日本方面特意派来了新的北平机关长松本二郎,他奉命制订出能够对抗伪军的特务行动。

松本二郎一到任,马上打开案卷,仔细分析这次伪军大哗变的经过。现在所有的冀东伪政府的官员都已经被逮捕起来,进行了残酷的审讯,所以,鬼子终于查出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前边的特务机关长已经知道了,是两个日本宪兵看到伪政府在举行宴会,所以前去蹭些吃喝,这在占领军中非常普通。这两个宪兵看到了负责物资管理的会长的太太漂亮,过去调戏,与会长发生争执,所以开枪把伪政府中的负责官员全部打死。不管官员还是平民,随便杀人,这在占领军中也是非常普通的行为。

松本二郎想,这些支那人就是下贱的奴隶,能侍候皇军是他们的荣幸,居然敢反抗!确实应该好好教训。不过,这些军人为了一时的性欲,居然如此地破坏帝国的利益,真是一些不识大体的混蛋,如果找到了,应该军法从事!

再到后边,就是和那些伪政府有关系的伪军前去报复宪兵,血洗了宪兵司令部,接着就杀光了在县城驻防的日军。然后他们造反了,整个华北就从皇军的领土,重新成了战场。

松本二郎阅读着案卷,开始是怒火升腾,接着又有些迷惑,可是又不太确定。松本二郎又连续翻阅了很多人的口供,终于从这两个宪兵的行为上发现了一些问题。被捕的人众口一词,当时的日本宪兵用刀劈了汉奸会长,可是他当时的动作和通常的皇军不同,是用刀把会长的脑袋劈成了两半,一般的日本军人绝对不会单手握刀,也不会从头顶那样劈下来。

松本二郎接着看到,有人说,另外的一个宪兵,在开枪射击的时候双手握枪。松本二郎想,这绝对不是日本宪兵用枪的习惯。这个人的样子好象是力气太小,用一只手不能扣动日本制式手枪的扳机。日本军人受到的是魔鬼般的训练,而宪兵训练更是连通常的军人都要感到是进了地狱,一个宪兵,怎么会没有力气扣动扳机呢?

松本二郎急忙叫来部下,对那个事件前后北平城里伪政府人员被杀事件进行统一整理,他终于发现了事情的规律,除了这次伪政府人员大量被杀事件以外,其他刺杀事件全部是针对同一个级别的伪政府人员的,而这些事件全都有人留下传单,署名就是抗日锄奸团!

松本二郎一阵狂怒,八嘎!上当了,这是支那人的一个大阴谋!帝国白白地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去进行这次已经胜利的战争,如果没有这次不必要的作战,帝国就可以在上海以优势兵力轻易打败中国军队,实现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

松本二郎气得眼前一黑。他听前辈说过,正直、性急、喜怒形于色的阳性的日本人,面对富有耐性、口是心非的阴性的支那人,在搞阴谋方面绝对会败给他们。在支那人眼里,日本人简直就是黄口孺儿。古典支那人的优秀的头脑,到了现代支那人就变成了可怕的罪恶,日本人在智谋方面不是中国人的对手。

松本二郎气呼呼地想,针对中国人的这种性格,日本在战术上应避实就虚,既然“玩阴谋”玩不过中国人,那就在军事上狠狠打击他们;既然中国人不会从内心屈服,那就只有彻底战胜他们。必须对他们实行最严厉的制裁,给支那人以教训!

松本二郎下令,马上收集抗日锄奸团的一切规律,进行大搜捕。

很快下边的特务就把抗日锄奸团最近的一次刺杀行动的报告送上来了,松本二郎亲自审阅,这是一个为日本人进行宣传的报社社长被杀的案件。他命令立即查找那个社长描述中的那个人,此外,在前一天晚上在社长家附近出现的那个可疑的穿学生装的人也必须找到,那些学生,全都是积极的抗日分子。最好是寻找两个经常在一起的穿着白色衣服和学生装的人的组合。

松本二郎下令,成立了专门对付抗日锄奸团的调查本部,集中大量人员,对在各次行动中出现的人员特征进行整理,几十个抗日锄奸团团员的资料被整理出来了,松本二郎这次要把抗日锄奸团一网打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