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深处 第九章 重返旧地 第三节 断指

swfcsep 收藏 13 1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0/[/size][/URL] [内容简介] 肖杨伸手掐住阿荣的喉咙,依靠身体的重量摁了下去。 阿荣吐出最后一口血,断气了。 被血浸透了泥土的大树底下,罗中的心口上插着一柄匕首,嘴被撕开,左眼的部位像一个被咬掉了几口的烂苹果,隐隐露着一小块白骨,血浸噬了全身各处,只有右手上那只断指是完整的断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0/


(一)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她?”林爽摆弄着那支M21狙击步枪,极不友好地将目光频频从贾溪身上扫过。

贾溪并不在意,小心地用剪刀剪开自己大腿内侧上的布,露出被擦伤的部位,咬开一瓶酒精。

“我帮你”,庭车常拿起一包纱布,伸手去接酒精。

“别碰我”,贾溪露出恶毒的目光,将庭车常逼回去。

庭车常悻悻地放回纱布,揶揄地对林爽说:“泰国的电线杆要比中国的粗糙得多。”

林爽检修好那支狙击枪,放到贾溪的旁边,“枪法不错。楼上的人全是眉心开花。”

“谢谢”,贾溪咬着牙将一个枕头垫在大腿下,一层一层地裹上纱布。

林爽看了庭车常一眼,怀有深意地说道:“某人好像还知道我的枪法也不赖,那么放心让我接手。”

贾溪一怔,索性不再说话。

庭车常干咳一声,说道:“这里我是老板。”

“是,老板”,林爽摸出扑克牌,在劣质电灯泡的光线下玩起来。

夜幕降临,嘈杂的电视机里正播放着泰语新闻。

“……曼谷市警察局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调集精锐警力,全力调查这起爆炸案……时氏集团广州总部一名高层在接受本台广州分社记者采访时宣布关闭七处驻泰机构……中国驻我国大使馆主要官员于本日下午探望在爆炸案中幸存的时氏集团中方职员……刑事分析专家指出,连日来发生在曼谷、清迈的几起袭击事件与金三角农氏贩毒武装集团残余势力有关……数日前在入境时因涉嫌经济案件而我警方被拘留的时氏集团董事、缅甸仰光时氏兄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曼谷时氏兄弟有限公司董事局副主席时风扬获得保释……马来西亚金融大鳄大举收购时氏集团在泰国,受到曼谷玉石行业的普遍谴责,并有经济专家称,这将加剧东南亚玉石饰品市场的动荡…..”

(二)

泰缅边境,落人谷内。

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肖杨正准备睡觉的时候,负责前哨警戒的人带着典回来了。柯中校和典说了几句话后,拍拍肖杨,说道:“太阳刚落山的时候,典在七号区发现了有人走过的踪迹,刚才又听到前方山头有鸟类被惊动的声响。准备一下吧。”

肖杨激灵一震,顿觉精神百倍,拿起95式步枪回到掩体里,打开笔记本电脑和通信设备。

半个多小时之后,电脑上的传感器终端软件果然收到了来自分析中心的警报信号,距离此处八百多米外的一个传感器刚刚探测到人类的生物特征信号。

“11点方向,七百米,目标两个”,耳塞里传来11号队员的声音,是由喉结发声器发出的。

肖杨关掉笔记本电脑,关闭所有会发光的设备,戴上夜视镜,拨开掩体的伪装,留出观察口,稍稍伸出枪管。

“9点方向,五百米,目标一个。”

万籁俱静,黑暗中隐约传来爬行动物在灌木丛里穿梭的声响,渐渐地,幽蓝色视里里,一簇树枝晃动了一下。

一声惨叫,三声枪响。

肖杨一动也不动,因为他的枪口下没有确切的目标。

枪响忽然密集起来,像七月里绵绵细雨下突如其来的一阵冰雹,是那种来自03式枪族的沉闷的突突声。

为什么没有还击?肖杨听不到一点81式自动步枪应有的声响。他突然觉得,这些声响过于简单。罗中被击中了?难道这就样简单地结束了?

不对!肖杨猛地转过头,向记忆中的战友们潜伏的位置望去。心口蹦出一个恐怖的念头:第一声惨叫是自己人发出来的!

“11号,你还在吗?”耳塞里传来柯队长的细微声音。

“3号中弹”,有人气喘吁吁地说。

天穹下响起第一串81杠的枪声。

又一声惨叫,是从空气中传来的,似乎是7号发生的,“猎人!我后面!”

猎人?典!肖杨猛地想起,11号是同典在一起的,就在右边!这个念头从脑海里掠过时,肖杨滚出了掩体。

是典!夜视境中窜出一个比野猫更敏捷的身影,白光一闪,劈向肖杨原先藏身的位置。从树上掠过另一道凌厉的寒光,咬上操控着那道白光的身影。肖杨扣动板机,向那个突然不再舵背的身影打出三个连射。

倏地,81式自动步枪特有的枪声刺入肖杨的耳膜,近得令人惊竦,仿佛枪机就在耳朵边撞击着子弹火帽。

肖杨只觉得腰间一阵麻木,大腿像是要身体里脱离一般,失去了支撑力,头部猛地撞到某种硬物上,脑海里一片空白。

(三)

“能说话吗”,有人在耳边说话,带着颤声,像密蜂嗡嗡作响。

肖杨睁开眼睛,觉得身体是硬的,一点都不听使唤。眼前是亮的,太阳正毫不吝啬地注视着自己。

“你还能动吗”,他的头上裹着纱布,领章表明:他是一名少尉。

肖杨用力地喊了一声,“我能动,我能动!”努力地,终于能坐起来。

少尉欣慰地露出笑容,但脸色很快黯淡下来,“柯队长已经去追了,可惜我的腿……”

肖杨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95式步枪还在,只不过挂的是空仓。他环视四周。记忆中的那颗大树下平躺着三具身体,一个是典,另外两个穿着丛林迷彩服——枪没在身上,只见三支03式步枪搭在一起支在一旁。当枪不再与军人的身体在一起时,往往意味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死了。

“肖参谋,我没有打中罗中,我看见他的脸了,迟了一步”,少尉忧伤地说道,左手握着一支92式9mm手枪,右手搭在肖杨的大腿上,仿佛那是他的大腿。

肖杨这才发现,少尉的大腿就像一条带肉的身外之物似地接在身体上,动也不能动。

“肖参谋,救援队就会来到”,少尉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委屈和辛酸。对于一名战士而言,活着却不能再参加战斗是一种最难于承受的伤痛。

肖杨站了起来,虽然某种的神经牵动着那根骨头一直在发抖,但是肖杨相信:我还能走。

坐地上的少尉抬起头,一把拉住肖杨的枪带,“肖参谋,你中弹了,快坐下来!“

“胡说八道!我没中弹,前进!前进!“

肖杨甩开他的手,向前挪了几步,扑通一声倒下。

(四)

肖杨再次被掐醒。

少尉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说道:“别逞强了,乖乖地呆着。救援队马上就到了,咱俩都动不了,就一块回去吧。”

肖杨瞪了他一眼,刷地拨出陆战靴上的匕首。

“你要干嘛!”少尉将注意力转到肖杨的大腿上,惊恐说道。

肖杨毫不理会,割开模糊的不知是布还是皮的东西,另一只手伸到兜里摸出急救包,吞下几粒止痛药,将匕首递给少尉,说道:“我命令你,帮我取出弹头!”、

“不!”少尉坚决地回绝道,“你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我不能那么做!”

“首长!”

“是,首长。我不会按你的要求去!”

“服从命令!”

“上尉同志,在这次任务中,你没有指挥权!你是陆军,我是武警,不存在隶属关系!我必须为你的生命安全负责!”

“少尉同志,这里是战场!我现在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我有权命令你!”

“我不服从你的命令,回去以后我会自己上军事法庭。”

少尉倔强地说道。

两人都使足了牛脾气,两眼瞪两眼,陷入僵持。

良久。

少尉突然歪起脑袋,听了一会,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柯队回来了,他比你大。”

“这么快?”

肖杨循声望去,不好!

(五)

肖杨调整着呼吸的频率,小心地,慢慢地抬起头,轻轻拨开眼前的几片叶子。

四十余米开外,罗中蹲在大树下,动手扒下两名战士的衣服,阿荣端着一支81杠,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把这兄弟埋了吧,我答应他老婆要好好照顾他的”,罗中看着“典”的尸体,说道,“一时半会的他们还没想着要折回来,这里离佤联军最近的据点至少也是五十多公里,我们有的是时间。”

阿荣转了一圈,嘀咕道:“我总觉得这里还有人”,走到躺在地上紧闭双眼的少尉跟前,用脚拨弄了一会,“罗哥,他们为什么不把他弄过去?”

罗中笑道:“你不懂当兵的。他们不会扔下战友的尸体不管,肯定会留下一个人来看着。这个少尉看起来负了重伤,应该是走不动了留下来看尸体的。这荒郊野外的,太阳又毒,一不留神闭上眼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阿荣在少尉的大腿上踩了一脚,捡起地上的95式,拨出弹匣看了一眼扔开,仍然不放心,“那为什么不留下一个不受伤的照看?”

“他们下了大血本拿我们命,怎么肯轻易地放过我们?能走路的当然都要走嘛,多一个人去追就多一份逮着我们的机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阿荣点点头,移开脚,向大树走去。地上的少尉已经咬破了嘴唇,身体却一动也不敢动。

两分钟以前,肖杨骇然发现罗中和阿荣中途折回。

不幸的是,柯中校带队离开时取走了所有的子弹,只给少尉留下一支只有3发子弹的手枪,防止野兽袭击。肖杨知道他们都拿着81杠,如果贸然交火,那支弹药不多的手枪占不到一点便宜,所以只好先藏起来,伺机出手。

肖杨捏着92式手枪,掂量着距离,观察着大树下的罗中,思量对策。他深知罗中是身经百战、极其凶悍的狠角色,如果无法将其一枪击毙,就只能自取灭亡,何况,还多了一个阿荣。不但报不了血仇,还会赔上两条人命。

迟早要这么做!肖杨下定了决心,屏住呼吸,慢慢移动准星,瞄准四十余米外的罗中……

枪口跳了一下……肖杨没有移开准星,扣下第二下、第三下!

81杠狂嚎起来,不知道是哪一支,也不知道正在射向何处。肖杨的体内涌起了一股巨大力量将身体抬离地面,手中多了一柄匕首,暴起全身的神经向阿荣扑去!

“去死吧!”少尉大吼一声,一柄匕首脱手而出,向罗中的方向飞去。疯狂子弹很快穿透他的血肉,那具庞大的身躯在太阳下僵硬了,轰然倒下。

肖杨的匕首已经深深地插入阿荣的胸膛,拨出来,再塞进去,拨出来,再扎一下……

渐渐的,不知过了多久,世界静了下来。肖杨再也没有力气拨出那个湿热而腥臭的东西。

阿荣瞪着两只大眼珠,口中不断涌出粘粘的、模糊的东西。

罗哥……我……不想杀人……杀……于成……石……头!白建……申!申…..明……庭老……三……

肖杨伸手掐住阿荣的喉咙,依靠身体的重量摁了下去。

阿荣吐出最后一口血,断气了。

被血浸透了泥土的大树底下,罗中的心口上插着一柄匕首,嘴被撕开,左眼的部位像一个被咬掉了几口的烂苹果,隐隐露着一小块白骨,血浸噬了全身各处,只有右手上那只断指是完整的断指。

一代枭雄,就在他生命中最顶峰的时刻,命丧黄泉了。

(四)

昆明市的某个大厅里,一名一级警监摘下了帽子,数日前还未完全谢顶的脑壳上已经找不到一丝毛发。

老人走出大厅,挤开人群,穿过频频闪光,远离了掌声、欢呼声、热情洋溢的新闻播报声,像天穹尽处那一抹最后褪去的云,悄然消失在恬静的地平线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