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书评《炮群》之四——思想上的闪光点

潭轩 收藏 11 125
导读:思想上的闪光点 作为一个对创作非常认真的作者来说作品在很多地方展现出了思想上的闪光点。比如小说开始处苏子昂和学员孙主任的一段对话就非常耐人寻味。最明显的是苏子昂劝孙主任不去求人,可他自己却坐在前去觐见宋泗昌的车上。为什么会这样?我分析苏子昂看不起这个职务。在他看来一个没有兵带的军官算不上真正的军官。他们每日只能埋头于文案之中,根本没有机会实践自己的理论,至少不能亲自去实践。而他自己正是要走出这座象牙塔的人,作为一个满载而归的优秀学员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期待。这种瞧不起在后面还有体现,作为司机的士官居

思想上的闪光点

作为一个对创作非常认真的作者来说作品在很多地方展现出了思想上的闪光点。比如小说开始处苏子昂和学员孙主任的一段对话就非常耐人寻味。最明显的是苏子昂劝孙主任不去求人,可他自己却坐在前去觐见宋泗昌的车上。为什么会这样?我分析苏子昂看不起这个职务。在他看来一个没有兵带的军官算不上真正的军官。他们每日只能埋头于文案之中,根本没有机会实践自己的理论,至少不能亲自去实践。而他自己正是要走出这座象牙塔的人,作为一个满载而归的优秀学员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期待。这种瞧不起在后面还有体现,作为司机的士官居然敢把一车校级军官凉在那里,独自洗澡!作者给出的解释是失衡,士兵和军官在人数上的失衡,而这种失衡不仅在陆院现实存在,而且还会一直这么延续下去!这似乎在客观层面也支持了苏对这个职位的鄙视。不过,看了小说结尾的人在回忆起这段的时候一定少不了莞尔一笑,因为主人公最后的命运就是必须依靠这样一个职位来延续自己的军事生命。简直就是命运对主人公最大的讽刺。

如果深入一些我们会发现在他们的这次谈话中有相当篇幅是在说一位二战名将:麦克阿瑟。当我重新读过这本书的时候,我发现麦克阿瑟和苏子昂有着非常相似的境遇。两个人的父亲都是将军。其本人在军界都是少年得志。一个是一战中的彩虹装甲师师长,成为美军最年轻的准将,一个是年轻的炮兵团长。麦克阿瑟做过西点军校的校长,当时他也不喜欢这个选择,那不过是个权宜之计。这和苏子昂收到陆院院长邀请留校任教时的局面非常相像。如果硬要对此比较的话,我不得不说作者恐怕是有意要提升苏子昂的身价。因为当同时面临降级的局面时,苏子昂选择了对抗,而麦克阿瑟选择了妥协。当然两个人的处境还是有相当大的差别的,苏子昂只是放弃了晋升的机会,而麦克阿瑟其实是确保了自己在一战中的战果。不过在精神层面无疑是苏子昂更胜一筹。但令人遗憾的是他却没有麦克阿瑟的时运。虽然他们“对战场的热爱高于一切”,但一个拥有战场,另一个却永远也不会拥有。这就直接造就了苏子昂的不幸。他们的结尾虽然都终归于尘土、归于平凡。但麦克阿瑟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而苏子昂却永远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也就意味着他将始终平凡,甚至可以说是平庸,不会有辉煌的可能,即便在精神层面上说他还要强于麦克阿瑟。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这个“毛病也是职业军人的致命毛病”,那么麦克阿瑟在朝鲜战场的失败也就变得不可避免了。麦克阿瑟在他最辉煌的仁川登陆后命运急转直下,苏子昂在自己最临近战争的那场实弹演习中经历辉煌,但不想此后战争的车轮却踩了一个急刹车。他们失败的原因是如此相同:军人最后是操控在政客手里的。这不能不说是作者一个很智慧的设定。

在这段描写对话的段落里最具深意的一句话是孙主任说出的:“我们这类老家伙,一生中要死两次。一次是退休,一次是去世。而告别嘛,一次足矣,准说不必唱十八相送的戏文。”这就和平时期优秀军人的最终命运。那第一次事业上的死甚至远超过了生理上的。在形式上这一次是有告别的,生理上的告别其本人是不会知晓的。在心理上这一次的打击也是沉重的,就像骄傲的孔雀一下失去了美丽的羽毛。其实在朱苏进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炮群》的最后,特别是《金色叶片》表现的更为露骨。里面那个大军区司令在退休半年后查出癌症,病榻上他柔弱的和普通老人没有任何区别,丝毫找不到他在位时的睿智和强悍。这叫我想到了巴顿的一句名言:“一个职业军人的适当归宿是在最后一战被最后一颗子弹击中而干净利索地死去。”在这个两次死亡的论调中小说开始,似乎预示了未来将出现一个轮回,孙主任的现在很有可能就是苏子昂的未来,到时候他会不会也和自己欣赏的学生如此交谈,得到的却是学生英气勃发的超越?这可真是一个富有韵味的黑色幽默啊!

我想读小说,特别是像读朱苏进这样作品的乐趣也正在于这些细小的地方上寻找他的内涵,虽然每个人的经历,得到的结果也不尽相同,但越深入乐趣就越多,所以这个话题我不打算更广的延伸。只打算提出两处我也没看懂的地方,和大家探讨。希望能够得到回应。第一处是苏子昂和宋泗昌的第一次接触。烈士陵园意味着什么?苏子昂尿了裤子又说明了什么呢?首先自然是强调了宋泗昌身份的特殊性——一个被判定死亡并追加成烈士的活人。有了这样一个身份他就不再是他自己了,他身后是那些已故的为人民牺牲的烈士们。他成为烈士和活着的军人间的一个交叉点。有了这样一个特殊性,他也变得无比强大,甚至不可战胜!第二点我觉得包含了征服的味道。这种征服不是体力上的,而是精神层面的。苏子昂输得没有一丝悬念、很彻底,但同时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正如小说里说得“老师常把死者弄得比活人强大百倍,并且让双方对视。”也正是有了这一次的较量,此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变得这么微妙,直至最后宋成为苏名义上的父亲。当然这种解释非常肤浅,也有他的不足之处,至少我觉得这一段还应该有他的其他内涵才对。

第二个有趣的地方在于破败的团部团首长宿舍里的“墙壁上有一具用炭笔画的雄性生殖器”。苏子昂和团政委周兴春之间对它有着很大的争议。苏认为它是出自炮兵之手,并且坚定的认为(或者说是近乎狡辩),画这东西的人本想把它画到政委房间,只是画错了地方。周在这两点上的看法恰恰相反。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画的象征意义到底是什么。我凭直觉觉得两个人应该都不错,所以应该有两种解释,遗憾的是我始终无法把他们的想法串起来。但另一方面我又有自己的立场。首先我赞同苏子昂关于画者出自部队的说法。正如从他的视角里看到的一样:(这个生殖器)外形像杀伤爆破榴弹。从没人(这里指一般老百姓)敢把它画得如此壮观。他象征着力量,蕴藏了无限渴望的力量,他期待释放但又无处宣泄。我们看一下作者另一处的处理也许正好符合我的解释。“人们在火炮身上铸进自己被遏制的野性,火炮从诞生头一天起就想扑向人们。它们静静地期待一个暗示,然后自行运转自由喷发。它们是一尊尊雄性生殖器,充盈着血,因而昂奋起来。黑洞洞的炮口直冲天空的太阳。风从炮口擦过便发出嗡嗡低鸣。”这是一门蓄势待发的火炮。同时我们还能看到这样一个雄伟的蓄势待发的火炮的命运或者说是价值又是怎么样呢?

“人在饥饿时思维特别好。他摹地想起那只中弹的猪,它倒在乱草中翻滚,鬃毛烂银般闪晃后来它不动了,濒死时的身段相当温柔,简直是一堆白辔菊儿,如果从它体内取出那颗七点六二毫米弹丸,上面将有完整的,鲜活生猛的膛线嵌痕,搁在手掌上感觉就是一只金质毛毛虫,要多少幻想有多少幻想,要多么玲珑有多么玲珑。身披这种嵌痕的弹丸证明它已战死,不过作为弹丸它应该骄做,它毕竟在终点时击碎了另一个生命,而不是在靶纸上捅个眼儿。并不是所有弹丸都如此辉煌过。苏子昂认为自己可与这枚弹丸并论,他也沿着弹道运行了二十年,身披嵌痕抵达终点猛然击碎了另一位军人——他自己。”一颗子弹,仅仅打中了供人品尝的猪,作者都认为这是它的幸运,起码他结束了一个生命,即便这个生命的价值微乎其微,那么其余的子弹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可一旦我定下了这个意象,却发现这画画在团长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苏子昂的宿舍里简直再合适不过了。他的最终命运就是如此:一个雄壮的不能再雄壮的生殖器,里面充满了血,他做好了一切准备要用自己的生命不顾一切的投入到未来的战争中,却发现那仅仅是自己的一次冲动、一个玩笑、一个错觉,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其中的矛盾是我始终也无法揭开的。

书评之一——内容

书评之二——奇葩之美

书评之三——奇葩之奇

书评之四——思想上的闪光点

书评之五——小说人物分析

书评之六——遗憾的结尾

书评之七——主题

书评之八——尾声

本文内容于 2007-8-7 20:56:03 被潭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