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红花舵主与美国防长

紫宵云 收藏 0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size][/URL] 赵传林坐在东明殿里,怔怔的看了客人很久,方才迟迟疑疑的问道,“您……莫非阁下就是红花会现任总舵主何全择先生?” 他对面的一个中年人相貌相当猥琐,满脸愁苦的皱纹,身材虽高,但明显有点营养不良,整个形象就象是老北京拉黄包车的车夫。在金庸的小说里,把红花会的陈家洛、赵半山等写成了一等一的英雄人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赵传林坐在东明殿里,怔怔的看了客人很久,方才迟迟疑疑的问道,“您……莫非阁下就是红花会现任总舵主何全择先生?”

他对面的一个中年人相貌相当猥琐,满脸愁苦的皱纹,身材虽高,但明显有点营养不良,整个形象就象是老北京拉黄包车的车夫。在金庸的小说里,把红花会的陈家洛、赵半山等写成了一等一的英雄人物,这和眼前这人的形象差别太大。在赵传林想来,红花会的总舵主即使不是什么超级帅哥也至少应该长得有个性吧,但现在怎么看怎么都象是某个跑龙套的,这个样子着实把赵传林吓了一个狠地,以至于让他没有礼貌的打量了很久。

“在下红花会第三任总舵主何全择,参见大宋皇帝陛下!”那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拱手为礼,虽然形象不佳,但言行举止倒也不卑不亢。

赵传林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摆了摆手,“那……何先生请坐罢!”

何全择深深一躬,“在下在大清听说有宋朝后人立国于南洋,且多次击败英国人于海上,扬我中华国威,实感欣慰,我中华有望了,在下替天下百姓谢过了!”

“哦?!”赵传林疑惑的摸了摸脑袋,“现在说中华有望了,实大太早了吧,虽说大宋也是中华的一部分,但必竞不能代表整个中国,再说大清王朝现在正打内战呢?我这里也插不上手,实在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呃,这个何先生,您不要又是拱手又是鞠躬的,这么大年纪您累不累嘛?!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见何全择坐了下来,赵传林笑嘻嘻的问道,“何先生不在大清图谋反明复明,跑到我这小地方来干什么?不是专程来见我的吧?”

何择全笑道,“陛下是堂堂大宋国主,也是我汉人的一方诸侯,在下也不敢隐瞒,此次确是奉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之命,到南洋各国为太平天国打探军情,购置火器,联络各方英雄共商义举!不料走到半路,却听到陛下做下了这么一番大事,于是专程前来登门求教!”

“哦,原来是这样,对了,您可是红花会的总舵主,江湖上好大的名头嘛,”赵传林笑嘻嘻的道,“我可是久仰大名啊!”

“不瞒陛下,明朝实则气数早尽,我红花会多年图谋反清复明未有建树,现太平天国为神灵托世,真命所归,自起事后所向无敌,红花会已顺应天意,为天王洪秀全效力,专替太平天国刺探清妖军情,某受天王重托,不敢不尽心尽力!”何择全向赵传林解说道,在他看来,大宋地处南洋,离开中原已久,对大清那边发生的事情不一定了解。

赵传林这才彻底明白过来,感情这红花会已经成为太平天国的间谍组织,专门搞特务工作的,怪不得长成这个德行,用来搞地下工作那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想到这里,他苦笑道,“既然都是江湖上的好朋友,那咱们也不客套了,敞开天窗说亮话,何先生这回找我有什么事?!”

“在下为大宋的前程而来!”

赵传林撇了撇嘴,“何先生不是劝我大宋归附太平天国了吧?!”

何择全脸色一变,站起身来朝北方拱了拱手,郑重的道,“陛下何出此言?太平天国是天命所归,一统天下是迟早的事,大宋也是我中华遗脉,实属天朝在南洋的一方储侯!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宋以储侯之姿归附天国有何不可呢?”

“得了吧,您呐!”赵传林叹了口气,心想,在中国大陆人的眼中,在大陆的政权才是中华的正统,而处于海外的华人政权,无论再怎么强大都是正统政权的储侯或属国,这是什么逻辑啊?再说了,你太平天国有中华宋朝皇帝强大吗?居然想让我中华宋朝皇国归附,做梦吧你。于是,赵传林嘻嘻一笑,“我和洪天王不熟,以前也没什么来往,老实说太平天国和大清王朝之争,到底谁输谁胜现在还说不清楚,所以呢,我这边没有归附太平天国的打算!”

“现在天下反清义士尽皆心属太平天国,慷慨挺身者无不以建立天国,灭掉清妖为己任,此乃人心所向,大宋既然从未上大清上表称臣,就表明大宋心存反清之愿,既然反清,为何不心属太平天国?目前大宋虽然船坚炮利,但人口稀少,军力不足,无力问鼎中原,何不将坚船利炮让给太平天国,帮天王早成大事呢?”看着赵传林嚣张的样子,何择全有点上火,他调整着自己的语气,耐心的劝说道。

“谁说不向清称臣就一定要反清?好像就你们红花会搞这一套吧?”林风奇道,“大清和太平天国都认为自已是中华正统,我太宋龙脉还来源于400年前的南北两宋,难道我大宋就不是中华正统吗?既是正统,又何必向大清称臣?”赵传林反问。

何择全气得浑身发抖,几欲拂袖而去,赵传林却不着急,对何择全说:“何先生,如果太平军想要火枪、火炮,洪天王可以委托你到我这里来买。记住,是用银子来买,而不是以天命的形式来要。我的火枪、火炮可是需要花费大量成本的。当然,如果太平军要的话,我可以优惠一点。”

何择全只得回身:“陛下,既然大宋不愿奉太平天国为正溯,在下也不能勉强,不过我还是希望贵国能与我太平天国结为盟好,共抗清军,光复华夏。至于陛下说的话,我也会完完全全地向天王转达,但是天国是否愿花银子购枪,在下也说不清楚。在下告辞了。”

“和大宋结盟?”赵传林认为这才是何择全来新京的目的,至于何择全说来让宋国归附太平天国,也许只是抬高太平天国身价的一种技巧而已。必竞目前太平天国起事不久,还没有打下南京,军事实力也还比较弱小,地盘也不宽大,的确需要一些友好力量的帮助。不过,是否真和太平天国结盟,赵传林还下不了这个主意。因为在赵传林看来,太平天国运动迟早是要失败,与这种势力结为同盟,可能最后什么好处不捞不到。

“那我中华宋朝皇国有什么好处?”赵传林笑道,“结盟这么大的事,有许多细节需要商议,何先生做得了主么?”

“陛下放心,我何择全在天王面前还算说得上话,何况此事于你于我皆百利无一害,天王定当俯允——至于好处么……若陛下同意的话,他日太平军夺得天下,大宋在太平天国境内从事商务活动将免除所有关税,并享受一定的特权。”

“太平天国夺得天下?可能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了。”赵传林心中暗想,不过他哈哈一笑,作义薄云天状,“何先生莫要生气,其实我刚才也是开个玩笑,不过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太平军如果向我们购买火器,我们可以给予七折优惠。至于结盟的嘛,到你们打下半个中国以后来说吧。”

话说到这里就好像再没什么好谈的了,中华宋华皇帝和太平天国的第一次外交活动就此结束,本来何择全这次过来也没有什么外交上的使命,这次的活动也只是顺便的试探性接触,虽然感觉赵传林对待太平天国的态度不是很友好,但就谈判结果来看也还令人满意,至少为以后太平军的火器落实了一个可靠的来源。实际上在没有和洪秀全商议之前,何择全也没有权利进行进一步的谈判,到底中华宋朝皇国属于新兴势力,许多情况需要进一步观察。

送走陈近南之后,秘书立即告诉赵传林,美国那边发来电报,说美国国防部长史莱特将于近期访宋,研究太平洋地区和平问题,首相杨铁军请示是否从军事院派一名上将接待。

“美国国防部长?”赵传林对美国的政治体制不并熟悉,他根本知道美国国防部长算什么级别。赵传林只知道美国的政治体制是三权分立,即立法、行政、司法权分别由国会、政府、法院行使,三个国家机构之间互不官辖,相互制衡。国防部属行政体系,但国防部和美国军队是什么关系,与参谋长联席会议又是什么关系,赵传林都不知道。

相对于美国,宋国的政治体制又是“五权分立,议会为本”。所谓“五权分立,议会为本”,就是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监察权、军事权分别由议会、政府、法院、监察院、军事院等五大国家机构行使。政府、法院、监察院、军事院互不统辖,相互制衡,但议会却能对其他四个国家机关进行监控和管理,议会有选举产生其他四个国家机关,任命和摆免任何一个国家机关任何一级领导职务的权力。宋国的议会不只有立法权、选举权、任免权,而且还有决策权,许多国家重大事务都必须有议会集体投票决策,其他的国家机关只是执行而已,可以废除其他任何国家机关的任何文件及命令。

因此,在整个宋国的军事体制中,根本没有国防部这一机构,只有与政府平行的军事院,而军事院的长官,在一般情况下都是由皇帝兼任。只有在皇帝犯了重大错误或不能履行职务的情况下,才由议会另行选举一名军事院元帅主持全国军事工作。因此,在宋国能象美国国防部长那样总揽军事工作全局的,只有赵传林一人而已。这让赵传林很难决定派去谁去接待这个美国的国防部长。

当然,这个美国的国防部长赵传林也不能不见,如果说当今世界有什么国家能对宋国构成致命威胁的话,那肯定非美国莫属,这个国家再发展六七十年,就能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金元帝、科技帝国和军事帝国,是宋国在未来会遇到的主要竞争对手,对于这样一个对方,加强沟通和了解是非常必要的。经过反复思考,最后赵传林决定还是由自已出面来接待这位素未蒙面的美国国防部长。

在新京国际港口,陆军上将杨恩文代表赵传林前来迎接美国国防部长史莱特。史莱特刚一下船,杨恩文上将立即迎了上去,对史莱特说:“鄙人是中华宋朝皇国皇家陆军司令杨恩文,欢迎美国代表表光临!”

史莱特上下打量了杨恩文一眼,发现宋国来接待自已的居然只是一个陆军司令。在美国,陆军司令不过就相当于国防部下属的陆军部长,工作上接受国防部长的领导,和国防部长不是同一个级别,因此有些不愉快的说道:“不知贵国国防部长哪里?”

杨恩文上将看着这个美国的高官,心里也有些别扭,但还是回答:“我国和贵国不同,未设国防部,国防事务全都由皇帝陛下管理,皇帝陛下将在东明殿接见美国特使。”

史莱特没想到面前的这位上将会这样说,心说由皇帝直接管理军事,这规格搞高了一点,但也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是美利坚合众国国防部长史莱特,奉美国总统的委派,与贵国国防研究太平洋地区和平与发展有关事宜。既然贵国没有国防部,这个事恐怕不太好办吧?”

杨恩文心说,恐怕不止这些吧?但还是说道:“军事上的事务,由皇帝全权处理,阁下劳累,请上车吧。我们这里地小民贫,比不得美国。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多多包含。”说着把一行人等请到了汽车上。

史莱特坐在车内环视一下,才发现自已坐的居然是不用马拉都能自已跑的东西,不禁吓了一跳。在美国,他也曾经听说过宋国有一种不用马拉,自已也能跑的车,刚开始他还不信,现在才发现传说是真的,不禁有些嫉妒的说道:“杨恩文上将,看来贵军的家当真先进啊。我们美国军队都只有马骑。想不到你们有这种先进的东西。”

杨恩文连忙说道:“哪里,阁下过讲了。这车东西在我们这里很普通,全国人民都用这东西当交通工具,实在没有什么高档之处。就我们国小力弱,那里比的上贵国军兵强马壮。哈,哈。”

史莱特张了张嘴,没有再说出话来,心想你小子尽说假话,澳洲面积约积769万平方公里,这个面积放到世界上虽然说不上是最大的国家,但也肯定不是小国了。至于力弱,这更没谱,力弱能把英国舰队打得屁滚尿流吗?

史莱特显然觉得有些无趣,换了个话题说道:“贵军能在一个月内攻下澳洲,半年时间打下新西兰,多次击败英国舰队,一定是有人相助吧?”

杨恩文笑了笑说道:“现在即使我否认,恐怕阁下也不会相信。究竟有没有人帮助我们,以后大家自然清楚。”

史莱特又开口说道:“据外界传闻贵国和荷兰、大清帝国走的很近呀。大清帝国曾经与英国打过战,不过这个国家很落后,与他们交往没有什么好处啊,不知道贵国是否想联合大清,共同对付英国人?但这很有可能会给太平洋带来不少的战乱啊?”

杨恩文连忙说道:“我国和荷兰是有外交关系,但那是正常的国与国关系,不涉及战争同盟。至于与大清帝国嘛,我们还没有和他们的政府建立联系,也许清朝的皇帝还不知道有我们这个国办的存在”。

史莱特听了杨恩文的这些话,本来紧绷着的脸终于稍微缓和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