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书评《炮群》之二——奇葩之美

潭轩 收藏 5 75
导读:奇葩之美 小说本身写的非常好,以至于我在考虑这个书评题目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便是奇葩这个词。但由于这个书评不仅仅于此,所以便放弃了。不过我始终认为《炮群》用奇葩这个词当之无愧。 奇葩者,奇异而美丽的花朵。朱苏进这个作家一向就不缺乏神来之笔。在他的《射天狼》中对列的那一段描写堪称经典。与之相对的,在他的《清晰度》中于典射击前的那段描写以及元音追击敌人狙击手的描写也非常漂亮。在《炮群》中这样或大或小的华彩段落就更多了。上面提到的那段哭戏,此后队列操练、炮火演练都充分展现了他对文字的把握和深厚的功力。总的来说,他

奇葩之美

小说本身写的非常好,以至于我在考虑这个书评题目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便是奇葩这个词。但由于这个书评不仅仅于此,所以便放弃了。不过我始终认为《炮群》用奇葩这个词当之无愧。

奇葩者,奇异而美丽的花朵。朱苏进这个作家一向就不缺乏神来之笔。在他的《射天狼》中对列的那一段描写堪称经典。与之相对的,在他的《清晰度》中于典射击前的那段描写以及元音追击敌人狙击手的描写也非常漂亮。在《炮群》中这样或大或小的华彩段落就更多了。上面提到的那段哭戏,此后队列操练、炮火演练都充分展现了他对文字的把握和深厚的功力。总的来说,他的文字很有劲道,炮兵精神和火炮威力的强悍交融在一起,具有自己独特风格,使你一眼就能发现是他的手笔。在此我不得不引用几段他的作品,加以证明。

“寂静最令人不安。此刻,一枚数十斤重的弹丸正在天空飞行。炮口距目标九千五百米,弹丸需飞行四十余秒,对于观察所指挥人员来说,这是个折磨,长得不堪忍受。谁知道将得到什么,远弹?近弹?命中弹?还是最讨厌的“不见弹”?肉眼根本看不见蓝玻璃似的天空中有一颗压满TNT炸药的合金杀伤大爆破弹。它一出炮口,人们就无可奈何它了,任何力量都不能使它停止飞行或是改变弹道。它按照火炮身管赋予它的方向的角度冲上天,然后不管人们愿意不愿意,都要落下来触地爆炸,迸出六七百块齿状弹片,疯狂地咬向敢于阻碍它的一切。因此,在实弹射击时,弹道所通过的地域常常没有居民地、公路和建筑物,目标区也设在一片大山里。处于弹道下方并抵近目标区的,只有炮兵观察指挥所,他们要观测这只没有翅膀的铁鸟。“

“飞行跑道是极好的队列操练场,平坦,坚硬。士兵们可能因为它平坦而喜欢它,苏子昂挑上它却正由于它的坚硬。比如“正步走”,每一步都必须敲击地面,普通土壤会有缓冲,坚硬的混凝土却产生反展,波及全身。士兵们只有绷紧肌肉才能抵抗震动。谁敢缓冲,坚硬的混凝土却产生反展,波及全身。士兵们只有绷紧肌肉才能抵抗震动。谁敢松弛筋骨,一眼就可以从体形上看出来。这里的每一步都等于敲击自己的身心。上千人轰轰走过,跑道上等于落下一架飞机,混凝土微微颤动。于是,士兵们被迫高举起自己的精神。指挥员多一道没有口令的口令。”

“这种声势使轻火炮的炮手饱受欺侮,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的火炮拆散开,一部分夹在胳肢窝下,另一部分挂在腰带上,用军帽兜着进来,在桌上架设完毕后,蛮可以塞进大火炮膛里打出去。那桌子表面上把火炮垫高了,实际降低了它的威严,怎么看都像只烧鸡,再加几双筷子,就可以围着它用餐了。但是,全体火炮统统到位一线排列开,就形成一个家族,炮崽子们由小到大,直到成为巨型恐龙,随后一刀劈去了般,炮阵结束。留下一个巨大失落。不,沿着炮阵望去,后面还应该有,否则前面也不该有。炮与炮之间,初看时流动一股神韵,相互继承并加以传递。再看,炮与地实际上充溢着彼此敌对的精神,它们谁也不愿靠着谁。它们都是道地的铁公鸡,最小的也不会向最大的屈服。都装作谁也瞧不见谁。竭力高昂头颅。巨型火炮转动时发出婴儿般嗓音,炮管缓慢昂起,停在一个最能展示雄姿的角度。炮手立在边上,仿佛和一头魔鬼并立,让人弄不清谁是谁的长官。”

“人们在火炮身上铸进自己被遏制的野性,火炮从诞生头一天起就想扑向人们。它们静静地期待一个暗示,然后自行运转自由喷发。它们是一尊尊雄性生殖器,充盈着血,因而昂奋起来。黑洞洞的炮口直冲天空的太阳。风从炮口擦过便发出嗡嗡低鸣。苏子昂迎着炮油味儿走向前去,抓住银光闪闪的握柄,一压,拉开炮闩。沉重的闩体无声旋转退出,\"吭瞠\"一声到位。苏子昂弯腰从炮尾朝炮口望,目光经过闩室、药室、坡膛、炮膛,三十六条筷子粗的膛线正旋转着奔向太阳,无穷无尽,像要把他也拉出去。”

“一二二榴弹炮拉平炮身,并拢双架,进人闭锁状态。兵们用肩顶、用手推、用炮绳拽,如同一群工蚁搬运蚁王,沉重的火炮在他们肉体簇拥中朝远处行进。它们共同发出低微声响,分不出是火炮呻吟还是肉体呻吟。苏子昂有意不让动用牵引车,因为在战场复杂地形中牵引车进不去。还有,他要看看炮手和火炮的协调程度,人与兵器能否像弹头和弹壳那样镶成一个整体?通往山下的上路相当粗糙,近似战时的抢修通路。平日人来人往不觉得什么,此时搁上一厂且沉重的火炮,路就痛苦地扭曲、开裂了。它硬度不够,炮轮如犁头楔人它腹中,土沫直陷到轮胎处。三炮手和四炮手几乎把肩头塞在轮下,拼命顶扛--腰背鼓成个山包。炮绳拽得直如琴弦,竟透出一层油光。它原本是直径三厘米粗的棕麻绳索,由于牵引它的力量太大,它开始铮铮作响。火炮前方的通路,被后面推挤得差不多要从地上跳开。班长们疯狂地咆哮口令,脸庞乍黑乍紫,气血交聚,胸脯成了一只共呜箱。”

像这样的段落真可谓比比皆是,他们都深深地打上了朱苏进的烙印,这种精神和现实的融合无一例外让人想到了强悍、阳刚等字眼,外体的力与美和思想的深度交相辉映,使文字间充满了闪光。他们又并不是单纯的对客观事物描写,而是混和了作者的思想、灵魂、认识所以有着鲜明的个性。但也不能不说正是由于这种鲜明的特色,也就存在着白璧微瑕。首先,《炮群》中很多东西和他十多年前的作品《射天狼》中的段落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比如老兵鞋上的汗迹,队列时口袋里的杂物,炮弹出膛后的骄傲,他的思想和观察似乎十多年都不曾有根本的改变。这会让关注这个作家的热心读者很容易产生一丝遗憾。毕竟我们更希望看到一个人不断进步的历程,而且希望这种进步不仅仅停留在思想,而是全方位的发展,虽然这的确很难做到。

其次,当一种花卉装饰整间房屋的时候我们会产生一种视觉疲劳。香水百合虽然美丽,而且清香四溢,在一捧花中他常常作为主花出现,但里面只有这一种,而不搭配其他花卉。当鲜明的朱氏笔法无数次的游走于此,并贯穿于始终的时候,也许开始的时我会很新奇,但时间一长拖沓和甬长的感觉便油然而生了。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自己也对此有所察觉,他的此类题材小说(特指现代军旅题材)篇幅都不是很长,即使是两个长篇,也不过三十万字。当然这也仅仅是我的一个猜测。

书评之一——内容

书评之二——奇葩之美

书评之三——奇葩之奇

书评之四——思想上的闪光点

书评之五——小说人物分析

书评之六——遗憾的结尾

书评之七——主题

书评之八——尾声

本文内容于 2007-8-7 20:54:03 被潭轩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印度向美求购ISTAR:1分钟扫描3万公里

  • 中国核潜艇开始巡航 094进行S型机动
  • 这国女兵多于男兵,冬季竟如此装备
  • 歼-20身上安装机炮?这次终于有答案了
  • 台军花580亿向美买12架反潜机 仅3架能用
!--顶-告--> <> t99;"> 5条 论 nt c replyef="h -告--> <> v> tp://topppppppppGlobaliexueReply.i ({ tp://toppppppppppppp .ef=:('htreplyef="), tp://topppppppppppppeuifuObj:('htexue-more-bte() tp://toppppppp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