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奇葩,那除了美丽自然还有奇异。朱苏进作品之鹤立鸡群不仅仅局限于他的文字风格上。这更多地体现出了作者的才华。当我们翻开朱苏进简历的时候会发现,作为一个作家两处非常特别的地方。24岁正式跨入职业作家的行列,如此年轻这在全军当时应该算得上是凤毛麟角。第二,从一名普通炮兵士兵一直到炮兵连长,他的历程可谓一步一个脚印。而且指挥、侦查、操炮等炮兵的许多行当他都有实际的经历。所以他的作品有着很强的军味。当我们回顾整个中国的军旅文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先前看、向后看、向外看、向少数人看的潮流非常鲜明。

所谓先前看是指以演习类作品为代表,旨在打赢未来战争的军旅作品。当然随着网络文学的介入此类作品还应该包括军事幻想等。所谓向后看,是指以解放战争、抗日战争以及民国时期的斗争为题材的军旅文学。如果再早恐怕就要归到历史类了吧。向外看即以外军为切入点的军旅文学。至于向少数人看,是指特种兵、蛙人、特工、空降兵等解密特殊兵种生活带有满足猎奇性质的军旅文学。

但朱苏进和他们都不相同,他的题材始终围绕自己生活过的环境,扎根于最现实的军营中,描写的人虽然优秀,但也都是些最普通的人。苏子昂虽然将门虎子,虽然出类拔萃,虽然成绩优秀,但他依然需要世俗的认可,在队列操练出现死亡时他不也依然选择了最圆滑的处理方式吗?就连他都如此就更不用说已经被世俗认可周兴春(苏子昂的团政委)姚力军(苏子昂的同学,副师长)。相反地,似乎看清这一切并且勇于揭穿这个冠冕堂皇背后谎言的反倒是作为班长的谷默。在与世俗妥协的路上三类人表现出了三个完全不同的态度。这也使他的作品从平面更多的向立体延伸。

由于题材的不同,带来的必然是切入点的不同。讨论这个话题我想拿另一个知名作家和朱作对比。他就是徐贵祥。我仅仅用几个书名就能找到很大的区别。《仰角》越大越能指向《高地》的顶端,但当达到极限的时候,便是《历史的天空》。

因为总是《引而不发》,因为总是《欲飞》不能,需要用《第三只眼》《凝眸》,想看透眼前《清晰度》不足的一切,以寻求《绝望中诞生》,遗憾的是最终也没达到足以《射天狼》的视野,只能归于《醉太平》中。

一个是站在低处用仰视的态度看那段历史中的佼佼者,但另一个却恰恰相反,他是站在主人公身后,通过他们的视野平视着眼前的一切。他们是优秀的,甚至超越了他们的父辈,但却没有舞台提供这样的机会证明。他们不满于现实,却又置身其中,他们渴望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却不满于仕途的选拔机制。所以不论是小说主人公还是朱苏进本人(因为朱苏进就是他们的代言人)一直在挣扎,在再妥协和抗争中痛苦挣扎。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朱苏进的军文不论在广度(或者叫作品的延展度)还是思想的深度都有着和一般军文不能比拟的优势。从深度上说,他的小说始终强调人和环境间的矛盾,虽说这是一个长盛不衰的文学主题。从古希腊俄狄浦斯王的传说到一直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优秀的作品都是以此为主题的。但在军文这个领域,由于军事上的特殊性,似乎人的个性始终被压制,加上八十年代初的特殊历史背景,朱苏进以这样一个独特的眼光去描写应该说是他对中国文坛,特别是中国军旅文学的一大贡献。他把军人又重新定位到人的本源,他们不再是英雄,不再是只是奉献不知索取的高尚者。他笔下的主人公有自己的不足,有私心,有目标,有实现自我价值的远大理想,也有对现实妥协的痛苦。

同时也正是因为作品采纳了这样一个深刻的主题,所以在广度上他远远超出了部队这个局限。试想,在当今社会中有多少领域有着相同的情况:他们是军人可是没有战争来衡量他们的功过,于是乎保守的训练方式、频繁走动的人际交往、用抓小辫子的方式钳制下属、制约同僚等等手法开始初露端倪,并且由于非常有效还有被逐渐推广之势。朱苏进通过对军界的描写其实是反应了整个社会中知识分子们,或者说是有进取心、有能力的积极分子们的时代困惑。

书评之一——内容

书评之二——奇葩之美

书评之三——奇葩之奇

书评之四——思想上的闪光点

书评之五——小说人物分析

书评之六——遗憾的结尾

书评之七——主题

书评之八——尾声

本文内容于 2007-8-7 20:54:50 被潭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